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人為君用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人為君用


  待得一行人離了院落,柳裳有些害怕地看向少岐,問道:

  “我們該怎么辦?”

  少岐已經明白過來,這事不僅僅這么簡單,江媛是個有頭腦的女人,她不會做這等喪失名聲之事,只是江媛故意將事鬧大,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直不見少岐回答,柳裳更加驚慌,連連拽他衣袖,聲音有些發顫,

  “阿岐,咱們該怎么辦啊?臻兒又該怎么辦啊?”

  少岐瞇了瞇眸,然后看著她,冷然道:“記住,打死也不能承認!”

  柳裳一怔,隨即點了點頭,就算她忍受不了文淵侯府,可如今根本不是個好時候。

  待得一行人到了前院,前面文淵侯喝得興高采烈,跟著幾個關系好的大臣還玩起了猜拳。

  待得喬莊悠悠轉醒,就看到了這一番景象,然后眸光一掃,就看到了桓尹在身邊含笑地看著自己。

  她面上一紅,然后低著頭,有些扭捏,也不知酒意醒了還是沒醒,只道:

  “丞相作甚這般看著朕,朕確實是美了些……”

  她還沒說完,就聽桓尹輕笑一聲,說道:“陛下的臉上有些紅印子。”

  喬莊:“……”

  喬莊覺得,桓尹這個人著實沒什么情趣,肯定是趴在桌子上枕著衣服弄的,她不由伸手揉了揉,桓尹看著她的動作,只是柔柔一笑。

  喬莊愣愣地看著浩浩蕩蕩的一群貴婦氣沖沖地快步走來,而且目標似乎是……自己!

  她有些奇怪,她應該沒把這群貴婦們怎么啊?

  桓尹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江媛率先一步到了喬莊跟前,立馬跪下哭訴道:“陛下要給臣婦做主啊!”

  喬莊一聽這話,見這女子臉上的淚痕,心里不由有些憐愛,連忙將她拉起身,說道:“這位夫人,你先起來,慢慢說。”

  喬莊覺得,每次來宋家都會有新鮮事,不知道今天又會是什么新鮮事?

  只是聽得江媛自報家門之時,喬莊知道了,這件事對于她來說,并非是什么新鮮事。

  江媛哭道:“陛下,臣婦乃少家二爺之妻,還望陛下給臣婦做主啊!”

  喬莊聞言大驚,只聽江媛繼續道:“臣妾這是做的什么孽?夫君不疼親子,如今竟還與文淵侯夫人茍且,簡直……臣婦還不如死了算了!”

  喬莊努力扯了扯唇,卻發現根本扯不動,看來眼前這個女子壓根就不想讓少岐好過,故意將事情鬧大,這文淵侯府上這么多人,看來,少岐和柳裳名聲不保啊!

  不過,聽她說“不疼親子”,想必這女子也是恨極了少岐,只是,少岐與柳裳之事還算隱秘,怎的就被她給發現了呢?

  可轉念一想,自己當時不也誤打誤撞碰見了嗎?

  但當她將目光轉向這些貴婦之時,她將自己這個想法給打滅了,因為這么多人都看見了的話,那就不會是誤打誤撞了……

  她瞇了瞇眸,看著從遠處一起行來的柳裳和少岐,二人還在苦做掙扎,為了避嫌離得甚遠。

  喬莊又將目光轉向江陵,細聲道:“夫人先莫哭,莫不是有什么誤會不成?”

  今日,她還是不想將事情鬧大的,好歹喬榛剛剛入府,若是出了這等丑聞,日后文淵侯府在朝堂之上都有些讓人瞧不起,想來,還是要給文淵侯府面子的。

  可江媛卻是不愿,伸手將那枚玉佩遞給了喬莊,口中道:

  “這定情信物豈能有假?”

  那些貴婦自然知道這枚玉佩,這時倒是瞧了個仔細,確實是個通透的好玉,只是剛剛玉佩不過是柳裳的擋箭牌,怎的到了江媛嘴里,卻成了定情信物?

  柳裳連忙上前道:“臣婦冤枉啊!陛下,這玉佩是臣婦偶然所得,怎的就成了少夫人口中的定情信物?臣婦冤枉!”

  江媛卻是冷笑一聲,“冤枉?若是我一人看錯,也便罷了,其他的夫人也看到了,你作何解釋?”

  其他夫人立馬上前點頭,對喬莊道:“是啊,陛下,臣婦們親眼所見,這文淵侯夫人著實不知羞恥。”

  聽了這話,文淵侯面上不太好看,聲音一沉,說道:“還請這位夫人慎言!”

  那婦人被文淵侯一瞪,怒了努嘴,也不再多說話了。

  好在現在新人已入了洞房,這外間之事,也沒有吵到他們,不過卻是引來了宋臻,宋臻看著母親跪在地上,還是因為說什么奸情,心中氣憤,立馬對喬莊躬身道:

  “陛下,母親素來潔身自好,萬不可被有心之人輕賤了去,還望陛下做主!”

  喬莊一陣頭大,都讓她做主,她怎么就那么厲害呢?連人家家事都能做主?

  聽著宋臻的話,她的心里只有對宋臻無盡的同情,偏偏還真不是人家輕賤了你母親,朕……還真是親眼所見啊!

  當然,這話她不能說,她還是盡可能地想將這事化小,可是江媛不愿啊!

  “陛下,臣婦是個婦人,可也知道禮義廉恥,臣婦家世不如少家,也不如文淵侯府,還望陛下為臣婦做主啊!”

  江媛這話說的情真意切,要喬莊也覺得江媛可憐,可如今鬧得整個朝堂上下都知道文淵侯夫人與少岐有私情,這對文淵侯是個致命的打擊啊!

  喬莊在這邊猶豫,那便老夫人卻是冷然道:“少夫人,若是真有其事,老身第一個不放過,可若是假的……哼!別怪老身跟你們少家、江家翻臉不認人!”

  老夫人語氣很重,看得出是被氣極了,也想不到會有這等事,可喬莊腦袋卻是大了,這老夫人竟也不嫌事大?

  江媛哭訴道:“這枚玉佩乃是貴人之物,文淵侯夫人又說邀臣婦夫君鑒賞,若是真的僅僅是鑒賞,何須進屋?再說,請文淵侯或者老夫人你鑒賞不也可以嗎?作甚只讓臣婦夫君前往?”

  其他貴婦也連連點頭,為江媛抱不平,喬莊搖頭一嘆,然后看向那玉佩,便伸手拿了過來,轉了轉玉佩,在陽光之下,泛起刺眼的光芒。

  沒有幾人認得這玉佩,倒在場的都是貴族子弟,自然知道這玉佩確實價值不菲,可倒有一人注意的卻不是這玉佩好壞,而是關心玉佩的真正所有者。

  赫然就是近來十分低調的孫滬,他心中大驚,卻并未顯露面上,只是半瞇起他那雙鷹眸看著那枚搖晃不止的玉佩。

  喬莊將那玉佩遞還給了江媛,心中暗嘆口氣,也不得不為這件事做個評判了,看向柳裳道:

  “文淵侯夫人,你來說說,到底怎么回事?”

  柳裳深吸了口氣,算是重整自己,說道:“回陛下,這玉佩不知是哪位貴人之前在家母壽宴上遺漏的,是以臣婦拿了回去。今日恰巧身上沾染了水污,便回房換了一身,遇上了少大人。”

  她頓了頓,眾人都做聆聽狀,一個個都喜歡聽八卦,這等秘聞,自然是更加喜歡了。

  柳裳繼續道:“臣婦便想著,讓少大人幫忙認認,又恰好臣婦回去取個東西,這才被諸位夫人誤會,給陛下徒增煩惱了。”

  喬莊挑了挑眉,又看向江媛,輕輕拍了拍她的手,低聲道:

  “少夫人,今日這算是個誤會了,既說開了,便好了。”

  江媛愣愣地看著喬莊,覺得喬莊偏心柳裳,心下十分氣悶,待要再說,就聽喬莊細聲在她耳邊道:“今日是個好日子,莫添了別人悲傷。”

  這一刻,江媛有些恍然,覺得眼前這個女子什么都知道,她只是靜靜地看,靜靜地聽……

  今日是個好日子,可誰知她的恨有多少?

  誰來撫平她的恨,她的傷?就因為文淵侯府的好日子,因為齊王世女嗎?她就要一直忍氣吞聲?今日對她來說也是個好日子,將這事情鬧大,她要讓少家和文淵侯府都不好過!

  尤其是……少岐這個狠毒的男人!

  因著這個插曲,后來大家都不是很愉快,眾人見沒什么八卦,便也不再多留,那些貴婦有些不忿地離開了,誰都心里清楚,那兩人就是有事,怎的陛下偏要偏幫?

  待得眾人散去,少岐也要離開,卻被喬莊叫住了,“少愛卿留步。”

  少愛卿指的是少岐,少舜也明了,一般喬莊只喚他“少將軍”,今日之事,少舜心里也是存疑,只是并未多言,因著他這個弟弟打小就和他不親近,畢竟非一母同胞,總是有些芥蒂吧。

  喬莊看著周圍已經沒了什么他人,便對少岐道:“少愛卿,明日便將官辭了吧。”

  少岐一驚,少舜也是有些訝異的,沒想到喬莊竟會輕飄飄說上這么一句,不過,這也恰恰證明了自家弟弟確實與文淵侯夫人有染。

  這在場的都是少家和文淵侯府之人,還有就是桓尹和喬莊了,桓尹在一旁看著她處事,心下倍感欣慰,她果然是個有主見,又是個果斷的。

  對于他來說,少岐此人太過奸猾,在朝中很多大臣之中游刃有余,這么一個為了上位不擇手段之人,怎能讓他太過順遂?

  喬莊輕瞥了少岐和柳裳二人,只道:“你們的家事,朕無心去管,也沒有那個余力,倒是這官場之上,朕以為,少大人還是不適合的,況且,少家有一人為君所用,便足夠了。”

  這話一落,少岐心中一沉,就連少舜也是一震,少家只有一人為君用?

  ------題外話------

  看《女帝》的真的好少啊,哈哈,謝謝不離不棄的寶寶們,表白一下!雖然跟我想象的上架之后不一樣,但還是很感恩,這本書我很久之前就有了構思,然后慢慢描摹成型,我一點一分也不想舍棄,謝謝你們能夠一直看下去,真的真的很感激,謝謝大家!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5608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怎么下载恩腿子南京麻将 国标麻将手游 正规网络兼职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买 上证指数数据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软件 15选5走势图浙江 深圳风采中奖查询 网赚有什么是真的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与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_历史开奖 snooker斯诺克比分直播 大富翁app可以联机 黑龙江快乐十分组选遗漏 3d杀码*论坛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