筆趣閣 > 滇嬌傳之天悅東方 > 第八十九章 方外界

第八十九章 方外界


  沒錯,這就是戰意的對撞!

  “焱珠,你再試試看。”

  易少丞落地,身形護在身后的沈飛、鐸嬌、青海翼身前,眼神冷冽,目光如刀子割開空氣,極具侵略性地直沖焱珠看去。

  “哼,易少丞。沒讓我失望啊!”

  焱珠冷哼了一聲,毫無畏懼地與之對視,那目光高高在上,仿佛有著千鈞之重,俯瞰眾生,看誰不爽就能讓誰去死。

  兩道目光凌空撞在一起,這是戰意的對撞。

  砰!

  傳來一聲爆響,兩人中間的石頭地面忽然出現了一道筆直裂縫,就像一把大斧從上落下,狠狠一砍形成。

  以前雖有戰意,卻無形無質,如今領悟了戰意,吸收了戰意,雖依舊無形,卻也能殺人于無形。

  不難想像,若是站在中間的是個人的話,恐怕此時已經粉身碎骨了。

  這一眼過后,焱珠臉上露出難得的嫵媚笑容,忽然身形一動,劃出一連串殘影,下一刻便出現在了那記載著狄王功績的石頭柱子前。

  她手掌落在那雕刻門中心的空槽中,下一刻,石柱變得無比柔軟,焱珠身形一下子陷入里面,消失不見了。

  “哼。”易少丞雖只能眼睜睜看著焱珠如此,但心頭還是高興的。

  以前在焱珠面前,無非如蒼狗、螻蟻一樣的存在,現在的他可以毫無畏懼地和焱珠對抗,這是實力的象征!

  嘩啦嘩啦嘩啦……

  焱珠剛進入,其余的金人紛紛碎裂,鐸嬌等人也陸續醒了過來,每一個身上都散發著不同的氣勢,只是,這氣勢有強有弱。

  最強的莫過于青海翼。

  她身為滇國唯一教廷鶴幽教的左使,身份地位極高,自以前便養成了那高高在上的氣勢,如今又通過領悟將這種氣勢轉變為了戰意,加之一下子吸收了四尊金人的戰意,整個人所展露出來的氣勢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

  易少丞見了,雖然不怕,可也心底有些看不透的感覺。

  “這次神人古墓之行,青海翼與嬌兒這對師徒收獲最大。嬌兒如此年紀,便領悟了戰意。青海翼巫武同修,殊途同歸,這戰意怕是巫法的靈魂修行與武道的意志修行共同節點。”

  易少丞看著青海翼的強大,心中開心不說,還有些道不明的驚喜。

  青海翼因為巫武同修,面臨瓶頸,無法將武道和巫法兩者和轉換自如,如今領悟戰意,能做到巫法與武道相互融合,想必日后青海翼的前途要不可限量。

  鶴幽教千萬年以來,恐怕,青海翼要成為第一人了。

  ……

  此時的青海翼也感受到了易少丞這目光,溫暖柔和,心頭非常舒適。卻又想起剛才,易少丞那畏懼而不敢與自己深層次前進一點點的回憶,青海翼又莫名覺得有些難受。

  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這易少丞唯唯諾諾,難不成心里還有什么顧及?

  青海翼也看向了易少丞,兩人的目光便在空中交錯,一切盡在不言中。

  只是這時鐸嬌忽然出現在了兩人中間,一皺眉頭,看了看青海翼,然后看向易少丞“爹,那女人呢?”

  “焱珠呢?”

  “定是害怕將軍威嚴,跑了!”沈飛哈哈笑著道,也恢復過來,自從領悟戰意之后,他整個人也容光煥發,性格好像因為戰意變得豪放不少。

  易少丞抬眼指向前面的石柱道“焱珠進去了。”

  眾人面色一變,二話不說,便來到了這石柱面前。

  沈飛拍了拍石柱“這怎么進去?”

  易少丞學著焱珠的樣子,將手按在了那空槽之中。

  “呀……”

  頓時,一股吸力傳來,像是里面有只手,一下子把他拉了進去。

  眾人只見易少丞像陷入泥潭,一下子消失在了石柱上,三人連忙跟上。

  在他們進入石柱后,那石柱的雕刻上又多了幾道人形浮雕,那模樣不是別人,正是易少丞、青海翼、鐸嬌、沈飛,以及焱珠。

  過了不久之后,原本一動不動、惟妙惟肖的兵馬浮雕,開始動了起來。

  ……

  易少丞只覺眼前陷入一片黑暗,身體不自覺地在泥濘中穿梭。很快,前面一輕,他差點一個踉蹌跌在地上。

  連忙抬頭,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再次驚住。

  一片偌大的星空。

  明亮的星辰如同河流一樣壯闊,分部在四周每個角落。

  人身處其中,就像踏足虛空,足下地面一片白茫茫,像是用云霧堆砌而成。再往前,那是千軍萬馬……

  這些兵馬并非是真正兵馬,全部用石頭雕刻而成,有上千上萬之巨,每個石雕手中都拿著一柄古老的青銅武器。

  看了良久,易少丞才松口氣。

  這些兵馬石雕身上并無戰意,也就是說不會像外面那些鎮狩一樣“復活”。

  “巫法玄門竟然真的存在……”背后傳來青海翼的聲音與鐸嬌的感嘆.

  “巫法玄門?”易少丞不解道,走到青海翼身邊。

  “我鶴幽教秘典記載的傳說中,巫法玄門乃是一種將巫法修煉到一定境界才能領悟的強大存在,用你們漢人的話說,便是芥子須彌。”青海翼一副怨艾的語氣解釋道“在任意一塊載體之中,開辟出一扇門,在門里面造出一個小世界,這便是巫法玄門,也叫方外界。”

  “那豈不是神仙才能做到的?”沈飛哼了一下,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難道世界上真有神仙?”。

  “神仙做不做的到我不知道,但是神人也許能夠做到。”鐸嬌說道“這種巫術已經是我鶴幽教所有記載之中,只流傳在傳說中的存在,僅次于鶴幽女神的摶土造物。我們,就是身處在這浮雕的畫作之中。”

  易少丞與沈飛聽得玄乎其玄,不過,兩人都看到了鐸嬌與青海翼緊張的面色,緊攥著的拳頭,便明白這巫法玄門非同小可,極為了得,萬一出不去豈不是要困死在這里,遂不敢輕舉妄動。

  但就在這時,那橫在前方無數的石頭兵馬雕塑之中,一道紅色身影閃過。

  “又是焱珠!!”易少丞暴喝一聲,吼聲如雷,飽含七分戰意,狠狠沖了出去。

  所過之處這些兵馬嘩啦啦破碎,摧枯拉朽。

  眼見這股風暴就要沖到焱珠背后,焱珠忽然轉身,張開朱唇,一聲清脆鳳鳴自空中發出。

  清冽,柔軟,卻一樣飽含戰意,浩蕩而強大。

  這竟是四種上乘音波之一,龍吟,虎嘯,鳳鳴,獅吼之中的——鳳鳴!

  砰!

  兩道音波撞在一起,剛柔相沖,看似是柔而化剛,轉眼抵消,除了一聲碰撞外,沒發生任何爆裂。

  但等音波消失過后,周圍看似沒波及到的石雕身上,出現了密如蛛網般的裂痕!

  “這婆娘怎變得這么厲害!”

  看來,焱珠比想想之中更為強大。

  其實他們哪里會想到,眾人在拔除陣腳時各有奇遇,這焱珠也是如此。她所獲得的奇遇,便是所有人想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焱珠遙遙望著易少丞等人,略微皺眉,沒想到這么快就追上來了,只是如今這些人已經不是她想殺就殺的存在,還有更加重要的武魂要得到。

  “先放你們一條狗命!”

  稍稍一想,她立刻不理眾人,甩袖沖向了前方。

  在這一大片石雕后面,是一座四面梯形的巨大高臺。每一次層臺階都是以漢白玉制成,上面鐫刻滿了古怪玄奧的文字,一直到頂端,那里有一座巨大、古樸、華麗、滄桑的神龕,其上雕畫精美,純白無暇。

  在神龕里面有著一張青銅王座,上面坐著一個身穿殘破戰甲的高大之人。

  此人面容嚴肅,青臉紅發,皮膚枯瘦,持著鑲嵌一顆天果的青銅長矛,面目向前,渾身流露著無上威嚴。

  看似像是沉睡,但那一身青色的皮膚明顯是因為死去年份太久而未腐爛,尸化了。

  這是……

  “狄王!!!”

  所有人一怔,立刻明白了焱珠所求之事,下一刻也紛紛沖了過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759/261684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遗漏 安徽乐乐麻将透视挂 专家免费推荐股票 大众麻将玩法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成都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 华工科技股票分析 南宁友乐麻将俱乐部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查询结果 深信服股票 武汉麻将口口翻心得 快乐赛车app下载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陕西11选5手机版 网上的棋牌是什么套路 湖南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