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546章 等你很久了

第546章 等你很久了

顾卓满脸无奈,我和如雪没有?#35009;矗?#25105;的心思始终都在影的身上。如果她和龙庭真如龙庭所说,是互相喜欢的,?#30343;?#22914;雪自己不愿意承认,我反倒愿意成全他们。

        郝校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你这小子,你是?#30343;?#24597;万一龙庭不成,那你和影也就没机会了?

        他苦涩一笑,算是承认了。

        顾卓道:你放心吧,龙影和龙庭虽?#30343;?#20804;妹,可是在严风和书瑶心里是不同的。在青帮的时候她还救过我们,听说因为这个,她被龙庭狠狠打了?#27426;佟?

        提起这些,郝校倒是云淡风轻,顾卓的心却莫名被扯痛了。

        如果,他们能坦诚相待,她能来到他身边,或许现在的一切都会好解决很多。

        龙影,你到底在哪?

        车窗外,林荫道两边的树木迅速倒退,车子在树荫下的光影中穿梭,雨后的马路上总有堆积的水坑,车子路过,溅起一片水花。

        ?#30340;冢?#20004;个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陷入?#20102;肌?

        良久,郝校没话?#19968;?#36947;:这雨,刚才还下那?#21019;螅?#36825;么一会儿就停了。

        顾卓接话:我看了天气预报,晚上还有雨,您和简单小姐晚上就不要出门了。医院?#28508;?#26377;我和阿玄看着,不会有事。

        嗯。

        傍晚,迟家别墅。

        阿玄的办事效率一向很快,不等郝校?#28508;?#38382;出结果,他这边就已经查出来于承光现在的居住地了。

        主卧室内,安书瑶正在收拾随身带的行李。

        暖黄色的灯光下,她纤细窈窕的身材愈发的迷人。迟严风带着微浅的笑意,靠在门框上欣赏着自己的爱妻。

        见她收拾的差?#27426;?#20102;,他终于上前,从后面环住了她?#38590;?#23558;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安书瑶笑道:严风,怎么了?

        他亲吻她的?#26412;保?#19981;舍得让你一个人走,万一又出?#35009;?#21361;险,怎?#31383;歟?

        不会的。安书瑶转过身,环住他的?#26412;保?#20110;承光在江南米城,那里距离龙门和青帮都很远,只要我们做好防护措施,保护好我的行程,没有人会知道我离开江城了。况且还有那么多人跟着,我又?#30343;?#19968;个人。

        唉。话是这样说的没错,可迟严风?#31449;?#36824;是放心不下,委屈道:真的不让我跟着?

        真的不行,龙庭一直在医院里,我怕他带走如雪。阿玄要替你忙公司的事,顾卓要忙暗门的事,我们也不能把如雪全部丢给郝校和简单,他们两个有自己的生活,已经焦头烂额了。

        迟严风窝在她的?#26412;?#22788;,柔软的像个孩子。

        他真的不能再失去她了。

        安书瑶深知她的担心,那不然,你去找于承光?我来守家里。

        那怎么行?我不在,龙庭不得翻天。还有那个冷萧然,万一他趁我不在又来骚扰你怎?#31383;歟?

        安书瑶哭笑不得,所以说,还是要我去才?#23567;?#23601;这么决定了,这个问题我们不要再讨论了,可以吗?

        迟严风还能说?#35009;?#21602;。

        三天后,清晨。

        直升飞机从东山别墅的后院草坪上缓缓起飞。

        安书瑶坐在舱内,不停的摆手再见,迟严风站在不远处,一身黑色风衣肃杀清冷,被螺旋桨巨大的风力吹的?#38470;?#32763;飞。

        他很担心,后悔不应?#20040;?#24212;书瑶让她一个人去,可是想起她的担心,又觉得不无道理。就这么纠结着,看着承载着书瑶的直升机渐渐远去。

        顾卓站在他身旁,和他一样的站姿,老板,只有阿玄跟着夫人,不会有问题吧?

        迟严风的心已经跟着安书瑶飞走了,心不在肝上道:我已经下了?#28866;?#20196;,保护不了书瑶,他也不?#27809;?#26469;了。

        顾卓心下一怔,默默的心疼阿玄?#24187;?#38047;。

        转头便看到迟严风担心的模样,他紧皱着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蚊子。

        老板,您别太担心了,夫人那?#21019;?#26126;,她不会?#24066;?#33258;己有事的。

        嗯,安排下家里,抽出一半人力安排去医院,全面保护如雪的安全。

        是!

        直升飞机很快远去,慢慢消失在天边。

        迟严风终于舍得收回视线,?#25214;?#36208;,?#36824;?#21331;喊住。老板,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他摆摆手,示意他跟上,你是想用暗门的力量去找影是吧?

        顾卓惊诧于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心思。

        我知道,这不符合规矩,我?#35009;?#26377;这个权利,

        暗门一?#31508;?#20320;在管理,这种事你想做就做,不需要跟我报告。?#30343;?#26377;一点,你需要对影负责,可如雪这边你也不能懈怠,要保护好她。

        迟严风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这段话给了顾卓多大的力量,泪眼朦胧的,?#30343;?#19979;感激。

        他立刻敬了一个笔直的军礼。

        谢谢老板!您放心,我保证,除非我死了,否则如雪小姐?#28508;?#32477;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迟严风拍拍他的肩膀。

        这时候,顾卓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后,脸色微变,老板,我们的人说,龙庭昨晚并没有在医院,今早?#35009;?#20986;现,他们在附近的监控系统里找了很久,发现龙庭已经走了。

        走了?迟严风隐隐觉得?#27426;?#21170;,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22836;?#24323;了?

        顾卓也纳闷,或者,是咱们高估了他的深情吧?

        你和龙庭对立了这么多年,还不了解他吗?他?#35009;?#26102;候是这么容?#36861;?#24323;的人了。仔细思考了?#35813;耄?#36831;严风道:你加派人手保护好如雪,?#36824;?#20182;走没走,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好,我这就去办。

        顾卓离去,迟严风站在草坪上看着远处已经趋于平静的天空,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狠狠的捏住了他的心脏。

        难不成,龙庭为了威胁他得到安如雪,再次将目标锁定到了书瑶身上?

        他若敢这么做,可真真是亲手掐断了他和安如雪的缘分。

        迈着大长腿,迟严风回到了主体别墅,准备联系阿玄告知他这边的情况。

        万米高空,直升机极速飞行,不到五个小时便降落在了坐落在江南水香的

        米城机场。

        阿玄拎着行李跟在安书瑶身后,夫人,我们现在是去酒店?还是直接去找于教授?

        去酒店,不然,带着这么?#27426;?#34892;李去找人不方便。

        好。

        到了落脚酒店,安书瑶安顿了行李,下楼后阿玄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辆车。

        她笑道:阿玄,你这办事效率可以啊。

        阿玄腼腆一笑,毕竟是老板培养出来的,不快容易被打死。

        哈哈哈。安书瑶忍不住笑出声,随即坐进了后?#24213;?

        阿玄关上了车门,绕过车身坐进了驾驶位。

        发动引擎,车子?#37085;?#39542;入米城拥挤的车流,一路颠簸开往附近的乡下。

        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到了地方。

        这是?#27426;?#29420;门独院的三层小楼,前左右都?#24378;?#22320;,只有后身靠着山脉。远远看去,和传说中于承光的?#24895;?#24456;像,清冷而孤高。

        铁艺大门外,阿玄停下了车子,夫人,到了,就是这里。

        安书瑶下车,微眯着眸光看着眼前的房子,漆黑的大门,许是经历的恐怖事件太多了,她这会儿居然有点心跳加速。

        有种叫害怕的东西,在心底慢慢蔓延。

        阿玄看出来了,给她打气,夫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有危险!

        安书瑶用力做了个深呼吸,?#36824;?#31995;的,为了如雪,哪怕前面是荆棘丛,我?#19981;?#21191;往直前。阿玄,你就在门口守着,不用跟我进去。

        那不行!我不放心。

        ?#30343;?#30340;,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他能把?#20197;?#20040;样??#24895;?#20877;臭,最多也就是把我轰出来而已。

        她拍了拍阿玄的肩膀,?#27426;?#20154;进去,人?#19968;?#35273;得我们很不礼貌的,你听话。

        然后,她便阔步上前?#22969;擰?

        不一会儿,门口便有一个老者前来开门,小姐,请问您找谁?

        安书瑶鞠躬,你好,我姓安,?#31383;?#35775;于教授的,请问他老人家在家吗?

        老者突然将门大开,原来是安小姐,老爷他等候你多时了,快进?#31383;傘?

        安书瑶愣住,等她多时了?这?#35009;?#24773;况

        可已经到了这一步,她也不可能不进去,尽管心里在打?#27169;?#21487;还是一?#24597;?#36827;了门里。

        阿玄不同于顾卓,对老板和夫?#35828;?#21629;令向来是言听计从,尽管担心,可安书瑶?#24895;?#20102;,他也只能照做。

        守在门口车前踱来踱去,一会儿朝里面张望一下,一会儿侧耳倾听里面有没有呼救的声音,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一遍遍看着手腕上手表的时间,才过去两分钟,可他怎么已经有?#35753;?#22914;年的感觉?

        ?#31449;?#36824;是不放心,阿玄趴在门缝前,透着门缝不停的朝里面张望。

        院子很大,还?#26032;?#22825;游泳池,来来往往的下人负责各自的打扫工作,井然?#34892;潁?#19968;片和谐,不像是有事的模样。

        他看到了正厅玄关的大门,以及超大的落地窗,可是,锁定不到安书瑶的身影。

  (http://www.xnmav.club/book_73547/12402319.html)


  请记住本书?#36861;?#22495;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