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恩断义绝!

第一百一十九章 恩断义绝!

  文渊侯府此时一片寂静,这些陈年往事被翻出来,刺痛每个?#35828;?#24515;。

  当那些一个个血淋淋的真相摆在面前,一个是深爱她而不言说的男人,一个是利用她欺骗她的?#26412;?#23376;。

  她看着少岐,说的十分决裂,“你如此骗我!少岐!你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再不相见!”

  除了不相见,除了恩断义绝,她不知道她还能怎?#31383;歟?#23569;岐一直都在利用她,从一开始对她就是欺骗,对她也没有一丝情意,甚至拿着宋?#31383;?#30340;东西来假装是自己的物什。

  ?#21069;。?#23569;岐那样的人怎能写出那样的诗?宋?#31383;?#36825;人不太会说话,一直对她小心翼翼,她笑一下,他便能乐一天,这样的?#35828;那?#24847;,她为?#25105;?#24576;疑,为?#25105;?#36341;踏?

  若是她能够放下偏见,若是能够好好与宋?#31383;?#35848;上一谈,他们之间也不至于此。

  可是,事实如此,再也无力改变,她很想抹去这些年的记忆,可这一切都是那么真真?#26143;校?#28165;清楚楚。

  她突然想,若是宋?#31383;?#19981;曾爱过她,他会不会幸福些?她欠宋?#31383;?#30340;太多,已经还不起了。

  她提出要与他和离,觉得自己这样一个女人压根就配不上他,可宋?#31383;?#19981;?#31119;?#32769;夫人却是乐得她赶紧离开文渊侯府。

  老夫人现在已经不在意什么文渊侯府的名声了,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让她十分作呕,可是自己的儿子偏偏和她作对。

  “母亲,我不会和离,死都不会和离。”

  瞧瞧,如今不拿出家来与她作对,却提出了死,老夫人气怒地喊了一句,

  “你若是为了这个女人去死就去!我宋家没有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

  这里发生了这?#21019;?#30340;事,宋楚云过了良久就也醒了,看着眼前?#20197;?#31967;的一切,?#26412;?#19981;好,想要找兄长,却迈不动脚,如今兄长刚刚新婚,哪能去打扰?

  他虽?#28142;?#20102;些,可到底是个懂事的,他想着,这等事,还是不听为好,便要转身离去,老夫人却是眼尖看到了他,连忙唤了他过去。

  宋楚云硬着头皮走上前,在宋府,除了兄长,他便不同谁亲近,就连祖?#31119;?#20182;也亲近不起来,在他心里,从小他和兄长就是?#30343;?#24453;见的,主母厌恶他们,父亲?#36824;?#20182;们,祖母对他们也没有过多关心。

  可今日的祖母不同,祖母对他道:“我可怜的孙儿哦!”

  他?#34892;?#24596;楞,因着看到了祖母眼中的怜惜,父亲眼中的愧疚,还有一丝丝主母眼中的?#27809;凇?br />
  他突然看了眼周围的人,却发现大哥并不在这里,难不成因着主母要与父亲和离,大哥受不了了?

  他想?#24187;?#30333;,他?#34892;?#30097;惑地唤了声:“祖?#31119;俊?br />
  此时,少家的人皆已离开,就只留了文渊侯府的人处理自家私事。

  老夫人拉过宋楚云,冲着二?#35828;潰骸盎窗玻?#20320;看看我这孙儿,为了你,为了她,我也忍了,我对这两个孙儿不闻不问,任由这个蛇蝎女人肆意欺负他们,可是换来的是什么?是什么?#20426;?br />
  柳裳是个心高气傲的,之前的她,虽然不?#19981;?#23435;?#31383;玻?#20294;也见不得宋?#31383;?#22312;外面乱搞,所以,她对?#25105;?#20113;兄弟并不好,总觉得碍眼异常。

  她对不起的人很多,宋?#31383;?#26159;她最对不起的一个人,而对亲子宋臻她也是有愧的,对?#25105;?#20113;兄弟是有悔的。

  可是,如今说再多,也是毫无意义,事已发生,谁也无法重回当年。

  她说:“?#31383;玻?#21644;离吧。”

  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唤他“?#31383;病保?#23435;?#31383;?#24515;里一震,眼里不由盈满了泪,那张并不俊俏的脸?#26376;?#20986;的是不舍,?#21069;?#24651;。

  他想抬起手,轻轻抚一抚她的发,她一直那么美,一直都是他心中的星?#21073;?#20182;说:“裳儿,我不求你的心,也不求你的情,我只求你……求你留在侯府。”

  柳裳闭了闭眼,泪水悄然滑落进她的嘴里,她尝得到?#24378;?#28073;的味道,心里更是钝痛。

  宋楚云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觉得,主母并不可恨,这世间的事也?#30343;?#20040;可恨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可言?#35828;?#30171;……

  老夫人看着如此执迷不悟的儿子,心中是一阵气闷,只听宋?#31383;?#21448;说道:

  “我等了这么久,我求了这么久,这一次……你可不可以为了我……留在侯府?#20426;?br />
  “啊!”柳裳仰天大叫一声,似是要把心中的疼,心中的痛都宣泄出来。

  老夫人见此,闭着眼睛摇着头,觉得自己多说无益,转过身,摆了摆手,口中只道:“罢了,罢了!”

  在她看来,各人有各?#35828;拿?#25968;,宋?#31383;?#20063;有他自己的命数,而柳裳就是宋?#31383;?#30340;劫。

  她?#36824;?#19968;介老妇,也?#36824;?#26159;一个母亲,终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不忍过分相逼,她素来是教养极佳,今日将柳裳之事示于人前,也是怕文渊侯府落入他人手中,毕竟亲孙今日已成婚,未来会有曾孙儿。

  老夫人暗自叹了口气,若是柳裳能够好好过日子,她也不会过于苛责,?#30343;牽?#23435;臻万万不能继承文渊侯府的。

  宋楚云看着自家祖母那黯然的背影,虽不至于佝偻,但尽?#20113;?#24577;,宋楚云又看着父亲和主?#31119;?#20182;想,此时对于他们来说,天地间唯他们二人矣。

  他仰了仰头,看着天上的夜空,仿佛看到了阿言的模样,不禁?#21019;?#19968;笑,那模样,再不似往常呆板模样。

  ******

  少舜和少岐回府之时,宋臻早已将少?#20154;?#20102;回来,?#30343;?#24688;巧与二人错过了,少岐听闻宋臻来过,心中?#34892;?#24871;疚,?#36824;?#36716;瞬即逝。

  对于这个从小不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儿子,谈不上多?#19981;叮?#23545;于他来说,要的?#36824;?#23601;是权利地位,可如今……

  ?#20146;?#35753;他卸任,他得想个办法,决不能就这?#21019;?#20102;官,要不然在少家哪还有他的立足之地?

  似?#24378;?#36879;了他的想法,少舜言道:“少岐,莫在想那些歪门邪道了,少家的脸丢不起了。”

  少岐一震,这一路上,少舜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进了府中,才与他说上这么一句,他与少舜并非同胞兄弟,自来是不亲的,与那两个嫡子相比,他这个庶子完全?#24378;?#30528;自己一点一点争的地位。

  在少家,尊卑分明,而庶子是?#30343;?#24453;见的,可他不?#24066;模?#20973;什么少舜和少柏一出生就是高位?#31185;?#20160;么同是少家之子,他就低到尘埃?

  可少岐本就没有什么能耐,聪明才智不如少柏,武功习得不若少舜,自然在少家得不到什么高看,但他歪门邪道倒是想了不少,勾引柳裳,颖王府败落,便觉得柳裳无用,将目光转向了江媛。

  江媛是太傅之女,?#31508;?#30340;江媛也是年轻,什么都不懂,少岐又长了一张?#27599;?#30340;?#24120;?#35013;模作样倒是没让她看出破绽。

  可是婚后,她?#22836;?#29616;这个男人表现得同最开始一点都不同,待得她怀了孩子,少岐连人影都没了,她那一刻才知道,少岐这个人是没?#34892;?#30340;。

  后来,生了孩子,少岐也很少会管少晗玉,少岐一直在利用父亲的人脉给自己铺路,少岐谄媚巴结那些高位之人,她是不耻的,可她又无能为力。

  好似女子选择了一个人,便不能摆脱,她为了自己的孩子忍了,可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这个男人将亲子送入宫廷,她犹记得那是的晗玉才?#36824;?#21313;五岁,高高大大的甚是?#27599;矗?#36824;记得?#31508;?#30340;晗玉眸中有泪,却迟迟不肯哭出来。

  他说:“孩儿谨遵父亲之命。”

  对于少晗玉来说,他的父亲很少会多?#27492;?#19968;眼,更别提那日与他好言相商,他的心中是欢快的,那感觉就好似他的父亲不曾遗忘过他。

  他时常安慰自己,父亲不重视他,就是为了磨练他,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少岐这一辈子都只为他自己活着,就连妻儿都是加以利用的工具。

  江媛看着少岐,她真的找不到让她可以沉迷的东西,作为一个爱子心切的母亲,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晗玉了。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80415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