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人为君用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人为君用

  待得一行人离了院落,柳裳?#34892;?#23475;怕地看向少岐,问道:

  “我们该怎?#31383;歟俊?br />
  少岐已经明白过来,这事不仅仅这么简单,江媛是个有头脑的女人,她不会做这等丧失名声之事,?#30343;?#27743;媛故意将事闹大,到?#23376;?#20160;么目的?

  一直不见少岐回答,柳裳更加惊慌,连连拽他衣袖,声音?#34892;?#21457;颤,

  “阿岐,咱们该怎?#31383;?#21834;?臻儿又该怎?#31383;?#21834;?”

  少岐眯了眯眸,然后看着她,冷然道:“记住,打死也不能承认!”

  柳裳一怔,随即点?#35828;?#22836;,就算她忍受不了文渊侯府,可如今根本?#30343;?#20010;好时候。

  待得一行人到了?#38712;海?#21069;面文渊侯喝得兴高采烈,跟着几个关系好的大臣还玩起了猜拳。

  待得乔庄悠悠转醒,就看到了这一番景象,然后眸光一扫,就看到了桓尹在身边含笑地看着自己。

  她面上一红,然后低着头,?#34892;?#25197;捏,也不知酒意醒了还是没醒,只道:

  “丞相作甚这般看着朕,朕确实是美了些……”

  她还没说完,就听桓尹轻笑一声,说道:“陛下的脸上?#34892;?#32418;印子。”

  乔庄:?#21834;?br />
  乔庄觉得,桓尹这个人着?#24471;皇?#20040;情趣,肯定是趴在桌子上枕着衣服弄的,她不由伸手揉了揉,桓尹看着她的动作,?#30343;?#26580;柔一笑。

  乔庄愣愣地看着浩浩荡荡的一群贵?#37202;?#20914;冲地快步走来,而且目标似乎是……自己!

  她?#34892;?#22855;怪,她应该没把这群贵妇们怎?#31383;。?br />
  桓尹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江媛率先一步到了乔庄跟前,立马跪下哭诉道:“陛下要给?#20960;?#20570;主啊!”

  乔庄一听这话,见这女子脸上的泪痕,心里不由?#34892;?#24604;爱,连忙将她拉起身,说道:“这位夫人,你先起来,慢慢说。”

  乔庄觉得,?#30475;?#26469;宋家都会有新鲜事,不知道今天又会是什么新鲜事?

  ?#30343;?#21548;得江媛自报家门之时,乔庄知道了,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并非是什么新鲜事。

  江媛哭道:“陛下,?#20960;?#20035;少家二爷之妻,还望陛下给?#20960;?#20570;主啊!”

  乔庄闻言大惊,只听江媛继续道:“臣妾这是做的什么孽?夫君不疼亲子,如今竟还与文渊侯夫人苟且,简直……?#20960;?#36824;不如死了算了!”

  乔庄努力?#35835;顺洞剑?#21364;发现根本扯不动,看来眼前这个女子压根就不想让少岐好过,故意将事情闹大,这文渊侯府上这么多人,看来,少岐和柳裳名声不保啊!

  ?#36824;?#21548;她说“不疼亲子?#20445;?#24819;必这女子也是恨极了少岐,?#30343;牽?#23569;岐与柳裳之事还算隐秘,怎的就被她给发现?#22235;兀?br />
  可转念一想,自己?#31508;?#19981;也误打误撞碰见了吗?

  但当她将目光转向这些贵妇之时,她将自己这个想法给打灭了,因为这么多人都看见?#35828;?#35805;,那就不会是误打误撞了……

  她眯了眯眸,看着从远处一起行来的柳裳和少岐,二人还在苦做挣扎,为了避嫌离得甚远。

  乔庄又将目光转向江陵,细声道:“夫人先莫哭,莫?#30343;?#26377;什么误会不成?”

  今日,她还是不想将事情闹大的,?#20040;?#20052;?#26707;?#21018;入府,若是出了这等丑闻,日后文渊侯府在朝堂之上都?#34892;?#35753;人瞧不起,想来,还是要给文渊侯府面子的。

  可江媛却是不愿,伸手将那枚玉佩递给了乔庄,口中道:

  “这定情信物岂能有假?”

  那些贵妇自然知道这枚玉佩,这时倒是瞧了个仔细,确实是个通透的好玉,?#30343;?#21018;刚玉佩?#36824;?#26159;柳裳的挡箭牌,怎的到了江媛嘴里,却成了定情信物?

  柳裳连忙上前道:“?#20960;?#20900;枉啊!陛下,这玉佩是?#20960;?#20598;然所得,怎的就成了少夫人口中的定情信物??#20960;?#20900;枉!”

  江媛却是冷笑一声,?#38712;?#26505;?若是我一人?#21019;恚?#20063;便罢了,其他的夫人也看到了,你作何解释?”

  其他夫人立马上前点头,对乔庄道:“是啊,陛下,?#20960;?#20204;亲眼所见,这文渊侯夫人着实不知羞耻。”

  听了这话,文渊侯面上不太好看,声音一沉,说道:“还请这位夫人慎言!”

  那妇人被文渊侯一瞪,怒了努嘴,也不再多说话了。

  好在现在新人已入了洞房,这外间之事,也没有吵到他们,?#36824;?#21364;是引来了宋臻,宋臻看着母亲跪在地上,还是因为说什么奸情,?#38393;?#27668;愤,立马对乔庄躬身道:

  “陛下,母亲素来洁身?#38498;茫?#19975;不可被?#34892;?#20043;人轻贱了去,还望陛下做主!”

  乔庄一阵头大,都让她做主,她怎么就那么厉害呢?连人家家事都能做主?

  听着宋臻的话,她的心里只有对宋臻无尽的同情,偏偏还真?#30343;?#20154;家轻贱?#22235;?#27597;亲,朕……还真是亲眼所见啊!

  当然,这话她不能说,她还是尽可能地想将这事化小,可是江媛不愿啊!

  “陛下,?#20960;?#26159;个妇人,可也知道礼义廉耻,?#20960;?#23478;世不如少家,也不如文渊侯府,还望陛下为?#20960;?#20570;主啊!”

  江媛这话说的情真意切,要乔庄也觉得江媛可怜,可如今闹得整个朝堂上下都知道文渊侯夫人与少岐有私情,这对文渊侯是个致命的打击啊!

  乔庄在这边犹豫,?#28508;?#32769;夫人却是冷然道:“少夫人,若是真有其事,?#20185;?#31532;一个不放过,可若是假的……哼!别怪?#20185;?#36319;你们少家、江家翻脸不认人!”

  老夫人语气很重,看得出?#28508;?#27668;极了,也想不到会有这等事,可乔庄脑袋却是大了,这老夫人竟也不嫌事大?

  江媛哭诉道:“这枚玉佩乃是贵人之物,文渊侯夫人又说邀?#20960;?#22827;君鉴赏,若是真的仅仅是鉴赏,何须进屋?再说,请文渊侯或者老夫?#22235;?#37492;赏不也可?#26376;穡?#20316;甚只让?#20960;?#22827;君前往?”

  其他贵妇也连连点头,为江媛抱不?#21073;?#20052;庄摇头一叹,然后看向那玉佩,便伸手拿了过来,转了转玉佩,在阳光之下,泛起刺眼的光芒。

  没有几人认得这玉佩,倒在场的都是贵族子弟,自然知道这玉佩确实价值不菲,可倒有一人注意的却?#30343;?#36825;玉佩好坏,而是关心玉佩的真正所有者。

  赫然就是近来十分低调的孙沪,他?#38393;?#22823;惊,却并未?#26376;?#38754;上,?#30343;前?#30511;起他那双鹰眸看着那枚摇晃不止的玉佩。

  乔庄将那玉佩递还给了江媛,?#38393;?#26263;叹口气,也不得不为这件事做个评判了,看向柳裳道:

  “文渊侯夫人,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柳裳深吸了口气,算是重整自己,说道:“回陛下,这玉佩不知是哪?#36824;?#20154;之前在家母寿宴上?#24597;?#30340;,是以?#20960;?#25343;了回去。今日恰巧身上沾染了水污,便回房换了一身,遇上了少大人。”

  她顿了顿,众人都做聆听状,一个个都?#19981;?#21548;?#32032;裕?#36825;等秘闻,自?#30343;?#26356;加?#19981;读恕?br />
  柳裳继续道:“?#20960;?#20415;想着,让少大人帮忙认认,又恰好?#20960;?#22238;去取个东西,这才被诸位夫人误会,给陛下徒增烦恼了。”

  乔庄挑了挑眉,又看向江媛,轻轻?#29287;?#25293;她的手,低声道:

  “少夫人,今日这算是个误会了,?#20154;?#24320;了,便好了。”

  江媛愣愣地看着乔庄,觉得乔庄偏?#29287;?#35059;,心下十分气闷,待要再说,就听乔庄细声在她耳边道:“今日是个好日子,莫添了别人悲伤。”

  这一刻,江媛?#34892;?#24653;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什么都知道,她?#30343;?#38745;静地看,静静地听……

  今日是个好日子,可谁知她的恨有多少?

  谁来抚平她的恨,她的伤?就因为文渊侯府的好日子,因为齐王世女吗?她就要一直忍气吞声?今日对她来说也是个好日子,将这事情闹大,她要让少家和文渊侯府都不好过!

  尤其是……少岐这个狠毒的男人!

  因着这个插曲,后?#21019;?#23478;都?#30343;?#24456;愉快,众人见?#30343;裁窗素裕?#20415;也不再多留,那些贵妇?#34892;?#19981;忿地离开了,谁都心里清楚,那两人就是有事,怎的陛下偏要偏帮?

  待得众人散去,少岐也要离开,却被乔庄叫住了,“少爱卿留步。”

  少爱卿指的是少岐,少舜也明了,一般乔庄只唤他“少将军?#20445;?#20170;日之事,少舜心里也是存疑,?#30343;?#24182;未多言,因着他这个弟弟打小就和他不亲近,毕竟非一母同胞,总是?#34892;?#33445;蒂吧。

  乔庄看着周围已经没了什么他人,?#24867;?#23569;岐道:“少爱卿,明日便将官辞了吧。”

  少岐一惊,少舜也是?#34892;?#35766;异的,没想到乔庄竟会轻飘飘说上这么一句,?#36824;?#36825;也恰恰证明了自家弟弟确实与文渊侯夫人有?#23613;?br />
  这在场的都是少家和文渊侯府之人,还有就是桓尹和乔庄了,桓尹在一旁看着她处事,心下倍?#34892;?#24944;,她果?#30343;?#20010;有主见,又是个果断的。

  对于他来说,少岐此人太过?#27035;?#22312;朝中很多大臣之中游刃有余,这么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之人,怎能让他太过顺遂?

  乔庄轻瞥了少岐和柳裳二人,只道:“你们的家事,朕无心去管,也没有那个余力,倒是这官场之上,朕以为,少大人还是?#30343;?#21512;的,况且,少家有一人为君所用,便足够了。”

  这话一落,少岐?#38393;?#19968;沉,就连少舜也是一震,少家只有一人为君用?

  ------题外话------

  看《女帝》的真的好少啊,哈哈,?#24653;?#19981;离不弃的宝宝们,表白一下!虽然跟我想象的上架之后不一样,但还是很感恩,这本书我很久之前就有了构思,然后慢慢描摹成型,我一点一分也不想舍弃,?#24653;?#20320;们能够一直看下去,真的真的很感激,?#24653;?#22823;家!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85608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