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捉奸

第一百一十三章 捉奸


  ?#28508;?#19968;派岁月静好,这边却是一派狼藉。

  趁着?#28508;?#36814;亲喝酒,柳裳和少岐终是忍不住纠缠在了一起。

  少岐亲吻着她的脸颊,心下?#34892;?#24597;,只催促道:“快些回去吧,免得被人发现。”

  柳裳却是幽幽瞥了他一眼,轻嗤道:“你怕什么?#21487;?#23696;,你自跟我一起,就别怕那些!”

  少岐心下无奈,这个女人,他挣脱不开,好似一旦沾上了,就解不开了,二人只能这般继续下去了。

  少岐?#34892;?#30097;惑,问道:“今日来寻我的怎的是你的婢子?阿珲呢?”

  阿珲就是之前被少羽刺死的小侍,想到这个人,柳裳眉头一皱,冷声道:

  “别提了,说他意欲奸淫一个女子,被夜南王救下就给刺死了。”

  柳裳没想到其他的,倒是少岐心下一惊,柳裳?#24187;?#30333;,可他却是明白了,哪是什么奸**子?分明就是少羽撞见了他们二人之事,救了那个女子!

  怪不得当日他觉得那个黑衣?#35828;?#36523;影那般熟悉,原来竟是自己的侄子!

  被自家侄子撞见自己的丑事,他的老脸不由一红,柳裳看他想的出神,不由推了推他,问道:“想什么呢?”

  “真没想到那个阿珲竟?#30343;?#36825;?#21364;?#32966;之?#21073; ?#26611;裳摇摇头叹了一声,然后起身慢悠悠穿起了衣服。

  少岐却是冷哼一声,说道:“哪是什么奸**子?分明就?#28508;?#23569;羽灭了口。”

  柳裳一愣,知道少羽是他的侄子,听他?#34987;?#20854;姓名也?#30343;?#20040;,?#30343;?#19981;解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少岐看了她一眼,说道:“那少羽撞见了你我之事!”

  这话一落,柳裳顿住了穿衣的手,心下有着几?#21482;怕遙?#36830;忙抓着他问,

  “你的意思是,那日的黑衣人是夜南王?夜南王故意寻了个理由,杀了阿珲?”

  她?#24187;?#30333;,若是夜南王有意包庇他们二人,又为?#25105;?#26432;阿珲呢?

  少岐却是一叹,“少羽这个孩子……”

  少羽和他不亲,但表面的恭谨礼让还是有的,?#30343;?#27809;想到少羽出手就是如此狠辣,杀阿珲,就是在警告他,莫要再胡来!

  ?#30343;牽?#24050;经如此,他抽不开身,如?#25991;?#22815;与柳裳断了联系?

  他看着柳裳,轻轻抚过她的眉眼,柔声道:“阿裳,你我……终归是……”

  还不待她说完,柳裳就立马伸手捂住他的嘴,口中冷厉道:

  “不准你说,少岐,你若是敢负了我,我一定不?#23835;?#20320;好过!”

  听着她如此凌厉的话语,少岐也不再多言,将她搂入怀中,只叹道:

  “可我隐隐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

  柳裳却是紧紧搂着他的腰,说道:“不会有什么事的,夜南王既然说了阿珲,也是不想再让咱们的事传出去,夜南王不说,也没人知道了?#30343;?#21527;?”

  想了想,她又焦急道:“?#30343;牽?#22812;南王救了那个女子,那个女子会不会……”

  少岐蹙了蹙眉,这个女子的玉佩还在他手中,也是个十分贵重的东西,难不成那个女子身份也是个高贵的?

  ?#30343;牽?#36825;些贵族的女子或是妇人中,那日都没有去过那里,究竟会是谁呢?

  少岐似乎想到什么,连忙问怀中之人,“你有没有记得,少羽说那个被奸淫的女子是谁?”

  柳裳轻嗤了一声,掀了掀嘴皮子,说道:“是那个贱种的婢子!”

  少岐自然知道她口中的贱种是谁,今日?#25105;?#20113;大婚,想来她心中极为不快,少岐问道:“是?#25105;?#20113;的婢子?叫什么名字?”

  柳裳点?#35828;?#22836;,想了想终是道:“好像叫什么……言……”

  那个“言”字一出口,少岐就断定了就是这个女子当日偷听了他们二人之事,?#30343;?#19968;个婢子怎能有那般贵重之物?

  少岐将衣裳拿了过来,掏出那枚半块玉佩,递给柳裳,柳裳一看是女子之物,不禁?#34892;?#21507;味,“怎么?你有了相好?竟还让我看这东西?”

  少岐?#34892;?#26080;奈,对她道:“这是那女子的东西,她的身份,恐怕不仅仅?#30343;?#20010;婢子。”

  柳裳皱了皱眉,却是笑道:“你想得多了些吧,可能是?#25105;?#20113;给她的也不一定,再不就是夜南王,想来夜南王救了她,也是觉得?#19981;?#21543;,当日将她?#24466;?#24220;中,可也是夜南王的手笔。”

  少岐?#34892;?#24596;楞,疑惑道:“什么意思?”

  “那阿言就是个哑女,当日被恶?#20113;?#36127;,夜南王便将她?#24466;?#20102;宋府,也顺便抬了?#25105;?#20113;那个贱种的身份。”

  柳裳语气难掩鄙夷,顿了顿,又道:“一个那般女子,能有什么身份?#30475;?#25269;是夜南王?#26029;玻?#21448;怕你大哥不?#19981;?#37027;个哑女,才给送来了这儿。”

  少岐听她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可是又?#28216;?#35265;过少羽佩戴这个玉佩,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和这个侄子并?#21050;?#36807;深交,不了解也是自然的。

  少岐想到此,便将那玉佩揣进了衣裳里,倒是柳裳见了,柳眉一蹙,心里?#30343;亲?#21619;,一把将那玉佩抢了过来,少岐一楞,

  “你这是做什么?”

  柳裳美目圆瞪,只道:“难不成还让你留着小妖精的东西?”

  少岐?#34892;?#26080;奈地摇摇头,知她心眼儿小,左?#20063;还?#26159;个玉佩,那女人又被少羽带走了,他自?#24187;?#26377;留着的必要了,索性就任由柳裳拿走了。

  柳裳也是个贵族之女,又当了这么久的文渊侯夫人,自?#30343;?#36135;,将那玉佩在身前转了几转,色泽饱满,晶莹剔透,当即赞叹道:

  “果真是个好东西,夜南王也果真舍得下心思!”

  少岐?#30343;?#24189;幽看了一眼那玉佩,也不再说什么,催促她道:

  “快些出去吧。”

  说着,?#25512;?#36523;穿起了衣服,柳裳轻瞥了他一眼,嗤道:

  “慌什么?着什么急?”

  她慢悠悠起身,给少岐系上腰带,又伸手搂住少岐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口,说道:“你就这么着急离开我?你我多日未见,怎不知我?#20356;?#24819;你?”

  少岐轻轻抚了抚她的背脊,叹了口气,说道:“阿裳,你?#20197;?#31561;等,今日文渊侯府的喜事,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啊!”

  柳裳却是毫不在意,但又不想他生气,遂松开了他的腰,悠哉地穿上衣服。

  可往往?#34892;?#20107;,做得太多了,总会“湿鞋”。

  这二人万万没想?#21073;?#20174;房中出去那一刻,竟会遇到泱泱而来的贵妇,为首的便是少岐的夫人。

  当看到这二人从?#22836;?#20986;来之时,整个贵妇大军都不淡定了,最初的静谧之后,便是少岐夫?#35828;?#22070;吼声,

  “你们……你?#20146;?#20102;什么?”

  然后凑到少岐身前,撕扯他,如泣如诉,声声俱厉,

  “少岐,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咱们的孩子吗?”

  复又怨恨地看向少岐身边如花的女人,骂道:

  “你个荡妇,勾引有妇之夫,身为文渊侯夫人,你竟如此下作!”

  柳裳也没有想到怎么突然之间这?#21917;?#37117;来了,面对江媛的谩骂,她眉头一紧,?#34892;?#19981;快,脑中却在飞快地思索,该如何皆是二人之事。

  江媛哪能忍受得了,她自从嫁给少岐,就知道少岐这个人对她没甚?#26143;椋?#20063;?#36824;?#26159;她娘家好些,能够让他?#21487;?#19968;靠,?#30343;牽?#27809;想?#21073;?#20182;竟然会和文渊侯夫人?#21019;?#22312;一起!

  江媛当即就要上前去撕柳裳,少岐眼疾手快,连忙挡在了两个女人之间,呵斥江媛道:

  “够了,莫要胡闹!”

  江媛闻言,却更是心灰意冷,冷笑不止,说道:

  “你做了那等苟且之事,还让我不要胡闹?若论胡闹,我哪有你少岐厉害?”

  少岐头皮一阵发麻,那些贵妇看了这等事,哪有?#24187;?#30333;的道理,纷纷对?#27966;?#23696;和柳裳指指点点,口中皆是些讽刺之词。

  ?#38712;?#23601;听闻柳家二小姐是个美人,这美人嫁给了文渊侯还是美人,只可惜,是个不安分的美人。”

  也不知道是谁这般点评了一句,柳裳瞪着那些妇人,气得浑身发抖。

  ?#20945;?#26611;裳的性格,如今既然都已经见光了,她倒真不怕什么,?#30343;?#22914;今女帝等有身份地位的人都在,这等丑闻于柳家、宋?#19968;?#26159;少家都是不好的。

  更何况,她还有个儿子,想到她的儿子,心底一片?#23835;恚?#22905;得为宋臻铺好路,可不能在这儿断了去。

  想到此,柳裳故作镇定,对着众?#35828;潰骸?#35832;?#21796;?#22969;误会了。”然后又看向江媛,语气?#20132;海?#35828;道:“少夫人,刚刚我的衣裳湿了,便回来换了一身,恰?#38376;?#36935;了少大人,后来想?#21073;?#25105;偶然间得了枚玉佩,便让少大人帮忙看看。”

  江媛眯了眯眸子,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少岐暗自称叹柳裳头脑转得飞快,当即点头道:“正是,正是,夫人你误会了。”

  江媛却是冷声一笑,冲着柳裳伸出手,说道:“拿出来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玉佩,还需要我夫君替文渊侯夫人鉴赏一番。”

  少岐?#34892;?#19981;安,柳裳却是从容不迫地?#26377;?#20013;掏出刚刚在房中从少岐那儿抢来的玉佩,然后轻轻放置在江媛手上,说道:

  “便是这个了,也不知是谁上次家母寿辰之时,落在了侯府,想?#27966;?#22823;人见多识广,便问上一问。”

  她说得滴水不露,可江媛又怎么会信她?

  ?#36824;?#27743;媛拿过那枚玉佩,也?#34892;?#35815;异,这玉佩只有半块,上面是个“言”字,这玉佩是个宝物,?#30343;牽?#22905;似乎在哪里见过。

  身后的贵妇都伸长个脖子看那玉佩,但离得远,也看不到什么,?#36824;?#26377;一些不嫌事大的却在后面嚼起了舌根子。

  “依我?#31383;。?#21738;会这么简单?”

  “是啊,我也觉得,鉴赏个玉佩而已,难不成文渊侯不懂?”

  “说的不就是嘛,文渊侯是个二等侯爵,鉴赏宝物怎能不懂?”

  “不?#39318;?#23478;夫君,却问个外人,还从同一间屋子里出来,难道外面问不了?”

  这些人连连称是,对着柳裳和少岐皆是目露鄙夷,江媛拿着那枚玉佩,冷然看着二人,恨声道:“你们二人不知廉耻,我倒要陛下评评理!”

  少岐眉头一蹙,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与自家夫人对视一眼,却看到对方眼底是一片幽寒,还多了些怨毒。

  柳裳也心慌了,她怎能不慌?没想?#21073;?#22905;的这个借口,竟然被这些人赤裸裸地拆穿,若是江媛有意将事情压下,这事也可能就过去了,可是,这江媛分明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他们二人刚要阻止江媛,却见她已转过了身,疾步走向前院,去寻?#20146;?br />
  柳裳想对了,江媛的确是要将这件事闹大,?#30343;?#30495;正想闹大的并?#30343;?#22905;!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8599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美国公民在赌场赚钱要缴税吗 农村开洗脚店赚钱吗 开串店怎么开赚钱 什么软件玩直播赚钱吗 现在农民市场赚钱吗 gta怎么样赚钱快 梦幻西游手游能赚钱嘛 猫盘挖矿机可以赚钱 在非洲挖金矿赚钱 天涯明月刀画图赚钱吗 2017网上卖水果赚钱吗 6.8米的平板货车打游击赚钱吗 2018剑三体力怎么赚钱 造价管理咨询赚钱不 雄霸复古赚钱 联通发短信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