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夫呈祥 > 193章 解救

193章 解救

  乌云匆匆来又去,只吓唬人似的落了几个雨点,之后便是明月高挂,天地光明。

  孙庭芳叫管家带着两个小厮,抬着一箱钱来到街上,喊过?#36824;?#22312;他店铺前乞讨的某个老叫花子,道:“告诉你?#21069;?#20027;,替我找个人,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了。”

  这老叫花子将广义源当成了据点,长年累月在?#20284;?#35752;,知道孙庭芳家财万贯,对他的话没有怀疑,刚好他今天守了一天,居?#24187;?#24320;张,听了孙庭芳的话,抬手掀开箱盖子,顿时瞪大了眼睛,里面是满满一箱子钱串,老叫花子立即道:“孙东家稍等。”

  掉头就跑,不多时把帮主请了来。

  别看是讨饭的叫花子,身为帮主,统领整个京城的丐帮,绝非等闲之辈,所以人家虽然穿戴破破烂?#27809;?#36523;脏兮兮,但气势有排场大,前呼后拥几十个乞丐。

  老乞丐为他和孙庭芳彼此介绍,之后,?#21069;?#20027;拱手有礼:“请问孙东家要找的是什么人?年纪多大?是男是女?何处走失……”

  问了很多,孙庭芳只道:“我只能告诉你,我要找的是个姑娘,姓乔名玉贞,其他的,一概不知。”

  ?#21069;?#20027;笑了:“孙东家可知道京城有多大?知道不知道京城有多少人?又是大晚上的,你让我大海捞针的找个人,就一箱铜钱把我打发了?告辞。”

  转身就走,孙庭芳喊道:“等等!”

  ?#21069;?#20027;回头。

  孙庭?#20960;?#32819;交代了身边的管家几句,管家挥手叫走了两个小厮进了宅子,不多时再回来,看两个小厮吃力的抬着另外一个木箱子,?#21069;?#20027;满意的笑了。

  孙庭芳揭开木箱盖子,道:“银子,这下可以了吗?”

  ?#21069;?#20027;点头:“明日一早给你消息。”

  说完叫手下过来抬银箱,孙庭芳一脚踏上箱盖:“慢着!”

  ?#21069;?#20027;凝眉。

  孙庭芳道:“明早不成,两个时辰之内,告诉我乔小姐人在何处,然后再把银子抬走。”

  ?#21069;?#20027;哈哈一笑:“孙东家果?#30343;?#20010;精明的生意人,成?#21804; ?br />
  孙庭芳?#33459;?#19968;句:“如果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找到乔小姐的下落,?#20197;?#21152;一箱银子,如果半个时辰之内,就是三箱银子。”

  一众乞丐听得直流口水,?#21069;?#20027;却道:“两箱或许可以,三箱,无异于做梦,事不宜迟,在下告辞,孙东家回去等消息。”

  孙庭芳拱手相送:“君子一言!”

  ?#21069;?#20027;头也不回:“快马一鞭!”

  孙庭芳忽然想起什么,高喊:“找到人,切莫轻举妄动。”

  是怕他们打草惊蛇又没能力救出玉贞。

  ?#21069;?#20027;回道:“救人另算钱。”

  表明自己只负责找?#36824;?#25937;。

  接着,叫齐了丐帮各头目,发动京城所有的乞丐,开始寻找玉贞的下落。

  这些乞丐平时走街串巷的乞讨,还有各自的地盘,所?#34903;?#24049;知彼百战百胜,为了能够讨到更多的钱财,他们详细了解自己地盘上的大多数人家,比如哪户某家办喜事,那户某天庆寿诞,那户某天?#26376;?#26376;酒,他们都知道,所以他?#28508;人?#22825;府府尹还了解京城,排除那些老弱病残,再排除那些忠厚良善,排除来排除去,最后范围缩小了目标明确了,很轻松的就找到了玉贞所在之地。

  某家普通的客?#21804;?#30707;固山带玉贞到了之后,跟伙计说在街上救了个昏迷不醒的姑娘,伙计信以为真,直夸他行侠仗义。

  石固山把玉贞带回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放,看玉贞仍旧如熟睡般,他算了算时间,点穴之后若想自己醒过来,至少还需半个时辰,所以他想趁这会子去吃点东西,于是出了房下了楼,已经错过了晚饭时辰,只能向伙计要了些简单的饭食,楼下空无一人,独自坐在那里狼吞虎咽,成天的行军打仗,饿的时候死耗子都吃,所以这简单的饭食对他来说依?#30343;?#32654;味,吃饱之后,拔腿上楼,回到房间时,发现玉贞还在熟睡,他也打了个哈欠,困意袭来,也想睡,恐自己睡着之后玉贞醒来,于是满屋子寻找绳索,并无,重又出了房门下了楼,找了个借口管伙?#24179;?#20102;条绳索,回?#31383;?#29577;贞捆住,他自己就躺在桌子上,不多时鼾声如?#20303;?br />
  玉贞醒来的时候感觉胳膊酸痛,想伸展下,发现居然?#35805;?#30528;,又发现自己所处是个陌生的所在,最后发现了桌子上睡得香甜的石固山,瞬间想起发生了什么。

  仇人睡着,机会难得,她试着挣了挣,绑的好结实,非但挣不断,感觉怎么越挣越紧呢,遂放弃,想以牙齿咬?#20185;?#32034;,没有猪八戒的长嘴巴够不到,又放弃,接着灵机一动,准备跳下床就这样逃跑,可是跳下之后才知道连双腿都给绑着,跟粽子比,自己只差层?#25214;读恕?br />
  这?#31508;?#22266;山给她那拼命的一跳弄醒,睁开眼睛看看,随即又闭上:“别做徒劳无功的事了。”

  接着又是鼾声震天。

  玉贞觉着自己不能束手待毙,走不了,爬不动,能滚,于是就地?#36824;觶?#21035;说,好用,?#30343;?#21018;滚到门口,一条腿挡住了她的去路:“跟你说过,别做徒劳无功的事。”

  随即俯身抓住她身上的绳索,拎着重新丢到床上,自己也不睡了,坐在椅子上喝茶,?#21254;?#19981;看玉贞。

  耳听街上传来更夫的吆喝:“闭门关窗,严防盗匪,小心火烛,?#30343;?#36208;水!”

  玉贞忽然发?#24544;挂?#28145;,而自己给石固山掳劫时?#36824;?#22825;才黑,所以与石固山相对已?#36824;?#20102;很多时间,?#28982;?#20170;晚自己遭遇的是个不良的男人,方才已经是贞洁不保,遂对石固山产生了几分好感,试着?#19968;?#35828;:“我渴了。”

  石固?#34903;?#20110;施舍似的瞅了她一眼,又看看桌子,没有多余的茶杯,唯有提着茶壶过来,又?#35835;耍?#29577;贞双手给绑着呢,考虑要不要解开?

  玉贞?#27809;?#36947;:“你看,我绑着双手没法?#20154;?#19981;如给我解开吧。”

  她不说,石固山其实是这么想的,她一说,石固?#33050;?#22905;耍什么花招,于是哼了声:“休想。”

  玉贞道:“我手无?#32771;?#20043;力,而你功夫高深,还怕我……”

  没等说完,石固?#25581;?#32463;把茶壶嘴堵住她的嘴,玉贞一愣,抬眼看着她,?#38405;?#20809;询问?#20309;?#25105;?

  石固山把茶壶倾?#28023;?#33590;水流淌出来,边道:“小心烫。”

  玉贞呜呜着,意思是,既然你这么好心干脆放了我算了,?#35805;?#27861;说清楚,嘴里已经灌满了茶水,温温的,不烫也不凉。

  喝了几口,摇头示意,石固山就挪开了茶壶,然后回去桌边继续坐着喝茶,杯中的茶水没了,提起茶壶蓄满,?#20284;?#33590;杯灌下一口,玉贞?#31561;唬骸?#37027;是我刚喝过的!”

  石固山?#33151;幻?#30333;,呆呆的看着茶壶,随即脸腾的红了,转头怒视玉贞:“死到临头还那么多废话!”

  玉贞看他面颊涨红,心道比个女人还腼腆,道:“你想用我来威胁我祖父,可是你知道我祖父何时回京?”

  石固?#33050;?#22836;看向一旁:“乔广元受了清妖的蛊惑,又不知练就了什么妖术,竟?#30343;?#27425;击败我天朝的进攻,害得我天国百姓流离失所,我天朝将士死伤无数,他在清妖眼中是个大功臣,当然得想着赶紧回来加官进爵,所以,就在这几天吧。”

  玉贞忽略了他前面说的,只着重在最后一句,祖父这几天就要回京了,假如自己不能成功逃脱,他用以威胁祖父,祖孙两个素未谋面,唯一牵绊的,就是那么缥缈的一点点亲情,祖父会如何?#28304;?#21602;?

  不知结局,于是对石固山道:“我家在关东,和我祖父连面都没见过,?#30343;?#20040;?#26143;?#21487;言,你别指望用我来?#30772;?#25105;祖父做什么。”

  石固山冷冷一笑:“你也别指望?#36130;?#25105;。”

  不信?玉贞想想也对,自己的身世复杂,他怎么会知道呢,此计不成,据理力争:“两军交战,谁输谁赢,凭的是本事,你打?#36824;?#25105;祖父就用这?#30452;?#21155;的手段,我笑你不丈夫。”

  石固?#33050;陌?#32780;怒:“三十六计里还有个美人计呢,我这又算什么。”

  继而又道:“乔广元杀了我那么多兄弟姊妹,难道他行的便是圣人之道吗?”

  玉贞替祖父辩解:“话不能这么说,我祖父也是奉命行事。”

  言下之意,祖父有其苦衷,身为人臣,唯命是听。

  石固山冷笑:“清妖纵容官吏大?#20102;?#21038;百姓,致?#22993;?#19981;聊生,这样的朝廷乔广元还为其卖命?”

  玉贞默?#21804;?#23569;顷才道:“我乃小女子,只知道做?#35828;?#26377;始有终,就像我家中的男仆女婢,?#28982;?#35841;半路背叛我,我亦觉此人猪?#20961;?#22914;,所以,我祖父做的?#30343;裁创懟!?br />
  石固山很惊讶的样子:“乔小姐长的冰雪聪明相,原来却是这么的蠢笨不堪,清妖气数已尽,这是天父的?#23478;猓?#20052;广元应该明辨是非当机立断,他却?#21254;?#20026;清妖卖命,唯有一死。”

  这种神乎其神的话玉贞未必全能懂,待以自己的理解来说服他,忽然哐当一声响,一人打窗户撞了进来,落地之后?#36824;?#30860;爬起,威风凛凛的站在她面前,玉贞顿时僵硬,心中?#39318;牛?#24590;么是你?怎么是你呢?

  谁?曹天霸。

  石固?#25581;?#30693;道来者不善,立即抓起桌子上的一柄刀,指着曹天霸问:“来者何人?”

  曹天霸没有理会他,而是专注于看玉贞,两个人自打秃子山一别,这算是正式见面,他心中百感交集,汇成一句话:“玉儿。”

  ?#26790;?#20102;了这两个字,玉贞差点潸然泪下,点头:“嗯。”

  曹天霸正经?#36824;?#29255;刻,方才还深情脉脉,须臾就不改本性的哈哈大笑:“瞧你像个粽子。”

  玉贞知道他是来救自己的,也猜测自己能够从顺天府的大牢出来,差不多与他有关,正感动呢,他却哈哈大笑着打趣,玉贞也笑了,因为他能够笑得出,说明处境还不错。

  石固山那里再次厉声问:“你是谁?”

  曹天霸回头,先礼后兵,拱手道:“在下曹天霸。”

  石固?#25581;?#22836;:“没听说过。”

  两个人,一个在南边浴血奋战,一个在北方称王称霸,山水相隔,彼此?#30343;叮?#24456;正常。

  曹天霸也无暇解?#21534;?#22810;,只道:“我要带走乔小姐。”

  石固山举着刀:“她是我抓来的。”

  曹天霸笑笑:“所以我先救了玉儿,然后再找你算账。”

  过去一拉扯,玉贞身上的绳索就开了,再手指房门:“我义兄在外面等着你,你先跟他回去。”

  石固山冲过去挡住门口:“休想!”

  曹天霸轻蔑一笑:“那就试试看。”

  一下子捞起玉贞的手攥住,腾腾往门口走。

  仍旧是那?#35766;说?#32769;茧,仍旧是?#36843;?#30340;温度,物是人非,玉贞垂头看了下,百感交集。

  已经到了门口,曹天霸没有停下的意思,石固山忍无可忍?#25317;?#30733;来,?#26007;?#20940;厉,带起?#36824;?#23506;气。

  曹天霸身子朝后仰,玉贞给他带着也倒了下去,毫无偏差,恰恰倒在他身上,而他身子呈弓状,在离地一尺距离的时候定住,随即突然挺直,一掌砍在石固山手臂,震得石固山整条手臂都酸麻得犹如打了麻沸散,最终握不住那刀,嘡啷落地。

  石固山先吃惊于曹天霸的柔?#20572;?#37027;?#21019;?#30340;块头,没?#19978;?#21160;作起来身上像安了机簧,再吃惊于他的力气,石固?#25581;?#26159;以力气大著称的,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刀没了,赤手空拳,拼命而上。

  曹天霸左躲?#30097;粒?#25252;着玉贞,到了门口,一脚踹开房门,将玉贞往外面一推:“去找我义兄。”

  玉贞给他推的一个?#24590;模?#24453;他想关门的时候,玉贞却又扑了进来,曹天霸一愣:“吓傻了怎么,赶紧走啊。”

  玉贞道:“你不能杀他。”

  曹天霸更懵了:“他是绑匪,但凡动你不利的人,老子一个不留。”

  说完瞧见石固山的刀刚好在自己脚下,于是脚尖?#36824;矗?#20992;翩然而落在手。

  玉贞见了,一下子横在他和石固山之间:“他没有对我不利。”

  曹天霸搞不清状况,连石固山都糊涂了。

  玉贞接着道:“如果他想对我不利,我昏迷了那么久,他想怎样都成,可是他没有,如此看见,他算是个正人君子。”

  曹天霸舔了下嘴唇,看着石固山打量下,倒是一脸正气,甚至带着些许的憨气,可他绑了玉贞,于自?#28023;?#23601;是敌人,偏偏玉贞护着敌人,气道:?#23433;皇?#29577;儿,他绑了你,他算正人君子,那老子就?#24378;?#23391;先贤了。”

  (http://www.xnmav.club/book_91191/4837299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