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九十章 心有靈犀(一更)

第九十章 心有靈犀(一更)


  “宋小侯爺自然是好的,小女一直以為,能與丞相和夜南王相提并論的非宋小侯爺莫屬。”

  聽著喬莊對自己兒子如此夸贊,文淵侯夫人不由心中一喜,但面上不動聲色,不過多時,又聽喬莊繼續道:

  “之前未與小侯爺相識,倒與府上另外兩個公子有緣見上,也是人中龍鳳,可見文淵侯和夫人教導有方啊!”

  這句話一落,文淵侯夫人臉色頓時一斂,其他座下的夫人也閉上嘴不再說話,整個屋子靜悄悄的。

  眾人皆知宋逸云兩兄弟是文淵侯夫人心中的一根刺,如今喬莊提起,還拿他們和人家兒子相比,可想而知心中有多不爽,可喬莊卻不在意,她只是陳述事實,更何況不能給人家文淵侯夫人念想,一是圓了文淵侯的愿,二是她不想選皇夫!

  文淵侯夫人過了半晌,才緩過了神,有些不自然地扯了扯唇,

  “是啊,那兩個孩子也很好!”

  說到后面,聲音便低了下去,看得出來,讓文淵侯夫人夸贊他們二人著實難為她了。

  喬莊卻是不以為意,繼續扎著她的心,“宋逸云的文采風流,當得女帝賞識,真真可說是文淵侯夫人你的功勞。”

  文淵侯夫人無力地扯了扯唇,她實在無法發自本心地笑出來,這分明就是打她的臉,世人皆知宋家庶子沒有地位,因著她處處打壓,可她壓根不在意這些名聲,繼續我行我素,反正文淵侯也不會管她。

  所以宋逸云兩兄弟自然任由她欺負,她更是告訴宋臻遠離那兩個小子,因為那兩個小子是奴,他是主,是以從小宋臻就不和他們兄弟玩兒。

  可這樣的母親養著,宋臻也沒有變得囂張跋扈,反而瀟灑不羈,到底是在蜜罐里長大的孩子,待得再大了些,宋臻才明白自己的兩個兄弟是父親外面的女人生的,而且還是妓女所生,他有一度時間是鄙夷父親的,后來父親百般討好,他便沒了氣憤。

  可宋臻看著那兩個兄弟還是不爽的,直到看到這兩個兄弟竟然搶狗食,那一刻他才知道,稚子無辜,二人何其可憐!

  所以宋臻偷偷背著母親給兄弟二人送些熱乎飯菜,很久都沒有被母親發現,后來不小心被母親撞見,母親倒是沒有打他,倒是命人痛打兩兄弟,于是,他便更加小心翼翼地給兩兄弟送吃食,生怕再次被母親撞見。

  文淵侯夫人自然也想到了這件事,她從不覺得自己有錯,畢竟那兩個兄弟是賤人所生,真正的唯一的宋府之子只有宋臻。

  文淵侯夫人捏緊了拳頭,然后又松開,似乎是在放松自己,輕輕呼出一口氣,笑道:

  “喬姑娘謬贊了。”

  喬莊輕聲一笑,剛要說話,就聽外面有婢女行禮,“參見華陽夫人!”

  華陽夫人?

  喬莊眉頭一皺,果然見華陽夫人一襲紅衣進了屋來,喬莊發現華陽夫人和她都喜歡穿紅衣,但好在今天穿了個紫裳,要不然撞衫很尷尬。

  華陽夫人還是一如既往臉色蒼白,紅唇似血,一雙眸子冰冷徹骨,任誰看著都覺得是個冰美人。

  她穿紅衣仿佛是為了遮掩自己本身的冷,而喬莊穿紅衣卻是熱情似驕陽,桓尹說她像太陽,是因為她真的像太陽一樣溫暖,紅衣的她更是如此。

  可華陽夫人即使穿著紅衣,也是每走一分,便多一尺寒冷,走到眾人身前,只是笑道:

  “諸位夫人好久不見啊!”

  是啊,果真是好久不見,華陽夫人自從夫君沒了,就慢慢淡出人群,后來聽說她病了,就更是沒有見到她了。

  不過,她們都聽說了先皇出棺之時,華陽夫人去了,而且還是一襲紅衣去的,她們聽完,都覺毛骨悚然。

  她們沒想到今日華陽夫人會來,不過今日是喜慶日子,穿著一身紅衣倒也還好。

  不過她們有的已經知道喬莊的身份,知道喬莊肯定不待見華陽夫人,而華陽夫人又不喜歡女帝,可如今人家已經是女帝了,她還能如何?

  華陽與喬莊目光在空中交匯,拼了幾個回合,終是喬莊笑道:

  “華陽夫人身體可好些了?”

  華陽夫人是個神經病,自己跟她比瞪眼那純屬是找虐!

  華陽夫人聽到喬莊的問話,微微一揚唇,當真是嫣然一笑了,雖已四十來歲,但仍美得不可方物,是那種成熟女人的韻味美。

  “勞姑娘掛念,妾身一切都好。”

  喬莊點了點頭,就不說話了,頓時場面一片寂靜,多了幾分尷尬,好過了半刻鐘,就有下人來喚了,晚宴要開始了。

  微風陣陣,夾雜著花香,使得這露天晚宴更讓人愉悅,喬莊隨著眾人坐到座位上,不由四處打量起來。

  這文淵侯府甚大,剛剛宋臻帶她進來自然是沒有經過這處的,這里竟是比那小竹林還愜意幾分。

  四周是花壇,栽種了各色鮮花,對面是一個青色小湖,岸邊柳樹垂絳,隱隱約約還能聽見蟬鳴,桌前都放上了幾支鮮花,還真沒想到文淵侯竟也是風雅之人,看來甚是喜歡插花手藝。

  這景色姑且不說,再說說文淵侯府的人,府里的主子自然是吃穿用度都是以等一的好,可是這下人都能穿綾羅綢緞,可想而知,文淵侯對下人是不錯的,就是有些太不錯了!

  這么一想,喬莊又撇了撇嘴,這文淵侯怕不是懼內吧,給下人穿的都挺好,可是對自己的兩個庶子怎的就那般克扣?看來還是文淵侯夫人太有手腕!

  這自己花心做了錯事,生出了兩個庶子,分明就是自己的錯,卻因為是個侯爺,就把過錯推到兩個孩子身上,至此,喬莊對文淵侯的印象下降了幾分。

  也不知道誰給安排的,竟然會把華陽夫人安排在她對面,不過幸虧沒有放在旁邊,要不然更膈應慌。

  喬莊剛移開目光,華陽夫人就起了身,走到她身前,頭上突然出現一片陰影,一股股香氣襲來,喬莊不由抬眼探看,但見華陽夫人笑看著自己,嚇了一跳,笑道:

  “還當哪里的花仙女來了,不成想是夫人啊!”

  華陽夫人輕笑道:“沒想到陛下竟如此風趣。”

  喬莊擠擠眼睛,“夫人不知道的還多了去了。”

  “陛下!”她輕喚了聲,然后微微傾身,花香愈加誘人,讓喬莊一瞬之間有點兒恍惚,華陽夫人繼續道:

  “沒想到,言譽竟然沒能殺了你!”

  喬莊聞言,頓時一個激靈,睜大眼睛看著她,“是你?”

  華陽夫人嘴角笑容逐漸擴大,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好似在笑她愚蠢,輕輕道:

  “是妾身猶如何?你……又能耐我何?”

  喬莊緊緊捏著手,這人就是故意來炫耀的是嗎?

  她手握成拳,恨不得給眼前這女人一巴掌,可氣到極致,卻是笑了出來,輕聲問道:

  “夫人就不怕朕治你的罪嗎?”她加重了那個“朕”字,想讓華陽夫人知道,她手里握著的是至高無上的權利。

  華陽夫人微微直起身,斜眼看著她,只道:“那也得陛下有證據才行啊?”

  喬莊心中暗恨,哼笑一聲,“天作孽猶可活,人作孽不可活,華陽夫人可莫要太過囂張了。”

  華陽夫人悠悠一笑,說道:“陛下,說的可是你母君?”

  喬莊一愣,她一早便想到華陽夫人不會無緣無故與她作對,可是什么深仇大恨,能讓她連殺八女,后來又不動聲色殺了璃王。

  看喬莊眉頭緊皺,華陽夫人似是有些開懷,又對她悄聲道:“喬莊,你沒有證據,便不能拿我怎樣,那幾個暗衛的死,我會讓你一一還回來!”

  喬莊站起身,緊緊盯著她,周圍的人似乎注意到這邊的動作,都將目光投了過來,文淵侯夫人見此,也不由有些擔心,若是在自家這女帝和華陽夫人出了什么事,她可是不好交代的。

  喬莊壓低聲音,傲然一笑,“那朕便看看,你……與我……究竟誰有那個本事?”

  華陽夫人掩唇一笑,又道:“陛下,就算你有證據,也拿我毫無辦法,知道為什么嗎?”

  喬莊有些不解,就見那人悠悠道:“我身上背著一道皇命,是以……我比你多條命!”所以,我倒要看看,是你能躲得過我,還是我會死在你手上兩次?

  說到此處,華陽夫人便不再多言,轉身就走,那紅衣翩飛,陣陣張揚,身后的喬莊深吸了口氣,松了松拳頭,坐下來悶悶喝了口酒。

  文淵侯夫人見這邊沒有出什么事,也松了口氣,然后招呼其他夫人入座,宴會之上,倒是一派熱鬧,也再沒人關注這段插曲。

  可喬莊還是介意啊,她喝了一口酒,就發現這古代的酒竟和現代的完全不一樣,要是現代給她來一小杯白酒她打死也不敢喝的,可是這酒竟然該死的甜美,讓她不由又悠悠喝上幾口。

  汐文見她自顧自地喝了不少,不由在身后悄聲勸道:“陛下,還是少喝些吧。”

  汐文以為她是因為華陽夫人而氣怒,便說道:“華陽夫人如此囂張,日后肯定會露出馬腳,陛下勿要太過介懷。”

  喬莊擺了擺手,“不是,是這酒當真好喝,因為那女人影響心情實在不值得。”

  汐文見她心情還好,也便不再多言,倒是易萱說道:

  “陛下,這酒的后勁還是很大的,可不能喝太多!”

  喬莊覺得就沒喝過這么好喝的酒,自然不能放過了,也就沒有在意幾人的勸阻,還問道:

  “一會兒你們去問問這酒叫什么?明日咱們多買上幾壇!”

  幾人對視一眼,紛紛無奈,陛下啊,這皇宮之中能少了酒嗎?您是皇帝,想要什么樣的酒沒有啊!

  嘉柚聲音軟軟的,“陛下,這酒名喚桃花醉,一般的大臣宴請可都是用這酒,很適合女子品嘗,但是不宜喝太多的。”

  喬莊此時臉蛋已經有些泛紅,但也沒在意她們說的那些,這在這時,文淵侯聲如洪鐘,

  “今日多謝各位同僚賞臉,各位吃好喝好啊!”

  說著,文淵侯就又領出一個老婦人,應該就是文淵侯的母親了,別說,文淵侯像母親多一些,老夫人慈眉善目的,一張嘴就沒合攏過,看來是看到來了這么多人十分開懷。

  “老身再此多謝各位賞臉了,我這老太婆忒不要臉了些,還要大家伙百忙之中過來。”

  眾人聞言自是笑笑,紛紛說著:“老夫人言重了!”

  “老夫人風采不減當年,令我等艷羨啊!”

  “……”

  老夫人自然知道這些人是和自己客套,又寒暄了一陣,眾人才坐下,這眼看著宴席到了吉時,也就開始了。

  “丞相到!”

  “夜南王到!”

  這在這時,桓尹和少羽才姍姍來遲,文淵侯一怔,真沒想到,連丞相和夜南王都會給自己賞臉。

  別說今天文淵侯有多開心了,這想想大楚的幾個人物可都在自己府上了,美滋滋地下了來去迎二人,

  “參見丞相,夜南王!”

  桓尹和少羽已堪堪進了這宴會中心點,可這二人卻沒有看文淵侯,少羽一進來便看到了喬莊的位置,見人家賊兮兮地喝著酒,有些好笑。

  而且喬莊這酒喝得有些猛,這當口這小酒壺已經見了底,她又倒了幾下,只見壺嘴一滴一滴冒出來,頓時撅了撅嘴,將酒壺扔在了一邊。

  少羽還真的沒見過這樣嬌蠻的她,不由有些新奇,而這時在座的眾人都起身來拜見二人,只有喬莊還在郁悶沒有了酒,絲毫沒在意二人的到來。

  這時見鄰座的人不見了,竟堪堪伸出手將自己的酒壺跟人家的酒壺換了過來,汐文等人都在低頭行禮自然是沒有看到她。

  而看到她如此作為的自然是不用低頭接受眾人跪拜的桓尹和少羽了,最開始進來,桓尹自然是懶得找她的位置,這時位置都空了,也便看到了那人身影。

  桓尹想,這女子總是有些稀奇想法,也不知是喝了多少,看她面色桃紅,竟如櫻桃誘人。

  這么想著,桓尹不由微微勾起唇角,然后廣袖一揮,“起來吧!”

  眾人皆起了身,各自回了座位,也沒人在意喬莊是否起了身,倒是鄰座的回來,想給自己倒上一杯,晃了幾晃,竟是滴酒未有。

  那人納悶地搖了搖頭,“難道我醉了?”明明剛剛還有的,一眨眼就沒了?難道喝多了,記錯了?

  旁邊拿著余光瞥他的喬莊,嘻嘻一笑,嘴邊的酒杯恰好擋住了她的笑容,可那微瞇起的眸子卻是讓人覺得她心情甚好。

  因著桓尹和少羽的到來,場面一時又熱鬧起來,眾人開始紛紛恭維起來,少羽卻是推拒了別人的敬酒,只道:

  “今日是來給老夫人祝壽的,諸位可莫要說些閑事。”

  這話音一落,眾人自是齊聲應好,然后紛紛又開始祝老夫人“壽比南山不老松……”等等。

  桓尹趁著眾人說話之際,揮手示意小侍,身后小侍立馬上前將禮盒打開,老夫人期待地看著,只見禮盒一打開,赫赫然躺著一個玉觀音。

  見到此,喬莊一口酒噴了出來,這聲響就有些大了,畢竟眾人眼光在玉觀音上,沒什么人說話,而喬莊這口酒還含得有些多,大家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喬莊砸吧砸吧嘴,用袖子抹了抹嘴巴。

  看著她的動作,桓尹好看的眉毛緊了緊,似是暗自想著,果真還是不動不說的模樣好些。

  喬莊看著眾人看著自己,不由尷尬一笑,老夫人也對她這粗魯行為有些介意,但教養良好,也沒有說什么,還好心問道:

  “是不是這酒太過辛辣了些?”

  聽見老夫人的溫柔嗓音,喬莊有些不好意思,回道:

  “回老夫人,不曾辛辣”,然后又看向桓尹,悠悠道:“只是……沒想到小女竟能與丞相想到一處。”

  老夫人不知她的身份,還在責怪這丫頭不知天高地厚,還拿自己與丞相相比,卻見小丫頭的婢女將自己的禮盒躺著,赫然也躺著一個玉觀音。

  只是離遠了看,感覺無甚差別,可離近了還是能看出這兩個觀音的不同之處,一個是笑面觀音,一個是冷面觀音。

  而玉的顏色也不太一樣,一個是上好的白玉,一個則是剔透的黃綠色。

  老夫人也有些驚奇,她喜歡觀音,沒想到一個生辰竟收到了兩個如此相像的玉觀音,若是她知道其中還有一個是當今女帝送的,不知會不會暈過去。

  桓尹見此,卻是對喬莊溫柔一笑,“沒想到,本相竟與姑娘如此心有靈犀。”

  在座的自然有不少朝中大臣,高位的大臣自然是知道眼前這個姑娘就是女帝大人,而丞相這么說,自然就是印證了一直傳言的丞相對女帝大人情深不悔。

  眾人將目光移向喬莊,但見人家撇了撇嘴,嘟囔道:“阿素姑姑幫忙選的,跟你心有靈犀個大頭鬼啊。”

  自然,她的聲音小,沒人聽得見,可眾人眼睛看得真切啊,這女帝大人分明就是嫌棄了丞相啊,于是都在心中暗嘆:可惜丞相郎有情,落花無意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92418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 四海龙王捕鱼游戏机 安徽闲来麻将下载 广东麻将怎么打新手 怎样股票短线 game850棋牌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全部图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一起麻将赢红包 真人街机在线捕鱼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2元 广西快乐10分 英超赛程公布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