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二十章 果然沒錯!

第一百二十章 果然沒錯!


  少晗玉的相貌不是那么像眼前這個心思詭異的男人,要說像誰,還是像她多一點,想到少晗玉,她不禁露出想念的微笑。

  那日少晗玉入宮之前對她道:“母親勿掛念孩兒,宮中那般好,自然虧不得孩兒,母親……望珍重!”

  她的孩兒當時不過十五歲,卻要去學著做個眼線,她的孩兒那般尊貴,卻要去宮中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做個男寵。

  從那一刻開始,她便恨這個男人,直到今日,終于解了恨,也和少岐的夫妻緣盡,她看著少岐,對他道:“今日我回少府,不過是為了給父親母親一個交代,給少府一個交代,今日之后,你我再無瓜葛!”

  少岐恨恨地看著她,他受不了這種一切都脫了掌控的感覺,自從他的位子越做越高,府外又有資產,他便不需依附他的岳丈,對江媛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可江媛一直都是忍氣吞聲,何時被她如此算計?

  想到此,少岐恨恨道:“哼!一個婦人,我明日就休了你!看你能有什么好日子!”

  聽著他的話,江媛只是嘲弄地勾了勾唇,少舜看著如此狂躁待得少岐,不由搖頭一嘆,只道:“父親從來沒有因為你是庶子而對你不重視,而是因為你自小就心思不正。”

  少岐不知,可他年長少岐三歲,有些事看得很清楚。

  父親素來不是個偏心之人,他有意培養這些孩子,是為了給少家更好的壁壘。

  男子是要撐起一方天下的,而少家的男兒當得頂天立地,所以父親培養每個孩子,可對少岐要失望很多。

  少岐總是在怨自己是個庶子,可是就是因為這種怨,讓他甚是自卑,以至于盡走些歪門邪道。

  幼年時,少舜就喜歡舞刀弄槍,有時少柏也會跟著玩,但少柏天生就不適合這些當前棍棒,偏生愛好詩文,更是向往山水之樂,現如今,將少玠丟給他們夫婦倆就帶著夫人出去游玩了。

  那時少舜和少柏騎馬,少舜學得要快很多,便幫著少柏,人都還小,怎能撐得住少柏,還是后來有人幫忙,讓少柏坐了上去。

  可這些人都是少舜的人,打少舜出生就在少舜身邊的,可那馬還是被人動了手腳,少柏從馬背上摔了下來,險些斷了腿。

  當時他整個人嚇得直冒冷汗,這馬都是經過訓練的,可為何會出了問題?

  父親自然是對他一陣責罵,怪他不小心,可是后來才發現是少舜趁著看馬的人不注意,在那馬的蹄子上做了手腳,初時還不見什么,可那馬若是跑得時間長了,自然是受不了了。

  可父親沒有責罵少岐,只怕會讓他更加嫉恨,是以只是對他不再太過重用,覺得他心思不正,還想著有朝一日少岐能夠自己想通,同少柏道聲歉。

  可這么多年過去了,少岐非但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反而變本加厲,為了上位無所不用其極,以至于落得今天這一地步。

  少舜搖頭一嘆,便轉身離去,少岐本聽著他的話,身子一僵,見其離去,他茫然地站在院中,皺著眉頭,似是在懷疑自己做的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是不是錯了呢?

  可他回到院落,看到孫滬那一刻,這些想法突然隨風了。

  他很是奇怪,孫滬怎么進了府中卻無人通報呢?并且,孫滬怎的來了他的院落?

  似是知道他的疑問,孫滬笑笑,聲音有些低沉,他說:

  “少大人莫要慌張,老夫只想悄悄來尋你,并不想驚動府中他人。”

  少岐哪有不明白之禮,只是有些詫異,問道:“不知輔國公來此找鄙人是有何事啊?”

  “不若進去說?”

  孫滬語氣不急不緩,面上一派隨和,少岐連忙伸出手,道:“請!”

  少岐看見孫滬那一刻,不由升起了一絲希望,孫滬是輔國公,在朝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若是能夠得到輔國公的幫忙,他應該就不能被勒令辭官了。

  這么想著,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氣,對孫滬更是極盡諂媚,進了房便給孫滬倒了茶,然后恭謹地站在一旁,孫滬看他這般謹小慎微模樣,心中有些鄙夷,面上卻是笑道:

  “少大人也坐啊,今日老夫來,就是想問些事。”

  少岐連聲應好,拉了凳子便坐在孫滬的對面,孫滬眸光犀利地看著他,雖是笑著,可少岐卻覺得那人能把自己看得透透的。

  少岐不禁訕笑一聲,問道:“不知國公爺來找鄙人所為何事啊?”

  孫滬像是看夠了,端起茶杯,輕輕吹了一口,淺酌一下,然后慢悠悠放下茶杯,也不看他,只是問道:“不知少大人那枚玉佩是從何人手中拿來的啊?”

  少岐被他這么一問,不由一愣,隨即便想起是那枚半塊玉佩,不禁有些奇怪,為何一個堂堂輔國公半夜會來他這兒問一個玉佩?

  可他不會問,想必孫滬也不愿意讓他問,他還要靠著孫滬,自然想盡辦法來討好孫滬,不過一個半塊玉佩,自然沒什么好隱瞞的,只道:

  “似是我那侄子送給一個婢女的,遺失在了府中。”

  他說的不清不楚,隱瞞了事實,孫滬眸子一瞇,冷笑道:

  “少大人,老夫勸你想好了再說話。”

  少岐聞言,不由打了一個激靈,這孫滬自打見到他可一直都是笑臉,這突然間變了臉,他心中一緊。

  又聽孫滬道:“少大人,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那些破爛事,如今老夫要個實話。”

  孫滬聲音陡然變冷,可少岐卻是羞愧難當,孫滬這意思,分明就是說他與柳裳的奸情他早已明了,如今就是想要他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

  少岐先是沉默片刻,一咬牙便將事情都說了出去,孫滬聽罷,心里已是有了計較,又恢復了剛剛那笑面,對他道:“那枚玉佩,不知貴夫人可還給了你?”

  少岐一聽孫滬提到江媛,眉頭一蹙,心里有些不爽,但還是道:

  “還未曾。”

  孫滬此時卻是有些心急,連忙道:“不知少大人可否將那玉佩要回,轉贈給老夫?”

  少岐現在越來越搞不懂了,那枚玉佩應該不至于讓孫滬如此巴巴地上趕著問啊,那枚玉佩難道不簡單?

  似是怕自己表現太過,孫滬立即穩聲道:“老夫就是看那玉佩似是故人的東西,想拿來看上一看。”

  少岐有些了然地笑了笑,看來那玉佩還真不是他侄兒的,想必是輔國公年輕時不知遇到了什么漂亮美人,有了一夜情,贈給了那半塊玉佩,那婢女怕是跟輔國公有著不一樣的關系啊。

  他這么想著,忙喚來小侍,派去江媛那兒取回玉佩,江媛見來人是來要玉佩的,冷哼一聲,覺得少岐真的是個人渣,不過賤人的東西她也不需要。

  將那玉佩一扔,險些摔碎在地上,還好小侍眼疾手快,連忙上前接住了,畢竟若是玉佩碎了,那少岐肯定對他一陣打罵。

  待得小侍回了少岐院中,孫滬已是迫不及待出了來,待那小侍要奉上玉佩,孫滬鷹眸半瞇,迅速將那玉佩給拿了過來,放在眼前仔細端詳。

  沒錯,果然沒錯!

  他不禁勾起一抹奸笑,然后將那玉佩收進了袖中,少岐看著他這動作,不由一愣,不解地問:“輔國公,您這……”

  孫滬輕瞥了他一眼,只道:“這玉佩本就不是少大人你的,不若就轉贈給老夫,好尋上一尋那故人。”

  少岐有些遲疑,若是給了孫滬東西,而他卻換不回一絲好處,這不值當,不值當。

  似是知道他的想法,孫滬冷冷一笑,說道:“少大人,你如今可是身份地位不保啊,難不成讓老夫再給你添個柴?”

  少岐豈能聽不出這口中的威脅,本就在女帝那兒沒了好印象,若是再得罪了輔國公,那他日子可真就不好過了。

  連忙堆起笑臉,說道:“輔國公拿好,能為輔國公解憂,也算是少岐之幸了。”

  孫滬滿意地點點頭,現如今玉佩也得了,事情經過也知道了,就差尋上那女子了。

  這女子為少羽所救,看來還是要先從少羽身上下手,不過少羽素來謹慎,恐不會露出什么馬腳,不過……不急!

  他又看向少岐,眸中添了幾分冷厲,說道:“今日之事,還望少大人莫要亂說。”

  少岐不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但還是點頭應道:“自然自然。”

  如今事事都合了孫滬的心意,待得和暗衛一同出府,不由看著少府冷笑一聲,

  “少岐真是個蠢貨!得到這么個好的東西,竟也不識貨,不知加以利用,合該便宜了老夫。”

  身后的暗衛只是默默聽著,也不說話,孫滬看了眼他,吩咐道:“待得少羽回臨安,派人好好看著。”

  “是!”

  寂靜的黑夜,浮躁的人心,掩藏不去的是無盡的黑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0191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178棋牌财神捕鱼 秒速飞艇开奖 快速赛车 黑龙江11选五号码走势图 五分彩在线计划 下载闲来广东麻将 世界各地股票指数 河北20选5好用3开奖结果今天 gpk捕鱼技巧打法下大分 优乐精江西麻将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 澳门即时赔率 股票跌黄金涨 超级好玩的棋牌游戏 辽宁快乐12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