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这般便好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这般便好

  待得仪仗到了文渊侯府,文渊侯早就乐呵呵地等在了门口,见到乔庄,连忙躬身施礼,“老臣参见陛下!”

  这话音一落,在场的围在文渊侯府的百姓和宾客皆跪地行礼,一阵阵此起彼伏的“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乔庄突然?#34892;?#24653;然,当日游城之时,百姓喊的“天子即出,一朝清明”,官员们却喊的“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而如今……她已是女帝了。

  好似晃眼之间,原来……时间真的是匆匆而过的。

  “起?#31383;傘!?br />
  她悠悠一声,众人告了谢,起了身,乔庄对他们笑道:

  “今日是朕的姊妹大婚,何以让朕抢了风头?#20426;?br />
  乔庄这话?#30343;?#24189;默,但文渊侯府的人却是一凛,这乔庄用了“朕的姊妹大婚”,足以表明乔榛的分量,这是在警告文渊侯府,日后谁也莫要欺了?#25105;?#20113;夫妇俩去。

  乔昕闻言,自?#30343;?#24515;下感激,一阵欣慰,日后离了临安,回了西秦,她也不必担?#20052;?#27035;了。

  可有人欢喜,自然也有人不服,文渊侯夫人自?#30343;?#37027;个不服之人,她掩在袖口的手紧紧攥拳,面上虽不动声色,可心里早已是怨念加深。

  这个?#25105;?#20113;,一个庶子,一个贱人之子,如今因着乔榛,齐王世女,竟要爬到她头上去?

  这么喜庆的日子,谁会注意到她,每个人都在新人身上挪不开眼睛,乔庄也?#36824;?#24189;幽看了一眼文渊侯夫人,然后对文渊侯道:

  “快些进去吧,莫误了吉时!”

  文渊侯一听,立马躬身先请了乔庄进门,乔庄也不?#25512;?#27605;竟她是女帝的身份,谁能有她尊贵?

  今日婚礼十分热闹,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在乔庄眼里那个少岐就是不该来的。

  结果,少岐不仅来了,还带来了自家夫人,这文渊侯夫人不仅气闷今天的婚礼,更是气愤少岐与他那夫人举案齐眉。

  少岐却是这边拉着夫人,?#28508;?#30524;神飞到了文渊侯夫人身上,这柳裳才感觉舒服些,也松了口气,?#36824;?#20108;人眉?#30475;?#24773;这等事在婚姻大事上还是微不足道的,是以?#30343;?#20040;人注意到。

  就连宋臻也没有?#31508;?#21051;刻照顾着自家母亲心情,对着这个庶弟的婚事十分尽心尽力,柳裳看到自家儿子忙里忙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倒是老夫人乐得不行,自家第一个成家的孙子,看?#27492;?#39532;上要抱曾孙子了,只?#36824;?#22905;在看到乔庄之时,听着自家儿子对她拜礼,没想到那个不怎么懂礼的姑娘竟?#30343;?#24403;今女帝!

  当日她的寿宴之后,文渊侯也没有和她说起这事,想来,自家儿子还是不愿让自己操心的。

  还好当日自?#22909;?#26377;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也算是松了口气,乔庄冲着老夫人笑了笑,说了一声,“老夫人家教好,教出来的各个都是大楚的栋梁!”

  老夫人一听,觉得女帝陛下对自己还是满意的,对整个文渊侯府也是满意的,虽然她的儿子不出挑,但绝对是忠君之人。

  她的孙子是出类拔萃,但好在没?#22995;?#25569;大权,也不至于让女帝猜疑。

  所以说,先祖在太祖年间就在朝堂之上放权,是个明确之举,之源文渊侯府能够长生不衰。

  宋臻看着自家弟弟成婚,心?#35874;?#21916;,私下里还给了?#25105;?#20113;一个小金库,笑言道:“怕你日后没个私房钱,在官场上混不开。”

  看着宋臻带着些揶揄的关心,?#25105;?#20113;一阵眼皮子?#39029;椋?#36947;了声谢便道:

  “日后兄长成婚,逸云也送你个。”

  二人相视一笑,兄友弟恭,看得文渊侯那是一阵欣慰,觉得文渊侯府日后会很是和?#22330;?br />
  乔庄也乐得很,觉得文渊侯府除了那个当家夫人以外,其他人都不错,?#30343;恰?#36825;宋臻的身份着?#31561;?#20154;?#34892;?#26080;奈。

  文渊侯待宋臻极好,若是真相大白了,这文渊侯府的一?#19978;?#20048;恐也不?#21019;?#22312;了。

  乔庄幽幽一叹,挪开了目光,看向了少家?#28508;擼?#36825;少家不仅来了个少岐,少?#21254;?#36319;着来了,身后还跟这个小鬼灵精,乔庄定睛一看,赫然就是少萌!

  没想到少萌竟?#35805;?#20102;男子模样,跟在少舜后面一个劲撒娇,也不知道少舜说了她什么,竟是委屈了起来。

  乔庄一看少萌的衣服就知道是偷穿了少羽的,穿在她身上?#21490;?#22823;大的,松散得不得了,一点儿都不?#20185;懟?br />
  乔庄看着少萌,觉得?#34892;?#21487;人,这少萌与阿蛮不同,虽是性子都是大大咧咧一些,而少萌却是真真正正的在宠爱之中成长。

  所以,少萌是毫无顾忌的,是可以?#25105;?#22916;为的……

  就连乔庄,都?#34892;?#32673;慕她这般模样,可以同父亲撒娇,可以和哥哥打闹,可以大街之上就抓着宋臻不放,有时候,她是不在意世俗的,这样……很好!

  这边少舜却是一个劲儿地数落少萌,但语气里却不掩宠溺,说道:

  “你说说你,一个女儿家,这像个什么模样?还偷穿你哥哥的衣服!”

  少萌闻言,立马诉苦道:“爹爹你都不知道,我去哥哥房里拿衣服,那个少介竟然以为我是贼打了我?#28304;?#21040;现在?#19968;?#30140;呢!”

  少舜气哼哼道:“那也是你活该!”

  “爹爹!?#24444;?#25746;着娇,摇晃着少舜的手臂,被她这么一叫,少舜顿时没了脾气,想他一个堂?#27809;?#22269;大将军,竟每天被女儿牵着鼻子走,真是丢人,丢人!

  少萌见爹爹不再说她,就知道爹爹心疼她,不忍心再苛责她,嘿嘿,还好她聪明。

  少萌早早就知道宋府婚宴一时,?#31508;毕?#30528;偷偷跟着哥哥去,可谁?#19978;?#21733;哥去了江楚,她便只能偷偷潜进哥哥房中,?#30340;眉?#21733;哥的衣服跟着父亲?#37027;?#26469;了。

  父亲跟着二叔说话,也没有在意多出来的小侍,她有低着头,穿着哥哥?#24378;?#22823;的衣服,待得爹爹认出来了,她已经到了文渊侯府,爹爹总不能再把她赶走吧。

  少?#35753;?#28363;滋地看着文渊侯府,这红绸到处都是,就连书上都挂着同心结,好一派热闹喜庆景象!

  然后这么一瞧之下,又看到了那日在街上遇到的男子,原来是宋臻啊!

  她微微眯眸,觉得这男人比那日见到的样子更加俊朗了几分,也不知是她心里想的,还是那宋臻真的好看上了几分。

  …………

  婚礼是黄昏时分开始,这是个吉时,待得礼成,将新娘子送入了房中,新郎官陪着喝喝酒,也被送进了洞房。

  大概是介于乔庄在场,这些人不敢放肆,?#36824;?#20052;庄却是一派安然,她甚爱文渊侯府上的?#19968;?#37257;。

  这酒虽然别处也有,就连皇宫也不少,但总觉得文渊侯府的?#19968;?#37257;是最最好喝的,是以又开?#35760;?#37196;起来。

  其他一些年轻气盛的,也有和?#25105;?#20113;关系好的,见乔庄再此,着实不敢闹洞房,之前还说一定要好好闹上一闹,可女帝再此,大?#19968;?#26159;矜持些好。

  ?#36824;?#20182;们不闹洞房,却是乐了?#25105;?#20113;,?#25105;?#20113;喝得?#34892;?#37257;,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乐呵呵地走到了乔榛身前,唤了声,“夫人……”

  乔榛不由娇羞地低下头,虽看不到样子,但想必人?#28982;?#23047;。

  见新郎官进了房,几个婢子连忙行了礼,便出去了,?#25105;?#20113;是个稳重之人,这等时候虽是紧张,但面上却不显。

  他拿起一旁的玉如意,将那盖头轻轻挑起,?#36824;?#25472;开一?#29301;?#23601;看到女子容颜似水,娇嫩?#23562;?br />
  待得盖头全然下落,只见女子笑靥如花,顾盼之间,尽是风采。

  红唇轻启,唤了一声,“夫君……”

  今生为夫妻,恩爱不疑;今朝为结发,永生不悔……

  男子蹲下身子,眸中尽是笑意,伸手握住乔榛的小手,乔榛能感到他的颤抖,他是真真紧张的,他说:“夫人真美!”

  女子娇笑一声,就见眼前之人飞快地覆上了她的红?#21073;?#26497;尽缠绵,女子趁着空隙倾泻?#22919;洌?#22827;君……合卺酒……”

  只听那男子?#25346;?#30340;声音传来,“不急!”

  (以下省略几千字……)

  外间喝得最?#28982;?#26397;天的是宋楚云,今日是兄长的好日子,他简直比新郎官还高兴,喝酒喝得那个痛快,全然与他往日书呆子模样不同,口中还嚷嚷道:

  “兄长和嫂嫂天长地久,兄长和嫂嫂白头偕老……兄长和嫂嫂……”

  反复就是些祝愿的话,乔庄闻言,颇?#34892;?#26080;语,心想:“果然书呆子还是书呆子!”

  ?#36824;?#21035;说,这宋楚云会的词真多,国学学得甚好,甚好!

  又突然觉得,魏夫子应该会更?#19981;?#23435;楚云一些,?#36824;?#20004;个榆木?#28304;?#30896;到一起,想想都?#34892;?#21487;怕,乔庄摸了摸双臂,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是止住了要把宋楚云介绍给魏夫子的想法。

  还是?#19968;?#37257;最好喝,她悠然地拿起一杯酒,浅酌了一口,酒入喉,好喝得直让她眯了眼睛。

  ?#25954;?#36208;到她身旁,给她拿了一份小糕点,对她道:“你晚上不吃东西会饿的。”

  乔庄的眼神?#34892;?#36855;离,眨了眨眼,看着他,模样十分乖巧,?#25954;此?#37027;模样,轻轻一笑,只柔声说:

  “不要一直喝酒,来吃些东西。”

  乔庄不吃东西,是觉得酒要比那些吃食好上许多,也可能是上次在文渊侯府吃的人乳哺育的小乳猪怕了,如今才就只沾这?#19968;?#37257;。

  ?#25954;?#35265;她眸光迷醉,也不答自己的话,索性伸手,轻轻从她手里?#27599;?#23601;被,然后将那一小碟的糕点推到了她眼?#21834;?br />
  乔庄看着那?#35828;?#30520;子,里面是满满的浓情爱意,也不知是她?#21019;?#20102;,还是她醉了心里幻想的。

  她咧开嘴,笑了起来,那双眸子比天上的星辰还亮,唇边的笑容比海棠花还艳,她的唇因沾着酒?#28023;?#26377;着丝丝晶莹,像极了晨露,

  她说:“?#25954;?#29983;辰愉快!”

  ?#25954;?#38395;言一怔,?#35835;?#19968;瞬,但转瞬就恢复了神色,她说“?#25954;?#29983;辰愉快!”

  她在向他祝福,在这个日子里,众人都只记得文渊侯府的喜事,却只有她还记得,八月初八——他的“生辰”。

  他心欢喜,却仍有不可言说之事,无人可倾诉,也无人可告知……

  ?#25954;?#24819;,她真的是他生命里的意外,他对她,总是?#34892;?#19981;同的……

  ?#30343;牵?#36825;种不同,他如今还是不懂,他以为这像是两个相互为被的流浪犬,他虽不想这么比喻,却总觉得他们都是无家之人……

  只能相互依靠,然后相互取暖,虽然他似乎不曾给过她温暖,但想必,在大楚,她第一个碰到的人,和最愿意相信的人……都是他。

  而对于?#25954;?#26469;说,乔庄就如天上的太阳,很温暖,让人想要去靠近,?#30343;?#20182;以为……他对她,仅此而已。

  他看着她醉了几分,懒洋洋地趴在了桌子上,他嘴角微勾,尽是宠溺。

  ?#25954;?#36731;轻抚着她的发,她却一丝感觉也没,他的手掌很宽大,很轻很轻地抚着她,然后缓缓地开口,

  “你这般便好!”

  什?#21254;?#26080;需知道,什?#21254;?#26080;需在意,做你便好,阿庄……

  他是?#25954;?#36807;了这么多年的八月初八生?#21073;?#20415;只当做自己是?#25954;?#20102;……

  他抬起头,看着天上的?#24378;眨?#37027;般斑?#25285;?#20223;佛没有一丝孤独,可为人,有太多无奈……

  ?#24444;?#30340;眸光转向身边趴在桌上的女子,心中又觉得自己并?#36824;?#21333;,同样一个和他一样不可言说真正生辰之人……

  她与他……

  总是?#34892;?#30456;像的……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8666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