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这样好多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这样好多了

  待少?#26085;?#21040;宋臻之时,不由松了口气,刚刚宋臻跑得太快,险些没弄丢了她的身影,如今在洛河边上看那男子将自己缩成一团,她心里犹如针扎一般。

  爱情有时来得莫名其妙,但?#34892;?#20154;只一秒就深入骨髓,并非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少萌对宋臻便是如此,只能说,一眼便定了终身……

  她很庆幸,她并非少家亲子,很庆幸,她与他有了一丝关联。

  少萌鼓足了勇气,然后缓步行?#20102;?#33275;身旁,挨着他坐下,静静看着洛河之上的花灯。

  夜,很寂静……

  风却?#34892;?#19981;安分,轻轻拂过洛河之上,带起层层褶皱,那花灯也随着摇晃起来,但却不掩这好风景。

  ?#34892;?#26102;候,少萌觉得临安很好,要?#20154;?#37027;个山上好多了,?#36824;?#21448;觉得临安太过繁杂,山上有花有树,还有小虫子和她说话。

  可就是临安这个繁乱的地?#21073;?#24688;恰有那么多人挤破头想要进来,好似进了临安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

  临安的繁华是会迷了人眼的,就像二叔……

  想到这儿,她不由看了一眼身旁的宋臻,宋臻早在她来之时,便感觉到了,但是他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看。

  对于今日的他来说,他失去了一切,他似乎已经没有家了……

  少萌叹了一声,双手托着腮,看?#26049;?#22788;,悠悠说道:

  “我小时候就在想,我娘是个什么样的美人,爹爹总说我娘美,母亲也这么说……”

  宋臻听得不太懂,本来他是不想身边有个人看到自己脆弱的,可是人家来了又不能赶她走,他以为她会安慰他什么,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听见少萌说话,好半?#24944;?#21475;了,还是这等云里雾里的话。

  什么母亲?什么娘?

  少萌笑了笑,耸了耸肩,说道:“你不懂?#36824;?#31995;,我和你慢慢讲,知道我秘密的人不多,?#20197;?#24847;和你分享,你要保密哦……”

  女子容颜清雅,现在似乎还没有完全长开,那那轮廓却看得出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那两颊的红润犹如天边的红霞,清浅的笑容显得女子格外清丽,她说:

  “我?#30343;?#23569;家的女儿,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的女儿,?#36824;?#29241;爹说,我是他唯一的女儿,母亲也这么说,?#36824;?#27597;亲每每看到我都会?#34892;?#20260;心。”

  她的语气很淡,可宋臻听在耳里,心里却是一钝,原来这世间还有同他一般之人。

  ?#23433;皇?#27599;个人都那么?#20197;耍?#19968;出生就有父母陪伴,?#34892;?#20154;,天生就是注定要与父母分离的,我很想看看他们,可是……”她说着,不由仰了仰头,看着天上的?#24378;眨?#37027;般明亮璀璨,亦如她的如水眼眸,她吸了吸鼻子,继续道:

  “可是?#20197;?#20063;见不到他们了……”

  宋臻很想抬手抚摸她的脑袋,原来世上不止一个人如此可怜,有很多?#35828;?#20154;生早已脱了闸门,迈入了另一番轨迹。

  自己不能够选择自己的身世,父母更无从选择,他是?#30343;?#35201;?#20197;?#19968;些,虽然并非父亲的亲生儿子,却得了父亲的无尽宠爱,甚至抢了真正属于文渊侯府之子的宠爱。

  比起逸云和楚云,他得到的更多,比起少萌,他?#26143;?#29983;母亲在身边。

  有时候,看的不能太片面,虽然这个身世令他不耻,总归他是幸福的。

  可人,总不能一直都这?#27492;?#36930;,老天爷想要让他痛上一?#31383;傘?br />
  少萌看着他,歪了歪头,笑得眯起了眼睛,弯弯的像个月牙,她说:

  “所以,你请?#39029;?#22914;意糕吧!”

  他摇头失笑,觉得这个如意糕着实与这个话题扯不上关系,但若是这能如意,那该多好?

  如意如意,如我心意……

  ******

  走在长长的临安大街之上,街边的小贩也已陆陆续续收起了摊子,上面挂着的花灯衬得两个?#35828;?#24433;子拖得老长。

  今日两人穿的衣服特别般配,女子着一身?#20185;?#34915;裳,男子是墨蓝衣袍,一张俊俏的脸庞却是冷漠疏离,只有偶尔侧身看向女子时,才会?#26376;?#19968;丝柔和。

  他说:“陛下要如何处理少岐辞官一事?#20426;?br />
  ?#20146;?#39039;住脚?#21073;?#27498;着头看他,问道:“你是说如何百官说?#20426;?br />
  ?#20146;?#30495;想?#20004;?#22320;说一句:她让少岐辞官,关他们啥闲事儿?

  桓尹对她道:“你不想今日在众人面前处理此事,?#36824;?#26159;怕文渊侯面上无光,可一旦少岐辞官被传出去,?#19981;?#26377;这?#21364;?#35328;的。”

  ?#20146;?#22047;了嘟嘴,问道:“那你说?#33804;?#20309;?#20426;?br />
  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解气,她道:“那少岐就是个大大的渣男,让他辞官都?#28508;?#23452;了他!”

  桓尹?#24187;?#30333;什么是?#38712;小保?#20294;他?#19981;?#30475;她这义愤填膺的模样,觉得十分有趣,笑了笑,对她道:“少岐辞官,势必会引起众人?#20081;桑?#27583;下可以将少岐明提暗贬。”

  ?#20146;?#19981;解地侧过头看着他,询问道:“如何做?#20426;?br />
  她觉得只要和桓尹在一起,她的脑子好像就不灵光了,特别?#19981;?#21548;他的话,他什么话,她都信!

  这样不好,不好!

  可是桓尹出的主意好,他道:“给他封个巡抚,让他前往?#23383;?#21543;。”

  ?#23383;?#36825;个地方?#20146;?#30693;道,可以说是大楚唯一一个还未被开发之地,也算得上苦寒之地,没人愿意去,给少岐这么地?#21073;?#20272;计没到地?#21073;?#23601;会想死了。

  ?#20146;?#25169;哧一笑,她明白了桓尹的意?#36857;?#24033;抚虽?#30343;敲皇?#35201;换个地方去,但是?#20146;?#35753;他一直在?#23383;?#24403;巡抚,那少岐也没办法抗旨?#30343;恰?br />
  ?#36824;?#22905;还是?#34892;┮晌剩?#21487;是,这样那些官?#26412;?#19981;会猜忌什么吗?文渊侯夫人若是要与文渊侯和离呢?#20426;?br />
  却见桓尹轻轻一笑,“和不和离我不知道,?#30343;?#23569;岐去了?#23383;藎?#33251;才觉得是他?#33804;?#20043;处。”

  明提暗贬,这个办法确实是好,剩下的文渊侯府的家事就?#30343;?#22905;操心的了,再说,今日之事,那些贵妇们就会疯传了,所以,少岐去哪儿,都止不住这些谣言的。

  只?#36824;?#33509;是直接让少岐辞了官,不仅让少家无光,也让文渊侯府难堪了,但是让少岐去?#23383;?#20570;巡抚,他?#24378;?#30528;都解气,更不会让那些官员?#20174;?#21095;?#25671;?br />
  ?#20146;?#28857;点头,赞叹道:“丞相果然大智慧!”

  桓尹却是笑着摇摇头,然后看着眼前空出,对她道:

  “看来我们今日来晚了,吃不成糯米酥了。”

  ?#20146;?#30475;着?#24378;?#31354;如也的地盘,心里一阵失落,唉声叹气道:

  “哎,果然清官难断家务事,要不然朕早出来吃糯米酥了。”

  她模样?#34892;?#22996;屈,桓尹却是笑了起来,听着男子清亮的笑声,似是撩人心弦,不由抬眼看着桓尹,不仔细看还好,这一细看,便觉桓尹又好看上了不知几倍。

  她舔了舔?#21073;?#35273;得桓尹的唇色煞是好看,不,可以说,桓尹没?#24515;?#22788;长得不好,她一个女孩子看着桓尹简?#31508;?#21448;嫉妒又恨!

  “陛下总是愿意多管闲事的。”

  他这话?#34892;?#23456;溺,眸子里尽是柔光,看?#33804;们亲?#19968;阵心醉。

  ?#20146;?#30776;吧砸吧嘴,突然对他道:?#21322;?#36824;真?#34892;┗衬?#25991;渊侯府的?#19968;?#37257;。”

  听她没来由的这一句,桓尹心下好笑,但又觉得这人果真是个爱吃的,吃不成糯米酥,就开始想文渊侯府的?#19968;?#37257;。

  “陛下刚喝完就?#34924;?#20102;?#20426;?br />
  ?#20146;?#19968;脸的纠结,说道:“那好东西,就是分分钟见都是极为欢喜的,?#24944;?#26159;酒?#20426;?br />
  桓尹点点头,竟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可?#20146;?#21364;是好奇地看着他问道:

  “丞相?#19981;?#21917;酒吗?丞相是?#30343;?#21917;酒不会醉的?#20426;?br />
  看她那晶亮的眸子,桓尹心中一动,面上却是不显,只道:

  “若?#28508;?#19979;想看臣醉酒的样子,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为何?#20426;?br />
  难不成桓尹千杯不倒?

  “因为陛下你先醉了!”

  ?#20146;骸啊?br />
  她能觉得这是个冷笑话吗?

  桓尹讲个笑话,简直能冻死个人,她正这么想着,却听桓尹又道:

  “臣从来不说笑。”

  ?#20146;骸啊?br />
  为什么她总觉得桓尹能够窥探她的心呢?她在想什么,桓尹竟然都知道!而且丝毫不差!

  可她总觉得桓尹这句“臣从来不说笑”本身就是个笑话,这么想着,她不由笑了出来。

  桓尹看着她笑得开怀,原本俏丽的小脸更是多了几分?#19968;?#32418;晕,然后显得更加娇俏可人。

  他说:“陛下笑起来很美。”

  难得听见桓尹夸人,她不由一愣,抬起头便见那人?#20808;险?#30495;地看着自己,他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映着的全是自己的模样。

  一袭?#20185;眩?#19968;双明眸……

  她?#19981;?#30475;他眼中自己的模样,她看到那个眸中盛满了惊异的模样,?#34892;?#21574;萌,?#34892;?#35825;人。

  桓尹的脸忽而悄然而至,她的心剧烈地跳动,扑通,扑通,她难以控制,仿佛下一刻她就要将他?#35828;?#22312;地。

  可她又想,在大街上?#35828;够?#23609;不太好,搂搂腰还是可以的,?#31983;?#20154;似乎?#34892;?#21463;不了太热情。

  这么想着,她的手便轻轻地抬起来,却忽然就到那人抬起手从她眼前拿起一缕发,然后轻轻顺到自己耳后,她听见那人呼出一口气,然后说了句:

  “这样好多了。”

  ?#20146;骸啊?br />
  她尴尬地缩回小手,觉得桓尹这个人人品极差!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81767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