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這樣好多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這樣好多了


  待少萌找到宋臻之時,不由松了口氣,剛剛宋臻跑得太快,險些沒弄丟了她的身影,如今在洛河邊上看那男子將自己縮成一團,她心里猶如針扎一般。

  愛情有時來得莫名其妙,但有些人只一秒就深入骨髓,并非所有的一見鐘情都是見色起意。

  少萌對宋臻便是如此,只能說,一眼便定了終身……

  她很慶幸,她并非少家親子,很慶幸,她與他有了一絲關聯。

  少萌鼓足了勇氣,然后緩步行至宋臻身旁,挨著他坐下,靜靜看著洛河之上的花燈。

  夜,很寂靜……

  風卻有些不安分,輕輕拂過洛河之上,帶起層層褶皺,那花燈也隨著搖晃起來,但卻不掩這好風景。

  有些時候,少萌覺得臨安很好,要比她那個山上好多了,不過又覺得臨安太過繁雜,山上有花有樹,還有小蟲子和她說話。

  可就是臨安這個繁亂的地方,恰恰有那么多人擠破頭想要進來,好似進了臨安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

  臨安的繁華是會迷了人眼的,就像二叔……

  想到這兒,她不由看了一眼身旁的宋臻,宋臻早在她來之時,便感覺到了,但是他什么也不想說,什么也不想看。

  對于今日的他來說,他失去了一切,他似乎已經沒有家了……

  少萌嘆了一聲,雙手托著腮,看著遠處,悠悠說道:

  “我小時候就在想,我娘是個什么樣的美人,爹爹總說我娘美,母親也這么說……”

  宋臻聽得不太懂,本來他是不想身邊有個人看到自己脆弱的,可是人家來了又不能趕她走,他以為她會安慰他什么,可等了半天,也沒有聽見少萌說話,好半晌開口了,還是這等云里霧里的話。

  什么母親?什么娘?

  少萌笑了笑,聳了聳肩,說道:“你不懂沒關系,我和你慢慢講,知道我秘密的人不多,我愿意和你分享,你要保密哦……”

  女子容顏清雅,現在似乎還沒有完全長開,那那輪廓卻看得出是個十足的美人坯子。

  那兩頰的紅潤猶如天邊的紅霞,清淺的笑容顯得女子格外清麗,她說:

  “我不是少家的女兒,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誰的女兒,不過爹爹說,我是他唯一的女兒,母親也這么說,不過母親每每看到我都會有些傷心。”

  她的語氣很淡,可宋臻聽在耳里,心里卻是一鈍,原來這世間還有同他一般之人。

  “不是每個人都那么幸運,一出生就有父母陪伴,有些人,天生就是注定要與父母分離的,我很想看看他們,可是……”她說著,不由仰了仰頭,看著天上的星空,那般明亮璀璨,亦如她的如水眼眸,她吸了吸鼻子,繼續道:

  “可是我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宋臻很想抬手撫摸她的腦袋,原來世上不止一個人如此可憐,有很多人的人生早已脫了閘門,邁入了另一番軌跡。

  自己不能夠選擇自己的身世,父母更無從選擇,他是不是要幸運一些,雖然并非父親的親生兒子,卻得了父親的無盡寵愛,甚至搶了真正屬于文淵侯府之子的寵愛。

  比起逸云和楚云,他得到的更多,比起少萌,他有親生母親在身邊。

  有時候,看的不能太片面,雖然這個身世令他不恥,總歸他是幸福的。

  可人,總不能一直都這么順遂,老天爺想要讓他痛上一痛吧。

  少萌看著他,歪了歪頭,笑得瞇起了眼睛,彎彎的像個月牙,她說:

  “所以,你請我吃如意糕吧!”

  他搖頭失笑,覺得這個如意糕著實與這個話題扯不上關系,但若是這能如意,那該多好?

  如意如意,如我心意……

  ******

  走在長長的臨安大街之上,街邊的小販也已陸陸續續收起了攤子,上面掛著的花燈襯得兩個人的影子拖得老長。

  今日兩人穿的衣服特別般配,女子著一身紫色衣裳,男子是墨藍衣袍,一張俊俏的臉龐卻是冷漠疏離,只有偶爾側身看向女子時,才會顯露一絲柔和。

  他說:“陛下要如何處理少岐辭官一事?”

  喬莊頓住腳步,歪著頭看他,問道:“你是說如何百官說?”

  喬莊真想傲嬌地說一句:她讓少岐辭官,關他們啥閑事兒?

  桓尹對她道:“你不想今日在眾人面前處理此事,不過是怕文淵侯面上無光,可一旦少岐辭官被傳出去,也會有這等傳言的。”

  喬莊嘟了嘟嘴,問道:“那你說該如何?”

  想了想,還是覺得不解氣,她道:“那少岐就是個大大的渣男,讓他辭官都是便宜了他!”

  桓尹不明白什么是“渣男”,但他喜歡看她這義憤填膺的模樣,覺得十分有趣,笑了笑,對她道:“少岐辭官,勢必會引起眾人猜疑,殿下可以將少岐明提暗貶。”

  喬莊不解地側過頭看著他,詢問道:“如何做?”

  她覺得只要和桓尹在一起,她的腦子好像就不靈光了,特別喜歡聽他的話,他什么話,她都信!

  這樣不好,不好!

  可是桓尹出的主意好,他道:“給他封個巡撫,讓他前往滄州吧。”

  滄州這個地方喬莊知道,可以說是大楚唯一一個還未被開發之地,也算得上苦寒之地,沒人愿意去,給少岐這么地方,估計沒到地方,就會想死了。

  喬莊撲哧一笑,她明白了桓尹的意思,巡撫雖然是沒事要換個地方去,但是喬莊讓他一直在滄州當巡撫,那少岐也沒辦法抗旨不是。

  不過,她還是有些疑問,“可是,這樣那些官員就不會猜忌什么嗎?文淵侯夫人若是要與文淵侯和離呢?”

  卻見桓尹輕輕一笑,“和不和離我不知道,只是少岐去了滄州,臣才覺得是他該去之處。”

  明提暗貶,這個辦法確實是好,剩下的文淵侯府的家事就不是她操心的了,再說,今日之事,那些貴婦們就會瘋傳了,所以,少岐去哪兒,都止不住這些謠言的。

  只不過,若是直接讓少岐辭了官,不僅讓少家無光,也讓文淵侯府難堪了,但是讓少岐去滄州做巡撫,他們看著都解氣,更不會讓那些官員反應劇烈。

  喬莊點點頭,贊嘆道:“丞相果然大智慧!”

  桓尹卻是笑著搖搖頭,然后看著眼前空出,對她道:

  “看來我們今日來晚了,吃不成糯米酥了。”

  喬莊看著那空空如也的地盤,心里一陣失落,唉聲嘆氣道:

  “哎,果然清官難斷家務事,要不然朕早出來吃糯米酥了。”

  她模樣有些委屈,桓尹卻是笑了起來,聽著男子清亮的笑聲,似是撩人心弦,不由抬眼看著桓尹,不仔細看還好,這一細看,便覺桓尹又好看上了不知幾倍。

  她舔了舔唇,覺得桓尹的唇色煞是好看,不,可以說,桓尹沒有哪處長得不好,她一個女孩子看著桓尹簡直是又嫉妒又恨!

  “陛下總是愿意多管閑事的。”

  他這話有些寵溺,眸子里盡是柔光,看得讓喬莊一陣心醉。

  喬莊砸吧砸吧嘴,突然對他道:“朕還真有些懷念文淵侯府的桃花醉。”

  聽她沒來由的這一句,桓尹心下好笑,但又覺得這人果真是個愛吃的,吃不成糯米酥,就開始想文淵侯府的桃花醉。

  “陛下剛喝完就懷念了?”

  喬莊一臉的糾結,說道:“那好東西,就是分分鐘見都是極為歡喜的,何況是酒?”

  桓尹點點頭,竟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可喬莊卻是好奇地看著他問道:

  “丞相喜歡喝酒嗎?丞相是不是喝酒不會醉的?”

  看她那晶亮的眸子,桓尹心中一動,面上卻是不顯,只道:

  “若是陛下想看臣醉酒的樣子,怕是這輩子都不可能了。”

  “為何?”

  難不成桓尹千杯不倒?

  “因為陛下你先醉了!”

  喬莊:“……”

  她能覺得這是個冷笑話嗎?

  桓尹講個笑話,簡直能凍死個人,她正這么想著,卻聽桓尹又道:

  “臣從來不說笑。”

  喬莊:“……”

  為什么她總覺得桓尹能夠窺探她的心呢?她在想什么,桓尹竟然都知道!而且絲毫不差!

  可她總覺得桓尹這句“臣從來不說笑”本身就是個笑話,這么想著,她不由笑了出來。

  桓尹看著她笑得開懷,原本俏麗的小臉更是多了幾分桃花紅暈,然后顯得更加嬌俏可人。

  他說:“陛下笑起來很美。”

  難得聽見桓尹夸人,她不由一愣,抬起頭便見那人認認真真地看著自己,他那雙漆黑的眸子里映著的全是自己的模樣。

  一襲紫裳,一雙明眸……

  她喜歡看他眼中自己的模樣,她看到那個眸中盛滿了驚異的模樣,有些呆萌,有些誘人。

  桓尹的臉忽而悄然而至,她的心劇烈地跳動,撲通,撲通,她難以控制,仿佛下一刻她就要將他撲倒在地。

  可她又想,在大街上撲倒桓尹不太好,摟摟腰還是可以的,古代人似乎有些受不了太熱情。

  這么想著,她的手便輕輕地抬起來,卻忽然就到那人抬起手從她眼前拿起一縷發,然后輕輕順到自己耳后,她聽見那人呼出一口氣,然后說了句:

  “這樣好多了。”

  喬莊:“……”

  她尷尬地縮回小手,覺得桓尹這個人人品極差!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1767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安卓官方 上海天天彩选4 常来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今年德甲冠军 有没有好玩的棋牌游 山东十一选五选号器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基金配资哪家好 平码固定规律 好运南京麻将群20园子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德国赛车pk拾app下载 皇冠1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软件 五龙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天津麻将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