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這般便好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這般便好


  待得儀仗到了文淵侯府,文淵侯早就樂呵呵地等在了門口,見到喬莊,連忙躬身施禮,“老臣參見陛下!”

  這話音一落,在場的圍在文淵侯府的百姓和賓客皆跪地行禮,一陣陣此起彼伏的“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喬莊突然有些恍然,當日游城之時,百姓喊的“天子即出,一朝清明”,官員們卻喊的“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而如今……她已是女帝了。

  好似晃眼之間,原來……時間真的是匆匆而過的。

  “起來吧。”

  她悠悠一聲,眾人告了謝,起了身,喬莊對他們笑道:

  “今日是朕的姊妹大婚,何以讓朕搶了風頭?”

  喬莊這話不失幽默,但文淵侯府的人卻是一凜,這喬莊用了“朕的姊妹大婚”,足以表明喬榛的分量,這是在警告文淵侯府,日后誰也莫要欺了宋逸云夫婦倆去。

  喬昕聞言,自然是心下感激,一陣欣慰,日后離了臨安,回了西秦,她也不必擔憂喬榛了。

  可有人歡喜,自然也有人不服,文淵侯夫人自然是那個不服之人,她掩在袖口的手緊緊攥拳,面上雖不動聲色,可心里早已是怨念加深。

  這個宋逸云,一個庶子,一個賤人之子,如今因著喬榛,齊王世女,竟要爬到她頭上去?

  這么喜慶的日子,誰會注意到她,每個人都在新人身上挪不開眼睛,喬莊也不過幽幽看了一眼文淵侯夫人,然后對文淵侯道:

  “快些進去吧,莫誤了吉時!”

  文淵侯一聽,立馬躬身先請了喬莊進門,喬莊也不客氣,畢竟她是女帝的身份,誰能有她尊貴?

  今日婚禮十分熱鬧,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也來了,在喬莊眼里那個少岐就是不該來的。

  結果,少岐不僅來了,還帶來了自家夫人,這文淵侯夫人不僅氣悶今天的婚禮,更是氣憤少岐與他那夫人舉案齊眉。

  少岐卻是這邊拉著夫人,那邊眼神飛到了文淵侯夫人身上,這柳裳才感覺舒服些,也松了口氣,不過二人眉目傳情這等事在婚姻大事上還是微不足道的,是以沒什么人注意到。

  就連宋臻也沒有時時刻刻照顧著自家母親心情,對著這個庶弟的婚事十分盡心盡力,柳裳看到自家兒子忙里忙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倒是老夫人樂得不行,自家第一個成家的孫子,看來她馬上要抱曾孫子了,只不過,她在看到喬莊之時,聽著自家兒子對她拜禮,沒想到那個不怎么懂禮的姑娘竟然是當今女帝!

  當日她的壽宴之后,文淵侯也沒有和她說起這事,想來,自家兒子還是不愿讓自己操心的。

  還好當日自己沒有說什么不該說的話,也算是松了口氣,喬莊沖著老夫人笑了笑,說了一聲,“老夫人家教好,教出來的各個都是大楚的棟梁!”

  老夫人一聽,覺得女帝陛下對自己還是滿意的,對整個文淵侯府也是滿意的,雖然她的兒子不出挑,但絕對是忠君之人。

  她的孫子是出類拔萃,但好在沒有掌握大權,也不至于讓女帝猜疑。

  所以說,先祖在太祖年間就在朝堂之上放權,是個明確之舉,之源文淵侯府能夠長生不衰。

  宋臻看著自家弟弟成婚,心中歡喜,私下里還給了宋逸云一個小金庫,笑言道:“怕你日后沒個私房錢,在官場上混不開。”

  看著宋臻帶著些揶揄的關心,宋逸云一陣眼皮子亂抽,道了聲謝便道:

  “日后兄長成婚,逸云也送你個。”

  二人相視一笑,兄友弟恭,看得文淵侯那是一陣欣慰,覺得文淵侯府日后會很是和諧。

  喬莊也樂得很,覺得文淵侯府除了那個當家夫人以外,其他人都不錯,只是……這宋臻的身份著實讓人有些無奈。

  文淵侯待宋臻極好,若是真相大白了,這文淵侯府的一派祥樂恐也不復存在了。

  喬莊幽幽一嘆,挪開了目光,看向了少家那邊,這少家不僅來了個少岐,少舜也跟著來了,身后還跟這個小鬼靈精,喬莊定睛一看,赫然就是少萌!

  沒想到少萌竟然扮了男子模樣,跟在少舜后面一個勁撒嬌,也不知道少舜說了她什么,竟是委屈了起來。

  喬莊一看少萌的衣服就知道是偷穿了少羽的,穿在她身上肥肥大大的,松散得不得了,一點兒都不合身。

  喬莊看著少萌,覺得有些可人,這少萌與阿蠻不同,雖是性子都是大大咧咧一些,而少萌卻是真真正正的在寵愛之中成長。

  所以,少萌是毫無顧忌的,是可以任意妄為的……

  就連喬莊,都有些羨慕她這般模樣,可以同父親撒嬌,可以和哥哥打鬧,可以大街之上就抓著宋臻不放,有時候,她是不在意世俗的,這樣……很好!

  這邊少舜卻是一個勁兒地數落少萌,但語氣里卻不掩寵溺,說道:

  “你說說你,一個女兒家,這像個什么模樣?還偷穿你哥哥的衣服!”

  少萌聞言,立馬訴苦道:“爹爹你都不知道,我去哥哥房里拿衣服,那個少介竟然以為我是賊打了我腦袋,到現在我還疼呢!”

  少舜氣哼哼道:“那也是你活該!”

  “爹爹!”她撒著嬌,搖晃著少舜的手臂,被她這么一叫,少舜頓時沒了脾氣,想他一個堂堂護國大將軍,竟每天被女兒牽著鼻子走,真是丟人,丟人!

  少萌見爹爹不再說她,就知道爹爹心疼她,不忍心再苛責她,嘿嘿,還好她聰明。

  少萌早早就知道宋府婚宴一時,當時想著偷偷跟著哥哥去,可誰成想哥哥去了江楚,她便只能偷偷潛進哥哥房中,偷拿件哥哥的衣服跟著父親悄悄來了。

  父親跟著二叔說話,也沒有在意多出來的小侍,她有低著頭,穿著哥哥那寬大的衣服,待得爹爹認出來了,她已經到了文淵侯府,爹爹總不能再把她趕走吧。

  少萌美滋滋地看著文淵侯府,這紅綢到處都是,就連書上都掛著同心結,好一派熱鬧喜慶景象!

  然后這么一瞧之下,又看到了那日在街上遇到的男子,原來是宋臻啊!

  她微微瞇眸,覺得這男人比那日見到的樣子更加俊朗了幾分,也不知是她心里想的,還是那宋臻真的好看上了幾分。

  …………

  婚禮是黃昏時分開始,這是個吉時,待得禮成,將新娘子送入了房中,新郎官陪著喝喝酒,也被送進了洞房。

  大概是介于喬莊在場,這些人不敢放肆,不過喬莊卻是一派安然,她甚愛文淵侯府上的桃花醉。

  這酒雖然別處也有,就連皇宮也不少,但總覺得文淵侯府的桃花醉是最最好喝的,是以又開始淺酌起來。

  其他一些年輕氣盛的,也有和宋逸云關系好的,見喬莊再此,著實不敢鬧洞房,之前還說一定要好好鬧上一鬧,可女帝再此,大家還是矜持些好。

  不過,他們不鬧洞房,卻是樂了宋逸云,宋逸云喝得有些醉,但腦子還是清醒的,樂呵呵地走到了喬榛身前,喚了聲,“夫人……”

  喬榛不由嬌羞地低下頭,雖看不到樣子,但想必人比花嬌。

  見新郎官進了房,幾個婢子連忙行了禮,便出去了,宋逸云是個穩重之人,這等時候雖是緊張,但面上卻不顯。

  他拿起一旁的玉如意,將那蓋頭輕輕挑起,不過掀開一角,就看到女子容顏似水,嬌嫩白皙。

  待得蓋頭全然下落,只見女子笑靨如花,顧盼之間,盡是風采。

  紅唇輕啟,喚了一聲,“夫君……”

  今生為夫妻,恩愛不疑;今朝為結發,永生不悔……

  男子蹲下身子,眸中盡是笑意,伸手握住喬榛的小手,喬榛能感到他的顫抖,他是真真緊張的,他說:“夫人真美!”

  女子嬌笑一聲,就見眼前之人飛快地覆上了她的紅唇,極盡纏綿,女子趁著空隙傾瀉幾句,“夫君……合巹酒……”

  只聽那男子壓抑的聲音傳來,“不急!”

  (以下省略幾千字……)

  外間喝得最熱火朝天的是宋楚云,今日是兄長的好日子,他簡直比新郎官還高興,喝酒喝得那個痛快,全然與他往日書呆子模樣不同,口中還嚷嚷道:

  “兄長和嫂嫂天長地久,兄長和嫂嫂白頭偕老……兄長和嫂嫂……”

  反復就是些祝愿的話,喬莊聞言,頗有些無語,心想:“果然書呆子還是書呆子!”

  不過,別說,這宋楚云會的詞真多,國學學得甚好,甚好!

  又突然覺得,魏夫子應該會更喜歡宋楚云一些,不過兩個榆木腦袋碰到一起,想想都有些可怕,喬莊摸了摸雙臂,覺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還是止住了要把宋楚云介紹給魏夫子的想法。

  還是桃花醉最好喝,她悠然地拿起一杯酒,淺酌了一口,酒入喉,好喝得直讓她瞇了眼睛。

  桓尹走到她身旁,給她拿了一份小糕點,對她道:“你晚上不吃東西會餓的。”

  喬莊的眼神有些迷離,眨了眨眼,看著他,模樣十分乖巧,桓尹看她那模樣,輕輕一笑,只柔聲說:

  “不要一直喝酒,來吃些東西。”

  喬莊不吃東西,是覺得酒要比那些吃食好上許多,也可能是上次在文淵侯府吃的人乳哺育的小乳豬怕了,如今才就只沾這桃花醉。

  桓尹見她眸光迷醉,也不答自己的話,索性伸手,輕輕從她手里拿開就被,然后將那一小碟的糕點推到了她眼前。

  喬莊看著那人的眸子,里面是滿滿的濃情愛意,也不知是她看錯了,還是她醉了心里幻想的。

  她咧開嘴,笑了起來,那雙眸子比天上的星辰還亮,唇邊的笑容比海棠花還艷,她的唇因沾著酒液,有著絲絲晶瑩,像極了晨露,

  她說:“桓尹,生辰愉快!”

  桓尹聞言一怔,愣了一瞬,但轉瞬就恢復了神色,她說“桓尹,生辰愉快!”

  她在向他祝福,在這個日子里,眾人都只記得文淵侯府的喜事,卻只有她還記得,八月初八——他的“生辰”。

  他心歡喜,卻仍有不可言說之事,無人可傾訴,也無人可告知……

  桓尹想,她真的是他生命里的意外,他對她,總是有些不同的……

  只是,這種不同,他如今還是不懂,他以為這像是兩個相互為被的流浪犬,他雖不想這么比喻,卻總覺得他們都是無家之人……

  只能相互依靠,然后相互取暖,雖然他似乎不曾給過她溫暖,但想必,在大楚,她第一個碰到的人,和最愿意相信的人……都是他。

  而對于桓尹來說,喬莊就如天上的太陽,很溫暖,讓人想要去靠近,只是他以為……他對她,僅此而已。

  他看著她醉了幾分,懶洋洋地趴在了桌子上,他嘴角微勾,盡是寵溺。

  桓尹輕輕撫著她的發,她卻一絲感覺也沒,他的手掌很寬大,很輕很輕地撫著她,然后緩緩地開口,

  “你這般便好!”

  什么也無需知道,什么也無需在意,做你便好,阿莊……

  他是桓尹,過了這么多年的八月初八生辰,便只當做自己是桓尹了……

  他抬起頭,看著天上的星空,那般斑斕,仿佛沒有一絲孤獨,可為人,有太多無奈……

  當他的眸光轉向身邊趴在桌上的女子,心中又覺得自己并不孤單,同樣一個和他一樣不可言說真正生辰之人……

  她與他……

  總是有些相像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86661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排列3开奖结果复式 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31选7六等奖多少钱 宝博网址 北京11选5预测 天津11选5 下载三分幸运农场 熊猫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当天走势 秒速牛牛app ds足球比分app苹果下载 德甲 东北东北四人单机麻将 辽宁11选5软件 ok竞彩比分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