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嫁太子妃 > 第018章 断肠人在天涯

第018章 断肠人在天涯

        想起南荣烈刚才看人家姑娘的样子,我的胃里就一阵火烧火燎的翻腾,真恨不得代他父皇教训他一番如此没有定力。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经不住诱惑?

        上一次就?#28508;?#20154;假扮成我以前的样貌骗得差点死在谷?#20303;?#36825;一次他又不谨慎,轻易便把一个女子带上车,?#35757;?#19981;怕是?#31508;?#26469;取他性命的?

        我虽然给她号过脉,探不出有内力,可是我总觉得她的话?#26032;?#27934;,不像真话。

        如果这个白蒹葭真是?#31508;鄭?#21335;荣烈恐怕难逃此劫!

        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探查出她的真实底细。不能让南荣烈这厮受到伤害。

        也许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在马车的颠簸中,我?#35895;?#30561;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半睡半醒间,听到南荣烈和那个白蒹葭在说话,两人还开心地笑出声来。

        我突然觉得这个车厢太小了,空气也不好,还不如外面凛冽的风让人觉得自在。

        “白姑娘接下来怎?#21019;?#31639;的?”

        南荣烈不让我问,他自己?#25925;潜?#25105;好奇。

        白蒹葭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良久才回他:“蒹葭孤苦无依,活在世上?#36824;?#26159;苟延残喘,现在又受了伤,如果?#30343;?#24184;得宝爷相救,此刻怕是已经变成孤魂野鬼。将来的事也?#30343;?#25105;能打算的。宝爷如果有要事要办,把我扔在前面镇子上就好。蒹葭不想耽误宝爷办正事。”

        漂亮!听完白蒹葭滴水不漏的一席话,我都觉得要是赶她走,简?#31508;?#35265;死不救,丧尽天良。

        果然,南荣烈没让我失望,诚恳地向白蒹葭发出同行的邀请。

        再也按捺不住周身的火气,我噌地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裘衣掉在地上。

        我扫了一眼,估计是南荣?#39029;?#25105;睡着时帮我盖上的。

        车上另外两人似乎被我的举动惊?#21073;?#24596;怔地看着我。

        我也被自?#22909;?#22833;的行为弄得万分尴尬。

        “我、我要去看看到?#29287;恕?#22352;马车太累,车里太闷。”

        我对着南荣?#39029;?#20986;一个遮盖谎言的笑容,其实,笑不笑无所谓。

        我带着面纱,他根本看不到我的表情。

        “外面冷,小心着凉!”南荣烈拉住我的手,不让?#39029;?#21435;。

        我回头看了一眼白蒹葭,她恰到好处的接过我的目光低下头去。

        “谢宝爷关心,绿衣冷暖自知!”我试图甩开他的手,他却像长在我手腕上一样怎么都甩不开。

        我冷下脸来,虽然声音?#35854;疲?#21364;也能透出几分不悦。

        “松开!”

        “不松!”

        他又跟以前一样耍起赖皮。

        以前我可以陪他玩,而此刻如此狭窄的车厢里,有外人在场,我觉得实在很别扭。

        既然不放,我自己想办法。

        我用手去掰他的手指,一根一根让它们脱离我的手腕。

        “绿衣别闹!你刚睡醒出去吹?#27515;?#39118;会生病!”南荣烈的手指无赖地又都扣在腕子上,反而累得我满头大汗。

        “放手。”我目光冷冰的看着他。

        “不放就不放!”他一双眼睛却如阳光和煦,似乎要融化我心上的寒冰。

        不放就不放吧,反正我也争?#36824;?#20182;。

        我刚想在他的淫.威下妥协,白蒹葭的一句话彻底把我惹毛了。

        “宝爷真是好脾气,绿衣姑娘能遇到这样疼惜你的人?#31508;?#22909;好对待,若是蒹葭定会听话不出去了,免得?#28508;?#29239;不开心!”

        我回头瞪了她一眼,白蒹葭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我凶恶的目光制止住,实相的闭上了嘴。

        我和南荣烈之间的事,由得你一个外人来插嘴置?#23396;穡?

        他开不开心和你有什么关系??#39029;?#19981;出去用得着你管?

        我?#36824;?#37034;火无处发泄,想要问出口又觉得不妥,这不正中了?#29287;?#35828;?#39029;?#37259;的口实?

        我哪里是吃醋,是生气南荣烈没出息掉到陷井都不自知。

        南荣烈摇了摇我的手,嘴角邪魅的勾着,眼神中?#35895;?#20840;是笑意。关键是他笑意里?#25925;?#30340;是藏都藏不住的?#25918;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知?#31508;?#24590;地生出了如此应对之策。我低下头狠狠朝他手背咬去,手腕还不忘记暗暗配合用力往嘴上送。

        他惊叫出声,抽回手?#31508;直?#19978;面一排整齐的牙印,我舔了舔嘴?#21073;?#26377;一丝腥涩。心中一惊,瞧见牙印处冒出血珠来。

        情急之下,下嘴狠?#35828;恪?

        心莫名一痛,想要抓过他的手看看伤情。

        谁知一只纤细白嫩的手捷足先登,抢先抓住南荣烈受?#35828;?#25163;惊呼:“哎呀流血了。怎?#31383;?#24590;?#31383;歟刻?#19981;疼?#21073;?#24590;么这么狠心?”

        白蒹葭捧着南荣烈的手声音都颤?#35835;恕?#30524;睛里的泪水不停地打转,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

        南荣烈委屈地看着我,任由他的手被白蒹葭抱着不放。

        刚才还心软的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可笑。

        我也看着南荣烈,?#31508;?#30528;他的漆黑的瞳眸,想透过那深深的幽暗看清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是,那片幽暗是让人无法抽.离的漩涡,沉溺后便无法正常呼吸。

        心,阵阵?#21644;礎?

        ?#29287;教?#21040;车里的动静掀开门帘看了一眼,便又放下帘子继续赶车。

        ?#36824;?#37326;风钻进车厢,带着凛凛寒意,令我鼻子发酸。

        我瞥了一眼他那只仍旧被白蒹葭捧着的手,转身钻出了车厢。

        他不缺人照顾。我也不想碍眼。

        冬日的风是无情的刀客。坐在?#29287;?#36523;边,我接连打了?#29238;?#21943;嚏。

        “冻着了吧?姑娘还是进去吧?”?#29287;?#20851;切地问。

        我看着西落的晚霞调侃道:“?#30343;攏?#34987;刀客砍了几刀而已,死不了人。”

        “什么什么?姑娘这是在说胡话呢?哪来的刀?#20572; 彼牧?#20391;头打量我几眼,以为我是说疯话呢。

        我嘿嘿一笑,没理他。

        里面传?#31383;?#33977;葭清脆甜美的声音,还有药箱打开的“卡塔”声。?#30343;前?#22825;没听到南荣烈说话。不知他在想些什么?是?#30343;?#29983;气我咬伤了他?不?#24187;?#30693;外面这么冷都不?#22270;?#34915;服出来给我。

        我蜷着身体抱着双膝,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

        南荣烈现在美人当前,体贴温柔的照顾他,怎么会关心我的死活?

        道路两边的路都掉光了叶子,光?#21644;?#30340;站在?#24742;?#30340;大地间。

        望着前方渐近的镇子,一座石桥上隐约站着一个人,孤零零立在寒风中,全然不在意被掀起的衣角和未束起的长发,手扶?#29238;?#20208;望着远方。

        突然想起一首诗,此情此?#21543;?#26159;吻合。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却不知这断肠人说的是立在寒风中的那个长发男子,还是说的我自己!

        (未完待续。)

  (http://www.xnmav.club/book_61792/20927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