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起乱了吧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起乱了吧

  乔庄看着抽抽搭搭的他,听着他的话,不由抽了抽嘴角,又听花柳继续道:

  “陛下还说过,从今以后,这皇宫便是我的家,也是……陛下的家!如今,全都不作数了吗?还要赶花柳出宫吗?#20426;?br />
  眼前的少年,清清楚楚记住了她说的任何一句话,并且深深地记在了心间,而她,这一刻再不敢不放在心上。

  乔庄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眼前这萌萌的男子,真?#34892;?#35753;她无所适从。

  乔庄抿了抿?#21073;?#27973;酌一口,缓缓道:“你……家人……”

  她?#34892;?#38382;不出口,那日与他谈天说地,也没有好好问过他的家人还在不在,?#30343;?#20174;他的字里行间感受到家?#35828;?#28201;暖,可如今……

  她?#34892;?#19981;敢问了……

  花柳却是吸了吸鼻子,说道:“花柳的父亲母亲都已不在了,在湘西,我没有家了。”

  说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紧盯着乔庄,还带了些委屈,似乎在说:我这么可怜,你忍心让我离开吗?

  “没有家了”深深刺痛了她的心,有时候看着花柳乖乖巧巧,但其实心思极为细腻,之前拿过他母亲缝制的衣服穿,看他?#21069;?#29645;视,却不想家人早已不在。

  花柳也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是个温柔的女人,因为父亲病重在床,家里已揭不开锅,恰逢上面来选妃,他又是个十足的美男,便去参选了,果不其然就选上了。

  临行之前,母亲是不愿的,但是他说:“宫里有很多好吃的,大人还能给咱们好多银子,父亲的病也?#26143;?#27835;了,?#39029;?#24471;好,不愁陛下不宠爱我。”

  身为一个穷人家的男孩子,他想的就是能吃饱穿暖,父亲母亲平乐安康,再说同女子在一起,还是当今女帝,怎么算他都是不吃亏的。

  看着他的笑容,母亲?#36824;?#33510;涩一笑,给他缝制再长高些时候的衣裳,口中说着:“日后母亲不在你身旁,要照顾好自己,这衣裳不知道你有没有机会穿,宫里?#26085;?#22909;看的衣服有的是,可母亲做的,也就只有这一件,就把它放在身边,当个念想也好。”

  母?#23376;?#35828;了很多,温温柔柔地看着他,生怕他过的委屈,可他现在觉得不委屈,现在有了新女帝,新女帝对他甚好。

  他的心很小,装的下的就?#20052;?#36817;的?#29238;?#20154;,他进宫不久父?#37196;?#20102;,母亲也跟着去了,大抵是没了什么念想了,孩子在宫中见不到面,一辈子也?#30343;?#20040;好过的了。

  他在宫中得知这个消息,他们二人早就没了大半年,还是卖烧饼的李叔帮忙葬的,临安与湘西……?#31449;刻?#36828;了。

  可他以为这辈子也就?#30343;?#20040;能放在心上的人了,可新女帝即位,他怕他没了宠爱,这辈子就真的受尽冷眼了,他身份低,想着要为自己谋划。

  可渐渐却发现这个新女帝并不同前任女帝,她很狡黠,但心地善良,她偶尔会逗弄众人,但她还是孤单的。

  她时而故作多情,与他们你来我往,时而调戏有之,让他们坏了分寸。

  她不敢轻易敞露心怀,时常会竖起堡垒,可就是这样的她,让他心里多了丝温暖,她说过的,要给他一个家,所以,他会赖着不走的。

  他想,纵使要在这宫中孤独终老,也想伴她一回,因为在这宫中,是她给了他一丝温暖那么,他愿还她十分!

  乔庄也吸了吸鼻子,仰头又是一口?#19968;?#37257;,脸颊更是绯红,她说:

  “让你走,你不走,那就在宫中呆着吧,你……我相依为命吧。”

  说着就倒在了桌子上,闭着眼,呼吸均?#35753;?#38271;,睫毛忽闪忽闪的,整个人显得静雅可人。

  花柳和她是相似的,无家之人,又渴望温暖,总是?#34892;?#23567;心思,可是却也能被人看透。

  花柳看着她睡熟的模样,轻轻勾起唇角,笑得甚是满足,乔庄皱了皱小鼻子,可能是?#34892;┎皇?#26381;,模样煞是可爱。

  乔庄是美的,她的美不张扬,淡淡的彰显着她的?#28982;螅?#33457;柳头一次见到她不穿大红大紫的衣裳,今日这身金桔色衬得她皮肤更加?#23562;?#21561;弹可破?#36824;?#22914;此。

  头上的金桔色朱钗在灯火映衬下更泛着微微白光,她偶尔动动身子,那朱钗就跟着摇?#25105;?#26179;,衣袖宽大,被她压得出了褶皱。

  花柳慢慢将脑袋移向乔庄,紧紧瞧着那颊边嫣红,煞是撩人,他的睫毛不由自主地开?#35760;?#39076;,透露着他此时的慌张。

  他吞了口口水,终于越靠越近,眼见着那唇便要触到?#21069;?#23273;的脸蛋,忽然感到背后一凉,一股大力拉扯过他,然后“?#30149;?#22320;一下子被人提出了殿外,?#23545;?#22320;扔在了地上。

  “哎哟,哎哟!”花柳感觉自己骨头都散了,这人怎么这?#21019;?#21147;啊,他半坐着,揉着摔疼了的屁股。

  刚一抬眼,便见一人立于殿前,眸光幽寒,一袭银灰衣裳随风翩飞,?#35828;?#37027;人俊逸风流。

  赫然便是?#25954;?br />
  花柳眨眨眼,眼前变换太快,他?#34892;?#27809;有?#20174;?#36807;来,突见眼前一个连脸都用黑布蒙上的黑衣人对?#25954;?#24685;敬道:“属下把他扔出去了,没?#26143;?#19978;陛下。”

  听到“亲上”这个词,?#25954;?#30385;皱眉,看向花柳也不说话,?#30343;?#37027;双眸子更添了一抹幽深。

  花柳不由吞了口唾沫,吓得往后退了退,这时候他已经忘了要站起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连最基本的见礼他也忘了。

  “日后,离陛下远些。”

  ?#25954;?#28129;淡说了一句,他发现这个花柳愈?#20174;?#30861;眼了,而乔庄对他也似有不同,虽然他并未亲到乔庄,暗牙又将他扔了出去,可他还是觉得?#30343;?#26381;,大抵是觉得乔庄喝酒怎能如此没有防备,跟谁都能一起喝呢?

  他想的是,乔庄只应该在他面前卸下防备,可事实却是,乔庄轻易不在他面前卸下面具。

  ?#36824;?#33457;柳和暗牙,转身便进了殿中,花柳刚要说什么,就?#35805;?#29273;一瞪,吓了回去,这暗牙就露出个眼睛,可就是这样才吓人呢。

  花柳素来知道?#25954;?#23545;乔庄不同,就连乔庄都对?#25954;行?#35828;不清道?#24187;?#30340;意味,但虽是心里清楚,可还是会?#34892;┎皇?#26381;。

  看着眼前紧闭的殿门,和门外如鬼魅一般的暗牙,他?#34892;?#27844;气地鼓了鼓腮,一声叹息散进风里。

  ?#25954;?#36367;入殿内,就见那姑娘睡得?#21442;?#39321;甜,时?#30343;?#36824;动动嘴?#21073;?#21487;能是那缕不听话的头发弄痒了她,身后抹了几下?#24120;?#20063;没能把那头发弄回去。

  ?#25954;?#36731;笑一声,走到她身旁,将她那缕发给弄到了耳后,她似是舒服多了,不由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25954;?#26494;开那缕发,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

  她的耳垂很饱满,突然发现,她耳朵上还没有耳洞,怪不得?#30343;?#20040;漂亮的耳饰,他想着,有机会要去给她弄弄耳洞,还给她买一堆漂亮的耳饰,这么漂亮的耳朵,戴起来肯定好看。

  心里这么想着,?#24378;?#21521;乔庄的眸光更加宠溺,乔庄却没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人捏了捏,睡得煞是香甜。

  ?#25954;?#21448;将手伸向她的脸颊,红润得犹如山顶海?#27169;?#20182;不禁摩挲了几下,觉?#20040;?#24863;甚是好,不舍得松开。

  这时,乔庄才觉得?#34892;┎皇?#26381;,脸上痒痒的,慢慢睁开眼睛,但眼底尽是迷离。

  ?#25954;?#35265;她醒了,将手缩回,置于身前,看着她笑眯眯道:

  “醒了?#20426;?br />
  本来他有意将她抱到床上,可又觉得不太?#20185;?#20221;,?#30343;怯行?#19981;忍心松手,却没想?#21073;?#21040;?#30528;?#37266;了她。

  乔庄迷迷蒙蒙地看着他,样子还是醉酒的模样,慢慢站起身,摇摇?#20301;?#36215;来,?#25954;?#19968;把把住了她,将她固定在身前,好笑地看着她。

  ?#25954;?#36523;子一震,?#25954;?#20174;不知自己也有这般无措之时。

  她的动作很慢,也很生疏,但却让他?#34892;?#36855;了眼,?#25954;?#20063;不知是女子醉了,还是他醉了。

  乔庄抬眼笑看着?#25954;?#35828;了一句:

  “你怎生的这般好看?#20426;?br />
  可这么一句话,却让?#25954;?#30340;眉头紧皱了起来,觉得她认错了人,心中?#34892;?#27668;闷。

  乔庄看着眼前漂亮的男人紧蹙着眉,但那双眸子是真的慑人魂魄,不由看痴了去,伸起手,抚平了他眉间的褶皱,说道:

  “?#25954;?#20320;不要总皱着眉。”

  ?#25954;?#21548;到她唤他的名字,心中一喜,原来她还认得出他,扬了扬眉,问道:

  “你知道我是谁?#20426;?br />
  乔庄撇了撇嘴,觉得他这么问?#34892;?#30631;不起他,心想着她又没醉,怎么能认不出?#25954;?#20320;来?就算?#28508;?#20102;个模样,她也认得出来!

  虽然奇怪花柳怎么不见了,?#25925;潜?#25104;了?#25954;?#20294;也可能是她做了梦。

  这么想着,眼睛晶亮,眸子里闪着慧黠的光,?#25954;?#33258;然不知她心中所想。

  乔庄今日没少喝那?#19968;?#37257;,?#19968;?#37257;这酒虽?#32531;?#21917;,可是后劲儿大,现在的她,俨然已经醉了,她就那么盯着?#25954;?#30475;。

  ?#25954;?#26159;她见过最美的男人,他是个自负的,有时又是个温柔的?#30343;?#20010;腹黑的,有时又对她极为宠溺。

  何种样子,都是他?#25954;?#32780;无论哪种样子,都令她心生欢喜,她想,她应该不会再像这般沉醉于一个男人了。

  只因为这个男人是?#25954;?br />
  ?#25954;?#23545;她道:“今日晚了些,明日再与你说,睡吧。”

  他的语气很轻柔,声音好听,若?#20052;?#24196;往日也就睡了,可偏偏今日的她与往日不同,也不知道是真的当作了一场梦,还是真的醉了。

  她见?#25954;?#35201;走,连忙拉住那?#35828;?#25163;掌,触手是男人掌心的温热,然后摇晃着他的手臂,口中是娇柔的话语,“不嘛,不嘛,你陪我一起睡啊?#20426;?br />
  ?#25954;谋荒母?#22899;子这么拉扯过,何况这个女子在他心中还与那些平常女子不同,眼前的姑娘娇媚有之,妖冶有之,迷离有之,清醒亦有之。

  他轻笑一声,“陛下明日会不高?#35828;摹!?br />
  素来乔庄对他都?#34892;?#25239;拒,?#30343;?#20598;尔她会想着依靠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他都是她第一个遇见的人。

  本来想与她说那些男宠之事,早就得了暗卫来报,虽说明日也可以来,可他还是夜中来了,他想到了今日那姑娘没有穿一袭红裳,金桔色的衣裳在她身上多了几分雅致,他觉得,今晚应该来上一番。

  她眯了眯眼,然后抱住?#25954;敢?#36523;子一颤,今晚的她竟会如此主动靠近他,这在往日是都不曾有的,他连手臂都抬不起来,可是嘴角却是含着丝丝笑意。

  女子因酒而红了?#24120;?#27169;样也是可怜巴巴的,撅着小嘴。

  她说:“你跟我亲亲,跟我拉手手,给我暖?#30149;!?br />
  纵使?#25954;?#19968;个大男人家家,听着她这?#21019;?#32966;的言语,也不禁红了?#24120;?#21487;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撒娇的模样。

  她不说话时,乖巧可人,说话之时,就是个小刺猬,而这时的她,?#25954;?#20063;说不?#20384;?#20687;什么,?#30343;?#35273;得她很美。

  乔庄抬起头,笑得璀璨若星?#21073;敢?#23601;那么笑看着她,眼角溢满了宠溺。

  “陛下这般,如何让臣不乱?#20426;?br />
  乱了人,也乱了心……

  “?#28508;恪?#19968;起乱了吧!”

  ------题外话------

  这一章放的存稿,很怕被屏蔽,所以缩减了很多,希望不会飘红,爱你们?#21073;?br />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7840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