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伪君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伪君子


  原来,当今女帝?#30343;?#19981;忌惮的,?#30343;?#19968;点点,慢慢地将各个家族的权利剥下,他心中突然对这个女帝?#25991;?#30456;看。

  如今的女帝,再也?#30343;?#37027;个不好好上朝,只会耍小聪明的女帝?#32781;?#32780;是一个真正的拥有帝王本色之人。

  文渊侯老脸?#34892;?#25346;不住,原来,就连女帝也知道了这些事,倒是乔庄颇?#34892;?#21516;情和无奈地看了眼文渊侯,然后对他道:“文渊侯,日后要多为朕做事啊!”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里不难掩器重之意,文渊侯苦笑地躬身应是,心知这?#36824;潜?#19979;可怜他。

  乔庄又将目光移向宋臻,后者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摇头看着母亲,连连后?#32781;?#21475;中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倒是柳裳知道如今事情已经彻底败露,乔庄没有在众人面前点明,就是给他们还有少府和文渊侯府留面子,可如今这个时候?#32781;?#22905;也忍不住爆发了。

  柳裳看向文渊侯,冷声道:“你以为你是文渊侯又能如何?我柳裳就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又能如何?#20426;?br />
  顿了顿,她又道:“我告诉你,宋?#31383;玻?#25105;没有一刻?#19981;?#36807;你,你与我来说,就是癞蛤蟆吃天鹅肉,我就是?#19981;?#23569;岐,如今既然你知道?#32781;?#23601;放我离开,我要和少岐在一起!”

  这话一落,老夫人最先受不住,上去就给了她一巴掌,身子直发颤,手指着她不停地哆嗦,声色俱厉,“你……你这个贱妇!”

  柳裳捂着被打的脸颊,冷笑地看着她们,狂笑不止,“我就是个贱妇又如何?是你儿子非要娶我啊?那是他贱,我?#28216;聪不?#36807;他!”

  老夫人被气得险些向后摔倒,好在宋臻眼疾手快去扶了老夫人一把,口?#24515;?#25513;关切,“祖母,祖母……”

  老夫人却是一把推开他,看向他的眼神也?#28508;?#20919;彻骨,只道:“你走开,不用你假好心!”

  宋臻神色一僵,他怎么也没想?#21073;?#31062;母竟连他也怪罪了去,他?#34892;?#24581;然,还是恭谨道:“祖母要保重身体才是。”

  然后宋臻看向柳裳,面上难掩心痛之色,之低声唤道:“母亲,莫要再说?#32781; ?br />
  柳裳却是满面的泪花,在她看来,这一辈子,都?#28508;?#25991;渊侯毁的,她本可以嫁给自己所爱之?#32781;?#21487;以给他生儿育女,可这一切都被文渊侯毁了。

  她抹了抹脸上的泪,似是势必要把这些年的怨恨都说出来,她恨恨看着文渊侯,冷笑道:“怎的?#30343;?#20182;贱?他都不在意我非处子之身,不在意臻儿?#30343;?#20182;的孩子,我骗他,我背叛他,那也是他活该!”

  江媛在一旁见她这般模样,面上是一派鄙?#27169;?#25671;头道:“柳裳,你可真悲哀!”

  柳裳却是对她冷笑道:“江媛,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少岐的哎,你说我悲哀?我看最可悲的就是你!你?#24187;?#22312;鼓里这么多年,每日都不知道你夫君有多讨厌你,你说……你可不可怜?#20426;?br />
  宋臻听到母亲那句“不在意臻儿?#30343;?#20182;的孩子?#20445;?#35753;他一直回?#36824;?#31070;来,他一直以为自己算得上天之骄子,生来便是侯府世子,生来就有父亲母亲疼爱,可如今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而他?#36824;?#23601;是一个私生子!

  他看着眼前已?#34892;?#30127;魔?#35828;?#27597;亲,突然想起那句不知谁说的“人都会变的……”

  ?#30343;牽?#20182;永远也没有想?#21073;?#26377;一天会发现自己的母亲竟会变得让他再也认不出。

  老夫人却?#24378;聪?#26611;裳,冷笑一声,“柳裳,你果?#30343;?#20010;十足的贱?#32781; ?br />
  高贵如她,何曾出口说过这等脏话,可她想说这句话已经想了十几年?#32781;?#32456;于,今日可以让她痛痛快快的说出口。

  文渊侯?#34892;?#26080;奈地唤了老夫人一声,“母?#20303;?br />
  老夫?#35828;?#20102;他一眼,只道:“?#31383;玻?#20320;先别说话,你如今作甚还要委屈自己?这个贱人?#30343;?#24616;恨你吗??#30343;?#35273;得你?#30340;?#20160;么都不介意吗?那就让她今日好好看看,究竟是谁傻?#20426;?br />
  柳裳依旧一脸高傲地看着他们,她认为的就是自己所以为的全部都是真相,可当老夫人一句句话说出口之时,她才恍然觉得她果真是最可悲之人。

  老夫?#35828;?#22768;音在寂静的夜色里缓缓响起,“当年你以为你一个落魄贵族,何以让文渊侯府看重?是,文渊侯府?#36824;?#20108;等侯爵,又是不掌权的,可你要知道,文渊侯府是世袭的,大楚在一天,文渊侯府?#31361;?#22312;一天!”

  老夫?#35828;?#35805;掷地有声,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当年的柳家已经不复往日辉?#20572;?#22905;的大姐嫁给乔绪,是个王妃,可是后来二人殁?#32781;?#29238;?#23376;?#36766;了官,柳家的?#25918;?#19981;上文渊侯府。

  可?#31508;?#22905;心心念念要嫁给少岐,还私?#35835;?#32456;身,这一辈子,她认准了少岐一个?#32781;?#21487;是突然文渊侯府来提亲,迫使她不得不嫁,她也恨父亲,恨父亲?#36824;?#24524;她的感受,恨宋?#31383;不?#20102;她的幸福。

  后来与少岐说起这事,彼时的他,没有什么权利,还被哥哥压下一头,毫无办法,可她有了骨肉,少岐便说为了腹中的胎儿先行忍?#20572;?#26085;后会带她离开文渊侯府。

  可是,这么一等,便等了二十余年,二人便开始有?#35828;?#19979;情。

  老夫又继续道:“你以为?#31383;?#20026;何娶你?是,你是美?#32781;窗不?#21916;你,可是真正让他去娶的,却是你那个心心念念的情郎!”

  老夫人刚开口之时,语气还算平和,说到后来却是怒气不止,食指指向少岐,后者却是一脸心虚。

  柳裳怎能不懂少岐,见他这种神色,其实心中已是信了大半,却一直摇着头,口中一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

  老夫人?#30343;怯行?#21487;怜地看向她,摇头笑道:“柳裳,你真的很可怜,你被他……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骗了二十多年却不知,你恨?#31383;玻?#21487;?#31383;玻?#21364;是这天底下最爱你之?#32781; ?br />
  老夫人说到?#32781;?#19981;?#36523;?#20013;含了泪光,她说:“就连我这个母亲的话,他都不听,?#31383;?#34429;然为人纨绔了些,可心思不坏,这偌大的文渊侯府,想要个家世好的女主人怎能找不?#21073;?#21487;他偏要娶你,还说除了你,再也没人入他的眼,若是不娶你,就宁愿出家……”

  柳裳对这些事是不知道的,也可以说她?#30343;?#19981;知道,而是不想知道,她?#30343;?#31105;锢在自己的想法中,?#28216;?#36339;脱出来看一看。

  宋?#31383;?#26159;爱她的,正如老夫人所说,这世上再无第二个像宋?#31383;?#37027;般爱她之人。

  “你的好情郎为何会舍了你?若是真心爱你,他去求少亦,又怎会不行?#20426;?br />
  少亦是少舜和少岐之父,老夫人与他年岁相当又是熟识,是以直呼称了其名字。

  老夫人还待要再开口,文渊侯却是?#34892;┬牧淮?#22320;开口,“母亲,莫要再说了……”

  老夫人却?#24378;?#30528;他,抿了抿?#21073;?#27882;水悄然滑落,她说:“我儿啊,母亲是替你委屈啊,你这么些年对她的纵容,只让她愈加?#38405;?#24974;恨,哪里值得啊?#20426;?br />
  文渊侯身体一震,这么些年来,他唯一荒唐过一次,有了?#25105;?#20113;?#20540;埽?#21487;后来她不喜,他便故意冷落那两个孩子,可仍旧换不回她的回眸。

  原来,一个人对另一个?#35828;?#32437;容,只会令她更加肆意妄为,而不会一丝一毫的感激与爱慕。

  文渊侯夫人就是如?#32781;?#28982;后酿成了今日这等苦果……

  这次不待老夫人开口,倒是江媛抢了话头,对柳裳道:

  “你以为少岐真的爱你?我告诉你,少岐就没爱过任何?#32781;?#20182;的眼里,只有权力与地位,女?#32781;?#21756;!你还真高看了你自己!”

  柳裳觉得今日似乎要颠覆了她全部的认知,难不成要承认这些年都是错的?

  江媛继续道:“你们柳家没了背后的颖王府,还能算什么世家大族?他不要你,是因为你没有了利用价值!”

  少岐一直没有吭声,听了这话,更是不敢开口,少舜看着畏缩的弟弟,心中也替他感到羞耻。

  唯有少萌担忧地看向那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宋臻的脸色愈发煞白,如果一个人前半生顺遂,可突然有一天,他的世界崩塌会是何等难过啊?

  少萌觉得,此时的宋臻,心里一定是难过的,而她看着他难过,心里也?#34892;┎皇?#26381;。

  柳裳看向少岐,眸中还?#26143;?#24847;,却多了丝怀疑,她道:“你说,阿岐,我要你说,是?#30343;?#30495;的?#20426;?br />
  不待少岐回话,江媛就插嘴道:“真相?真相就是他?#36824;?#27426;喜你的身子,他要的从来都是权势,若是真的?#19981;?#20320;,怎会把你们的儿子也放在宋府?不就是为了文渊侯百年之后,其子能夺了这文渊侯府!”

  这话说完,宋臻?#34892;?#21463;不?#32781;?#20182;难以忍受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这等小?#32781;?#20063;不相信一直疼爱教导自己的父亲并?#20052;?#29983;父亲,他也不能容忍自己的母亲是这等不知廉耻之?#32781;?br />
  他看着他们,终是受不住地大叫了一声,这般如松的男儿竟也是落了泪,?#30343;?#20182;转身太快,让人看不清,他转身便向府外跑去。

  “臻儿!”

  两个声音一同响起,柳裳和宋?#31383;?#19981;由对视一眼,然后又?#34892;?#23604;尬地移开目光。

  看着宋臻跑出去,少萌连忙自告奋勇,“我去看看他!”

  说着,便追了出去,乔榛看少萌那着急的模样,不由一怔,觉得少?#26085;?#26159;个火?#34987;?#29134;的性子。

  又听?#28508;?#27743;媛继续道:“他连从小养在身边的儿子都能送进宫当眼线,又怎能不利用你的孩子来为他夺得权势?#20426;?br />
  这话一出,乔庄却是明了?#32781;?#20043;前她还好奇过少晗玉的身份,没想到却是少岐之子。

  她没想着关注少晗玉,便也没在意,如今听?#21073;?#36824;是?#34892;?#38663;惊的,少晗玉竟然被亲爹安排进宫中当个间谍?

  果?#30343;?#20010;亲爹不疼的,难怪江陵会恨少岐,少岐此?#32781;?#26524;?#30343;?#20010;阴险小?#32781;?br />
  突然想到当日宫中的大清洗,?#25954;?#27809;有动少晗玉,是?#30343;?#20063;是知道什么呢?

  还是说少晗玉没有动过什么手脚,?#25954;?#26377;意放了他?还是说,?#25954;?#20026;了放长线钓大鱼呢?

  如今这大鱼算不算被钓了出来?

  乔庄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的?#25954;?#21364;见那人也侧过目光看着她。

  他说:“若?#28508;?#19979;不喜这等龌龊之事,臣送你回宫?#20426;?br />
  她却龇牙一笑,“不若丞相带朕去吃糯米酥。”

  他宠溺地看着她,轻轻一笑,“好!”

  那一刹那,仿佛夜中昙花乍现,却令人难以忘怀,直到很久以后,乔庄依旧记得他如此不含?#21448;?#30340;最为?#30475;?#30340;笑容……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84391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售卖教程赚钱 为了赚钱而赚钱的人难赚钱 赚钱而来主博九肖18码 酷狗主播一个月能赚钱 三七 天麻专卖店赚钱吗 梦幻高辅助赚钱号 带领别人赚钱的经典语录 团队拓展训练赚钱吗 热血之刃怎么赚钱 巴中出租车赚钱吗 搜狐视频推广赚钱 地下城什么图最赚钱 点滴淘怎么赚钱 走淘宝直播拿翡翠卖赚钱吗 靠手机赚钱还送礼物是真的吗 开特色餐厅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