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三章 臣不介意陛下一起住

第九十三章 臣不介意陛下一起住

  恰好少羽因要再去那假山一?#21073;?#27491;正碰到了他们二人,表情甚是严肃,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20426;?br />
  阿言心里只念着那枚玉佩,哪在意他说什么,想要从他身边跑过去,就被少羽一把拉住,呵斥道:

  “你这是做什么?回去送死?#20426;?br />
  阿言?#30343;?#25671;着头,一张俏脸早已哭花了,少羽看着她哭,不禁脑壳疼,

  “不能回去,不想死就赶紧走!”

  阿言却?#30343;恰?#21834;啊呀呀”地说着,然后胡乱地?#28982;?#30528;,少羽抽了抽眼角,这女人果然麻烦!

  “主子,她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少澄很是聪明,从少羽的几句话便知道不能回去,刚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少羽看了眼二人,然后道:

  “你带着她离开,越快越好。”

  少澄领命,就要拉着阿言离开,阿言?#30343;?#21547;泪看向少羽,少羽捏了捏眉心,只道:

  “本王会帮你看看,莫要再回来了。”

  阿言闻言,倒是放了心,她对他,总是莫名信任的,就如今日他会救自己,也是她没有料想到的,但?#24688;?br />
  他救了自己,是不是说明有那么一点点……?#19981;?#22905;呢?

  这么想着,她不由羞红了?#33251;眨?#24494;微垂首,几不可闻地用鼻音“嗯”了一声。

  见少澄带人离去,少羽才继续像假山处行去,然后悠悠走向刚刚阿言躲的?#20040;?#26434;草?#23567;?br />
  少岐留下的小侍一直在这儿等着,没想到不过多少功夫就有人来了,他从袖子里?#33080;?#19968;把匕首,在月色下泛着寒光。

  少羽是何等人,一早就只有人再此,他放慢脚?#21073;?#36523;后之人凌厉出手,飞快向他刺去,少羽先是微微一侧头,那匕首堪堪落在他?#33251;?#19968;指处。

  少羽顷刻之间便反转过身,右手紧紧捏住小侍的手腕,然后左手轻轻一砍,那小侍“啊”了一声,匕首应声落地,少羽松开那小侍,又朝他心口?#29579;?#19968;脚,小侍立刻被踹出老远。

  小侍倒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也不知是该?#20219;?#30528;胸口,还是先柔柔脱臼?#35828;?#25163;腕,“啊啊咿咿”地叫着,少羽冷哼一声,

  “就你还想杀本王?#20426;?br />
  这时这个小侍才看清来人,一袭黑裳,墨发高束,一双?#19968;?#30524;尽显风流,可却蕴满了寒意。

  那小侍两腿一蹬,便往后退去,想站又站不起来,右手又被弄断了使不上劲儿,看着眼前愈?#20174;?#36817;的修罗,满脸?#21482;擰?br />
  少羽嗤笑一声,便道:“本王问你,你为少岐办事多久了?#20426;?br />
  那小侍吞了吞口口水,眼神乱瞟,似是在想如何逃脱,又似在考虑要不要回答。

  少羽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那上面镶了好几个彩色宝石,看起来甚是华丽贵重,他将刀鞘一拔,寒芒乍现,刺得那小侍眼睛生疼。

  少羽拿着匕首在空中划了几个好看的弧度,随意道:“本王这匕首是寒铁所制,天下第一铸剑师所赠,不知要比你那个匕首快上多少倍,而?#25671;?br />
  他幽幽地看着那小侍,笑容犹如地狱恶鬼,“本王甚是?#19981;?#30475;人大卸八块的模样。”

  那小侍浑身瑟瑟发抖,只听少羽敛了笑容,冷声问道:“说!为他办事多久?他与文渊侯夫?#35828;?#20107;都一五一十地告诉本王!”

  那小侍再次咽了口唾沫,终是受不住他的满身寒意,开口道:

  “回夜南王,小的在文渊侯夫人嫁过来不久府里招人就被主子安排进来到了。”

  少羽微微眯了眯眸,文渊侯夫人嫁过来,原来他们真的很早之前就有了奸情,少羽又想到自己那个温柔贤惠的叔母,心中替她不值。

  小侍继续道:“小的?#30343;?#36127;责给主子传信,别的什么都没做过,还望夜南王饶命啊!”

  这个小侍想得很明白,夜南王和主子是一家人,总不能将这事说出去吧,少羽听了他这话却是冷嗤一声,“没做过别的?那刚才你……还想杀了本王呢!”

  他紧紧盯着那小侍,没有错过小侍一?#28860;?#36807;的慌乱,少羽又问道:

  “刚刚你可有拾到什么东西?#20426;?br />
  小侍以为那玉佩是他的,连忙道:“回夜南王,主子捡到了一枚玉佩,?#30343;?#19981;知是夜南王的,还以为是那个偷听的?#20061;?#30340;,是以刚刚小的也只以为是那女人回来寻东西,没想到是夜南王您啊,王爷,?#29287;?#23567;的吧。”

  少羽冷冷看他一眼,微微?#21019;剑?#37027;女人你找不到了。”

  小侍不解地抬头看着他,还没来?#30473;?#30475;清少羽的表情,就见寒光一闪,匕首轻轻一划,在他的脖子上已多了深深一道血痕。

  “因为你见不到了,她……也不会回来了!”

  少羽拿出一个帕子轻轻擦了匕首的血迹,然后匕首入鞘,将那帕子随手一扔,转身而去。

  那帕子堪堪落在小侍身上,那一双眼还震惊地张着。

  那小侍想不到自己全部?#20449;?#32780;出,为何少羽还要杀他,殊不知对于少羽来说,叛主之人最该死不过!

  ******

  “你作甚拉扯我?#20426;?#19968;本正经配着她那颇?#34892;┫悠?#30340;模样道。

  乔庄和桓尹距离宴会之处不远,来来往往的人也变得愈?#20174;?#22810;,乔庄?#20204;?#22320;将袖子从他手中拉扯开,虽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还是?#34892;?#24320;心的。

  看着她?#28508;?#25197;的样子,桓尹也?#30343;?#30053;微挑了挑眉,双手横插在宽大的袖子里,过往的侍女小?#25506;?#23545;二人施礼,当然,主要是他们知道桓尹的尊贵身份。

  ?#20061;?#20204;是?#34892;?#33395;羡地看着乔庄,能和丞相大人一起走当真是好福气,时不时有几个大胆的会偷偷看一眼桓尹,毕竟丞相大人是美男,这大楚美男盛行,哪有人不爱看美男的?

  但丞相大人身份尊贵,却不是她们这等身份的人能随意瞧的,所以不过匆匆一瞥,行了个礼就走了,有一些时不?#34987;?#36807;身张望着二人。

  男俊女美,却是是个好风景,女子一袭?#20185;眩说?#26159;典雅端庄,但桓尹却觉?#26522;?#24196;这个词实在不试用在乔庄身上,虽说她的名字中有个?#30333;?#23383;。

  不多时又有不少大臣喝?#26522;?#20102;结伴去茅厕,一个个醉醺醺的模样,乔庄却是不由得扯扯嘴角,这一个个的成何体统,于是她也就这般脱口而出了,桓尹闻言却是笑道:

  “倒是我们陛下近来成体统多了。”

  乔庄侧过脸瞧着他,似乎要把他脸上有多少绒毛都给数清楚,呵呵直道:

  “朕本就是个成体统的人,行走的体统代名词。”

  桓尹虽是搞不懂她说的话,但也知道实在夸她自己,?#30343;?#25671;头失笑,乔庄见他那一个拽拽的模样,就一阵气闷,就他成体统,全家都成体统!

  ?#26032;?#36807;的大臣看到二人,不由对桓尹露出?#29992;?#30340;笑容,乔庄一回头便看见了这些人那?#36867;?#27833;的目光,心中一阵恶寒,看来这群人真是?#21364;?#20102;,连桓尹都敢调侃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该整治整治这帮大臣了,一个个满肚流油,就知道吃喝玩乐,不做点儿实事,乔庄看着他们就来气,想到他们眼神?#25512;?#38391;,于?#28508;?#23558;气都撒到了桓尹身上。

  她嘴欠道:“北城有犬,其名为哈,外表冷峻,内心风骚,幻化人形,素喜白衣,不知人话,问其何处?近在咫尺也!”

  桓尹挑了挑眉,却没在意,?#30343;?#24736;悠道:“陛下的文采愈加风流了。”

  文渊侯这时打了个嗝也随着几个大臣去上茅厕,走到二人身边听了这么个对话,不由驻足观赏一番。

  别说,陛下和丞相站在这树下,月色一照,便如天上之神,甚是?#21999;?#21834;!

  乔庄呵呵一笑,又道:“丞相这般厉害一定听懂了,不过呢,朕倒觉得这话还真是抬举你了。”

  桓尹?#20599;?#31505;起来,笑起来眼角合起的缝都甚是迷人,乔庄一?#26412;箍创?#20102;去,嗯,桓尹的嘴唇也好看,一笑扬起来的弧?#26085;?#27491;好好,这男人简?#26412;?#26159;妖孽,那嘴唇的颜色,就像石榴一般,晶莹红润,老天爷果?#30343;?#20248;待他的。

  那人听她这么说,?#30343;塹偷?#26469;了句,“本相不喜白衣,?#30343;?#22240;白衣干净,穿一次,便不会再穿。”

  乔庄?#35835;?#25199;嘴,?#34892;?#26080;语,又听那?#35828;潰骸?#26412;相难道对陛下来说?#30343;?#36817;在咫尺吗?#20426;?br />
  乔庄看着他那双蕴着柔意阵阵的眸子,一时心慌,连忙晃了?#25991;?#34955;,完了,差点儿又中招了,没有回答他的话,?#30343;?#21704;哈大笑道:

  “你承认你是哈?#31185;?#20102;?#20426;?br />
  看着她一脸开心地指着自己,口中说的话还是他不懂的词语,摇头笑道:

  “夏虫岂知冬冷,春花岂知秋霜?#20426;?br />
  ?#21543;叮俊?br />
  乔庄一时之间没有?#20174;?#36807;来,不,她是听见了,?#30343;?#27599;个字她都懂,可就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36857;?#20110;是四处看了下,拉过文渊侯,也忘记了刚刚看到的奸情。、

  她一脸疑惑地问道:“他说的什么意?#36857;俊?br />
  文渊侯一脸尴尬,他就不?#26522;?#20107;,上茅厕就赶紧去,非得在这儿听墙角,这一下酒意也行了,?#20599;?#35754;笑着对乔庄道:

  “回陛下,丞相……呃……丞相是说……”说着,他又不敢说,然后来回瞟着桓尹,见桓尹依旧笑意盈盈,可他心里却是发怵,乔庄见他这模样,不禁想到一句台词,连忙道:

  “说!朕恕你无罪!”

  这句话说完,她顿感自己霸气,而要说文渊侯酒醒了也不尽然,一听这句话头脑一热,脱口而出,“丞相说殿下你啥也不懂!”

  这句话,文渊侯是委婉说出口的,毕竟地当官?#26412;?#20102;,说话也是很有?#35760;?#30340;,可乔庄这大白话可是听明白了,分明桓尹就是说她对什么都一窍不通,愚不可及,是个小白痴!

  当然这些话都是她自己脑补的,毕竟她认为自己在桓尹眼里可真的什么都不是,?#30343;?#27809;想到这人竟然用这么文雅的话来骂自己,顿时一口血堵在口中上不来下不去。

  可是,桓尹她又治不了罪,便将目光转向文渊侯,眸子一眯,文渊侯心里一颤,吓得差点儿尿出来,他可?#28508;?#23615;憋得?#34892;?#20037;啊!

  哆哆嗦嗦等着乔庄说话,文渊侯一直弓着身子,心?#20449;?#30528;乔庄说话算话恕他无罪,哪里想到这?#40763;?#24196;又想到了另一句台词,她咬牙切齿道: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文渊侯闻言吓得一哆嗦,一?#20219;?#24367;,多亏了有好友在一旁虚扶着他,他一脸憋屈地看着乔庄,这陛下分明就是找人撒气嘛,干嘛这两个人?#33251;埽?#20182;当出气筒呢?

  他一脸渴求地看着乔庄,希望乔庄接下来的话他还能承受得住,只听乔庄道:

  “文渊侯,你一个二等侯爵,穷奢极侈,食日万钱,竟比皇宫还要铺张浪费,你说,你该当何罪?#20426;?br />
  文渊侯冷汗涔涔,吓得人都扶不住,直?#29369;比?#22312;地上,乔庄看他模样嘟了嘟嘴,她知道自己这是借题发挥,又想到文渊侯被戴了绿帽,心中又一阵同情,可最终还是轻咳一声,继续道:

  “文渊侯以后侯府一切从简吧,可莫要再让朕看到什么人乳哺的乳猪了!”

  有那用人乳哺育乳猪的功夫,还不如好好看着自己媳妇!

  文渊侯擦了?#28860;釕侠?#27735;,好在陛下没有怎么惩治他,不过是以后节省点儿,可他刚这么想,就听乔庄笑道:“还?#20449;叮?#25991;渊侯,既然你这么?#26143;?#26126;?#31449;?#20010;五十万两给?#20174;?#36168;灾吧。”

  话音一落,文渊侯彻底?#27604;?#22312;地,宋臻闻声而来便见自家父亲倒在地上,连忙将文渊侯扶起,担?#20431;?#36947;:“父亲,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20426;?br />
  说着,又抬眼看了乔庄和桓尹一眼,乔庄也恰恰在看他,二人目光一瞬间对视,宋臻点头算是施了一礼,看乔庄一直紧紧盯着宋臻,桓尹不动声色地将身子移到她身前,对宋臻道:

  “送你父亲回去歇息吧,今日不早了,宴席也该散了。”

  乔庄看着他挡住自己视线,不高?#35828;?#25735;撇嘴,真是没个眼力见儿,明明她是皇帝,却总是他发号施令,还知道变着法儿地骂她,真真是个霸道的男人,可她却忘了分明是她自己?#26085;也?#30340;。

  乔庄看宋臻将文渊侯带走,又对?#25105;?#20113;说了下情况,告诉宾?#33073;?#24109;结束,乔庄不由一叹,无论是宋臻对文渊侯,还是文渊侯对宋臻都是极好的,只可惜一个没有好母亲,一个没有好妻子。

  乔庄又看向?#25105;?#20113;,对这些宾客十分有礼,一一说明情况,十分谦逊,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儿,只可惜……

  他没有个好嫡母,也没有个疼爱他的父亲,蹉跎这许多年,是不是可以越来越好了呢?

  乔庄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现在的她看着他们这些人是一个旁观者,可又觉得是个局中人,她仰头看着天上的月色,总感觉这月亮与刚刚又?#34892;?#19981;同了。

  可能就连月亮看过这么多世事,也是心怀感伤,要不然为何看着它便觉得冷呢?不过是因为看过?#26522;啵?#20415;不再想什么情意了!

  “臣送陛下回宫。”

  乔庄哼了一声,撅起了嘴,刚刚二人还?#26376;?#20102;呢,还要送她?是不是诚心想气她?

  见她扭着头不说话,桓尹?#34892;?#22909;笑,“陛下做得甚好。”

  听着他夸自己,乔庄?#34892;?#19981;解,扭过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只听那人缓缓道:

  “文渊侯一事做得甚好!”

  乔庄一听便明白了过来,看着他问道:“那丞相你也如此奢侈吗?#20426;?br />
  桓尹微微挑眉,“丞相府与文渊侯府比要小一些。”

  乔庄歪着头?#34892;?#19981;明白,丞相是个大官,是个掌?#31561;?#30340;官,怎么能比文渊侯府小呢?可转念一想又明白了,?#34892;?#20154;天生愿意张扬些,?#34892;┤说?#26159;愿意选择?#20599;?#20123;。

  大楚的丞相便是?#20599;?#19968;些的吧,可是桓尹其人并不?#20599;?#21834;,可后来一想,又觉?#27809;?#23609;这人都能把皇宫当成自己的,丞相府大不大又有什么关?#25285;?br />
  “文渊侯府从大楚建都以来便有,为嘉奖文渊侯功绩,自然给了大宅子,而丞相府嘛……”

  桓尹顿了顿,?#20204;?#24196;?#34892;?#24515;痒痒,不过自己竟然将人家文渊侯想的太差了,内心还是?#34892;?#25265;?#31119;?#19981;过想到五十万两银子,她心中还是觉得文渊侯?#34892;?#22826;?#26143;?#20102;!

  桓尹继续道:“丞相府是因为臣觉得臣为人谦逊敦和,不太需要大宅子。”

  乔庄“噗”了一声,提高了嗓门喊道:“你谦逊?你敦和?你不需要大宅子?#20426;?br />
  桓尹看着她炸毛的样子?#37027;?#29978;好,乔庄却是来回跺脚,嘟嘟囔囔道:

  “不需要大宅子,以后不准住灵沅宫!”

  桓尹好看的眸?#28216;?#24494;一闪,只轻轻道:“那臣去住乾坤殿?#20426;?br />
  乔庄觉得这人是想要谋?#31383;。?#36824;在人家女帝面前?#21990;?#35064;要求入住乾坤殿,刚要吼他,就听那人微微摩挲下巴,?#27492;?#26080;意道:

  “臣不介意陛下一起住。”

  乔庄:?#21834;?#21345;在喉咙里的?#38712;?#20063;吐不出来,看着这人这迷?#35828;?#21160;作又让她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虽然这应该是她的幻想。

  她觉得,她真的有必要离桓尹远点儿,这个男人真的有?#23613;?br />
  一旦近了,便是难以摆脱,一旦爱了,便是深入骨髓……

  ------题外话------

  阿尹是想和阿庄一起住的,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我想要宝宝们的亲亲抱抱举高高~~~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9167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