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往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往事


  喬莊有些掩飾性地抹了抹鼻子,桓尹看著她不解問道:

  “剛剛陛下伸手要干嘛?”

  喬莊覺得,桓尹這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她呵呵一笑,回道:“無甚,無甚,只是覺得丞相你的腰帶歪了。”

  桓尹挑了挑眉,腰帶歪了?他低頭看了一眼,然后便知,是這姑娘又開始使壞了。

  果真是個撒謊不眨眼的壞姑娘……

  可他也沒有生氣,還是和她說著話,只是這次話題又牽引到了文淵侯府上,他說:“宋臻如今身世大白,宋逸云也該提提身份了。”

  文淵侯府世子只能有一個,雖說這也算是文淵侯府之事,但身為皇帝知道了,也不能無所作為。

  喬莊點點頭,說道:“宋逸云為政為臣都是頂好的,也該得些該得的,宋臻的話……”

  她想起今日宋臻瘋狂地跑出府外模樣,還有那聲嘶吼,她心中不無對他的同情。

  她輕聲說道:“宋臻該有他自己的人生,既然一直是個閑散世子,便一直做個閑散之人好了。”

  桓尹點點頭,覺得這般甚好,又聽那女子詫異問道:“為何今日少家夫人死咬不放?竟是一點都不怕給少家蒙羞,似是勢必要將那少岐弄得身敗名裂似的。”

  不過,距離江媛的預想,少岐的結局也差不多了。

  桓尹卻是頓住腳步,笑看著她,然后道:“若是僅僅只有江媛一人,也不會成事。”

  喬莊愣愣地看著他,隨即“哦”了一聲,繼續道:“因為那些貴婦,貴婦們可是親眼所見!”

  桓尹搖搖頭,喬莊更是不解,遂問道:“不是因為貴婦?還能因為啥?”

  “因為老夫人。”

  喬莊一怔,甚是驚訝地看向桓尹,拉著他的衣袖,問道:“老夫人?”

  老夫人都不怕給自己府上蒙羞?竟然主動成事?可是,喬莊想不明白。

  桓尹悠悠道:“若無老夫人,江媛如何尋到他們二人?老夫人也是忍耐了許久,如今眼見宋逸云成婚,若是任由一個外人之子繼承了這偌大的文淵侯府,將來宋逸云怎么辦?真正的文淵侯之孫怎么辦?”

  喬莊恍然大悟,老夫人是個心狠的,不過,這么做也是為了保證文淵侯的血統純正,依著文淵侯那么愛柳裳,真的說不定以后會把文淵侯府交給宋臻。

  而如今宋逸云成了婚,真正的文淵侯之子是宋逸云兄弟倆,老夫人自然是不會再隱忍了,這時候,趁著她在侯府,有這女帝權威,能夠讓她徹底將這事斷了。

  喬莊連連點頭稱贊,“老夫人果然是……嘖嘖……姜還是老的辣啊!”

  不過她又看向桓尹,眉毛調皮地挑了挑,嘻嘻笑道:“不過再怎么辣,也騙不過我們丞相的大智慧!”

  桓尹搖頭輕笑,只道:“老夫人看向江媛來尋你之時,暗自松了口氣,若是依她性格,這等事萬不會在今日揭開,可她……等不及了。”

  喬莊點點頭,接著他的話道:“老夫人想的是,若是錯過今日,便不知何時再有這等機會,而我這個女帝,恰好就在文淵侯府,加以利用能夠成事啊!”

  說著說著,她嘆了口氣,覺得自己這個女帝當得著實窩囊,感覺總是被人利用,卻沒個利用別人的時候,當得著實委屈!

  桓尹點點頭,贊了一聲,“陛下果然聰慧。”

  喬莊輕輕一笑,回了一句,“多謝丞相謬贊啊!”

  她覺得,比起桓尹來,她真的差的太遠,桓尹這人觀察入微,簡直是可怕,可怕啊!

  ………………

  文淵侯府內,每個人心中都不能平靜,文淵侯看著柳裳,輕輕喚了聲,

  “裳兒……”

  這一聲,他用盡了力氣,沒有喚她“夫人”,只是喚了她的名字,亦如最初年少模樣。

  從第一眼,見到那個名動臨安城的美人之時,他的心就徹底淪陷了,他記得她嬌笑的模樣,記得她羞澀的模樣。

  那年,白馬寺后山桃花開,女子人比花嬌。

  彼時的他,不過臨安一個紈绔,相貌也不是上乘,可是愛美之心誰人沒有?

  他不敢輕易褻瀆,便只敢在遠處看著,聽著柳家的大姑娘嫁給了喬緒,滿城都在說柳家大姑娘,可他卻將心都放在了柳家二姑娘身上。

  二姑娘很美,但并不張揚,二姑娘人很溫柔,但偶爾有些小脾氣。

  他知道她喜歡桃花,便自己釀桃花醉給她喝,聽說二姑娘喜歡折扇,便開始學著做折扇,還每天刻苦地學習詩詞,然后寫在折扇之上,托人送給二姑娘。

  托的這個人自然就是少岐……

  彼時的少岐當真是少年風流,為人爽朗,和文淵侯交好,而當時少家和穎王走得近些,二姑娘又時常去穎王府,是以少岐能見到二姑娘。

  當時的宋淮安是自卑的,可能是當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地將自己降個身份,將心中那個人奉若神明。

  宋淮安不敢靠近柳裳,便希望自己的好友能夠將自己的相思之意傳達給她,好友得了折扇,自然樂得幫忙。

  前幾次,少岐回來都和他說,二姑娘很喜歡他的折扇,還說他的詩好,宋淮安一聽,當即樂得揮筆寫下了一首告白詩。

  但是想了想又覺得不好,可少岐卻說,“不若將這折扇贈與我,毀了怪可惜的,寫的很好!”

  宋淮安覺得,知己就是知己,少岐懂他心意,可他不敢輕易將這等輕浮之詞獻給心中的女神,是以將那折扇贈與了少岐。

  少岐得了折扇自然歡喜,連連贊嘆他寫得好,宋淮安面上歡喜,可心里卻是悵然的。

  他覺得自己相貌不如其他的貴族子弟,也當不了什么大官,唯有寫寫詞,也怕唐突了美人,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因著一面,因著聽說,喜歡上了柳裳,喜歡了一輩子……

  即使后來他知道柳裳愛的是少岐,非是處子之身嫁給自己,又懷了少岐的孩子,平日里也不愿意讓他靠近,可他依然愿意慣著她,只要她歡歡喜喜的,沒甚不好。

  可今日將這些所有的事實全部鮮血淋漓地展現出來之時,宋淮安覺得,他的心還是痛的,他一輩子追逐著一個女人的心,可一輩子都沒得到過。

  他一輩子愛護的女人,竟是如此地恨他!

  她恨他奪走了她的幸福,可他也是恨的,他恨為何自己就如此懦弱,就不能讓她喜歡上,不能讓她更加開懷些……

  宋淮安總是為她著想的,甚至覺得自己也是欠她的,因為……他也對不起過她,而且還有了兩個孩子作為見證。

  那一夜,他不顧一切占有了柳裳,柳裳的哭喊他都全然不在意了,他只是心里大痛,明明他們是夫妻,為何柳裳要這么傷他……

  所以,他喝醉了酒,闖了她的房,做了讓她更加恨他之事,他聽見她滿臉掛著淚痕,在睡夢中呢喃著另一個男人的名字。

  后來,他是悔恨的,于是,夜夜不歸家,每每都是醉醺醺的,終于將一個清倌看錯成了她,二人一陣纏綿,便有了宋逸云兩兄弟。

  他是后悔的,無論如何,他都不應做對不起她的事,所以,柳裳怎么對宋逸云兩兄弟都無妨,只要讓她痛快些便好。

  因為母親不顧一切也要宋逸云兩兄弟入府,甚至與他提出再不管府中之事,也不會管宋逸云兩兄弟會不會受柳裳的氣,她只要兩兄弟入府。

  于是,他給了清倌銀兩,足夠她下半生生活,將兩兄弟接進了府中,宋家唯一一個女主人便是柳裳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0993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股票数据港 贵州十一选五任五遗 辽宁11选5规则 熊猫棋牌app下载安装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开 安徽快三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二分彩是什么分彩记录 四川快乐十二图表助手 山东11选5最大遗 竞彩比分直播500w 海王捕鱼游戏视频 棋牌游戏大厅? 3分赛车规律 北京麻将胡法大全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