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捉奸

第一百一十三章 捉奸


  那邊一派歲月靜好,這邊卻是一派狼藉。

  趁著那邊迎親喝酒,柳裳和少岐終是忍不住糾纏在了一起。

  少岐親吻著她的臉頰,心下有些怕,只催促道:“快些回去吧,免得被人發現。”

  柳裳卻是幽幽瞥了他一眼,輕嗤道:“你怕什么?少岐,你自跟我一起,就別怕那些!”

  少岐心下無奈,這個女人,他掙脫不開,好似一旦沾上了,就解不開了,二人只能這般繼續下去了。

  少岐有些疑惑,問道:“今日來尋我的怎的是你的婢子?阿琿呢?”

  阿琿就是之前被少羽刺死的小侍,想到這個人,柳裳眉頭一皺,冷聲道:

  “別提了,說他意欲奸淫一個女子,被夜南王救下就給刺死了。”

  柳裳沒想到其他的,倒是少岐心下一驚,柳裳不明白,可他卻是明白了,哪是什么奸**子?分明就是少羽撞見了他們二人之事,救了那個女子!

  怪不得當日他覺得那個黑衣人的身影那般熟悉,原來竟是自己的侄子!

  被自家侄子撞見自己的丑事,他的老臉不由一紅,柳裳看他想的出神,不由推了推他,問道:“想什么呢?”

  “真沒想到那個阿琿竟然是這等大膽之徒!”柳裳搖搖頭嘆了一聲,然后起身慢悠悠穿起了衣服。

  少岐卻是冷哼一聲,說道:“哪是什么奸**子?分明就是被少羽滅了口。”

  柳裳一愣,知道少羽是他的侄子,聽他直喚其姓名也沒什么,只是不解地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少岐看了她一眼,說道:“那少羽撞見了你我之事!”

  這話一落,柳裳頓住了穿衣的手,心下有著幾分慌亂,連忙抓著他問,

  “你的意思是,那日的黑衣人是夜南王?夜南王故意尋了個理由,殺了阿琿?”

  她不明白,若是夜南王有意包庇他們二人,又為何要殺阿琿呢?

  少岐卻是一嘆,“少羽這個孩子……”

  少羽和他不親,但表面的恭謹禮讓還是有的,只是沒想到少羽出手就是如此狠辣,殺阿琿,就是在警告他,莫要再胡來!

  只是,已經如此,他抽不開身,如何能夠與柳裳斷了聯系?

  他看著柳裳,輕輕撫過她的眉眼,柔聲道:“阿裳,你我……終歸是……”

  還不待她說完,柳裳就立馬伸手捂住他的嘴,口中冷厲道:

  “不準你說,少岐,你若是敢負了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聽著她如此凌厲的話語,少岐也不再多言,將她摟入懷中,只嘆道:

  “可我隱隱覺得有什么事會發生。”

  柳裳卻是緊緊摟著他的腰,說道:“不會有什么事的,夜南王既然說了阿琿,也是不想再讓咱們的事傳出去,夜南王不說,也沒人知道了不是嗎?”

  想了想,她又焦急道:“只是,夜南王救了那個女子,那個女子會不會……”

  少岐蹙了蹙眉,這個女子的玉佩還在他手中,也是個十分貴重的東西,難不成那個女子身份也是個高貴的?

  只是,這些貴族的女子或是婦人中,那日都沒有去過那里,究竟會是誰呢?

  少岐似乎想到什么,連忙問懷中之人,“你有沒有記得,少羽說那個被奸淫的女子是誰?”

  柳裳輕嗤了一聲,掀了掀嘴皮子,說道:“是那個賤種的婢子!”

  少岐自然知道她口中的賤種是誰,今日宋逸云大婚,想來她心中極為不快,少岐問道:“是宋逸云的婢子?叫什么名字?”

  柳裳點了點頭,想了想終是道:“好像叫什么……言……”

  那個“言”字一出口,少岐就斷定了就是這個女子當日偷聽了他們二人之事,只是一個婢子怎能有那般貴重之物?

  少岐將衣裳拿了過來,掏出那枚半塊玉佩,遞給柳裳,柳裳一看是女子之物,不禁有些吃味,“怎么?你有了相好?竟還讓我看這東西?”

  少岐有些無奈,對她道:“這是那女子的東西,她的身份,恐怕不僅僅只是個婢子。”

  柳裳皺了皺眉,卻是笑道:“你想得多了些吧,可能是宋逸云給她的也不一定,再不就是夜南王,想來夜南王救了她,也是覺得喜歡吧,當日將她送進府中,可也是夜南王的手筆。”

  少岐有些怔楞,疑惑道:“什么意思?”

  “那阿言就是個啞女,當日被惡霸欺負,夜南王便將她送進了宋府,也順便抬了宋逸云那個賤種的身份。”

  柳裳語氣難掩鄙夷,頓了頓,又道:“一個那般女子,能有什么身份?大抵是夜南王歡喜,又怕你大哥不喜歡那個啞女,才給送來了這兒。”

  少岐聽她這么說,倒也有幾分道理,可是又從未見過少羽佩戴這個玉佩,想了想,又覺得自己和這個侄子并未太過深交,不了解也是自然的。

  少岐想到此,便將那玉佩揣進了衣裳里,倒是柳裳見了,柳眉一蹙,心里不是滋味,一把將那玉佩搶了過來,少岐一楞,

  “你這是做什么?”

  柳裳美目圓瞪,只道:“難不成還讓你留著小妖精的東西?”

  少岐有些無奈地搖搖頭,知她心眼兒小,左右不過是個玉佩,那女人又被少羽帶走了,他自然沒有留著的必要了,索性就任由柳裳拿走了。

  柳裳也是個貴族之女,又當了這么久的文淵侯夫人,自然識貨,將那玉佩在身前轉了幾轉,色澤飽滿,晶瑩剔透,當即贊嘆道:

  “果真是個好東西,夜南王也果真舍得下心思!”

  少岐只是幽幽看了一眼那玉佩,也不再說什么,催促她道:

  “快些出去吧。”

  說著,就起身穿起了衣服,柳裳輕瞥了他一眼,嗤道:

  “慌什么?著什么急?”

  她慢悠悠起身,給少岐系上腰帶,又伸手摟住少岐的腰,將臉埋在他胸口,說道:“你就這么著急離開我?你我多日未見,怎不知我又多想你?”

  少岐輕輕撫了撫她的背脊,嘆了口氣,說道:“阿裳,你且再等等,今日文淵侯府的喜事,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啊!”

  柳裳卻是毫不在意,但又不想他生氣,遂松開了他的腰,悠哉地穿上衣服。

  可往往有些事,做得太多了,總會“濕鞋”。

  這二人萬萬沒想到,從房中出去那一刻,竟會遇到泱泱而來的貴婦,為首的便是少岐的夫人。

  當看到這二人從客房出來之時,整個貴婦大軍都不淡定了,最初的靜謐之后,便是少岐夫人的嘶吼聲,

  “你們……你們做了什么?”

  然后湊到少岐身前,撕扯他,如泣如訴,聲聲俱厲,

  “少岐,你對得起我嗎?你對得起咱們的孩子嗎?”

  復又怨恨地看向少岐身邊如花的女人,罵道:

  “你個蕩婦,勾引有婦之夫,身為文淵侯夫人,你竟如此下作!”

  柳裳也沒有想到怎么突然之間這群人都來了,面對江媛的謾罵,她眉頭一緊,有些不快,腦中卻在飛快地思索,該如何皆是二人之事。

  江媛哪能忍受得了,她自從嫁給少岐,就知道少岐這個人對她沒甚感情,也不過是她娘家好些,能夠讓他靠上一靠,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會和文淵侯夫人勾搭在一起!

  江媛當即就要上前去撕柳裳,少岐眼疾手快,連忙擋在了兩個女人之間,呵斥江媛道:

  “夠了,莫要胡鬧!”

  江媛聞言,卻更是心灰意冷,冷笑不止,說道:

  “你做了那等茍且之事,還讓我不要胡鬧?若論胡鬧,我哪有你少岐厲害?”

  少岐頭皮一陣發麻,那些貴婦看了這等事,哪有不明白的道理,紛紛對著少岐和柳裳指指點點,口中皆是些諷刺之詞。

  “早就聽聞柳家二小姐是個美人,這美人嫁給了文淵侯還是美人,只可惜,是個不安分的美人。”

  也不知道是誰這般點評了一句,柳裳瞪著那些婦人,氣得渾身發抖。

  按照柳裳的性格,如今既然都已經見光了,她倒真不怕什么,只是如今女帝等有身份地位的人都在,這等丑聞于柳家、宋家還是少家都是不好的。

  更何況,她還有個兒子,想到她的兒子,心底一片柔軟,她得為宋臻鋪好路,可不能在這兒斷了去。

  想到此,柳裳故作鎮定,對著眾人道:“諸位姐妹誤會了。”然后又看向江媛,語氣平緩,說道:“少夫人,剛剛我的衣裳濕了,便回來換了一身,恰好偶遇了少大人,后來想到,我偶然間得了枚玉佩,便讓少大人幫忙看看。”

  江媛瞇了瞇眸子,目光在兩人身上流轉,少岐暗自稱嘆柳裳頭腦轉得飛快,當即點頭道:“正是,正是,夫人你誤會了。”

  江媛卻是冷聲一笑,沖著柳裳伸出手,說道:“拿出來讓我看看,究竟是什么玉佩,還需要我夫君替文淵侯夫人鑒賞一番。”

  少岐有些不安,柳裳卻是從容不迫地從袖中掏出剛剛在房中從少岐那兒搶來的玉佩,然后輕輕放置在江媛手上,說道:

  “便是這個了,也不知是誰上次家母壽辰之時,落在了侯府,想著少大人見多識廣,便問上一問。”

  她說得滴水不露,可江媛又怎么會信她?

  不過,江媛拿過那枚玉佩,也有些詫異,這玉佩只有半塊,上面是個“言”字,這玉佩是個寶物,只是,她似乎在哪里見過。

  身后的貴婦都伸長個脖子看那玉佩,但離得遠,也看不到什么,不過有一些不嫌事大的卻在后面嚼起了舌根子。

  “依我看啊,哪會這么簡單?”

  “是啊,我也覺得,鑒賞個玉佩而已,難不成文淵侯不懂?”

  “說的不就是嘛,文淵侯是個二等侯爵,鑒賞寶物怎能不懂?”

  “不問自家夫君,卻問個外人,還從同一間屋子里出來,難道外面問不了?”

  這些人連連稱是,對著柳裳和少岐皆是目露鄙夷,江媛拿著那枚玉佩,冷然看著二人,恨聲道:“你們二人不知廉恥,我倒要陛下評評理!”

  少岐眉頭一蹙,隱隱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與自家夫人對視一眼,卻看到對方眼底是一片幽寒,還多了些怨毒。

  柳裳也心慌了,她怎能不慌?沒想到,她的這個借口,竟然被這些人赤裸裸地拆穿,若是江媛有意將事情壓下,這事也可能就過去了,可是,這江媛分明就是要把事情鬧大。

  他們二人剛要阻止江媛,卻見她已轉過了身,疾步走向前院,去尋喬莊。

  柳裳想對了,江媛的確是要將這件事鬧大,只是真正想鬧大的并不是她!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5999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3d杀码专家码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收益最好的理财产品 四肖三期必出一管家婆 叮叮未来云南麻将 一比分app下载苹果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技巧 闲来麻将游戏下载 大乐透投注技巧 踢球者手机比分足球比分手机版 今日股票趋势图 3d预测分析彩吧论坛 奕乐贵州麻将作弊器 平特肖的概率有多少 北京赛车pk10 什么是股票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