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零二章 私情

第一百零二章 私情

国师为华阳夫人做法一事传遍了整个临安大家又开始感叹国师不辞辛苦竟愿为华阳夫人做法真真是大楚之幸啊

临安城的人很多都听过华阳夫?#35828;?#20256;言是以对华阳夫人都?#34892;?#25964;而远之而且也不知道从何时又是从何人口中传出华阳夫人素爱养小鬼之事又有人说华阳夫人府上阴气重不宜久居

因此华阳夫人府上剩的奴仆都是骠骑大将军在世之时的心腹之人华阳夫人对这些人却是极好的?#30343;?#36825;些人为自家女主人说再多话也是无用的毕竟华阳夫人?#24895;?#20054;张早就传开了

?#30343;?#36825;?#25991;?#26080;为华阳夫人做法又将华阳夫人推到了至高点大家又开始感叹华阳夫人命苦年纪轻轻没了丈夫而今也没有一儿半女

华阳夫人可怜病重在床身边却没一个体己之人这般博得了一番同情倒好却苦了那害华阳夫人病重的当今女帝了

不知怎的当今女帝?#24202;还?#21326;阳夫?#35828;?#20256;言愈传愈烈说华阳夫人病重也是因为女帝而女帝派了国师来?#36824;?#26159;为了自?#22909;?#22768;

是以一些极端分子私下里辱骂女帝更将其是九殿下之时的传言翻了出来说她暴戾恣睢骄奢跋扈

总之一切不好的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36824;?#36825;一切在宫中的乔庄都不知

而南无特意选了个好日子为华阳夫人做法他想自己一个堂堂国师竟然屈尊来个将军府上做法事

南无看着眼前的案桌十分无奈也不知道谁按照江湖中的法师要求给自己一个这样的没有水准的案桌上铺金黄布一把桃木剑两根点火蜡百张鬼画符

南无轻嗤了一声慢悠?#38138;?#36215;手拿起一把桃木剑说起来一直负责祭天卜卦等事?#35828;?#20182;第一次做法事真真?#28508;?#26377;一番滋味

?#30343;?#36825;活计确实?#24378;?#20102;他他压根不知道该怎么进行心中暗叹早知道在街上抓个法师问问好了

再不愿也得做啊也不知道桓尹到?#33258;?#20040;想的竟然真的让他来做法事

可还不待他喊什么天灵灵地灵灵华阳夫人府上就闹开了

夫人不行了

?#38712;?#20040;回事?#20426;?br />
?#23433;?#30693;道夫人突然就吐血不止了

快快救救夫人

那法事?#20426;?br />
?#23433;?#33021;等国师做法了你你快去找个大夫

听说齐王夫来了快快进宫请女帝旨

因着南无那张扬的面具无人看得到他的表情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到底今日他有多无语

他倒是乐得清闲坐在一旁看着华阳夫人府上众人来来回回忙得不可开交没一个人注意到他这个鼎鼎有名的大国师

他好笑地看?#25490;?#26469;跑去的众人突然觉?#27809;?#23609;叫他来果?#30343;?#26377;好事这场景真是有趣得很

他听到身边有人?#21097;?#22269;师怎?#31383;e俊?br />
管国师有什?#20174;ã?#22827;人都快不行了

哦哦哦

看来华阳夫人对这群下人还不错一个个都很衷心护主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从皇宫里请?#31383;?#38476;离

?#38712;?#20040;回事圣手呢?#20426;?br />
圣手指的是医学圣手白陌离白陌离的大名在整个大楚都是顶有名的

回来的小?#26691;?#20102;摇头没?#26143;?#21040;旨

陛下不给?#20426;?br />
?#23433;皇?#26159;压根就没进去宫

那你硬闯进去啊

那小侍抹了抹眼泪那守卫说了我要是进去就杀了我

你没有跟他们说华阳夫人急需圣手救治?#20426;?br />
说了他们说陛下素来厌恶夫人让我滚

什么?#20426;?br />
还说?#20197;?#19981;走就请陛下抄斩整个将军府

简直岂有此理

这时候南无才觉得事情?#34892;?#19981;简单了?#30343;?#29616;在知道也晚了?#36824;?#36716;瞬之间临安城就已疯传女帝与国师有染

当然南无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还懵了一下怎么华阳夫人一事还能传到他与陛下之间的奸情

后?#24202;?#30693;他还真是他们这个局当中必不可少的一个人

因坊间传言国师爱慕女帝女帝心仪国师而对丞相不理不睬但其实女帝?#30340;?#24517;祸国殃民

国师虽已算出但因?#30340;?#22899;帝而隐瞒不报扶持女帝登基可终归是抵?#36824;?#22825;意

?#20174;?#22823;旱江楚断桥华阳夫人恶鬼缠身女帝无情无义其非明君将有大祸至

?#36824;?#26159;由华阳夫人之事引起却渐渐演变成天下无明君乃是祸之源头简?#31508;?#23682;有此理

舆论伤人而且杀人于无形短短片刻就已人尽皆知

果然又有传言说女帝派国师前往华阳夫人府上表面是为驱邪实则暗害只因女帝与华阳夫人不和先皇出棺之时华阳夫人一袭红衣惹恼了女帝女帝便暗自设计毒害华阳夫人

这传言愈演愈烈好似真事一般南无的马车悠然从临安大街?#36824;?#32819;边充斥着各色行?#35828;?#35758;论声

怪不得国师会为了女帝在未登基之?#26412;?#24110;着祭天

是啊那一日牡丹盛开还以为是吉兆呢

只怕也是国师做的牡丹花哪能一瞬之间就盛开了去

此言有理有理

哎原本以为来个好女帝可谁想

哎真真苦了我们这些百姓啊

?#21834;?br />
南无幽幽叹了声心中暗想桓尹这厮果?#30343;?#32473;了他个好活计

车马行至宫门前南无甫一下轿就看到桓尹缓步而来南无掩在面具之下的唇畔微微翘起对他道丞相大人气爽神清啊

桓尹却没有他玩笑的心只道这个节骨眼国师大人也有闲情说笑?#20426;?br />
南无耸了?#22987;?#26080;所谓道世?#31169;?#20256;女帝宠本座而舍丞相也丞相以为此话有几分可信?#20426;?br />
桓尹?#35835;?#25199;?#21073;?#33509;是见了你的样貌世人便不会有这等说辞

哼本座俊?#21490;?#20961;怎的就不能让女帝为之心动?#20426;?br />
本相芝兰玉树怎的就让女帝舍了?#20426;?br />
听桓尹回话南无一噎转了转眼珠低声对他道?#38712;?#22312;宫门前斗嘴下去估计就有传言说你我二人为女帝争风?#28304;?#20102;

桓尹挑挑眉只道没想到你还拎得清

南无?#21834;?br />
桓尹转身向着宫内行去南无慢悠悠跟在他身后似乎一点儿也不为传言着急

阿尹你是?#30343;?#31639;计好了你是平白让本座遭受一番诋毁?#20426;?br />
桓尹头也不回道?#26696;?#22899;帝的传言?#38405;?#26469;说竟是诋毁?#20426;?br />
南无嗤了一声只道本座的名声啊就这么毁了

桓尹总觉得名声被毁这句话在哪儿听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听了南无的话只笑说能和女帝有传言也是你的幸事

南无低笑一声揶揄他道那这么说世?#31169;?#20256;女帝不喜丞相你十?#21482;断俊?br />
桓尹顿住脚?#21073;?#36441;了?#20037;E?#24736;悠回过身目光陡然变冷却转?#24067;?#22068;角划过漂亮的弧度淡淡道

私情这个东西没有去过她房中又怎么来的呢?#20426;?br />
南无小声嘟囔?#26696;?#24471;好像你去过似的

他在这边?#27490;?#30528;却见眼前男子衣袂翩飞眼角含笑一双如寒渊深潭的眸子里满是柔软

?#27492;?#36825;般神态南无哪会不知看来这小子没少探那女子闺房?#36824;?#19990;上怎的就传出女帝与丞相不和了呢

南无叹了口气没想到你动作还挺快

说着上下打量了桓尹一番凑到他身前压低声音道

?#26696;?#20570;的都做了?#20426;?br />
那双没?#24187;?#20855;遮挡的眸子里满是精光听着他的揶揄调侃桓尹也不动怒和他拉开?#35828;?#36317;离轻声道这等美事岂能与你说?#20426;?br />
说罢便转身悠然离去独留南无在身后摇头轻叹哎有了女人忘了兄弟这等美事不应该分享一下?#20426;?br />
但他转念一想这从宫中传出女帝不喜丞相大概是桓尹没让人家高兴看来桓尹在床上功夫也?#36824;?#22914;此

若是桓尹知道他这等想法一定会将他丢在天?#25077;?#26368;好七天七夜都出不来

二人行至乾坤殿?#26707;?#30693;女帝正在太极殿处理政务桓尹闻言?#32426;?#19968;动没想?#21073;?#22905;还有这般勤快之时

倒是南无在身边唉声叹气都这个时候了还有闲工夫管那些政务

这话一说完就被桓尹一瞪桓尹说道你日日无所事事女帝可是劳心劳力

南无觉得劳力这个词用得甚好又上下打量了桓尹一眼不太正经道

?#26696;?#20320;确实得劳力

毕竟桓尹功夫不好女帝就得多用些功夫看来女帝还是多多少少宠爱桓尹一些的毕竟人家皮囊好

桓尹也不理他也不知是?#30343;?#27809;听出?#27492;?#35805;里的意思

二?#35828;?#20102;太极殿前便看到来回踱步的魏夫子这一刻桓尹终于想起是谁说过名声毁了看着眼前的魏夫子轻咳一声便道

魏夫子怎的不进去?#20426;?br />
魏夫子来了有一刻钟了可迟迟没有让人通传主要是他觉得这话难以企口可?#24378;?#21040;了桓尹二人他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毕竟这几个可都是?#31508;?#20154;

想到在家中听到女帝国师和丞相的谣言他便?#34892;?#22352;不住最关键的竟然说女帝是祸国之君这可真真?#34892;?#36807;火了

他以前知道女帝和夜南王还有丞相之间?#34892;?#20256;言怎的现在没了夜南王却变成了国师

要知道国师占卜一国之卦象也可以说大楚的兴衰取决于国师占卜女帝卦象之上若是国师有鬼大楚也就危矣了

见魏夫子?#30343;强?#30528;二人陷入?#20102;E?#21335;无上前一?#21073;?#31505;道

丞相是相貌堂堂了些但魏夫子不至于如此入迷吧?#20426;?br />
魏夫子顿时清醒过来?#34892;?#19981;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对二?#35828;?br />
?#23433;?#30693;丞相和国师有没有听到坊间传言啊?#20426;?br />
呵既然魏夫子都说了是坊间传言那可有可信之处啊?#20426;?br />
魏夫子一噎想了想觉得国师说得有理但还是?#34892;?#25285;忧道

可?#28508;?#19979;

南无自然知道魏夫子的担忧只道魏夫子忠君可?#21361;?#37027;些传言自然不可能是真的陛下继位乃是大楚之福恐怕是?#34892;?#24576;?#36824;?#20043;人?#21448;?#20316;梗

魏夫子虽然不太懂朝堂之事但学问没少做史书也没少看自然知道朝堂波云诡谲叹了口气对二?#35828;?#26082;如此老夫就不去扰陛下烦?#29287;ˣ?#36824;望二位大人还大楚一个清静

桓尹轻声一笑魏夫子为人高义本相在此多谢夫子了

魏夫子见桓尹轻轻对自己施了一礼连忙阻止口中颤巍巍道

丞相这这不可啊这可折煞老夫了

桓尹轻叹一声大楚若是像夫子一般的人多些也不至于此

说到此处面上竟是难掩悲痛魏夫子自然感触良深大楚朝堂之上没有几个没心思的贵族子弟纨绔多骄奢**一日不治便是毒瘤更毒一分

魏夫子看桓尹二人有事与陛下相商而自己又?#30343;?#20040;主意便不再多做停留跟二人告了?#28508;?#31163;去了

南无看着魏夫子的背影笑道你选的夫子倒是好对她都是忠心

桓尹眯了眯眸只道她虽平日里跳脱些但大?#20013;?#23376;是极好的

你?#19981;?#20415;好也不知南无这句是玩笑揶揄还是情真意切说完就让小侍进去通传了

倒是桓尹听着这话情不自禁皱了皱眉?#19981;?#20415;好吗

乔庄在殿内看着小儿书不亦乐乎这边来人通传桓尹和南无一同来了吓得她立马收了起来得亏有人通传要是桓尹直接进了来被她看到自己不学无术又是一阵絮?#35835;ˡ?br />
笑盈盈看着二人映着一室阳光步入殿中乔庄只觉养眼养眼

这养眼的是二?#35828;?#39118;姿挺拔如松一白一黑好不登对嗯她虽觉得登对这个词用在他们两个大男人身上?#34892;皇?#21512;但确确实实觉得二人这般才?#29287;?#37027;般配二字

自然这话她是不能说的那国师一如既往戴着面具她是真的很好奇他的面容是以见了南无她就开始?#32426;?#32039;锁似是在想象那人面具之下的容颜

倒是桓尹?#27492;?#19968;副心不在焉的样子?#34892;?#26080;奈轻声说道

陛下非礼勿视

乔庄抽了抽眼角忍不住回嘴道国师这般难道非礼?#20426;?br />
总之陛下要注意仪态

?#32610;?#26159;因为国师好仪态朕才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陛下这人非礼勿视

南无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回嘴道阿尹啊这个礼非那个礼吧

桓尹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小声道你会不会非礼自己还不知道吗?#20426;?br />
南无?#21834;?br />
他发?#21482;?#23609;越来越小心眼了?#36824;?#20182;不会和他一般见识毕竟还有正事

南无看向乔庄对她道陛下可知坊间传言?#20426;?br />
乔庄听着南无的问话不知怎的脑瓜子开始疼想来这二人前来一定?#30343;?#20040;好事

什么事?#20426;?br />
坊间有言臣与陛下你私情?#26469;档?br />
乔庄看着南无不紧不慢回答到最后?#26469;?#20004;个字刻意地拔高了声音不由得眼皮子狂跳忍不住回道国师这私情还好说?#26469;?#35848;不上吧?#20426;?br />
陛下莫要在意那些个细节南无淡淡回道

自从之前登基见过一?#25991;?#26080;就再也没怎么见过他之前听孙沪说要求他去华阳夫人府上今日也确实是国师选的好日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隐隐觉得这事情?#24187;?#32780;且多半也与华阳夫人有关又觉得这传言着实太过离谱了些要是传桓尹和南无有私情才正常些她和南无都没见过几次面连私都没有何来的情更别谈什么私情了

只听南无继续道臣还未开坛做法时华阳夫人便病重据说派人来了宫?#26143;?#40784;王夫可是连宫中的门都没进去

乔庄?#35835;?#25199;嘴角这和你我私情何干?#20426;?br />
桓尹觉得私情这二字着实刺耳轻咳了一声陛下措辞

乔庄?#28304;行?#22823;捶了捶?#28304;?#35273;得和这两个大神说话真的得需要顶好的脑子

对对对朕与国师何来的私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20426;?br />
南无将传言一一与她说了最终道是以如今皆传陛下你为祸大楚而臣是帮凶这该如何是好啊?#20426;?br />
乔庄深吸了口气叹道看来是华阳夫人故意设计?#30343;ǡ?#22905;一人也闹不出这?#21019;?#30340;动?#30149;?br />
乔庄抿了抿?#21073;?#30475;来这朝堂之上不少人巴不得她从这帝位下去呢单单一人之力又怎会闹得满城皆知恐怕是一群人设的套而主使之人

乔庄瞥了眼桓尹问道?#23433;?#30693;丞相有何高见啊?#20426;?br />
桓尹轻轻抬眼眸子里是一派冷然他说华阳夫?#35828;?#30149;是真的只怕那些话是辅国公派人传出去的

华阳夫人说她这个女帝无容人之量烧了她的小人引起此次祸端恐怕真就是孙沪那个老狐狸

乔庄撇了撇嘴?#21322;?#23601;知道孙沪那老东西没安好心

孙沪还一副我为你着想你的女帝名声不能?#25285;?#25105;?#38405;?#26368;忠心的模样现在回想起来只让她一阵作?#24359;?br />
?#26696;?#22269;公让国师前往?#36824;?#26159;为了营造陛下你对华阳夫人深恶痛绝之事好散播谣言说桓尹想了想措辞生生不想提?#21834;?#31169;情二字继续道

说国师罔顾常法对陛下你偏私正巧如今?#20174;?#22823;旱江楚断桥这些人便更有了说辞说这些乃是不祥之兆

乔庄?#34892;?#26080;语这些人肠子弯弯绕绕的总是不消停她对桓尹道

这件事就交给丞相你处理吧

桓尹却是悠然一笑问道陛下以为如何处理?#20426;?br />
乔庄睁大了眼睛似是压根没想过这问题她倒真不觉?#27809;?#23609;没有办法毕竟?#31508;?#31572;应让南无去给做法他也是同意?#35828;ġ?br />
对于桓尹来说从来不做?#35805;?#25569;的事也从来不会答应自?#20309;?#26366;算到过的事是以乔庄觉?#27809;?#23609;是一定可以处理好的可桓尹这?#27425;首?#24049;她不由心下一沉问道

丞相难道没想过?#20426;?br />
?#36299;?#20160;么?#20426;?#26707;尹?#34892;幻?#25152;以

乔庄砸吧砸吧嘴只道那丞相当日为何同意辅国公让国师前去华阳夫人府上做法?#20426;?br />
桓尹?#27492;?#24819;了片刻然后笑道就是觉得有趣罢了

对于他来说还?#28216;?#35265;过南无这个堂堂国师被当作一个法师?#30475;?#35273;得有趣罢了

听了他的回话不仅乔庄磨牙霍霍就连南无都?#34892;?#24819;吐血要是手里有把大刀他一定毫不犹豫砍过去

可桓尹却不在意他们二人对他有多少哀?#26775;?#24189;幽道陛下此事事关楚国国体还望好生处理

乔庄抽了抽嘴角那朕可以直接下令抓辅国公吗?#20426;?br />
桓尹轻嗤一笑没有证据如何抓?#20426;?br />
乔庄?#34892;?#27844;气这个孙沪就会挑好时候不可以说这个老狐狸就会算计每次做坏事都让人抓不到把柄毕竟没有人能证明是他放出去传言的更何况以他一人也不能传的这么广朝中一定还有其他人参与可她竟完全没个头绪

乔庄又问道那朕就让辅国公查明此事?#20426;?br />
桓尹轻勾起唇角若?#28508;?#19979;不怕辅国公找替罪羔羊就好

乔庄撇了撇嘴这孙沪要是抓个替罪羊自然不会是他的党派没准儿把好好的大?#39029;?#32473;推出来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乔庄抓了抓头发?#34892;?#26080;奈她素来知道舆论可怕最能伤人可她又哪里遇到过这等事

这种感觉好像是她成了全民公敌罪大恶极万死不足以泄民愤似的

而且大楚的兴衰在她手上说她是祸害她还真想祸害给他?#24378;?#30475;

她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有了主意桓尹询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做?#20426;?br />
乔庄摆了摆手靠在椅背上悠哉游哉对他们道丞相国师不必担忧朕自有办法你们二人也累了先行回去吧

桓尹?#27492;?#20449;心十足心中倒是?#34892;?#30097;惑又想起一事提醒她道

陛下不论谣言如何传那华阳夫?#35828;?#30149;情也耽搁不得

此事由华阳夫人病重引起切断谣言却不仅仅只靠华阳夫人病情好转这感觉就好似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乔庄点?#35828;?#22836;华阳夫人乃是一品夫人亡夫又是骠骑大将军朕岂会不重视她又岂会?#24184;?#32829;误她的病情?#20426;?br />
她表面意?#23478;?#24605;一下然后招来小侍说道去请齐王府速速前往华阳夫人府上为华阳夫人好生诊断一番

小侍领命而去桓尹点点头表示对她的赞?#20572;?#21335;无虽是好奇乔庄如何处理谣言一事但看人家没?#24184;?#36879;露一丝一毫的意思不由觉得无趣打声招呼便大步流星地离去了

但还未出殿门就听桓尹那清冷的声音响起对乔庄道

陛下身子可好些?#20426;?br />
刚要跨出殿门的南无不小心绊了一下身子可好些这话透?#30701;?#22810;南无不由放慢脚?#21073;?#24930;悠悠直起身子竖起耳朵听乔庄的回答

乔庄自?#30343;?#30693;道桓尹指的是什么顿时?#25104;?#28072;红可别说桓尹?#19988;?#33167;要比阿素姑姑的好上许多?#36824;?#19968;日便已好了也不怎么痒了

她点?#35828;?#22836;小声地嗯了一声多?#22238;?#30456;关心

说完这话飞快地抬起头瞄了一眼桓尹复又垂头摆弄起衣襟来这桓尹怎的还不走

此时的她完全没?#34892;乃?#22312;意南无南无是走是留她可全然不知心中眼里皆是眼前那风姿?#39584;?#20043;人

桓尹难得?#27492;?#23047;羞的模样心中?#34892;?#22909;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声音?#34892;?#36731;柔对她道陛下臣不知你打算如何处理谣言一事但切记勿心慈手软

南无见?#30343;裁窗素?#21548;撇了撇嘴另一条腿终于迈出?#35828;?#38376;潇洒离去了

大殿之上唯有二人她端坐桌前那人长身而立阳光倾泻映了一室温暖

她素来知道桓尹是杀伐果断之人可每每他用世间最清冷的声音吐出最冰寒的话语都让她心中一凉

他与她终归是不同的

乔庄闷闷地嗯了声模样温软是他很难见到的样子他想她还是需要成长些的可现下他又?#34892;?#24076;望她能成长得慢些

他也不再说什么只嘱咐了她几句便离去了乔庄一抬头便见他那挺拔的背影衬在了阳光里可每一步又好似走在了她的心上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9090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