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一章 六幺

第九十一章 六幺


  老夫人特別會說話,只道:“這兩個觀音,老身都喜歡,多謝二位了,明日得供在佛堂里。”

  喬莊對老夫人的印象很好,很是溫柔,而且這時候老夫人應該不知道她的身份,還能夠一視同仁,愿意將自己的觀音同桓尹的觀音一同放在佛堂,真真是個不錯的女人!

  接下來,眾人就紛紛獻上了禮物,說了些場面話,有的人剛進府就將禮物送了,少羽送的是個屏風,很是典雅,老夫人自然是歡喜,一日之間,可沒少得好東西,而且還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本來自家兒子說起辦六十大壽這件事,她還是有些不想的,畢竟不想太過招搖,可文淵侯是個孝敬的,六十大壽不是小事,自然要場面些,只是沒想到,這一場面起來,竟會如此場面,朝中多少大人物都在這兒。

  老夫人心里高興,卻沒有忘了一個人物,眸光溫柔地看著華陽夫人,說道:

  “華陽身體好些了?”

  對于華陽夫人,她是有頗多感慨的,只是覺得這丫頭命苦,可是人還得走出來不是嗎?

  “回老夫人,華陽身體并無大礙。”

  喬莊第一次見華陽夫人收了凌厲,竟也會如此柔和,著實有些難得,暗自好奇這老夫人和華陽夫人有什么關系,華陽夫人似是對老夫人極為尊敬。

  老夫人點點頭,又道:“你好好養著身子,平日里來侯府走動走動,老身只得一子,你便是老身的女兒,可莫要讓老身擔憂了。”

  老夫人說的話有些悵然,華陽夫人也是心中感動,眼里含了絲絲淚光,然后盈盈一笑,“知道了,老夫人。”

  老夫人點點頭,也不再說什么,華陽的性子倔強,有些話她不能說得太多,而老夫人早就不理事了,更何況文淵侯府是個沒實權的,一直安安穩穩的,便更不會在意什么,是以根本不知道華陽還曾經闖過先皇出棺。

  若是她知道,她說什么也要再去找找華陽,畢竟華陽是她從小看到大的,真的不想讓她一直陷下去。

  少羽掃視了一下眾人,并未見宋逸云和宋楚云兩兄弟,眉頭一皺,對文淵侯道:

  “侯爺,不知你的二子和三子何在啊?”

  文淵侯的笑容戛然而止,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媳婦,回道:

  “他們……他……”

  見文淵侯說不出個所以然,少羽臉色一沉,他們給宋逸云加身份,結果在人家文淵侯這兒卻一點兒用都不頂。

  文淵侯夫人卻是笑道:“王爺莫急,他們兄弟二人在膳房幫忙檢驗吃食呢,畢竟諸位大人的安危可是重中之重啊。”

  文淵侯夫人雖是笑著,可那手卻是緊緊攥著繡帕,這個夜南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會與宋逸云那兩個賤種稱兄道弟。

  文淵侯夫人是個聰明的,這話分明就是糊弄少羽,可卻給了身邊婢子一個眼色,那個婢子馬上就領命去將宋逸云和宋楚云尋了來。

  老夫人自是是歡喜的,畢竟都是自己的孫子,而且宋逸云兩兄弟也是不差的,對她也算孝敬,只可惜是外室之子。

  也真是巧了,宋逸云和宋楚云剛到,就聽見有小侍喊道:

  “齊王到!五世女到!”

  四人同時到,喬榛和宋逸云對視一眼,皆有些羞澀,微微低下了頭,喬莊在一旁看著覺得好玩兒,這兩人都是未婚夫妻了,竟還如此不好意思。

  喬榛是第一次進文淵侯府,老夫人自然知道自己的二孫子有了個未婚妻,還是齊王的五世女,曾經的狀元,心中自然一陣歡喜,便高興道:

  “五世女果然是人中之鳳,鐘靈毓秀啊!”

  得了老夫人的贊嘆,喬榛也是不驕不躁,緩步上前,行了一禮,

  “老夫人有禮,侯爺、夫人有禮了,榛兒祝老夫人福壽綿長,安康百歲。”

  說罷,又奉上了禮物,喬昕笑道:“老夫人這壽圖是榛兒親手所繡,說本王自夸也好,榛兒的女紅是本王幾個女兒中最好的。”

  老夫人頓時笑瞇了眼,那壽圖很是精巧,是一個大大的壽桃上面繡著大大小小的“壽”字,在壽圖的底下,還有一排小字“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當真是下了苦功夫,老夫人甚是歡喜,畢竟若是喬榛嫁給了宋逸云,可是自己第一個孫媳婦。

  “這個金佛,還望老夫人能夠歡喜。”

  喬昕說這,身后小侍就將那禮盒打了開,赫然見一個金裝笑面彌勒佛,看來大家都是投其所好,老夫人喜佛眾人皆知啊。

  老夫人自然一陣歡喜,都有些坐不住了,連連說了幾個“好”字,

  “多謝齊王了,老身歡喜,歡喜!”

  看得出來,老夫人是真的歡喜,看像喬榛的眼光愈來愈溫柔,也越看越喜歡,文淵侯命人加了位子,老夫人趕忙就道:“對對對,坐坐,逸云,你可要好生照顧著五世女。”

  老夫人這話就是認定了自己的未來孫媳婦是宋逸云,喬榛聞言,不由羞澀一笑,宋逸云看著喬榛卻是喜色難掩。

  這安排位子的小侍也會找地方,給兩人一個鄰桌的位置,喬昕自然是讓二人臨近了,然后宋楚云無奈地看著自家兄長眼里只有未來嫂嫂。

  喬昕卻是十分滿意,自己女兒就是歡喜宋逸云,若是夫家能對喬榛好點兒也讓她放心些,畢竟她是要回西秦的。

  而且雖說宋逸云是個庶子,但是如今有了殿閣大學士一職,也算是堪堪配得上自己的女兒,更何況看老夫人的樣子對這個孫子也算是寶貝。

  畢竟剛剛她觀察老夫人,可很少會去看宋臻,而且似乎也不是很待見自己的兒媳婦,倒是對喬榛好一些。

  想想也是,都說文淵侯夫人善妒,對待庶子心狠手辣,文淵侯本就人丁不旺,當時老夫人是想要文淵侯夫人多生幾個的,結果只在最開始嫁過來生了個宋臻便說什么也不生了,以至于后來老夫人和文淵侯夫人還起了嫌隙,使得文淵侯兩面不是人。

  后來文淵侯不知怎么的,竟在外面快活,多了兩個兒子,老夫人自然是愿意的,這可是添人丁的好事,可文淵侯夫人不同意,后來就將府上管理權給了文淵侯夫人,才得以把宋逸云兩兄弟接回宋府,而這兩兄弟也只能在嫡母手下討生活。

  文淵侯夫人的指甲都快插進手心肉里,看來是氣極了,畢竟自來都是她的兒子是人群的焦點,可如今竟然被個庶子搶了風頭,而這庶子還成了殿閣大學士,未來還要迎娶王爺之女,真真讓她恨極!

  而宋臻卻是開心的,他到底是個心善之人,與他母親不同,見自己兄弟有了喜愛之人,也是欣慰的。

  至此,壽宴的來客齊了,也就開始了宴會,文淵侯拍了兩下掌,便見幾個一群舞女翩翩而至,然后有幾個樂師在一旁擊鼓,那鼓很小,外面圍了兩層鈴鐺,一拍就是叮當作響,聲音十分清脆。

  不多時,又夾雜一陣琵琶聲,不過有些大臣聽過喬莊的《琵琶行》,對這琵琶的感覺一般,不過琵琶聲聲,斷一下便鼓聲響起,再配著這舞,倒是美妙哉!

  喬莊被眼前舞女跳的舞吸引住了,睜大了眼睛看,她們跳得歡快,左一抬腿,右一抬腿,隨即側彎著身子,窈窕身姿曼妙哉!

  喬莊好奇問道:“這舞名喚什么?”

  易萱想了想,回道:“這舞名喚六幺。”

  喬莊點點頭,贊嘆道:“這舞跳得真不錯,而且甚是歡快。”

  看著舞女們如此賣力,她又覺得這舞可能對減肥也有些功效,看著一個個纖瘦的,喬莊聽著那歡快的樂曲,不由時不時也隨著樂曲搖晃起身子和腦袋,又在底下輕輕拍著掌。

  當然不僅她一個人陶醉,人家文淵侯都拿起一個樂師的鼓敲了起來,笑得有些傻氣。

  喬莊看文淵侯那模樣,噗嗤笑了起來,其他大臣也不再拘謹,也跟著唱和了起來,

  “歌一曲,請君聽,

  人生難得自在歡喜,今日憂來明日散,

  原為今日月上圓,愿君今朝多歡顏。

  ………………”

  這不僅曲子歡快,就連詞也做得甚有意思,喬莊覺得好玩兒,便聽見嘉柚也悠悠唱了起來,她夸贊道:“嘉柚這嗓音真真不錯!”

  嘉柚被她說得臉色一紅,吐了吐舌,又不敢唱了,喬莊見她害羞,伸出手捏了捏她圓圓的臉蛋,催促道:

  “繼續唱啊,多好聽的聲音啊!”

  嘉柚又被易萱和汐文催著唱歌,終是忍不住又唱了起來,喬莊轉了轉眼睛,問道:“這曲叫什么?”

  易萱回道:“這曲也是六幺,這曲子不過是其中之一,流傳最廣的是個情詩。”

  情詩?喬莊驚奇,笑問道:“易萱,你可會唱?”

  易萱抿唇一笑,回道:“只會一點兒。”

  喬莊覺得自己仿佛打開了新世界大門,這些人還蠻有藝術感的,曲子做的真不錯,拉過易萱,就讓她給自己唱幾段,于是就聽見夾雜在一片吵鬧中,響起格格不入的詞:

  “笑吟吟做他日夢,何日姑娘嫁情郎,

  滿滿月如盤,桃花姑娘何時來?

  日日不見美人,情郎難入眠

  ……………………”

  這詩寫的甚是情真意切,這情詩真真不算含蓄,她想,哪天可以用這個調戲個美男什么的,對她來說,第一個想的又是桓尹,不由目光就瞥到了他,然后立馬扭過了臉,晃了晃頭,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桓尹自然一早便注意到她了,見她搖頭晃腦地跟著人家哼哼,分明一個詞都不會唱,剛剛看了自己一眼,又搖著腦袋撇過了眼,心中一陣無奈。

  這一片歡鬧中,卻又不解風情的,自然就是文淵侯夫人了,就連老夫人都是樂樂呵呵的,可文淵侯夫人看著自家夫君那是一陣鄙夷。

  喬莊堪堪收回落在桓尹身上的目光,就無意中看見了文淵侯夫人那毫無喜色反而帶著點兒嫌棄的目光看著文淵侯。

  喬莊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該作何想法了,雖說文淵侯比自家夫人相貌上那不是差了一星半點,可好歹兩人二十多年夫妻,用不著這等表情吧,更何況還是在這么多人面前,不過每個人家都有每個人家的事,與她何干?

  于是,她便自顧自地繼續喝酒,這邊六幺之舞也跳完了,老夫人也吃過東西陪過這些客人走過場了,實在受不住,便讓他們這些年輕人好好玩,便回房歇著了。

  老夫人一走就上了十分油膩膩的菜品——炮豚。

  什么是炮豚呢?

  就是烤乳豬,按照賈思勰所寫那就是:“色同琥珀,又類真金,入口則消,狀若凌雪,含漿膏潤,特異凡常也。”

  這些有才之人不僅會吃,還會寫,寫的都讓人流口水,喬莊看著眼前金黃的烤乳豬那更是眼眸晶亮,口水直流。

  當然,她在眾人面前還是很注意形象的,每個桌上都擺了一道烤乳豬,看得出來文淵侯下了血本了。

  喬莊夾了一塊,入口即化,味道鮮美,不由瞇起眼睛,一臉享受,少羽看她那模樣,心中暗笑,然后揚聲問道:

  “侯爺府上有高人啊,這宮里的御廚可都比不上這手藝。”

  文淵侯聞言卻是憨憨一笑,說道:“王爺此言差矣,這侯府的廚子鐵定比不上宮中御廚的,倒是這乳豬是不同的。”

  眾人一愣,有人問道:“侯府的乳豬有何不同?”

  文淵侯粲然一笑,頗有些自豪,“本侯素來喜愛美食,偶然得知用人乳哺育乳豬,能使其味道鮮美,故這些乳豬可都是人乳哺育的。”

  喬莊聞言,含在嘴里的一塊肉頓時上不來下不去,然后側過身,低頭就給吐了,其他大臣倒是一陣贊嘆文淵侯會品美食,贊嘆這乳豬味道鮮美。

  桓尹不緊不慢夾起一塊兒給吃了,喬莊一抬頭見他竟用如此優雅的動作吃這人哺乳的東西,又是一陣干嘔。

  喬莊這么一嘔,給旁邊桌的人嚇了一跳,還頗有些嫌棄她,喬莊卻不在意,文淵侯時刻注意著幾個大人物,自然沒有放過喬莊的動作,一溜煙兒地跑到了喬莊身邊,頗有些擔憂地問道:

  “陛……喬姑娘,這是怎么了?”

  喬莊幽幽看了他一眼,心中暗下決心,大楚奢靡成風,王公貴子皆是如此,一個區區二等侯爵府,都裝飾得比皇宮還要奢華,連下人穿著都趕得上七品小官穿的了,現在連乳豬都是用人乳哺育的,看來是時候整治一番這些大臣了,而且第一個開刀的就是宋府了!

  “無甚大礙,就是吃的膩了慌了。”說著,她就起了身,文淵侯見她起身,以為她要回宮,連忙道:“陛……喬姑娘,一會兒還有幾道好菜呢,本……臣……”

  他說的有些語無倫次,喬莊卻是一陣無奈,管他幾道菜呢,第一道大菜就這樣,后面幾道她才不期待呢,當即就道:“我就在你府上轉轉,遛遛神。”

  文淵侯見她不是要離府回宮,不由心中一松,又生怕她在自家府上迷了路,又道:

  “那臣……本侯派人帶你轉轉?”

  喬莊擺了手,“不用了,我出去走走便歸,文淵侯不必擔憂。”

  文淵侯還要再說,喬莊就瞪了他一眼,“你顧好你的賓客便好,再說朕割了你舌頭。”

  喬莊是壓著嗓子說的,生怕鄰桌的人聽到,文淵侯一聽陛下這話,立馬捂了捂嘴,嚇得不敢再說。

  喬莊一走,汐文等人就要跟著,喬莊又覺得太過顯眼了些,于是便讓他們留下,汐文有些不肯,喬莊便無奈道:

  “不是還有暗牙嘛,你擔心什么?更何況這好歹是文淵侯府,不會有什么的。”

  汐文見喬莊走遠,想著偷摸跟上去,就見桓尹給她使了個眼色,當即就明白了過來,便略一躬身,退了回去。

  易萱有些著急,“你偷摸跟上去啊,萬一出了什么事呢?”

  嘉柚也點頭道:“是啊,你會功夫,雖然有暗牙,多一個幫手也是好的,更何況華陽夫人還在這兒。”

  她們都知道華陽夫人對喬莊有敵意,怕華陽夫人會暗中派些人手,當然汐文也是這么考慮的,不過既然丞相大人去了,就不需要她了。

  “你們多慮了,丞相大人跟著去了。”

  易萱二人一驚,再一回頭便見丞相大人已不在自己的位子上,而夜南王也不見了,不知何時跟著丞相的身后走了?

  汐文聳了聳肩,道:“有丞相在,自然不需要我了。”

  嘉柚嘻嘻笑道:“汐文做得好,丞相大人果然對陛下情深意重。”

  易萱點了點她的小腦袋,“你啊!”

  嘉柚吐了吐舌頭,“最好今日丞相大人能說些好聽的情話,把陛下給拿下。”

  易萱卻是搖頭道:“陛下好歹是女帝,怎么也得是陛下拿下丞相。”

  汐文忍不住咳了一聲,“你們如此調侃陛下和丞相,當真好嗎?”

  二人對視一眼,賊兮兮道:“我們不說,誰知道?”

  汐文抽了抽眼角,不知道這兩個小姑娘是跟著誰學壞了?

  ------題外話------

  標題想起人乳來著,又怕飄紅,哈哈,日常表白一波,么么噠~~~六幺這個舞也是有的,勿考究,詞也是我自己編的,嘿嘿嘿!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922494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走势图 手机版网上棋牌 大嘴刨幺棋牌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最新网上赚钱项目 天津快乐十分直播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大全 荷兰vs瑞典比分预测 神来棋牌官方客服平台 贵州11选5遗漏 外星大袭击 皇冠比分博彩为主的网络投注公司 天津11选五中奖规则 福彩开奖直播 山东省十一选五 辉煌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