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三十章 小侯爺

第一百三十章 小侯爺


  第二日一早,喬莊從馬車出來,因著陽光刺眼,不由瞇了瞇眼睛,伸了個懶腰,就見那人風姿卓絕地站在樹下,似是也很是享受這和煦的陽光。

  看到她下來,桓尹輕笑一聲,說道:“昨日睡得可好?”

  喬莊在宮中被養得刁了,雖是肯定比他們這些睡在外面的人好上許多,可還是不如宮中那美妙的大床。

  聞言,喬莊撅了撅嘴,“不若宮中的舒適柔軟,不過也是極好的了。”

  看她也不矯情,桓尹不由一笑,只道:

  “前方是巴蜀邊界的小鎮,可以好好歇上一歇。”

  喬莊聽著,然后目光移向剛剛回來不久的桓齊,明白了桓齊剛剛又去探路了,也真是辛苦,而且她發現,桓尹是可了勁兒地折騰桓齊。

  昨日剩下的野味還有一些,汐文起來又去摘了些野果,幾人吃著也算是能夠飽腹,只不過吃得多了,就讓人有些反胃了。

  喬莊吃了幾口野雞肉,不若想象中的好吃,吃了幾個果子,也就不再多吃了,桓尹看她沒吃多少,不禁笑了笑,揶揄道:

  “今日怎吃的這般少?”

  看他笑的模樣,好似她是個大胃王,今日吃的這般少有些不正常,喬莊撇撇嘴,說道:“人家是美女子,自然胃口小些啦。”

  桓尹聽著,只是搖頭一笑,喬莊眉頭一挑,蹲下身子,在他耳邊道:

  “阿尹今日也是美美噠!”

  美美噠?

  什么意思?

  見喬莊那一臉迷惑的表情,喬莊心里暗喜,哈哈,又被她給調戲了吧!

  喬莊拍拍手,便要起身,還未直起腰,就聽桓尹幽幽說了一句:

  “這位俠士不若出來與我們見見。”

  喬莊一時有些懵,看了看桓尹,又往四周看了看,然后低聲問:

  “阿尹,你在同誰說話?”

  要不是現在太陽大得很,她還以為桓尹沒睡醒呢。

  桓尹悠悠站起身,撣了撣身上的塵土,轉過身看向林子深處,桓齊等人也作出保護的姿勢。

  看著一個藍衣男子從樹后閃身而出,喬莊圓目一瞪,有些驚奇,這人看起來風塵仆仆,似是趕了好些天路,難不成這人一直跟著他們?

  這人行動之間,舉手投足盡是些貴氣,相貌堂堂,讓喬莊一陣疑惑,臨安之中,好像沒有這么一個俊逸的她不知的公子哥!

  雖然這話有些怪怪的,但好歹是個女帝,怎能不知那些個貴族子弟?可是印象中,還真沒有這么一個人,這人跟著他們又是做什么呢?

  帶著疑問看向這人,又瞧了瞧桓尹,只見桓尹悠然一笑,對著那人道:

  “好久不見,鄭安!”

  鄭安?

  臨安貴族之中,并沒有這個“鄭”姓,喬莊眨眨眼,盯著鄭安瞧了好幾眼,不由在桓尹耳邊悄聲問道:

  “這人一直跟著咱們?”

  她奇怪的是,如果一直跟著,為何桓尹現在才叫他出來,若是之前沒有跟著,那鄭安又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鄭安從樹后緩緩向幾人走來,桓齊等人也收起了劍,看得出,桓齊等人是認得他的,而汐文也是皺了皺眉頭,不明白怎么本應該不在這里的人就這么大咧咧地出現了呢?

  鄭安看著桓尹,笑道:“你忍得也久啊!”

  鄭安在他們出臨安之時,就已經跟著他們了,只是一直沒有露面,也是想等著看看桓尹何時能喚他出來,沒想到走了這么久,桓尹才想起來他。

  桓尹也是故意想要晾他一晾,而桓齊等人自然也知道鄭安跟著,只是桓尹未讓他們抓人,自然沒有輕易動手。

  “不過想看看小侯爺的耐性罷了。”

  桓尹輕聲一說,看似不經意,可那雙眸子卻是犀利地盯著鄭安,而喬莊卻因為這句話陷入了深思。

  小侯爺?

  要知道現在臨安城里只有一個侯爺,那就是文淵侯,而文淵侯的幾個兒子她都見過,未曾有過這么一號人物,能稱得上小侯爺,那也是之前的宋臻罷了,更何況這人姓鄭,怎么也不可能和文淵侯府有關,那么眼前這人的身份可就耐人尋味了。

  “丞相大人這話說得違心,丞相大人是有意讓鄭安多費些腳力吧?”頓了頓,鄭安搖頭一笑,笑容有些無奈和苦澀,又道:

  “更何況,我已不是什么小侯爺!”

  喬莊看向他的目光更加多了探索,似是感受到她看著鄭安的目光看得太久,桓尹輕輕上前一步,正好將她的視線擋住。

  看著眼前突然多出的肉墻,喬莊撇撇嘴,歪著腦袋看了一眼鄭安,扯了扯唇,算是打個招呼。

  鄭安看著桓尹的動作,微微一怔,又看著眼前笑容明媚的姑娘,眸光一閃,心下卻有了幾番思量。

  “臣參見女帝陛下!”

  鄭安不過瞧了喬莊一眼,便馬上掀袍跪下,這般斂目恭敬模樣,卻是讓喬莊一陣恍然,好似這人真的十分尊崇她一樣。

  可若是說尊崇,那為何剛一見面不來個下跪,而是這時才跪?

  喬莊覺得做個皇帝不容易,有很多人心里不服氣,可是做皇帝有十分得好,因為他們再不服氣,也得下跪。

  喬莊清了清嗓子,便道:“起身吧。”

  說完,就趴在桓尹耳邊,輕聲問道:“這人是誰啊?”

  感受到獨屬于女子的溫熱從身側傳來,耳邊熱氣噴薄,又夾雜著她身上特有的皂角香,竟是出奇得讓人心怡。

  桓尹也不知是那溫軟取悅了他,還是她那帶著些小調調的聲音取悅了他,他微一勾唇,看著她的眼睛便道:“鄭安乃是逍遙侯之子。”

  這聲音很輕,不過鄭安卻聽得到,聽到從桓尹口中說出自己的身份,竟是心頭一陣苦澀。

  逍遙侯之子?

  喬莊微微一愣,她自然知道逍遙侯是誰,順義帝斬殺的一族,是滿門抄斬,可是怎么又冒出來個小侯爺?

  難不成逍遙侯一族還剩個“孤家寡人”?

  看著眼前的藍衣男子,那人轉瞬之間的苦澀又化作了一絲狠厲,然后對著二人道:

  “今日鄭安來此,不為活命,只為一求公允。”

  喬莊眨眨眼,覺得今日日頭有些大,曬得人暈暈乎乎的,然后今日可能會聽到一些秘聞,她得好好豎起耳朵聽聽。

  聽著鄭安緩緩道來,喬莊卻覺得腳底生寒,逍遙侯一家是因為順義帝吸食致幻花所致,被人引誘斬殺了逍遙侯一族上百人。

  一個號令,就是上百條人命,一個眨眼之間,就是他們人頭落地。

  帝王,手握重權,一語,便是奪命。

  只是因為一句不知從何處傳出的“逍遙侯意欲謀反”,便讓順義帝大怒,直接斬殺。

  喬莊時而想,順義帝若是清醒,知道了自己所做的事,又是何種想法呢?

  而身為逍遙侯次子的鄭安因為在外遠游,躲過一劫,幸得喬昕和白陌離將他藏在府中,一直都沒有讓孫滬那個老狐貍發現。

  逍遙侯對白陌離有恩,白陌離自然不會對鄭安的安危視而不見,是以雖鄭安拼了命地想要從西秦回臨安,也被白陌離用盡了辦法阻止。

  鄭安不能回,甚至不能出現在除了王府的任何一個地方,因為臨安是個是非之地,而他身為逍遙侯之子,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對于孫滬來說,鄭安自然是不能留的,利用順義帝之手除去了逍遙侯一族,更不可能放過鄭安這個“漏網之魚”。

  想必孫滬也是愁壞了,找了許久也找不到,沒想到鄭安一直被喬昕所藏,安安穩穩地過了這許久,今日才出現在此。

  喬莊愈發覺得,喬昕這個人面硬心軟,而鄭安被他們救了,也算是幸運的,而這也多虧了祖輩的蔭蔽,若不是逍遙侯對白陌離有恩,怕他的命數也要改寫。

  “今日你來此就是為了翻案?”

  對,鄭安就是為了翻案,喬莊悠悠一問,只聽鄭安的回答擲地有聲,敲落在每一個人心上。

  “是!”

  緊接著,他又道:“若無法為父母親族翻案,鄭安絕不一人茍活!”

  喬莊聞言挑挑眉,這鄭安也是個有骨氣的,要不然也不會冒著風險來臨安。

  白陌離自然不會讓鄭安冒險,只以為他會老老實實待在西秦,卻不曾想,鄭安在知道白陌離也要去往臨安之時,便覺得他的機會來了,更不可以錯過。

  新帝即位,無論如何,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機會,可白陌離最初卻不這么認為,帝王深不可測,怎可知這一代帝王又是個什么想法?

  是以,鄭安偷偷摸摸跟在白陌離他們后面,也幸得孫滬因女帝大選而忙得焦頭爛額,才在臨安城沒有設防,鄭安更是在自己臉上胡加亂加,變了模樣,才得以此時出現在此。

  鄭安很聰明,他知道什么是時機,也知道如何把握,所以來了臨安,又能準確無誤地知道喬莊他們所在之處。

  他們并沒有去香山,而是前往淮幽,鄭安了如指掌。

  這么想著,喬莊不由重新打量起眼前之人,而鄭安只是迎著她的目光,絲毫不懼,喬莊看他那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不由撲哧一笑。

  “早就聽聞逍遙侯有勇有謀,今日一見,朕覺得果真是虎父無犬子,鄭安,你真是個頂不錯的。”

  這話喬莊是真心的,而鄭安聽聞,臉上不見自得,沒甚太多驚喜,喬莊更是覺得這是個可用之才。

  鄭安心中最開始對這個女帝是有些懷疑的,在臨安之時也聽了不少她的荒唐事,可有些大事又處理得很好,最開始以為是桓尹暗自幫忙,可今日一見,聽她說話,便覺得眼前這個女帝果真是個深不可測的。

  “陛下,此乃鄭安的狀紙,還望陛下一接。”

  說著,鄭安便從袖中掏出一張牛皮紙,上面有些墨跡,可以看得出寫這些狀詞之時,那人是何等的氣憤與惱恨。

  喬莊只是悠悠看著,卻沒有伸手接,微微勾起唇角,便是瞬間百媚橫生,鄭安一抬頭,便看見眼前女子明媚的笑容,心神一晃,接著就是心慌不止。

  他看的出,喬莊不會接,也不想接,原來他還是錯了……

  原來,在新帝心里,孫滬這個人是惹不起的,他是不能貿然來此的。

  鄭安不禁自嘲一笑,又看向桓尹,只道:“你我好歹也算是曾經的同僚,若是我死了,還望給我選個好地方。”

  逍遙侯一族滿門被滅,被丟在了亂葬崗,尸骨無存,足可見孫滬之陰狠,而鄭安已沒了容身之所,今日也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沒想到真的要魂歸此處。

  桓尹沒有答話,微微偏過頭,看著身旁的嬌艷美人,喬莊紅唇輕啟,

  “誰說要殺你了?”

  說罷,她便是哈哈一笑,覺得鄭安這個人內心戲特別多,來此之時,就沒想過從她這處下手,在他心里,桓尹才是真正的執權者,也知道桓尹恨不得除去孫家這顆毒瘤,與她說的話,也不過是個幌子,想要試探一番桓尹。

  喬莊覺得,鄭安太過聰明,而這點聰明差點兒就騙過了她,而她就是想要嚇唬嚇唬他,瞧人家馬上就開始打了感情牌,雖說,在桓尹心里可能沒什么感情,但桓尹會衡量,若是除了孫滬,對他百利而無一弊,又能許鄭安一個人情,無甚不好。

  鄭安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可沒想到,喬莊卻是早已看穿,眼波流轉間,看著他的目光充滿了趣味。

  而鄭安卻是一頭霧水,看了看喬莊,又看了看桓尹,就聽得桓尹對喬莊十分恭敬道:

  “那不知陛下是何想法?”

  看到桓尹如此恭敬,鄭安心里一怔,旋即又有些了然,不過心里卻也是八卦起了坊間傳言女帝和丞相的那點兒事兒。

  桓尹這時候沒有叫她“阿莊”,而是恭恭敬敬地喚著“陛下”,喬莊知道,桓尹這是在給自己面子。

  喬莊悠悠一笑,沒有回答桓尹,看著鄭安道:

  “朕此時不接,沒說以后不接,小侯爺稍安勿躁啊!”

  她這么輕輕說著,鄭安卻是有些茫然,他愈發覺得眼前這個女帝并非傳聞中的傀儡,也與以前所傳的那個生性暴躁的九殿下絲毫不一樣。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34109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吉林长春麻将 短程急速赛车 追光娱乐棋牌怎么样 今天陕西快乐十分钟 61开奖结果查询浙 浙江省12选5走势表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大发pk10教学视频 黑龙江福彩22选5 互联网怎么可以赚钱 云南省快乐十分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 500竞彩比分 捕鱼达人官网 喜迎棋牌官方网站 幸运11选5-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