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一章 六幺

第九十一章 六幺

  老夫人特别会说话,只道:“这两个观音,?#20185;?#37117;喜欢,多?#27426;?#20301;了,明日得供在佛堂里。”

  乔庄对老夫?#35828;?#21360;象很好,很是温柔,而且这时候老夫人应该不知道她的身份,还能够一视同仁,愿意将自己的观音同桓尹的观音一同放在佛堂,真真是个不错的女人!

  接下来,众人就纷纷献上了礼物,说了些场面话,有的人刚进府就将礼物送了,少羽送的是个屏风,很是典雅,老夫人自?#30343;?#27426;喜,一日之间,可没少得好东西,而?#19968;?#37117;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本来自家儿子说起办六十大寿这件事,她还是?#34892;?#19981;想的,毕竟不想太过招摇,可文渊侯是个孝敬的,六十大寿?#30343;?#23567;事,自然要场面些,?#30343;?#27809;想?#21073;?#36825;一场面起来,竟会如此场面,朝中多少大人物都在这儿。

  老夫人心里高兴,却没有忘了一个人物,眸光温柔地看着华阳夫人,说道:

  “华阳身体好些了?”

  对于华阳夫人,她是有颇多感慨的,?#30343;?#35273;得这?#23601;?#21629;苦,可是人还得走出来?#30343;?#21527;?

  “回老夫人,华阳身体并无大碍。”

  乔庄第一次见华阳夫人收了凌厉,竟也会如此柔和,着实?#34892;?#38590;得,暗自好奇这老夫人和华阳夫人有什么关系,华阳夫人似是对老夫人极为尊敬。

  老夫?#35828;?#28857;头,又道:“你好好养着身子,平日里来侯府走动走动,?#20185;?#21482;得一子,你便是?#20185;?#30340;女儿,可莫要让?#20185;?#25285;忧了。”

  老夫人说的话?#34892;?#24581;然,华阳夫人也是心中感动,眼里含了丝丝泪光,然后盈盈一笑,“知道了,老夫人。”

  老夫?#35828;?#28857;头,也不再说什么,华阳的性子倔强,?#34892;?#35805;她不能说得太多,而老夫人早就不理事了,更何况文渊侯府是个?#30343;?#26435;的,一直安安稳稳的,便更不会在意什么,是以根本不知道华阳还曾经闯过先皇出棺。

  若是她知道,她说什么也要再去找?#19968;?#38451;,毕?#22815;?#38451;是她从小看到大的,真的不想让她一?#27605;?#19979;去。

  少羽扫视了一下众人,并未见?#25105;?#20113;和宋楚云两兄弟,眉头一皱,对文渊侯道:

  “侯爷,不知你的二子和三子何在啊?”

  文渊侯的笑容戛?#27426;?#27490;,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媳妇,回道:

  “他们……他……”

  见文渊侯说不出个所以然,少羽脸色一沉,他们给?#25105;?#20113;加身份,结果在人家文渊侯这儿却一点儿用都?#27426;ァ?br />
  文渊侯夫人却是笑道:“王爷莫急,他们兄弟二人在膳房帮忙检验吃食呢,毕竟诸位大?#35828;?#23433;危可是重中之重啊。”

  文渊侯夫人虽是笑着,可那手却是紧紧攥着绣帕,这个夜南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会与?#25105;菰颇?#20004;个贱种称兄道弟。

  文渊侯夫人是个聪明的,这话分明就是糊弄少羽,可却给了身边婢子一个眼色,那个婢子马上就领命去将?#25105;?#20113;和宋楚云寻了来。

  老夫人自是是欢喜的,毕竟都是自己的孙子,而且?#25105;?#20113;两兄弟也是不差的,对她也算孝敬,只可惜是外室之子。

  也真?#20052;?#20102;,?#25105;?#20113;和宋楚云刚?#21073;?#23601;听见有小侍喊道:

  “齐王?#21073;?#20116;世女?#21073; ?br />
  四人同时?#21073;?#20052;榛和?#25105;?#20113;对视一眼,皆?#34892;?#32670;涩,微微低下了头,乔庄在一旁看着觉得好玩儿,这两人都是未婚夫妻了,竟还如此不好意思。

  乔?#30343;?#31532;一次进文渊侯府,老夫人自然知道自己的二孙子有了个未婚妻,还是齐王的五世女,曾经的状元,心中自然一阵欢喜,便高?#35828;潰?br />
  “五世女果?#30343;?#20154;中之凤,钟灵毓秀啊!”

  得了老夫?#35828;?#36190;叹,乔榛也是不骄不躁,缓步上前,行了一礼,

  “老夫人有礼,侯爷、夫人有礼了,?#27426;?#31069;老夫人福寿绵长,安康百岁。”

  说罢,又奉上了礼物,乔昕笑道:“老夫人这寿图是?#27426;?#20146;手所绣,说本王自夸也好,?#27426;?#30340;女红是本王几个女儿中最好的。”

  老夫人顿时笑眯了眼,那寿图很是精巧,是一个大大的寿桃上面绣着大大小小的“寿”字,在寿图的底下,还有一排小字“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当真是下了苦功夫,老夫人甚是欢喜,毕竟若?#20052;?#27035;嫁给了?#25105;?#20113;,可是自己第一个孙媳妇。

  “这个金佛,还望老夫人能够欢喜。”

  乔昕说这,身后小侍就将那礼盒打了开,赫然见一个金装笑面弥勒佛,看?#21019;?#23478;都是投其所好,老夫人喜佛众人皆知啊。

  老夫人自然一阵欢喜,都?#34892;?#22352;不住了,连连说了几个“好”字,

  “多谢齐王了,?#20185;?#27426;喜,欢喜!”

  看得出来,老夫人是真的欢喜,看像乔榛的眼光愈来愈温柔,也越看越喜欢,文渊侯命人加了位子,老夫人赶忙就道:“对对对,坐坐,逸云,你可要好生照顾着五世女。”

  老夫人这话就是认定了自己的未来孙媳妇是?#25105;?#20113;,乔榛闻言,不由羞涩一笑,?#25105;?#20113;看着乔榛却是喜色难掩。

  这安排位子的小侍也会找地?#21073;?#32473;两人一个邻桌的位置,乔昕自?#30343;?#35753;二人临近了,然后宋楚云无奈地看着自家兄长眼里只有未来嫂嫂。

  乔昕却是十分满意,自己女儿就是欢喜?#25105;?#20113;,若是夫家能对乔榛好点儿也让她放心些,毕竟她是要回西秦的。

  而且虽说?#25105;?#20113;是个庶子,但是如今有?#35828;?#38401;大学士一职,也算?#24378;?#22570;配得上自己的女儿,更何况看老夫?#35828;难?#23376;对这个孙子也算?#28508;?#36125;。

  毕竟刚刚她观察老夫人,可很少会去?#27492;?#33275;,而且似乎也?#30343;?#24456;待见自己的儿媳妇,倒是对乔榛好一些。

  想想也是,都说文渊侯夫人善妒,对待庶子心狠手辣,文渊侯本就人丁不旺,?#31508;?#32769;夫人是想要文渊侯夫人多生几个的,结果只在最开始嫁过来生了个宋臻便说什么也不生了,以至于后来老夫人和文渊侯夫人还起了嫌隙,使得文渊侯两面?#30343;?#20154;。

  后来文渊侯不知怎么的,竟在外面快活,多了两个儿子,老夫人自?#30343;?#24895;意的,这可是添人丁的好事,可文渊侯夫人不同意,后来就将府上管理权给了文渊侯夫人,才得以把?#25105;?#20113;两兄弟接回宋府,而这两兄弟也只能在嫡母手下讨生活。

  文渊侯夫?#35828;?#25351;甲都快插进手心肉里,看来是气极了,毕竟自来都是她的儿子是人群的焦点,可如今竟然被个庶子抢了风头,而这庶子还成?#35828;?#38401;大学士,未来还要迎娶王爷之女,真真让她恨极!

  而宋臻却?#24378;?#24515;的,他到底是个心善之人,与他母亲不同,见自己兄弟有了喜爱之人,也是欣慰的。

  至此,寿宴的来?#25512;?#20102;,也就开始了宴会,文渊侯?#29287;?#20004;下掌,便见几个一?#20309;?#22899;翩翩而至,然后有几个乐师在一旁击鼓,那鼓很小,外面围了两层铃铛,一拍就是叮当作响,声音十分清脆。

  ?#27426;?#26102;,又?#24615;?#19968;阵琵琶声,?#36824;行?#22823;臣听过乔庄的《琵?#30511;小罰?#23545;这琵琶的感觉一般,?#36824;?#29749;琶声声,断一下便鼓声响起,再配着这舞,倒是美妙哉!

  乔庄被眼前舞女跳的舞吸引住了,睁大了眼睛看,她们跳得欢快,左一抬腿,右一抬腿,随即侧弯着身子,窈窕身姿曼妙哉!

  乔庄好奇问道:“这舞名唤什么?”

  易萱想了想,回道:“这舞名唤六幺。”

  乔庄点点头,赞叹道:“这舞跳得真不错,而且甚是欢快。”

  看着舞女们如此卖力,她又觉得这舞可能对减肥也?#34892;?#21151;效,看着一个个纤瘦的,乔庄听着那欢快的乐曲,不由时?#30343;?#20063;随着乐曲摇晃起身子和脑袋,又在底下轻轻拍着掌。

  当然不仅她一个人陶醉,人家文渊侯都拿起一个乐师的?#37027;?#20102;起来,笑得?#34892;?#20667;气。

  乔庄看文渊侯那模样,噗嗤笑了起来,其他大?#23478;?#19981;再拘谨,也跟着唱和了起来,

  “歌一曲,请君听,

  人生难得自在欢喜,今日忧来明日散,

  原为今日月上圆,愿君今朝多欢颜。

  ………………”

  这不仅曲子欢快,就连词也做得甚有意思,乔庄觉得好玩儿,便听见?#33310;?#20063;悠悠唱了起来,她夸赞道:“?#33310;?#36825;嗓音真真不错!”

  ?#33310;直?#22905;说得脸色一红,吐了吐舌,又不?#39029;?#20102;,乔庄见她害羞,伸出手捏了捏她圆圆的脸蛋,催促道:

  “继续唱啊,多好听的声音啊!”

  ?#33310;?#21448;被易萱和汐文催着唱歌,终是忍不住又唱了起来,乔庄转了转眼睛,问道:“这曲叫什么?”

  易萱回道:“这曲也是六幺,这曲子?#36824;?#26159;其中之一,流传最广的是个情诗。”

  情诗?乔庄惊奇,笑问道:“易萱,你可会唱?”

  易萱抿唇一笑,回道:“只会一点儿。”

  乔庄觉得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这些人还蛮有艺术感的,曲子做的真不错,拉过易萱,就让她给自己唱几?#21361;?#20110;是就听见?#24615;?#22312;一片吵闹中,响起格格不入的词:

  “笑吟吟做他日?#21361;?#20309;日姑娘嫁情郎,

  满满月如盘,?#19968;?#22993;娘何时来?

  日日不见美人,情郎难入眠

  ……………………”

  这诗写的甚?#20052;?#30495;意切,这情诗真真不算含蓄,她想,哪天可以用这个调戏个美男什么的,对她来说,第一个想的又是桓尹,不由目光?#25512;?#21040;了他,然后立马扭过了脸,晃了晃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桓尹自然一早便注意到她了,见她摇头?#25991;?#22320;跟着人家哼哼,分明一个词都不会唱,刚刚看了自己一眼,又摇着脑袋撇过了眼,心中一阵无奈。

  这一片欢闹中,却又不解风情的,自然就是文渊侯夫人了,就连老夫人都是乐乐呵呵的,可文渊侯夫人看着自家夫君那是一阵鄙夷。

  乔庄堪堪收回落在桓尹身上的目光,就无意中看见了文渊侯夫人那毫无喜色反而带着点儿嫌弃的目光看着文渊侯。

  乔庄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该作何想法了,虽说文渊侯比自家夫人相貌上那?#30343;?#24046;了一星半点,可好歹两人二十多年夫妻,用不着这等表情吧,更何况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36824;?#27599;个人家都有每个人家的事,与她何干?

  于是,她便自顾自地继续喝酒,这边六幺之舞也跳完了,老夫人也吃过东西陪过这些客人走过场了,实在受不住,便让他们这些年轻人好好玩,便回房歇着了。

  老夫人一走就上了十分油腻腻的?#20284;貳?#28846;豚。

  什么是炮豚呢?

  就?#24378;?#20083;猪,按照贾思勰所写那就是:“色同琥珀,又类真金,入口则消,状若凌雪,含浆膏润,特异凡常也。”

  这些有才之人不仅会吃,还会写,写的都让人流口水,乔庄看着眼前金黄的烤乳猪那更是眼眸晶亮,口水直流。

  当然,她在众人面前还是很注意形象的,每个桌上都摆了一道烤乳猪,看得出来文渊侯下了血本了。

  乔庄夹了一块,入口即化,味?#32769;?#32654;,不由眯起眼睛,一脸享受,少羽看她那模样,心中暗笑,然后扬声问道:

  “侯爷府上有高人啊,这宫里的御厨可都比不上这手艺。”

  文渊侯闻言却是憨憨一笑,说道:“王爷此言差矣,这侯府的厨子铁定比不上宫中御厨的,倒是这乳猪是不同的。”

  众人一?#21486;?#26377;人问道:“侯府的乳猪有何不同?”

  文渊侯粲然一笑,颇?#34892;?#33258;豪,“本侯素来喜爱美食,偶然得知用人乳哺育乳猪,能使其味?#32769;?#32654;,故这些乳猪可都是人乳哺育的。”

  乔庄闻言,含在嘴里的一块肉顿时?#21916;?#26469;下不去,然后侧过身,低头就给吐了,其他大臣倒是一阵赞叹文渊侯会品美食,赞叹这乳猪味?#32769;?#32654;。

  桓尹不紧不慢夹起一块儿给吃了,乔庄一抬头见他竟用如此优雅的动作吃这人哺乳的东西,又是一阵?#33203;弧?br />
  乔庄这么一呕,给旁边桌的人吓了一跳,还颇?#34892;?#23244;弃她,乔庄却不在意,文渊侯时刻注意着几个大人物,自?#24187;?#26377;放过乔庄的动作,一溜烟儿地跑到了乔庄身边,颇?#34892;?#25285;忧地问道:

  “陛……乔姑娘,这是怎么了?”

  乔庄幽幽看了他一眼,心中暗下决心,大楚奢?#39029;?#39118;,王公贵子皆是如此,一个区区二等侯爵府,都装饰得比皇宫还要奢华,连下人穿着都赶得上七品小官穿的了,现在连乳猪都是用人乳哺育的,看来是时候整治一番这些大臣了,而且第一个开刀的就是宋府了!

  “无甚大碍,就是吃的腻了慌了。”说着,她?#25512;?#20102;身,文渊侯见她起身,以为她要回宫,连忙道:“陛……乔姑娘,一会儿还有几道好菜呢,本……臣……”

  他说的?#34892;?#35821;无伦次,乔庄却是一阵无?#21361;?#31649;他几道菜呢,第一道大菜就这样,后面几道她才不期待呢,当即就道:“我就在你府?#29486;?#36716;,遛遛神。”

  文渊侯见她?#30343;且?#31163;府回宫,不由心中一松,又生怕她在自家府上迷了路,又道:

  “那臣……本侯派人带你转转?”

  乔庄摆了手,“不用了,?#39029;?#21435;走走便归,文渊侯不必担忧。”

  文渊侯还要再说,乔庄就瞪了他一眼,“你顾好你的宾客便好,再说朕割了你舌头。”

  乔庄是压着嗓子说的,生怕邻桌的人听?#21073;?#25991;渊侯一听陛下这话,立马捂了捂嘴,吓得不?#20197;?#35828;。

  乔庄一走,汐文等人就要跟着,乔庄又觉得太过显眼了些,于?#28508;?#35753;他们留下,汐文?#34892;?#19981;肯,乔庄便无奈道:

  ?#23433;皇?#36824;有暗牙嘛,你担心什么?更何况这好歹是文渊侯府,不会有什么的。”

  汐文见乔庄走?#21486;?#24819;着?#24471;?#36319;上去,就见桓尹给她使了个眼色,当即就明白了过来,便略一躬身,退了回去。

  易萱?#34892;?#30528;急,“你?#24471;?#36319;上去啊,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33310;?#20063;点头道:“是啊,你会功夫,虽然有暗牙,多一个帮手也是好的,更何况华阳夫人还在这儿。”

  她们都知道华阳夫人对乔庄有敌意,怕华阳夫人会暗中派些人手,当然汐文也是这么考虑的,?#36824;?#26082;然丞相大人去了,就不需要她了。

  “你们多虑了,丞相大人跟着去了。”

  易萱二人一惊,再一回头便见丞相大人已不在自己的位子上,而夜南王也不见了,不知何时跟着丞相的身后走了?

  汐文耸了?#22987;紓?#36947;:“有丞相在,自然不需要我了。”

  ?#33310;治?#22075;笑道:“汐文做得好,丞相大人果?#27426;?#38491;下情深意重。”

  易萱点?#35828;?#22905;的小脑袋,“你啊!”

  ?#33310;?#21520;了吐舌头,“最好今日丞相大人能说些好听的情话,把陛下给拿下。”

  易萱却是摇头道:“陛下好歹是女帝,怎么也得?#28508;?#19979;拿下丞相。”

  汐文忍不住咳了一声,“你们如?#35828;?#20355;陛下和丞相,当真好吗?”

  二人对视一眼,贼兮兮道:“我们不说,谁知道?”

  汐文抽了抽眼角,不知道这两个小姑娘是跟着谁学坏了?

  ------题外话------

  标题想起人乳来着,又怕飘红,哈哈,日常表白一波,么么哒~~~六幺这个舞也是有的,勿考究,词也是我自己编的,嘿嘿嘿!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92249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