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五章 甜甜蜜蜜到永远!

第九十五章 甜甜蜜蜜到永远!

  “阿庄!”

  寂静的马车里,男?#28216;?#28070;如水的声音响起,乔庄不由一颤,这男人似乎越来越会撩人了。

  乔庄抬眼看了看他,却见那人含笑望着自己,“阿庄,你可唤我阿尹。”

  乔庄抬起胳膊抚了抚身上的鸡皮疙瘩,若是阿尹阿庄的叫,未免也太暧昧了写,她呵呵一笑,

  “丞相还是叫朕陛下的好。”

  桓尹微微眯了眸子,身体向后靠去,倚在了车壁上,

  “阿庄还在生气吗?”

  桓尹想了很多天,总觉得这些时日她的作为和以前不同,想必是那日来质?#39318;?#24049;同他生气了。

  乔庄自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不禁?#34892;?#26080;语,这桓尹的脑构造可能和正常人类不太一样,这反射弧忒长了。

  乔庄?#34892;?#37145;视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人同你说过是我生气了吗?”

  听着她的语气?#34892;?#28201;和,毕竟自称?#19981;?#25104;了“我”,桓尹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不曾。”

  乔庄撇?#20284;?#22068;,“丞相,脑子慢也是种病,得治!”

  桓尹眼皮都不抬地道:“胡乱说话也是种病,得治!”

  乔庄似乎感觉到一口老血即将冲破喉咙,这个桓尹的嘴简?#31508;乔?#25749;,她哼哼一声,“丞相你觉得你长得好吗?”

  桓尹邪魅地?#21019;?#19968;笑,“自然。”

  “那丞相觉得你人好吗?”

  “一般般吧。”

  乔庄撇?#20284;?#22068;,这人这时候还知道谦虚了,于是又问道:

  “那丞相觉得你嘴巴毒吗?”

  “嗯?”

  桓尹?#34892;┎皇?#24456;理解,随即脑子一转,便明了过来,说道:

  “阿庄,你要不要试试我的嘴巴?#38745;?#27602;?”

  乔庄:?#21834;?br />
  怎么这句话这么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出来。

  “你唤我阿尹可好?我唤你阿庄!”

  乔庄觉得,今日的桓尹话特别多,而且反反复复那么一句,切了一声,

  “不好!”

  桓尹却是挑起一边眉毛,“私下如此唤可好?”

  “不好!”

  她直接拒绝,将头瞥向一边不看他,只听得低低的笑声传来,乔庄?#34892;?#32435;闷,一回头,却见那人垂头低笑,胸?#26707;?#30528;有节奏地起伏。

  ?#34892;?#20154;,?#36824;?#20309;种角度都是美的,就如桓尹,就算低垂着眸,月色?#20302;?#25554;进帘幕,映的他的脸半明半暗,也是极具诱惑的。

  “你笑什么?”

  她?#34892;?#19981;高兴,这男人自?#35946;?#21621;,却不知别人心里有多不爽。

  桓尹慢慢收了笑,只道:“既然陛下不愿?#28508;?#31639;了,?#30343;?#33251;还是想私下里唤你阿庄。”

  桓尹看着她龇牙咧嘴的样子面上一片得意,他说:

  “陛下随意就好。”

  乔庄看他自说自话很是不爽,刚要张牙舞爪起来,外面就停了马车,易萱在外面道:“陛下,宫门到了。”

  乔庄本来要说什么,却因为猛然停?#35828;?#39532;车吞了下去,她本想好好整?#25105;?#30058;桓尹,却不料车体摇晃,使她没站稳倾身栽倒在桓尹身上。

  二人?#21738;?#30456;对,桓尹扶着她的胳膊,一双好看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乔庄甚至能感受到他喷薄而至的呼吸,?#25104;?#39039;时涨得通红。

  “你……”

  桓尹缓缓勾起唇角,这一笑,万物失色,瞬间倾城,他轻轻抬起手,为她斜?#35828;?#27493;摇正了正,只道:“既是女帝,当有淑仪。”

  乔庄:?#21834;?br />
  又开始碎碎念?乔庄暗自撇嘴,挣了挣就要起身,桓尹却没松手,倒是用了巧劲儿,使她离他更近,他说:“阿庄……”

  他?#30343;乔?#22768;低?#21073;?#21364;有着无尽缠绵,乔庄渐渐迷失在他的眼神目光?#23567;?br />
  她告诉自己,不要信他,不要去靠近他,不要?#19981;?#20182;……

  不要了……

  突然,外面一声呼唤召回了她的神思,“陛下?”

  不知是谁的声音,她已经因为他辨认不清,她看了眼桓尹,故作生气道:

  “松手!”

  桓尹却?#30343;?#21547;笑看着她,她气呼呼地龇着牙,“松手!”

  桓尹突地松了手,她还一阵恍惚,便感觉不到独属于他的温暖,那人却又伸出手来,

  “陛下,臣的礼物?”

  乔庄看着那双好看的手,虽?#24187;?#20102;眼,心里却是恨恨道:真是个不要脸的,竟然伸手管人要东西。

  她撅了撅嘴,说道:“你?#30343;?#36824;?#36824;?#29983;辰吗?”

  她觉得自己身边太多桓尹的眼睛了,估计桓尹此时都知道她会送他什么了。

  “不打紧!”

  乔庄看他那一脸“我知道是什么,我就想看看,我就想要”的表情,撇?#20284;?#22068;,然后?#26377;渥永?#25487;出那枚桃木木簪,故意使了力气放在他手上,说道:

  “给你!”

  不待看看桓尹什么反应,便挥一挥衣袖地下了车,口中道:“丞相好走吧!”

  桓尹却?#24378;?#30528;那枚簪子,缓缓勾起唇角,眸中含着丝丝柔软,轻轻攥起拳,握紧了那枚簪子。

  我?#24149;?#21916;,大抵是他此时的写照了。

  能?#30343;?#21040;她的东西,虽?#36824;?#26159;个不与他身份相配的桃木簪,他心也是欢喜的。

  车外几个?#20061;?#37117;带着些许暧昧的目光看着她,看得乔庄一阵头皮发麻,立马加快速度往宫内行去。

  几个丫头对视一眼,又回头看了看那紧闭的帘幕,恰巧微风拂过,吹起帘幕一角,露出里面白衣翩翩。

  她?#24378;?#19981;到人,却分明能感到那清冷之意,又听到里面低沉的声音响起,

  “回相府吧!”

  马车行动起来,那白衣被帘幕彻底遮掩,马?#21040;?#34892;渐远,几人也跟着乔庄回了西华宫。

  回到西华宫,乔庄却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桓尹的若即若离,似有若无的在她面前示好,她想不通,桓尹对她究竟是何想法?

  想不通,索性不再想,不多时,她披衣而起,想着去外边走走,偏殿几个丫头在住,汐文离得近些,武功又好,对声音极为敏感,听到动静,就开门走了出来。

  “陛下?”

  乔庄回身看了看她,叹了口气,“你?#19968;?#21435;吧,桓尹?#30343;?#27966;了暗卫吗?”

  虽然她不知道暗卫在哪儿,但确确实实有有的,汐文皱着眉头想了想,乔庄?#21448;?#20102;语气,

  “今日朕不想有人跟着。”

  汐文见她神色一沉,便不再多言,躬身退了回去,乔庄才缓步往出走。

  披着一袭红裳,走在这月色之下,倒不吓人,反倒有几分妩媚之?#23567;?br />
  她皮肤生的?#23562;?#26368;是衬红色,她?#19981;?#32418;色,是因为红色热情,是暖意的,果然,披上红色的衣裳,就瞬间温暖了她的身子。

  她想,有时候老天爷会让她来这个地?#21073;?#23601;一定是有道理的,?#30343;?#36825;个道理她暂时还不懂。

  乔庄抬起自己的手腕,看着那在月色下闪耀着微光的珠串,叹了口气,刚一放下,就见前面同样站着一个一袭红衣之人。

  这人是花柳。

  乔庄轻轻一笑,走近他抛了个媚眼,嬉笑道:

  “没想到花妃也睡不着啊?”

  花柳看到来人?#20052;?#24196;,不禁红了?#24120;?#22768;音柔柔的,

  “是啊,陛下也睡不着吗?”

  在他看来,皇帝是天底下最大的人,生杀予夺都在其手,只有小人物才会有伤?#21738;?#36807;的时候,而帝王是没有什么忧?#19988;?#38590;的。

  可今日他看到陛下与往日的不同,往日的她是会开着玩笑却没放在心上,是会嬉笑打闹,百般调戏,可今日的她却是有着一缕忧思的。

  他想问问她,为什么会?#24039;耍?#21487;是又觉得太唐突,虽说陛下对他和少晗玉要比对其他的妃子好些,可他还是感受得到,陛下对他并未有什么真情。

  这宫中多?#20889;?#35328;,说?#28508;?#19979;与丞相之间有着什么,他最开始是嗤之以鼻的,可后来又觉得陛下这样的女子怕也只能是丞相这般人物?#25490;?#24471;上的。

  若?#20052;?#24196;知道他这想法,一定会对他亲亲的,毕竟还没多少人这么夸过她!

  “陛下可是因为丞相?”

  他这般想着,便脱口而出,?#30343;?#35805;一出口就想咬舌了,可是却见对面女子怔楞了一瞬,随即笑了起来。

  她本就是个美人,这般一笑起来,却更是添了几分媚意,目光流转间,多了几丝风情。

  乔庄敛了笑,正视着花柳,只道:“没想到我?#33108;?#22915;心思还挺多的。”

  花柳低?#35828;?#22836;,有微微侧过脑袋,“陛下是觉得妾身聪明吗?”

  花柳这模样?#34892;?#20687;个?#35753;?#30340;小正太,可又?#34892;?#20687;待人爱抚的小哈巴狗,当然他是更加好看些的。

  乔庄捂着嘴笑了起来,花柳却是皱起了眉头,只道:

  “陛下,妾身虽不聪明,但也不愚笨,这几日宫中流言甚多,也能猜出个十之一二。”

  嗯,乔庄肯定地点点头,人?#19968;?#26611;说得的确没错,也真的就?#30343;?#21313;之一二。

  花柳又叹了口气,说道:“陛下,要妾身说,丞相大?#35828;?#30830;是好,可却?#28508;?#19979;良人。”

  乔庄这时才不得不再好好看一看这个花妃了,可见他一派坦然,不见丝毫杂质,那双眸子依旧清澈,不沾染一丝尘埃,是个不可多得的单纯人物。

  ?#30343;牽?#23601;连这般单纯之人都知桓尹实非她良人,可她却止不住还在想,想那男人救过她,想他清冷一?#24120;?#24819;他低沉的笑容,可是……

  这些皮囊之后又有什么?他对她,终归是利用,直到现在也是利用,尽管他有时在撩拨她的心弦,可却一个字的真话都不会说!

  这便是桓尹,将天下与众人握在掌心的桓尹!

  她的?#26143;?#21551;蒙得可能晚些,生命中遇到第一个让她心动的人便是桓尹,?#30343;?#37027;种心动,是在她刻意?#24618;?#35768;久之后一夕之间爆发出来的,便如潮水般汹涌。

  她问:“花妃以为何为良人?”

  乔庄轻轻侧过头,不知看向?#26410;Γ?#33457;柳却是道:“良人便是一心为你,一?#24149;?#30528;你疼着你爱着你的。”

  花柳说着,不禁露出几丝甜蜜,好似有谁这般待过他似的,可接下来他便道:、

  “花柳?#19981;?#36825;般倾心于一个女子的。”

  他的目光紧紧锁着她,乔庄却没在意,听了他后半句,却是微微笑起,回过头笑意绵绵地看着他,“那若是能?#25442;?#22915;?#19981;叮?#36825;女子倒是?#20197;耍 ?br />
  花柳眼?#23376;?#19968;抹失落,他不知道陛下是故意装作没听懂,还是就不想给他希望,他又小声?#27490;?#36947;:“妾身?#28508;?#19979;的人。”

  这意思就是要有倾心之人也是你陛下!

  可乔庄却似是没有听到,?#36828;?#36807;滤了去,又接着之前他那句“疼你爱你”,说道:

  “?#30343;腔?#22915;,?#34892;?#26102;候也是需要自己心动与倾心的。”

  若是自己都不能心动,那另一个人做再多又有何用?

  若是自己都不能倾心,那另一个人再护着疼着爱着又能怎样?

  ?#30343;牽?#19990;上添了个?#28072;?#20154;,多了个可怜人罢了!

  乔庄晃了?#25991;?#34955;,?#34892;?#22909;奇,问道:“花妃多大入的宫?”

  花柳随着她坐在一旁的石椅上,仰头看了看中空皎洁的明月,嘟了嘟嘴,说道:

  “妾身是十二岁入的宫,那时候觉得皇宫好大,但是很美。”

  “现在呢?”

  “现在……”他抿了抿?#21073;?#20284;是极难回答,乔庄噗嗤笑了一声,

  “尽管说就是,就当今日你我是个朋友在聊天。”

  花柳?#34892;?#24847;外地看了乔庄一眼,但见人家一脸柔和得看着远处,她问:

  “那花妃在宫里可欢喜?”

  花柳闻言一愣,敛了笑容,?#34892;?#21463;惊地看着她,却见那人眉眼带笑,是一派温和,花柳笑笑,“在宫中吃住不穿,家里面也过得宽裕些,无甚不好。”

  乔庄摇了摇头,“?#30343;?#38382;他们,是问你,除去吃住,你开心吗?”

  花柳?#34892;?#19981;解地看着她,乔庄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他回答,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看着明月,

  “我的家乡也要?#26085;?#37324;好,那里有很多新奇的事物,那里不需要束缚,自由自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陛下说的是徐州?”

  乔庄撅了撅嘴,回头冲他嘻嘻一笑,“就算是吧。”

  花柳看着她的笑颜,不禁红了脸颊,又装作不甚在意地往旁处瞥?#20284;常?#35828;道:

  “妾身现在有陛下就很欢?#30149;!?br />
  乔庄:?#21834;?br />
  乔庄暗自翻了个白眼,只当她在拍马屁,在她眼里其实花柳就像个小屁孩儿,小正太?#24187;叮?#34429;然他们同岁,乔庄还是觉得她要?#28982;?#26611;成熟很多。

  “你的家乡在哪儿?”

  花柳舔了舔嘴?#21073;?#38543;后露出一抹极为向往与满足的微笑,恰好这时的乔庄还在?#20154;?#22238;答,等不及便回头看看他,却见人家红唇水润,泛着点儿光泽,似是在回忆,只听他道:

  “妾身的家乡在湘西,那里的人儿都很好,很热情很善良,他们特别爱笑,每个人笑起来都很漂亮。”

  他没读过什么书,说的也都是最简单的话语,但?#20052;?#24196;却有一种亲切感,那里一定是个好地方。

  她只知道,齐地、巴蜀和湘西盛产美男,而花柳的家乡在湘西。

  花柳微微弯了眼眸,笑了一声,继续道:“记得小的时候淘气,非要和娘亲撒泼买烧饼,我们家对面的烧饼铺子特别好吃,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23567;!?br />
  说到后来,他?#34892;?#24581;然,“那时候说什么也要吃,母亲身上没带钱,就揪着我的耳朵,非要拉我回家,我死活不肯。”

  乔庄听着,也不由笑了起来,继续听他说道:“后来还是那李家大叔哈哈笑着阻止我娘亲,给我塞了两张烧饼,那两张烧饼的味道,我到现在还记得。”

  乔庄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他的世界很单纯,因着两张烧饼都能记这么久,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他可能都再回不去那个地方。

  “今天的月色真美!?#31508;且?#20026;有陛下的陪伴,所以月色才如此美!

  后半句他没说,看了看天上的月,又瞥?#20284;?#26049;边的人儿,心中一阵欢?#30149;?br />
  “是啊,月色很美!”她看着天空皎洁明月,轻轻勾起了?#21073;?#19968;笑如花。

  他忘不了今日的陛下,与以往那般风流模样不同,?#33162;皇?#37027;种游戏人间的感觉,而是静谧的,犹如月下精灵。

  她轻轻闭了闭眼,微抬起下巴,似是在享受微风,又似是享受月光,她轻轻道:

  “花妃今日睡不着,是想家了吧。”

  花柳觉得这样的陛下一点都不可怕,她该是天底下最干净的女子,他闷闷地应了一声,乔庄就道:

  “我也想了,很想。”

  花柳以为她说的是徐州,掩唇一笑,“若是能有机会同陛下返回徐州一游就好了。”

  乔庄也不多做解?#20572;?#36716;过头眨了个电眼,笑道:

  “自然好,朕……可是要和花妃甜甜蜜蜜到永远的。”

  乔庄继续调戏着他,轻轻用食指勾起他下巴,花柳抬起?#20542;露?#24471;若小鹿撞撞的眼水汪汪地看着她,

  “好!”

  这一刻,不同于她的调戏打闹,这个少年深深记得眼前这个女子的话,这句“要和花妃甜甜蜜蜜到永远的”记了许?#30511;?#20037;,也深入骨髓,化作了执念。

  而她不知,早有人情根深种,更不知,是这个单纯让人总是忍不住去调戏的少年。

  她说:“花妃想家,朕也想家,从今以后,这皇宫便是你的家,也是……朕的家!”

  她不止是在对花柳说,更是在对自己说,她想,既然无法扭转乾坤,就且看乾坤如何行!

  花柳笑眯了眼,那月下的少年,美如玉,甜如蜜,低声应了一句,“好!”

  这是一个约定,而且她真的给了他……一个家!

  ------题外话------

  明天周末,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会看,之前的几天看的人真的好少啊,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哈哈,日常表白一波吧,看的宝宝们,?#24653;?#20320;们一直陪伴~~~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9148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