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章 心有灵犀(一更)

第九十章 心有灵犀(一更)

  “宋小侯爷自?#30343;?#22909;的,小女一直以为,能与丞相和夜南王相提并论的非宋小侯爷莫属。”

  听着乔庄对自己儿子如此夸赞,文渊侯夫人不由心中一喜,但面上不动声色,?#36824;?#22810;时,又听乔庄继续道:

  “之前未与小侯爷相识,倒与府上另外两个公子有缘见上,也是人中龙凤,可见文渊侯和夫人教导有方啊!”

  这句话一落,文渊侯夫人脸色顿时一敛,其他座下的夫人也闭上嘴不再说话,整个屋子静悄悄的。

  众人皆知?#25105;?#20113;两兄弟是文渊侯夫人心中的一根刺,如今乔庄提起,还拿他们和人家儿子相比,可想而知心中有多不爽,可乔庄却不在意,她?#30343;?#38472;述事实,更何况不能给人家文渊侯夫人念想,一是圆了文渊侯的愿,二是她不想选?#21490;潁?br />
  文渊侯夫人过了半晌,才缓过了神,有些不自然地?#35835;?#25199;?#21073;?br />
  “是啊,那两个孩子也很好!”

  说到后面,声音便低了下去,看得出来,让文渊侯夫人夸赞他们二人着?#30340;?#20026;她了。

  乔庄却是不以为意,继续扎着她的心,?#20843;我?#20113;的文采风流,当得女帝赏识,真真可说是文渊侯夫人你的功劳。”

  文渊侯夫人无力地?#35835;?#25199;?#21073;?#22905;实在无法发自本心地笑出来,这分明就是打她的脸,世人皆知宋家庶子没有地位,因着她处处打压,可她压根不在意这些名声,继续我行我素,反正文渊侯也不会管她。

  所以?#25105;?#20113;两兄弟自然任由她欺负,她更是告诉宋臻?#29420;?#37027;两个小子,因为那两个小子是奴,他是主,是以?#26377;?#23435;臻就不和他们兄弟玩儿。

  可这样的母亲养着,宋臻也没有变得嚣张跋扈,反而潇洒不羁,到底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待得再大了些,宋臻才明白自己的两个兄弟是父亲外面的女人生的,而?#19968;?#26159;妓女所生,他有一度时间?#28508;梢母?#20146;的,后来父亲百般讨好,他便没了气愤。

  可宋臻看着那两个兄弟还是不爽的,直到看到这两个兄弟竟然抢狗食,那一刻他才知道,稚子无辜,二人何其可怜!

  所以宋臻?#20302;当?#30528;母亲给兄弟二人送些热乎饭菜,很久都没有被母亲发现,后来不小心被母亲撞见,母亲倒是没有打他,倒是命人?#21019;?#20004;兄弟,于是,他便更?#26377;?#24515;翼翼地给两兄弟送吃食,生怕再次被母亲撞见。

  文渊侯夫人自然也想到了这件事,她从不觉得自己有错,毕竟那两个兄弟是贱人所生,真正的唯一的宋府之子只有宋臻。

  文渊侯夫人捏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似乎是在放松自己,轻轻呼出一口气,笑道:

  “乔姑娘谬赞了。”

  乔庄轻声一笑,刚要说话,就听外面有?#20061;?#34892;礼,“参见华阳夫人!”

  华阳夫人?

  乔庄眉头一皱,果然见华阳夫人一袭红衣进?#23435;?#26469;,乔庄发?#21482;?#38451;夫人和她都?#19981;?#31359;红衣,但好在今天穿了个?#20185;眩?#35201;不然?#37319;?#24456;尴尬。

  华阳夫人还是一如既往脸色苍白,红唇似血,一双眸子冰冷彻骨,任谁看着都觉得是个冰美人。

  她穿红衣仿佛是为了遮掩自己本身的冷,而乔庄穿红衣却是热情似骄阳,桓尹说她像太阳,是因为她真的像太阳一样温暖,红衣的她更是如此。

  可华阳夫人即使穿着红衣,也是每走一分,便多一尺寒冷,走到众人身前,?#30343;?#31505;道:

  “诸位夫人好久不见啊!”

  是啊,果真是好久不见,华阳夫人自从夫君没了,就慢慢淡出人群,后来听说她病了,就更是没有见到她了。

  ?#36824;?#22905;们都听说了先皇出棺之时,华阳夫人去了,而?#19968;?#26159;一袭红衣去的,她们听完,都觉毛?#20542;?#28982;。

  她们没想到今日华阳夫人会来,?#36824;?#20170;日是喜庆日子,穿着一身红衣倒也还好。

  ?#36824;?#22905;们有的已经知道乔庄的身份,知道乔庄肯定不待见华阳夫人,而华阳夫人又不?#19981;?#22899;帝,可如今人家已经是女帝了,她还能如何?

  华阳与乔庄目光在空中交汇,拼了几个回合,终是乔庄笑道:

  “华阳夫人身体可好些了?”

  华阳夫人是个神经病,自己跟她比?#35059;?#37027;纯属是找虐!

  华阳夫人听到乔庄的问话,微微一扬?#21073;闭?#26159;嫣然一笑了,虽已四十?#27492;輳?#20294;仍美得不可方物,是那种成熟女?#35828;?#38901;味美。

  “劳姑娘挂念,妾身一切都好。”

  乔庄点?#35828;?#22836;,就不说话了,顿时场面一片寂静,多了几分尴尬,好过了半?#35752;樱?#23601;有下人来唤了,晚宴要开始了。

  微风阵阵,夹杂着花香,使得这露天晚宴更让人愉悦,乔庄随着众人坐到座位上,不由四处打?#31185;?#26469;。

  这文渊侯府甚大,刚刚宋臻带她进来自?#30343;?#27809;有经过这处的,这里竟?#28508;?#37027;小竹林还惬意几分。

  四周是花坛,栽种了各色鲜花,对面是一个青色小湖,岸边柳树垂绦,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蝉鸣,桌前都放上了几支鲜花,还真没想到文渊侯竟也是风雅之人,看来甚是?#19981;?#25554;花手艺。

  这景色?#20204;?#19981;说,再说说文渊侯府的人,府里的主子自?#30343;?#21507;穿用度都是以等一的好,可是这下人都能穿绫罗绸缎,可想而知,文渊侯对下人是不错的,就是有些太不错了!

  这么一想,乔庄又撇了撇嘴,这文渊侯怕?#30343;?#24807;内吧,给下人穿的都挺好,可是对自己的两个庶子怎的就?#21069;?#20811;扣?看来还是文渊侯夫人太有手腕!

  这自己花心做了错事,生出了两个庶子,分明就是自己的错,却因为是个侯爷,就把过错推到两个孩子身上,至此,乔庄对文渊侯的印象下降了几分。

  也不知道谁给安排的,竟然会把华阳夫人安排在她对面,?#36824;?#24184;亏没有放在旁边,要不然更膈应慌。

  乔庄刚移开目光,华阳夫人?#25512;?#20102;身,走到她身前,头上突然出现一片阴影,一股?#19978;?#27668;袭来,乔庄不由抬眼探看,但见华阳夫人笑看着自己,吓了一跳,笑道:

  “还当哪里的花仙女来了,不?#19978;?#26159;夫人啊!”

  华阳夫人轻笑道:“没想到陛下竟如此风趣。”

  乔庄挤挤眼睛,“夫人不知道的还多了去了。”

  “陛下!”她轻唤了声,然后微微倾身,花香愈加诱人,让乔庄一瞬之间有点儿恍惚,华阳夫人继续道:

  “没想?#21073;杂?#31455;?#24187;?#33021;杀了你!”

  乔庄闻言,顿时一个激灵,睁大眼睛看着她,“是你?”

  华阳夫人嘴角笑容逐渐扩大,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好似在笑她愚蠢,轻轻道:

  “是妾身犹如何?你……又能耐我何?”

  乔庄紧紧捏着手,这人就是故意来炫耀的是吗?

  她手握成拳,恨不得给眼前这女人一巴掌,可气到极致,却是笑了出来,轻声问道:

  “夫人就不怕朕?#25991;?#30340;罪吗?”她?#21448;?#20102;那个?#21322;蕖?#23383;,想让华阳夫人知道,她手里握着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华阳夫人微微直起身,斜眼看着她,只道:“那也得陛下有证据才行啊?”

  乔庄心中暗恨,哼笑一声,“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华阳夫人可莫要太过嚣张了。”

  华阳夫人悠悠一笑,说道:“陛下,说的可是你母君?”

  乔庄一愣,她一早便想到华阳夫人不会无缘无故与她作对,可是什么深仇大恨,能让她连杀八女,后来又不动声色杀了璃王。

  看乔庄眉?#26041;?#30385;,华阳夫人似是有些开怀,又对她悄声道:“乔庄,你没有证据,便不能拿?#20197;?#26679;,那几个暗卫的死,?#19968;?#35753;你一一还回来!”

  乔庄站起身,紧紧盯着她,周围的人似乎注意到这边的动作,都将目光?#35835;?#36807;来,文渊侯夫人见此,也不由有些担心,若是在自家这女帝和华阳夫人出了什么事,她可是不好交代的。

  乔庄压低声音,傲然一笑,“那朕便看看,你……与我……究竟谁?#24515;?#20010;本事?”

  华阳夫人掩唇一笑,又道:“陛下,就算你有证据,也拿我毫无办法,知道为什么吗?”

  乔庄有些不解,就见那人悠悠道:“我身上背着一道皇命,是以……我比你多条命!”所以,我倒要看看,是你能躲得过我,还是?#19968;?#27515;在你手上两次?

  说到此处,华阳夫人便不再多言,转身就走,那红衣翩飞,阵阵张扬,身后的乔庄深吸了口气,松了松拳头,坐下来闷闷喝了口酒。

  文渊侯夫人见这边没有出什么事,也松了口气,然后招呼其他夫人入座,宴会之上,倒是一派热闹,也再没人关注这段插曲。

  可乔庄还是介意啊,她喝了一口酒,就发现这古代的酒竟和现代的完全不一样,要是现代给她来一小杯白酒她打死也不敢喝的,可是这酒竟然该死的甜美,让她不由又悠悠喝上几口。

  汐文见她自顾自地喝了不少,不由在身后悄声劝道:“陛下,还是少喝些吧。”

  汐文以为她是因为华阳夫人而气怒,便说道:“华阳夫人如此嚣张,日后肯定会露出马脚,陛下勿要太过介?#22330;!?br />
  乔庄摆了摆手,?#23433;皇牽?#26159;这酒?#38381;?#22909;喝,因为那女人?#36299;?#24515;情实在不值得。”

  汐文见她心情还好,也便不再多言,倒是易萱说道:

  “陛下,这酒的后劲还是很大的,可不能喝太多!”

  乔庄觉得就?#32531;?#36807;这么好喝的酒,自然不能放过了,也就没有在意几?#35828;娜白瑁?#36824;问道:

  “一会儿你们去问问这酒叫什么?明日咱们多买上几坛!”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无奈,陛下啊,这皇宫之?#24515;?#23569;了酒吗?您是皇帝,想要什么样的酒没有啊!

  嘉柚声音软软的,“陛下,这酒名?#25945;一?#37257;,一般的大臣宴请可都是用这酒,很适合女子品尝,但是不宜喝太多的。”

  乔庄此时脸蛋已经有些泛红,但也没在意她们说的那些,这在这时,文渊侯声如洪钟,

  “今日多?#26707;?#20301;同僚赏脸,各位吃好喝好啊!”

  说着,文渊侯就又领出一个老妇人,应该就是文渊侯的母亲了,别说,文渊侯像母亲多一些,老夫人?#35753;?#21892;目的,一张嘴就?#32531;下?#36807;,看来?#24378;?#21040;来了这么多人十分开?#22330;?br />
  “?#20185;?#20877;此多?#26707;?#20301;赏脸了,我这老太婆忒不要脸了些,还要大?#19968;?#30334;忙之中过来。”

  众人闻言自是笑笑,纷纷说着:“老夫人言重了!”

  “老夫人风采不减当年,令我等?#23604;?#21834;!”

  ?#21834;?br />
  老夫人自然知道这些人是和自己客套,又寒暄了一阵,众人才坐下,这眼看着宴席到了吉时,也就开始了。

  “丞相?#21073; ?br />
  “夜南王?#21073; ?br />
  这在这时,桓尹和少羽才姗姗来迟,文渊侯一怔,真没想?#21073;?#36830;丞相和夜南王都会给自己赏脸。

  别说今天文渊侯有多开心了,这想想大楚的几个人物可都在自己府上了,美?#22871;?#22320;下了来去迎二人,

  “参见丞相,夜南王!”

  桓尹和少羽已堪堪进了这宴会中心点,可这二人却没有看文渊侯,少羽一进来便看到了乔庄的位置,见人?#20197;?#20846;兮地喝着酒,有些好笑。

  而且乔庄这酒喝得有些猛,这当口这小酒壶已经见?#35828;祝?#22905;又倒了几下,只见壶嘴一滴一滴冒出来,顿?#26412;?#20102;撅嘴,将酒壶扔在了一边。

  少羽还真的没见过这样娇蛮的她,不由有些新奇,而这时在座的众人都起身?#31383;?#35265;二人,只有乔庄还在郁闷没有了酒,丝毫没在意二?#35828;?#21040;来。

  这时见邻座的人不见了,竟堪?#21543;?#20986;手将自己的酒壶跟人家的酒壶换了过来,汐文等人都在低头行礼自?#30343;?#27809;有看到她。

  而看到她如此作为的自?#30343;?#19981;用低?#26041;?#21463;众人跪拜的桓尹和少羽了,最开始进来,桓尹自?#30343;抢?#24471;找她的位置,这时位置都空了,也便看到了那人身?#21834;?br />
  桓尹想,这女子总是有些稀奇想法,也不知是喝了多少,?#27492;?#38754;色桃红,竟如樱桃诱人。

  这么想着,桓尹不由微微勾起唇角,然后广袖一?#27185;?#36215;?#31383;桑 ?br />
  众人皆起了身,各自回了座位,也没人在意乔庄是否起了身,倒是邻座的回来,想给自己倒上一杯,晃了几晃,竟是滴酒未有。

  那人纳闷地摇了摇头,“难道我醉了?”明明刚刚还有的,一眨眼就没了?难道喝多了,记错了?

  旁边拿着余光瞥他的乔庄,嘻嘻一笑,嘴边的酒杯恰好挡住了她的笑容,可那微眯起的眸子却是让人觉得她心情甚好。

  因着桓尹和少羽的到来,场面一时又热闹起来,众人开始纷纷恭维起来,少羽却是推拒了别?#35828;?#25964;酒,只道:

  “今日是来给老夫人祝寿的,诸位可莫要说些闲事。”

  这话音一落,众人自是齐声应好,然后纷?#23376;?#24320;始祝老夫人“寿比?#20185;?#19981;老松……”等等。

  桓尹趁着众人说话之际,挥手示意小侍,身后小侍立马上前将礼盒打开,老夫人期待地看着,只见礼盒一打开,赫赫然躺着一个玉观音。

  见到此,乔庄一口酒喷了出来,这声响就有些大了,毕竟众人眼光在玉观音上,?#30343;?#20040;人说话,而乔庄这口酒还含得有些多,大家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乔庄砸吧砸吧嘴,用袖子抹了抹嘴巴。

  看着她的动作,桓尹好看的眉毛紧了紧,似是暗自想着,果真还是不动不说的模样好些。

  乔庄看着众人看着自己,不由尴尬一笑,老夫人也对她这?#33268;?#34892;为有些介意,但教养良好,也没有说什么,还好心问道:

  “是?#30343;?#36825;酒太过辛辣了些?”

  听见老夫?#35828;?#28201;柔嗓音,乔庄有些不好意思,回道:

  “回老夫人,不曾辛辣”,然后又看向桓尹,悠悠道:“?#30343;恰?#27809;想到小女竟能与丞相想到一处。”

  老夫人不知她的身份,还在责怪这?#23601;凡?#30693;天高地厚,还拿自己与丞相相比,却见小?#23601;?#30340;?#20061;?#23558;自己的礼盒躺着,赫然也躺着一个玉观音。

  ?#30343;?#31163;?#35835;?#30475;,感觉无甚差别,可离近了还是能看出这两个观音的不同之处,一个是笑面观音,一个是冷面观音。

  而玉的颜色也不太一样,一个是上好的?#23376;瘢?#19968;个则是剔透的黄绿色。

  老夫人也有些惊奇,她?#19981;?#35266;音,没想到一个生辰竟收到了两个如此相像的玉观音,若是她知道其中还有一个是当今女帝送的,不知会不会晕过去。

  桓尹见此,却是对乔庄温柔一笑,“没想?#21073;?#26412;相竟与姑娘如此心有灵犀。”

  在座的自然有不少朝中大臣,高位的大臣自?#30343;?#30693;道眼前这个姑娘就是女帝大人,而丞相这么说,自然就是印证了一直传言的丞相对女帝大人情深不悔。

  众人将目光移向乔庄,但见人家撇了撇嘴,嘟囔道:“阿素姑姑帮忙选的,跟你心有灵犀个大?#39277;?#21834;。”

  自然,她的声音小,没人听得见,可众人眼睛看得真切啊,这女帝大人分明就是?#24736;?#20102;丞相啊,于是都在心中暗叹:可惜丞相郎有情,落花无意啊。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29241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