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起亂了吧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起亂了吧


  喬莊看著抽抽搭搭的他,聽著他的話,不由抽了抽嘴角,又聽花柳繼續道:

  “陛下還說過,從今以后,這皇宮便是我的家,也是……陛下的家!如今,全都不作數了嗎?還要趕花柳出宮嗎?”

  眼前的少年,清清楚楚記住了她說的任何一句話,并且深深地記在了心間,而她,這一刻再不敢不放在心上。

  喬莊微不可聞地嘆了一聲,眼前這萌萌的男子,真有些讓她無所適從。

  喬莊抿了抿唇,淺酌一口,緩緩道:“你……家人……”

  她有些問不出口,那日與他談天說地,也沒有好好問過他的家人還在不在,只是從他的字里行間感受到家人的溫暖,可如今……

  她有些不敢問了……

  花柳卻是吸了吸鼻子,說道:“花柳的父親母親都已不在了,在湘西,我沒有家了。”

  說罷,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緊緊盯著喬莊,還帶了些委屈,似乎在說:我這么可憐,你忍心讓我離開嗎?

  “沒有家了”深深刺痛了她的心,有時候看著花柳乖乖巧巧,但其實心思極為細膩,之前拿過他母親縫制的衣服穿,看他那般珍視,卻不想家人早已不在。

  花柳也想到了自己的母親,是個溫柔的女人,因為父親病重在床,家里已揭不開鍋,恰逢上面來選妃,他又是個十足的美男,便去參選了,果不其然就選上了。

  臨行之前,母親是不愿的,但是他說:“宮里有很多好吃的,大人還能給咱們好多銀子,父親的病也有錢治了,我長得好,不愁陛下不寵愛我。”

  身為一個窮人家的男孩子,他想的就是能吃飽穿暖,父親母親平樂安康,再說同女子在一起,還是當今女帝,怎么算他都是不吃虧的。

  看著他的笑容,母親不過苦澀一笑,給他縫制再長高些時候的衣裳,口中說著:“日后母親不在你身旁,要照顧好自己,這衣裳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穿,宮里比這好看的衣服有的是,可母親做的,也就只有這一件,就把它放在身邊,當個念想也好。”

  母親又說了很多,溫溫柔柔地看著他,生怕他過的委屈,可他現在覺得不委屈,現在有了新女帝,新女帝對他甚好。

  他的心很小,裝的下的就是親近的幾個人,他進宮不久父親沒了,母親也跟著去了,大抵是沒了什么念想了,孩子在宮中見不到面,一輩子也沒什么好過的了。

  他在宮中得知這個消息,他們二人早就沒了大半年,還是賣燒餅的李叔幫忙葬的,臨安與湘西……終究太遠了。

  可他以為這輩子也就沒什么能放在心上的人了,可新女帝即位,他怕他沒了寵愛,這輩子就真的受盡冷眼了,他身份低,想著要為自己謀劃。

  可漸漸卻發現這個新女帝并不同前任女帝,她很狡黠,但心地善良,她偶爾會逗弄眾人,但她還是孤單的。

  她時而故作多情,與他們你來我往,時而調戲有之,讓他們壞了分寸。

  她不敢輕易敞露心懷,時常會豎起堡壘,可就是這樣的她,讓他心里多了絲溫暖,她說過的,要給他一個家,所以,他會賴著不走的。

  他想,縱使要在這宮中孤獨終老,也想伴她一回,因為在這宮中,是她給了他一絲溫暖那么,他愿還她十分!

  喬莊也吸了吸鼻子,仰頭又是一口桃花醉,臉頰更是緋紅,她說:

  “讓你走,你不走,那就在宮中呆著吧,你……我相依為命吧。”

  說著就倒在了桌子上,閉著眼,呼吸均勻綿長,睫毛忽閃忽閃的,整個人顯得靜雅可人。

  花柳和她是相似的,無家之人,又渴望溫暖,總是有些小心思,可是卻也能被人看透。

  花柳看著她睡熟的模樣,輕輕勾起唇角,笑得甚是滿足,喬莊皺了皺小鼻子,可能是有些不舒服,模樣煞是可愛。

  喬莊是美的,她的美不張揚,淡淡的彰顯著她的魅惑,花柳頭一次見到她不穿大紅大紫的衣裳,今日這身金桔色襯得她皮膚更加白皙,吹彈可破不過如此。

  頭上的金桔色朱釵在燈火映襯下更泛著微微白光,她偶爾動動身子,那朱釵就跟著搖晃搖晃,衣袖寬大,被她壓得出了褶皺。

  花柳慢慢將腦袋移向喬莊,緊緊瞧著那頰邊嫣紅,煞是撩人,他的睫毛不由自主地開始輕顫,透露著他此時的慌張。

  他吞了口口水,終于越靠越近,眼見著那唇便要觸到那白嫩的臉蛋,忽然感到背后一涼,一股大力拉扯過他,然后“嗖”地一下子被人提出了殿外,遠遠地扔在了地上。

  “哎喲,哎喲!”花柳感覺自己骨頭都散了,這人怎么這么大力啊,他半坐著,揉著摔疼了的屁股。

  剛一抬眼,便見一人立于殿前,眸光幽寒,一襲銀灰衣裳隨風翩飛,端的那人俊逸風流。

  赫然便是桓尹!

  花柳眨眨眼,眼前變換太快,他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突見眼前一個連臉都用黑布蒙上的黑衣人對桓尹恭敬道:“屬下把他扔出去了,沒有親上陛下。”

  聽到“親上”這個詞,桓尹皺皺眉,看向花柳也不說話,只是那雙眸子更添了一抹幽深。

  花柳不由吞了口唾沫,嚇得往后退了退,這時候他已經忘了要站起來,也不知道該說什么話,連最基本的見禮他也忘了。

  “日后,離陛下遠些。”

  桓尹淡淡說了一句,他發現這個花柳愈來愈礙眼了,而喬莊對他也似有不同,雖然他并未親到喬莊,暗牙又將他扔了出去,可他還是覺得不舒服,大抵是覺得喬莊喝酒怎能如此沒有防備,跟誰都能一起喝呢?

  他想的是,喬莊只應該在他面前卸下防備,可事實卻是,喬莊輕易不在他面前卸下面具。

  不管花柳和暗牙,轉身便進了殿中,花柳剛要說什么,就被暗牙一瞪,嚇了回去,這暗牙就露出個眼睛,可就是這樣才嚇人呢。

  花柳素來知道桓尹對喬莊不同,就連喬莊都對桓尹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雖是心里清楚,可還是會有些不舒服。

  看著眼前緊閉的殿門,和門外如鬼魅一般的暗牙,他有些泄氣地鼓了鼓腮,一聲嘆息散進風里。

  桓尹踏入殿內,就見那姑娘睡得安穩香甜,時不時還動動嘴唇,可能是那縷不聽話的頭發弄癢了她,身后抹了幾下臉,也沒能把那頭發弄回去。

  桓尹輕笑一聲,走到她身旁,將她那縷發給弄到了耳后,她似是舒服多了,不由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桓尹松開那縷發,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

  她的耳垂很飽滿,突然發現,她耳朵上還沒有耳洞,怪不得沒什么漂亮的耳飾,他想著,有機會要去給她弄弄耳洞,還給她買一堆漂亮的耳飾,這么漂亮的耳朵,戴起來肯定好看。

  心里這么想著,那看向喬莊的眸光更加寵溺,喬莊卻沒感覺到自己的耳朵被人捏了捏,睡得煞是香甜。

  桓尹又將手伸向她的臉頰,紅潤得猶如山頂海棠,他不禁摩挲了幾下,覺得觸感甚是好,不舍得松開。

  這時,喬莊才覺得有些不舒服,臉上癢癢的,慢慢睜開眼睛,但眼底盡是迷離。

  桓尹見她醒了,將手縮回,置于身前,看著她笑瞇瞇道:

  “醒了?”

  本來他有意將她抱到床上,可又覺得不太合身份,只是有些不忍心松手,卻沒想到,到底弄醒了她。

  喬莊迷迷蒙蒙地看著他,樣子還是醉酒的模樣,慢慢站起身,搖搖晃晃起來,桓尹一把把住了她,將她固定在身前,好笑地看著她。

  桓尹身子一震,桓尹從不知自己也有這般無措之時。

  她的動作很慢,也很生疏,但卻讓他有些迷了眼,桓尹也不知是女子醉了,還是他醉了。

  喬莊抬眼笑看著桓尹,說了一句:

  “你怎生的這般好看?”

  可這么一句話,卻讓桓尹的眉頭緊皺了起來,覺得她認錯了人,心中有些氣悶。

  喬莊看著眼前漂亮的男人緊蹙著眉,但那雙眸子是真的懾人魂魄,不由看癡了去,伸起手,撫平了他眉間的褶皺,說道:

  “桓尹,你不要總皺著眉。”

  桓尹聽到她喚他的名字,心中一喜,原來她還認得出他,揚了揚眉,問道:

  “你知道我是誰?”

  喬莊撇了撇嘴,覺得他這么問有些瞧不起他,心想著她又沒醉,怎么能認不出桓尹你來?就算是變了個模樣,她也認得出來!

  雖然奇怪花柳怎么不見了,倒是變成了桓尹,但也可能是她做了夢。

  這么想著,眼睛晶亮,眸子里閃著慧黠的光,桓尹自然不知她心中所想。

  喬莊今日沒少喝那桃花醉,桃花醉這酒雖然好喝,可是后勁兒大,現在的她,儼然已經醉了,她就那么盯著桓尹看。

  桓尹是她見過最美的男人,他是個自負的,有時又是個溫柔的;是個腹黑的,有時又對她極為寵溺。

  何種樣子,都是他桓尹,而無論哪種樣子,都令她心生歡喜,她想,她應該不會再像這般沉醉于一個男人了。

  只因為這個男人是桓尹……

  桓尹對她道:“今日晚了些,明日再與你說,睡吧。”

  他的語氣很輕柔,聲音好聽,若是喬莊往日也就睡了,可偏偏今日的她與往日不同,也不知道是真的當作了一場夢,還是真的醉了。

  她見桓尹要走,連忙拉住那人的手掌,觸手是男人掌心的溫熱,然后搖晃著他的手臂,口中是嬌柔的話語,“不嘛,不嘛,你陪我一起睡啊?”

  桓尹哪被哪個女子這么拉扯過,何況這個女子在他心中還與那些平常女子不同,眼前的姑娘嬌媚有之,妖冶有之,迷離有之,清醒亦有之。

  他輕笑一聲,“陛下明日會不高興的。”

  素來喬莊對他都有些抗拒,只是偶爾她會想著依靠他,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永遠他都是她第一個遇見的人。

  本來想與她說那些男寵之事,早就得了暗衛來報,雖說明日也可以來,可他還是夜中來了,他想到了今日那姑娘沒有穿一襲紅裳,金桔色的衣裳在她身上多了幾分雅致,他覺得,今晚應該來上一番。

  她瞇了瞇眼,然后抱住桓尹,桓尹身子一顫,今晚的她竟會如此主動靠近他,這在往日是都不曾有的,他連手臂都抬不起來,可是嘴角卻是含著絲絲笑意。

  女子因酒而紅了臉,模樣也是可憐巴巴的,撅著小嘴。

  她說:“你跟我親親,跟我拉手手,給我暖床。”

  縱使桓尹一個大男人家家,聽著她這么大膽的言語,也不禁紅了臉,可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撒嬌的模樣。

  她不說話時,乖巧可人,說話之時,就是個小刺猬,而這時的她,桓尹也說不上來像什么,只是覺得她很美。

  喬莊抬起頭,笑得璀璨若星辰,桓尹就那么笑看著她,眼角溢滿了寵溺。

  “陛下這般,如何讓臣不亂?”

  亂了人,也亂了心……

  “那便……一起亂了吧!”

  ------題外話------

  這一章放的存稿,很怕被屏蔽,所以縮減了很多,希望不會飄紅,愛你們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78407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网盛棋牌app官网 皇冠比分24500足球指数 网赚论坛有哪些 云南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 pc蛋蛋怎么赚钱快 茅台股票行情 海南琼崖麻将2019最新版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 刷pc蛋蛋金币 15选5华东六省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官网 大地网赚论坛 大地棋牌斗地主下载 排列五带线坐走势图 大唐河北麻将官网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