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偽君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 偽君子


  原來,當今女帝不是不忌憚的,只是一點點,慢慢地將各個家族的權利剝下,他心中突然對這個女帝刮目相看。

  如今的女帝,再也不是那個不好好上朝,只會耍小聰明的女帝了,而是一個真正的擁有帝王本色之人。

  文淵侯老臉有些掛不住,原來,就連女帝也知道了這些事,倒是喬莊頗有些同情和無奈地看了眼文淵侯,然后對他道:“文淵侯,日后要多為朕做事啊!”

  她的聲音很輕,但是語氣里不難掩器重之意,文淵侯苦笑地躬身應是,心知這不過是陛下可憐他。

  喬莊又將目光移向宋臻,后者是一臉的不可置信,搖頭看著母親,連連后退,口中直道:“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倒是柳裳知道如今事情已經徹底敗露,喬莊沒有在眾人面前點明,就是給他們還有少府和文淵侯府留面子,可如今這個時候了,她也忍不住爆發了。

  柳裳看向文淵侯,冷聲道:“你以為你是文淵侯又能如何?我柳裳就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又能如何?”

  頓了頓,她又道:“我告訴你,宋淮安,我沒有一刻喜歡過你,你與我來說,就是癩蛤蟆吃天鵝肉,我就是喜歡少岐,如今既然你知道了,就放我離開,我要和少岐在一起!”

  這話一落,老夫人最先受不住,上去就給了她一巴掌,身子直發顫,手指著她不停地哆嗦,聲色俱厲,“你……你這個賤婦!”

  柳裳捂著被打的臉頰,冷笑地看著她們,狂笑不止,“我就是個賤婦又如何?是你兒子非要娶我啊?那是他賤,我從未喜歡過他!”

  老夫人被氣得險些向后摔倒,好在宋臻眼疾手快去扶了老夫人一把,口中難掩關切,“祖母,祖母……”

  老夫人卻是一把推開他,看向他的眼神也是冰冷徹骨,只道:“你走開,不用你假好心!”

  宋臻神色一僵,他怎么也沒想到,祖母竟連他也怪罪了去,他有些悵然,還是恭謹道:“祖母要保重身體才是。”

  然后宋臻看向柳裳,面上難掩心痛之色,之低聲喚道:“母親,莫要再說了!”

  柳裳卻是滿面的淚花,在她看來,這一輩子,都是被文淵侯毀的,她本可以嫁給自己所愛之人,可以給他生兒育女,可這一切都被文淵侯毀了。

  她抹了抹臉上的淚,似是勢必要把這些年的怨恨都說出來,她恨恨看著文淵侯,冷笑道:“怎的不是他賤?他都不在意我非處子之身,不在意臻兒不是他的孩子,我騙他,我背叛他,那也是他活該!”

  江媛在一旁見她這般模樣,面上是一派鄙夷,搖頭道:“柳裳,你可真悲哀!”

  柳裳卻是對她冷笑道:“江媛,你一輩子都得不到少岐的哎,你說我悲哀?我看最可悲的就是你!你被蒙在鼓里這么多年,每日都不知道你夫君有多討厭你,你說……你可不可憐?”

  宋臻聽到母親那句“不在意臻兒不是他的孩子”,讓他一直回不過神來,他一直以為自己算得上天之驕子,生來便是侯府世子,生來就有父親母親疼愛,可如今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假的!而他不過就是一個私生子!

  他看著眼前已有些瘋魔了的母親,突然想起那句不知誰說的“人都會變的……”

  只是,他永遠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發現自己的母親竟會變得讓他再也認不出。

  老夫人卻是看向柳裳,冷笑一聲,“柳裳,你果然是個十足的賤人!”

  高貴如她,何曾出口說過這等臟話,可她想說這句話已經想了十幾年了,終于,今日可以讓她痛痛快快的說出口。

  文淵侯有些無奈地喚了老夫人一聲,“母親……”

  老夫人瞪了他一眼,只道:“淮安,你先別說話,你如今作甚還要委屈自己?這個賤人不是怨恨你嗎?不是覺得你傻你什么都不介意嗎?那就讓她今日好好看看,究竟是誰傻?”

  柳裳依舊一臉高傲地看著他們,她認為的就是自己所以為的全部都是真相,可當老夫人一句句話說出口之時,她才恍然覺得她果真是最可悲之人。

  老夫人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色里緩緩響起,“當年你以為你一個落魄貴族,何以讓文淵侯府看重?是,文淵侯府不過二等侯爵,又是不掌權的,可你要知道,文淵侯府是世襲的,大楚在一天,文淵侯府就會在一天!”

  老夫人的話擲地有聲,每一句話都是事實,當年的柳家已經不復往日輝煌,她的大姐嫁給喬緒,是個王妃,可是后來二人歿了,父親又辭了官,柳家的確配不上文淵侯府。

  可當時她心心念念要嫁給少岐,還私付了終身,這一輩子,她認準了少岐一個人,可是突然文淵侯府來提親,迫使她不得不嫁,她也恨父親,恨父親不顧忌她的感受,恨宋淮安毀了她的幸福。

  后來與少岐說起這事,彼時的他,沒有什么權利,還被哥哥壓下一頭,毫無辦法,可她有了骨肉,少岐便說為了腹中的胎兒先行忍耐,日后會帶她離開文淵侯府。

  可是,這么一等,便等了二十余年,二人便開始有了地下情。

  老夫又繼續道:“你以為淮安為何娶你?是,你是美人,淮安歡喜你,可是真正讓他去娶的,卻是你那個心心念念的情郎!”

  老夫人剛開口之時,語氣還算平和,說到后來卻是怒氣不止,食指指向少岐,后者卻是一臉心虛。

  柳裳怎能不懂少岐,見他這種神色,其實心中已是信了大半,卻一直搖著頭,口中一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騙我!”

  老夫人只是有些可憐地看向她,搖頭笑道:“柳裳,你真的很可憐,你被他……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騙了二十多年卻不知,你恨淮安,可淮安,卻是這天底下最愛你之人!”

  老夫人說到此,不由眸中含了淚光,她說:“就連我這個母親的話,他都不聽,淮安雖然為人紈绔了些,可心思不壞,這偌大的文淵侯府,想要個家世好的女主人怎能找不到?可他偏要娶你,還說除了你,再也沒人入他的眼,若是不娶你,就寧愿出家……”

  柳裳對這些事是不知道的,也可以說她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知道,她只是禁錮在自己的想法中,從未跳脫出來看一看。

  宋淮安是愛她的,正如老夫人所說,這世上再無第二個像宋淮安那般愛她之人。

  “你的好情郎為何會舍了你?若是真心愛你,他去求少亦,又怎會不行?”

  少亦是少舜和少岐之父,老夫人與他年歲相當又是熟識,是以直呼稱了其名字。

  老夫人還待要再開口,文淵侯卻是有些心力交瘁地開口,“母親,莫要再說了……”

  老夫人卻是看著他,抿了抿唇,淚水悄然滑落,她說:“我兒啊,母親是替你委屈啊,你這么些年對她的縱容,只讓她愈加對你憎恨,哪里值得啊?”

  文淵侯身體一震,這么些年來,他唯一荒唐過一次,有了宋逸云兄弟,可后來她不喜,他便故意冷落那兩個孩子,可仍舊換不回她的回眸。

  原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縱容,只會令她更加肆意妄為,而不會一絲一毫的感激與愛慕。

  文淵侯夫人就是如此,然后釀成了今日這等苦果……

  這次不待老夫人開口,倒是江媛搶了話頭,對柳裳道:

  “你以為少岐真的愛你?我告訴你,少岐就沒愛過任何人,他的眼里,只有權力與地位,女人?哼!你還真高看了你自己!”

  柳裳覺得今日似乎要顛覆了她全部的認知,難不成要承認這些年都是錯的?

  江媛繼續道:“你們柳家沒了背后的穎王府,還能算什么世家大族?他不要你,是因為你沒有了利用價值!”

  少岐一直沒有吭聲,聽了這話,更是不敢開口,少舜看著畏縮的弟弟,心中也替他感到羞恥。

  唯有少萌擔憂地看向那個豐神俊朗的男子,宋臻的臉色愈發煞白,如果一個人前半生順遂,可突然有一天,他的世界崩塌會是何等難過啊?

  少萌覺得,此時的宋臻,心里一定是難過的,而她看著他難過,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柳裳看向少岐,眸中還有情意,卻多了絲懷疑,她道:“你說,阿岐,我要你說,是不是真的?”

  不待少岐回話,江媛就插嘴道:“真相?真相就是他不過歡喜你的身子,他要的從來都是權勢,若是真的喜歡你,怎會把你們的兒子也放在宋府?不就是為了文淵侯百年之后,其子能奪了這文淵侯府!”

  這話說完,宋臻有些受不了,他難以忍受自己的親生父親是這等小人,也不相信一直疼愛教導自己的父親并非親生父親,他也不能容忍自己的母親是這等不知廉恥之人!

  他看著他們,終是受不住地大叫了一聲,這般如松的男兒竟也是落了淚,只是他轉身太快,讓人看不清,他轉身便向府外跑去。

  “臻兒!”

  兩個聲音一同響起,柳裳和宋淮安不由對視一眼,然后又有些尷尬地移開目光。

  看著宋臻跑出去,少萌連忙自告奮勇,“我去看看他!”

  說著,便追了出去,喬榛看少萌那著急的模樣,不由一怔,覺得少萌真是個火急火燎的性子。

  又聽那邊江媛繼續道:“他連從小養在身邊的兒子都能送進宮當眼線,又怎能不利用你的孩子來為他奪得權勢?”

  這話一出,喬莊卻是明了了,之前她還好奇過少晗玉的身份,沒想到卻是少岐之子。

  她沒想著關注少晗玉,便也沒在意,如今聽到,還是有些震驚的,少晗玉竟然被親爹安排進宮中當個間諜?

  果然是個親爹不疼的,難怪江陵會恨少岐,少岐此人,果然是個陰險小人!

  突然想到當日宮中的大清洗,桓尹沒有動少晗玉,是不是也是知道什么呢?

  還是說少晗玉沒有動過什么手腳,桓尹有意放了他?還是說,桓尹為了放長線釣大魚呢?

  如今這大魚算不算被釣了出來?

  喬莊不由得看了看身邊的桓尹,卻見那人也側過目光看著她。

  他說:“若是陛下不喜這等齷齪之事,臣送你回宮?”

  她卻齜牙一笑,“不若丞相帶朕去吃糯米酥。”

  他寵溺地看著她,輕輕一笑,“好!”

  那一剎那,仿佛夜中曇花乍現,卻令人難以忘懷,直到很久以后,喬莊依舊記得他如此不含雜質的最為純粹的笑容……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4391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幸运农场攻略微信群 快乐飞艇下载 3x3篮球比分网 中国股票大盘走势 怎么在手机上玩qq麻将 澳洲幸运10人工计划在线 500彩票网股票指数 彩票开奖查询内蒙古11选5 豪利棋牌最新版本 广东快乐10分20开8 2012欧洲足球比分 30选5开奖历史走势图 在家兼职手工活靠谱吗 浙江20选5走势图开奖 友乐广西麻将微信1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