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文魁 > 九百八十五章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九百八十五章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除了陈舒,张大实二人弹劾之外,过了几日,又有数名御史上表弹劾。

    御史弹劾有几个特点,?#30343;?#38395;风而动,还是一个就是追热点。

  这追热点就好比现在的自媒体人一样,什么事情热,就往什么事情上凑,如此可以达到激浊扬清,以?#38712;?#21152;自己名望的目的。

  譬如现在什么热点最重,?#25970;?#23601;是黄河大水了。

  这一次水情不亚于万历十年时的那一次,身在前方坐镇的河道总督潘季?#31508;?#19968;日三疏向天子奏报。

    天子说了,潘季驯的奏章内书房,通政司不许截留,要第?#30343;?#38388;送?#20102;?#30340;手?#23567;?

  所以每?#38395;?#23395;驯的奏章一?#21073;?#26080;数官员们就是在六科廊前等候传抄。

  每一日若是得到太平的消息,众官员们就是拍手相庆。

  在所有官员都关注的河情下,就有这么一个官员临阵脱逃,还?#30343;潜?#20154;,是大名鼎鼎的林三元,这一次吏部?#24049;说?#19968;的官员。

  弹劾林延?#26412;?#26159;打吏部,以及申时行的脸面。

  所以自弹劾一本上后,又有数名御史弹劾林延潮。

  其中?#24184;幻?#24481;史名叫邓炼,乃万历五年进士。

    此人担任御史后,?#24184;?#25104;名之作。?#24184;?#26085;朝议,正值他侍班,这时候?#24184;?#22836;狗阑入朝堂,于是邓炼遵制上疏参劾,时人讥其为“参狗御史?#34180;?

  于是闻之消息后,邓炼?#30343;?笔痒',一并弹劾林延潮。

  林延潮知道自己被参劾后,派人去通政司将弹劾自己的奏章抄了一遍拿回来。

  弹劾的奏章还不少,?#36824;?#20843;本。

  林延潮将奏章一本不落看完后,?#21448;?#29702;出头绪来。

  弹劾自己一般两件事,?#30343;?#30563;办义学无功,二就是?#36824;?#27827;南水灾,自己执意进京的事。

  后者林延潮不去理会他。因后者弹劾自己的有两等人。

  一种人是意在申时行,杨巍,这样人?#26408;?#31639;自己不做什么,?#19981;?#34987;他鸡蛋里挑骨头的。

    这些人的背后就是李植,江东之他们,再往后就是张四维。

  这大佬斗争,水太深,所以不去管他,管了也没用。

  还?#24184;?#31181;人,那就是?#30475;?#35752;厌自己的。?#28909;?#21442;狗御史邓炼这样的,?#30475;?#26159;自己的黑粉。

  林延潮现在名声正盛,但正因为名声盛,难免遭人忌,正所谓天下誉之,也必天下毁之。海瑞这样的清官,都有人挑毛病,又何况是自己。

  很多人?#19981;?#20320;,就一定会有另外的人,因为别人?#19981;?#20320;而黑你。这都是逃?#36824;?#20102;,自己当年都劝张居正了,惟庸人无咎无誉。

  换句?#20843;担?#35201;想不被人骂,当一个庸人就好了。

  御史一本劾章,能费多少笔墨,人家一个晚上给你能写出十本来,还不带重复,写出新意,写出感动来。

  因此林延潮不去理会,河南大水的事,他对自己名声并不在意,就算在意也没有,你拿那些黑粉有什?#31383;?#27861;。

  倒是弹劾义学的自己不得不慎。

  林延潮看?#35828;?#21182;总督义学,也是?#33267;?#31561;人。

  一等就是房寰这样海瑞的黑粉,没有原因,我就?#24378;?#19981;爽你。你就是用清廉来沽名钓誉。

    还有的人,就是通过义学的事,含?#25104;?#24433;来针对自己的,或者就是反对兴办义学。

  恰恰这兴办义学,是林延潮?#32972;?#22312;朝堂上有所建树唯一一件事。

  攻讦海瑞,再质疑林延潮,总之一句话,反对在京里普及义学。

  至于否定这件事的人,也提出了一个很可笑的理由。

  那就是普及义学后,顺天府各县县试,府试,没有比原先多录取一人,空?#37027;?#31918;。

  这个理?#19978;?#24403;于什么,我市中学今年多招生三百人,但考取本市大学的?#28798;?#26377;五十人,所以这多招收的三百人,根本没用。

  他们就不动脑子想一想本市大学在本市招生五十人,是因为名额就?#25970;?#22810;。

  普及义学的意义,不在于实现更多?#26408;?#33521;?#36867;?#32780;在于普及全民?#36867;?#36825;两个是?#30475;?#21335;辕北辙的事。

  但是尽管如此?#25343;?#21487;这个观点却得到了不少读书人以及官员的认同。因为在他们的理解里,读书就是为了考取功名,考取功名就是为了做官。

  除此以外,读书都?#25970;?#29992;,普及义学不能提高升学率,那?#30343;前?#21150;吗?

  其实这一?#24184;?#20999;说白了,就是在顺天府兴办义学三年,都没有见功。没有成绩,自然令朝廷要不要每年继续投入上万两银?#28216;?#25345;义学,产生争议。

  所以朝野上下这停止义学的呼声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此林延潮不能无动于衷。

  因为这是攻击林延潮的政柄。

  林延潮拿着奏章凝思对策,而一旁丘明山则道:“这些御使攻讦老爷,我们也不能也派人弹劾他们吗?此事若我们不可姑息,任?#28504;?#20204;打上门来。”

  林延潮道:“你说的义学之事,还是黄河大水之事。”

  丘明山道:“二者皆是。”

  林延潮道:“没错,黄河大水的事,我可以放在一旁,但义学的事不可。”

  丘明山道:“东翁的同年在御使台的不少,何不让他们出面为我们说话?”

  林延潮道:“不可,狗咬你一口,你不能也去咬他。弹劾奏章来往,只能令朝堂上乌烟瘴气而已。”

  林延潮正说话时忽然下人禀告道:“老爷,濂浦的林老爷来京了。”

  林延潮一听又惊又喜道:?#20843;?#36523;在何处?”

  下人道:“已是到?#38712;骸!?

  林延潮立即责道:?#38712;?#20040;不早通报,随我速速出迎。”

  林延潮当下来到?#38712;海?#20294;见?#24187;?#22235;十多岁穿着青衫男子,正负手立在院中,一旁下人给他从马车上搬行李。

  林延潮立即道:“学生林延潮见过老师。”

  这青衫男子回过头来,走至林延潮面前扶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叹着道:“十余年前,你为儒童,我方而立,而今你逾弱冠,为师却已是老了。君似东去之水,我?#30343;?#27743;边礁石,然而能目送你远去,知吾学所托得人了,足哉!”

  林延潮心底百感交集道:“老师,正值盛年,大有可为,何必言老。”

  林烃笑了笑道:“若无眷念红尘名利之意,心即已是老了,为师这几年来尝生死别离,人间种种之苦,早没有了仕进之心。我这一次来京,不愿惊动任何人,顺缘而去,你也不必替我奔波。”

  林烃这一句话将林延潮所有的话堵住了,林烃是何人,不说这一次前礼?#21487;?#20070;陆树声力荐他出山。

  不说他濂?#33267;?#23478;在以往朝中多少人际关系。

  更不说庶士士出身。

  仅仅凭?#28504;?#26159;首辅申时行的同年,申用懋,申用嘉的老师,他要想?#36865;?#24471;意,一点也是不不难。

  可林烃却没有了?#36865;?#19978;进取之心,这点谁来也没用。

  下面林延潮?#24895;?#20154;?#20889;?#38543;林烃而来的家人,自己则是相陪。

  林烃坐在位上道:“对了,我一来京,即听闻御史弹劾你是吗?”

  林延潮苦笑道:“真是坏事传千里,连老师都听说了。”

  林烃笑了笑道:“那你与我说一说吧。”

  当下林延?#27604;?#23454;说了一番。

  林烃闻言道:“兴办义学之事,为师以为你没有错。”

  “我生平?#30343;?#36807;你一个弟子,你非我的族亲,又是寒门出身,除非家?#31119;?#26063;里不少人都劝我不将你收门下。”

  “但为师见你第一眼起,即知你是读书之才,有志于科举,但心底急功近利,此非读书之道。我不忍荒废良才,?#31508;?#36766;官在家又有空闲,故而才教你读书。”

  林延潮道:“老师的恩德,学生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林烃摇头道:“我?#30343;?#35828;个例子罢了。延潮你家贫贫寒,?#25970;?#38376;之后,若不得门路,如何与林泉,叶向高他们相争。茫茫人海中,你我相逢是一段缘法,?#25970;?#20854;他人呢?#31185;?#20182;怀有才华之人呢?”

  “兴办义学,就是让天下百姓知道,读书明礼,非富家子弟独?#23567;?#31185;举做官,非官宦人家之门。人不怕吃馒头,怕的是从晓事起,就知自己一辈子只能吃馒头。”

  “王荆公曾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21490;?#26377;志者不能至也。读书也是如此,去不去在于志向,但我?#20154;?#20026;在于开一条路。让想走这条路的人知道有没?#26143;?#20309;等出身都?#30343;?#38590;处,读书只在于天资,只在于有志者事竟成而已。”

  “我等读书人与人常道何为仁?过桥后,再助人过桥,这就是仁。仁者,爱人而已!”

  林延潮闻言不由深受触动,当下道:“多谢老师,学生记住了。”

  林延潮深受触动,一旁堂下的袁可立,陶望龄听到林烃与林延潮的对话,?#30343;?#20329;服。

  也只有林烃这样的业师,?#25293;?#25945;出如林延潮这等的学生来。

  林延潮安顿林烃后,然后即是回到书房。

  方才林烃的一番话令他思绪不能平静,想到武英殿里天子的见疑,自己官职任命迟迟未下,他有很多话堆积在心底,不吐不快。

  林延潮看到书房里的笔墨,心有所动,当下磨起墨来。

  亲自动手磨墨,帮他平和了心情。

  但见墨已化开,林延?#27604;?#36807;一支笔来,抬?#25151;?#20102;一眼庭院中?#21543;?#28982;后在纸张上运笔如飞。

  屈指算来,林延潮已是许久没写过文章了,今日却文思如泉。

  文章的名字很简单,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这一句话取自管子。

  人一生下来,争?#26408;?#26159;分肉吃肉的权利。

  最初时,身体最强壮之人垄断一切,但有长矛弓箭之后,从此弱者敢不从命。

  后来一个人变成了一群人。法家治世,以兵革杀伐,以?#38386;叹?#27861;为文,文字只要以刑法政命之名存在即可,但?#24184;?#31561;人却不肯,他?#28508;?#35835;诗书,以先贤之言为规,读书授?#21073;皇?#29579;化,故而韩非子云'儒以文乱法'。

  而到了今日,国家之贼,已成了这些?#26469;?#31786;缨,口颂诗书之人。他们身有功名,免税避法,日复一日穷奢极欲,讲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道理,觉得得来一切理所?#27604;弧?

  大多数百姓们目?#30343;?#19969;,自己又能听谁之言,辨何是非?谁又能替他们讲道理?

  正如有了长矛弓箭,方能对抗匹夫之勇。

  义办义学?#30343;?#35753;更多的老百姓成为读书人,更是让每个老百姓都是读书人而已。

  如此读书人还有什么了?#40644;?#30340;。

  林延潮一篇文章,若用白话翻译,大概就是上述的意思。

  文章一气呵成写完,区区数百字,用了?#36824;?#19968;盏茶的功夫而已。

  林延潮写文章,从不修稿,笔停则文成!

  吹干墨迹林延潮携卷走至大堂,林烃与众学生们都在。

  众学生们正向林烃请教学问。

  林延潮将文章递给林烃道:“许久没?#26143;?#32769;师指点文章了,今日学生偶得一文,请老师指点。”

  林延潮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吃惊。林延潮当官以后,已经是许久不写文章了,这一次竟重操笔墨。

  林烃笑了笑,当下将林延潮的文章读了一遍。

  林烃看完后,弹?#21483;?#36947;:“此文可以为心声。”

  众学生们听了不由翘首以待,众人争相传阅,三五人凑在一起读文。

  袁氏三?#20540;埽?#26472;道宾本因林延潮的前程而忐忑,但今日读过这篇文章后,都是震撼不已,所谓醍醐灌顶也?#36824;?#22914;此。

    袁宗道不由仰天道:“我以往埋首穷经,今日方知?#36824;?#19968;书虫而已。”

  袁宏道道:“读书不能思辨,白读而已。”

  袁中道道:“不读书是愚,我等为了读书而读书也是愚。”

  杨道宾斥道:?#20843;?#20102;这么多,还?#30343;?#35201;读书考功名。”

  杨道宾话中如此,但手中看到文章看到时,心底震撼无二:“王阳明当年云,读书是为了成圣?#20572;?#20294;若是老百姓都能读书,?#25970;床皇?#20154;人皆可能成为圣贤吗?”

  “普及义学之意,大概就是如此了,林宗海此心还真是够大的。”

  杨道宾这几日本来有离去之意,但看了林延潮的文章,却为以往见识?#28526;?#32780;后悔,又暗自庆幸没有草草作出决定。

    袁宏道出声:“学功先生,请允我以文刊印,让读书人都能知晓。”

  林延潮皱眉没有立?#21019;?#20801;。

  其余学生都是道:“先生,今日朝堂上不少奸人都攻讦义学之事,此文一出绝对可以堵住这些宵小之口,也挽回了海青天的清名。”

  “是啊,若是继续让这些人攻讦下去,海刚峰非辞官不可。”

  林延潮闻?#28798;?#20110;点点头道:“好吧。”

  得林延潮答允,袁宏道大喜,当下揣文而去。

  袁宏道先回到房中,二话不说拿起自己的印章,在林延潮的文章上首盖印,然后珍而重之的收好,自?#35828;潰骸?#36825;等绝世之文,为传家之宝倒是次之,重要的是,可以激励袁家后人读书之不?#20303;!?

  “尔等于课堂消磨之光阴,乃一代一代之人争取而来,感不珍惜吗?没错,就是这样的话,拿来?#36867;?#23376;孙。”

  于是袁宏道将文章又读了一遍背诵之后,将林延潮原稿藏好,自己重新写了一篇带走。

  但袁宏道却忘了自己并非过目不忘,自己背诵的文章里,与原文相较错了一个字,日后刊发出来后,引起争议,成为后世文坛上个一桩公案。

  直到最后原稿现世,这才结束争议,但这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之文,早以成为学校拿之'全文背诵'的文章,一代一代之人已是无法?#30446;?#20102;。

  于是经过三袁,杨道宾,以及林延潮的众门生的传扬。

  ?#36824;?#25968;日林延潮的文章,立?#21019;?#36941;京师,?#30343;?#20043;间洛阳纸贵。

  ?#32972;?#26519;延潮尚是举人时,名声不显,一篇漕弊论,?#26143;?#21517;动京华。

  今天林延潮已成为了林三元,天下读书人都传颂他的文章。这一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文章一出,顿时读书人争相读之。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

  有人读到此时,但觉纸上之声,振聋发聩。对于这段管子的原文,有了新的认识。

  ……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必谋之,利在?#30343;?#19981;谋也,利在万世必谋之……

  ……子孙虽愚,诗书必读,忠厚传家,乃能长久……

  有人读到此时,徘徊绕室,久久不能平息,于是以此作为家?#25285;?#35328;传而身教,从此家里圣贤辈出。

  至于顺天府的大小义学里,?#32972;?#26397;廷?#24184;?#24223;除义学的声音稍稍传出,每个蒙师?#24187;?#20026;此?#20999;摹?

  他们想要发声,但官府岂会在意。

  但文章一出,蒙师们绝对?#28508;热?#20309;人对文章感动身受,读文之后忍不住流涕,唏嘘不已。

  他们所操持的并非一分生计,而?#28508;?#36127;国家之将来。

  每个老师也是第?#30343;?#38388;拿着这篇文章一字一句地交给尚在识字的蒙童们。

  现在他们尚小,?#36824;远?#25991;中之意,但将来长大成人,必不后悔昔日所读所学。纵使义学废除了,也知道今日有人为他们的权益争取过,奋斗过。

  ?#30343;本?#20013;所有学堂,文章经由儒童们的?#19990;?#35835;书声道出。

  最后就是那些写文攻讦海瑞,抨击义学的几位御史们。

  他?#25970;?#26085;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清扫门前的无数垃圾,常常是早上清理了一?#31561;ィ?#20621;晚又是一车来。

    而他们上朝之时,犹如过街之鼠,生怕被人认出,昔日的同僚,除了御史外,都不?#21152;?#19982;他们为伍。


  (http://www.xnmav.club/book_19210/28494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宁波婚车行业赚钱吗 正规的手机赚钱软件排行榜 开发软件能赚钱软件 开网货如何赚钱 网上卖什么食品赚钱吗 什么加工厂赚钱 项目 开腰带厂赚钱吗 开皮包公司赚钱 玩商场赚钱吗 仙境传说手游轮回猎人赚钱 梦幻西游官职任务赚钱不 移民赚钱吗 赚钱不出户 头条号个人账户怎么赚钱 电竞小镇怎么做可以赚钱 套路赚钱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