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五章 甜甜蜜蜜到永遠!

第九十五章 甜甜蜜蜜到永遠!


  “阿莊!”

  寂靜的馬車里,男子溫潤如水的聲音響起,喬莊不由一顫,這男人似乎越來越會撩人了。

  喬莊抬眼看了看他,卻見那人含笑望著自己,“阿莊,你可喚我阿尹。”

  喬莊抬起胳膊撫了撫身上的雞皮疙瘩,若是阿尹阿莊的叫,未免也太曖昧了寫,她呵呵一笑,

  “丞相還是叫朕陛下的好。”

  桓尹微微瞇了眸子,身體向后靠去,倚在了車壁上,

  “阿莊還在生氣嗎?”

  桓尹想了很多天,總覺得這些時日她的作為和以前不同,想必是那日來質問自己同他生氣了。

  喬莊自然反應過來他的意思,不禁有些無語,這桓尹的腦構造可能和正常人類不太一樣,這反射弧忒長了。

  喬莊有些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問道:“有人同你說過是我生氣了嗎?”

  聽著她的語氣有些溫和,畢竟自稱也換成了“我”,桓尹輕笑一聲,搖了搖頭,“不曾。”

  喬莊撇了撇嘴,“丞相,腦子慢也是種病,得治!”

  桓尹眼皮都不抬地道:“胡亂說話也是種病,得治!”

  喬莊似乎感覺到一口老血即將沖破喉嚨,這個桓尹的嘴簡直是欠撕,她哼哼一聲,“丞相你覺得你長得好嗎?”

  桓尹邪魅地勾唇一笑,“自然。”

  “那丞相覺得你人好嗎?”

  “一般般吧。”

  喬莊撇了撇嘴,這人這時候還知道謙虛了,于是又問道:

  “那丞相覺得你嘴巴毒嗎?”

  “嗯?”

  桓尹有些不是很理解,隨即腦子一轉,便明了過來,說道:

  “阿莊,你要不要試試我的嘴巴毒不毒?”

  喬莊:“……”

  怎么這句話這么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說不出來。

  “你喚我阿尹可好?我喚你阿莊!”

  喬莊覺得,今日的桓尹話特別多,而且反反復復那么一句,切了一聲,

  “不好!”

  桓尹卻是挑起一邊眉毛,“私下如此喚可好?”

  “不好!”

  她直接拒絕,將頭瞥向一邊不看他,只聽得低低的笑聲傳來,喬莊有些納悶,一回頭,卻見那人垂頭低笑,胸腔跟著有節奏地起伏。

  有些人,不管何種角度都是美的,就如桓尹,就算低垂著眸,月色偷偷插進簾幕,映的他的臉半明半暗,也是極具誘惑的。

  “你笑什么?”

  她有些不高興,這男人自己樂呵,卻不知別人心里有多不爽。

  桓尹慢慢收了笑,只道:“既然陛下不愿那便算了,只是臣還是想私下里喚你阿莊。”

  桓尹看著她齜牙咧嘴的樣子面上一片得意,他說:

  “陛下隨意就好。”

  喬莊看他自說自話很是不爽,剛要張牙舞爪起來,外面就停了馬車,易萱在外面道:“陛下,宮門到了。”

  喬莊本來要說什么,卻因為猛然停了的馬車吞了下去,她本想好好整治一番桓尹,卻不料車體搖晃,使她沒站穩傾身栽倒在桓尹身上。

  二人四目相對,桓尹扶著她的胳膊,一雙好看的眸子緊緊盯著她,喬莊甚至能感受到他噴薄而至的呼吸,臉色頓時漲得通紅。

  “你……”

  桓尹緩緩勾起唇角,這一笑,萬物失色,瞬間傾城,他輕輕抬起手,為她斜了的步搖正了正,只道:“既是女帝,當有淑儀。”

  喬莊:“……”

  又開始碎碎念?喬莊暗自撇嘴,掙了掙就要起身,桓尹卻沒松手,倒是用了巧勁兒,使她離他更近,他說:“阿莊……”

  他只是輕聲低喚,卻有著無盡纏綿,喬莊漸漸迷失在他的眼神目光中。

  她告訴自己,不要信他,不要去靠近他,不要喜歡他……

  不要了……

  突然,外面一聲呼喚召回了她的神思,“陛下?”

  不知是誰的聲音,她已經因為他辨認不清,她看了眼桓尹,故作生氣道:

  “松手!”

  桓尹卻只是含笑看著她,她氣呼呼地齜著牙,“松手!”

  桓尹突地松了手,她還一陣恍惚,便感覺不到獨屬于他的溫暖,那人卻又伸出手來,

  “陛下,臣的禮物?”

  喬莊看著那雙好看的手,雖被迷了眼,心里卻是恨恨道:真是個不要臉的,竟然伸手管人要東西。

  她撅了撅嘴,說道:“你不是還沒過生辰嗎?”

  她覺得自己身邊太多桓尹的眼睛了,估計桓尹此時都知道她會送他什么了。

  “不打緊!”

  喬莊看他那一臉“我知道是什么,我就想看看,我就想要”的表情,撇了撇嘴,然后從袖子里掏出那枚桃木木簪,故意使了力氣放在他手上,說道:

  “給你!”

  不待看看桓尹什么反應,便揮一揮衣袖地下了車,口中道:“丞相好走吧!”

  桓尹卻是看著那枚簪子,緩緩勾起唇角,眸中含著絲絲柔軟,輕輕攥起拳,握緊了那枚簪子。

  我心歡喜,大抵是他此時的寫照了。

  能夠收到她的東西,雖不過是個不與他身份相配的桃木簪,他心也是歡喜的。

  車外幾個婢女都帶著些許曖昧的目光看著她,看得喬莊一陣頭皮發麻,立馬加快速度往宮內行去。

  幾個丫頭對視一眼,又回頭看了看那緊閉的簾幕,恰巧微風拂過,吹起簾幕一角,露出里面白衣翩翩。

  她們看不到人,卻分明能感到那清冷之意,又聽到里面低沉的聲音響起,

  “回相府吧!”

  馬車行動起來,那白衣被簾幕徹底遮掩,馬車漸行漸遠,幾人也跟著喬莊回了西華宮。

  回到西華宮,喬莊卻是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桓尹的若即若離,似有若無的在她面前示好,她想不通,桓尹對她究竟是何想法?

  想不通,索性不再想,不多時,她披衣而起,想著去外邊走走,偏殿幾個丫頭在住,汐文離得近些,武功又好,對聲音極為敏感,聽到動靜,就開門走了出來。

  “陛下?”

  喬莊回身看了看她,嘆了口氣,“你且回去吧,桓尹不是派了暗衛嗎?”

  雖然她不知道暗衛在哪兒,但確確實實有有的,汐文皺著眉頭想了想,喬莊加重了語氣,

  “今日朕不想有人跟著。”

  汐文見她神色一沉,便不再多言,躬身退了回去,喬莊才緩步往出走。

  披著一襲紅裳,走在這月色之下,倒不嚇人,反倒有幾分嫵媚之感。

  她皮膚生的白皙,最是襯紅色,她喜歡紅色,是因為紅色熱情,是暖意的,果然,披上紅色的衣裳,就瞬間溫暖了她的身子。

  她想,有時候老天爺會讓她來這個地方,就一定是有道理的,只是這個道理她暫時還不懂。

  喬莊抬起自己的手腕,看著那在月色下閃耀著微光的珠串,嘆了口氣,剛一放下,就見前面同樣站著一個一襲紅衣之人。

  這人是花柳。

  喬莊輕輕一笑,走近他拋了個媚眼,嬉笑道:

  “沒想到花妃也睡不著啊?”

  花柳看到來人是喬莊,不禁紅了臉,聲音柔柔的,

  “是啊,陛下也睡不著嗎?”

  在他看來,皇帝是天底下最大的人,生殺予奪都在其手,只有小人物才會有傷心難過的時候,而帝王是沒有什么憂慮疑難的。

  可今日他看到陛下與往日的不同,往日的她是會開著玩笑卻沒放在心上,是會嬉笑打鬧,百般調戲,可今日的她卻是有著一縷憂思的。

  他想問問她,為什么會憂傷?可是又覺得太唐突,雖說陛下對他和少晗玉要比對其他的妃子好些,可他還是感受得到,陛下對他并未有什么真情。

  這宮中多有傳言,說是陛下與丞相之間有著什么,他最開始是嗤之以鼻的,可后來又覺得陛下這樣的女子怕也只能是丞相這般人物才配得上的。

  若是喬莊知道他這想法,一定會對他親親的,畢竟還沒多少人這么夸過她!

  “陛下可是因為丞相?”

  他這般想著,便脫口而出,只是話一出口就想咬舌了,可是卻見對面女子怔楞了一瞬,隨即笑了起來。

  她本就是個美人,這般一笑起來,卻更是添了幾分媚意,目光流轉間,多了幾絲風情。

  喬莊斂了笑,正視著花柳,只道:“沒想到我們花妃心思還挺多的。”

  花柳低了低頭,有微微側過腦袋,“陛下是覺得妾身聰明嗎?”

  花柳這模樣有些像個萌萌的小正太,可又有些像待人愛撫的小哈巴狗,當然他是更加好看些的。

  喬莊捂著嘴笑了起來,花柳卻是皺起了眉頭,只道:

  “陛下,妾身雖不聰明,但也不愚笨,這幾日宮中流言甚多,也能猜出個十之一二。”

  嗯,喬莊肯定地點點頭,人家花柳說得的確沒錯,也真的就只是十之一二。

  花柳又嘆了口氣,說道:“陛下,要妾身說,丞相大人的確是好,可卻非陛下良人。”

  喬莊這時才不得不再好好看一看這個花妃了,可見他一派坦然,不見絲毫雜質,那雙眸子依舊清澈,不沾染一絲塵埃,是個不可多得的單純人物。

  只是,就連這般單純之人都知桓尹實非她良人,可她卻止不住還在想,想那男人救過她,想他清冷一瞥,想他低沉的笑容,可是……

  這些皮囊之后又有什么?他對她,終歸是利用,直到現在也是利用,盡管他有時在撩撥她的心弦,可卻一個字的真話都不會說!

  這便是桓尹,將天下與眾人握在掌心的桓尹!

  她的感情啟蒙得可能晚些,生命中遇到第一個讓她心動的人便是桓尹,只是那種心動,是在她刻意壓制許久之后一夕之間爆發出來的,便如潮水般洶涌。

  她問:“花妃以為何為良人?”

  喬莊輕輕側過頭,不知看向何處,花柳卻是道:“良人便是一心為你,一心護著你疼著你愛著你的。”

  花柳說著,不禁露出幾絲甜蜜,好似有誰這般待過他似的,可接下來他便道:、

  “花柳也會這般傾心于一個女子的。”

  他的目光緊緊鎖著她,喬莊卻沒在意,聽了他后半句,卻是微微笑起,回過頭笑意綿綿地看著他,“那若是能被花妃喜歡,這女子倒是幸運!”

  花柳眼底有一抹失落,他不知道陛下是故意裝作沒聽懂,還是就不想給他希望,他又小聲嘀咕道:“妾身是陛下的人。”

  這意思就是要有傾心之人也是你陛下!

  可喬莊卻似是沒有聽到,自動過濾了去,又接著之前他那句“疼你愛你”,說道:

  “只是花妃,有些時候也是需要自己心動與傾心的。”

  若是自己都不能心動,那另一個人做再多又有何用?

  若是自己都不能傾心,那另一個人再護著疼著愛著又能怎樣?

  只是,世上添了個癡情人,多了個可憐人罷了!

  喬莊晃了晃腦袋,有些好奇,問道:“花妃多大入的宮?”

  花柳隨著她坐在一旁的石椅上,仰頭看了看中空皎潔的明月,嘟了嘟嘴,說道:

  “妾身是十二歲入的宮,那時候覺得皇宮好大,但是很美。”

  “現在呢?”

  “現在……”他抿了抿唇,似是極難回答,喬莊噗嗤笑了一聲,

  “盡管說就是,就當今日你我是個朋友在聊天。”

  花柳有些意外地看了喬莊一眼,但見人家一臉柔和得看著遠處,她問:

  “那花妃在宮里可歡喜?”

  花柳聞言一愣,斂了笑容,有些受驚地看著她,卻見那人眉眼帶笑,是一派溫和,花柳笑笑,“在宮中吃住不穿,家里面也過得寬裕些,無甚不好。”

  喬莊搖了搖頭,“不是問他們,是問你,除去吃住,你開心嗎?”

  花柳有些不解地看著她,喬莊等了許久,也沒聽到他回答,吸了吸鼻子,抬起頭看著明月,

  “我的家鄉也要比這里好,那里有很多新奇的事物,那里不需要束縛,自由自在,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陛下說的是徐州?”

  喬莊撅了撅嘴,回頭沖他嘻嘻一笑,“就算是吧。”

  花柳看著她的笑顏,不禁紅了臉頰,又裝作不甚在意地往旁處瞥了瞥,說道:

  “妾身現在有陛下就很歡喜。”

  喬莊:“……”

  喬莊暗自翻了個白眼,只當她在拍馬屁,在她眼里其實花柳就像個小屁孩兒,小正太一枚,雖然他們同歲,喬莊還是覺得她要比花柳成熟很多。

  “你的家鄉在哪兒?”

  花柳舔了舔嘴唇,隨后露出一抹極為向往與滿足的微笑,恰好這時的喬莊還在等他回答,等不及便回頭看看他,卻見人家紅唇水潤,泛著點兒光澤,似是在回憶,只聽他道:

  “妾身的家鄉在湘西,那里的人兒都很好,很熱情很善良,他們特別愛笑,每個人笑起來都很漂亮。”

  他沒讀過什么書,說的也都是最簡單的話語,但是喬莊卻有一種親切感,那里一定是個好地方。

  她只知道,齊地、巴蜀和湘西盛產美男,而花柳的家鄉在湘西。

  花柳微微彎了眼眸,笑了一聲,繼續道:“記得小的時候淘氣,非要和娘親撒潑買燒餅,我們家對面的燒餅鋪子特別好吃,也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

  說到后來,他有些悵然,“那時候說什么也要吃,母親身上沒帶錢,就揪著我的耳朵,非要拉我回家,我死活不肯。”

  喬莊聽著,也不由笑了起來,繼續聽他說道:“后來還是那李家大叔哈哈笑著阻止我娘親,給我塞了兩張燒餅,那兩張燒餅的味道,我到現在還記得。”

  喬莊一臉笑意地看著他,他的世界很單純,因著兩張燒餅都能記這么久,在未來的幾十年里,他可能都再回不去那個地方。

  “今天的月色真美!”是因為有陛下的陪伴,所以月色才如此美!

  后半句他沒說,看了看天上的月,又瞥了瞥旁邊的人兒,心中一陣歡喜。

  “是啊,月色很美!”她看著天空皎潔明月,輕輕勾起了唇,一笑如花。

  他忘不了今日的陛下,與以往那般風流模樣不同,也不是那種游戲人間的感覺,而是靜謐的,猶如月下精靈。

  她輕輕閉了閉眼,微抬起下巴,似是在享受微風,又似是享受月光,她輕輕道:

  “花妃今日睡不著,是想家了吧。”

  花柳覺得這樣的陛下一點都不可怕,她該是天底下最干凈的女子,他悶悶地應了一聲,喬莊就道:

  “我也想了,很想。”

  花柳以為她說的是徐州,掩唇一笑,“若是能有機會同陛下返回徐州一游就好了。”

  喬莊也不多做解釋,轉過頭眨了個電眼,笑道:

  “自然好,朕……可是要和花妃甜甜蜜蜜到永遠的。”

  喬莊繼續調戲著他,輕輕用食指勾起他下巴,花柳抬起那懵懂得若小鹿撞撞的眼水汪汪地看著她,

  “好!”

  這一刻,不同于她的調戲打鬧,這個少年深深記得眼前這個女子的話,這句“要和花妃甜甜蜜蜜到永遠的”記了許久許久,也深入骨髓,化作了執念。

  而她不知,早有人情根深種,更不知,是這個單純讓人總是忍不住去調戲的少年。

  她說:“花妃想家,朕也想家,從今以后,這皇宮便是你的家,也是……朕的家!”

  她不止是在對花柳說,更是在對自己說,她想,既然無法扭轉乾坤,就且看乾坤如何行!

  花柳笑瞇了眼,那月下的少年,美如玉,甜如蜜,低聲應了一句,“好!”

  這是一個約定,而且她真的給了他……一個家!

  ------題外話------

  明天周末,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會看,之前的幾天看的人真的好少啊,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哈哈,日常表白一波吧,看的寶寶們,謝謝你們一直陪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914860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微乐福建麻将版本 网络赚钱 吉林心悦麻将下载安卓 3分赛车开奖 永利棋牌 王中王一马中特 2020年属兔打麻将方位 500比分完场 新加坡天天彩资料绿 下载江西抚州掌趣麻将 期货原油配资公司有哪些 5分pk10计划是官方开奖吗 欢乐广西南宁麻将 广东快乐10分直播 nba比赛比分预测 山西省快乐十分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