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八十五章 似魔非魔(二更)

第八十五章 似魔非魔(二更)


  椒蘭殿內一片慌亂,這尋人又要去哪兒尋?

  喬昕派了手下在宮里到處找找,又派人去告訴了桓尹,聽喬阿蠻說喬莊并不在西華宮,緊了緊眉頭,

  “她不在西華宮?”

  阿蠻點了點頭,剛要說話,就見之前被喬莊打的半死送過來的阿雅在一旁道:

  “殿下,恐怕就是九殿下派人劫走了七世女。”

  喬昕遲遲未松開眉頭,一聽她這話,轉過頭看向她,阿雅被喬昕看得頭皮發麻,但還是繼續顛倒黑白道:

  “西華宮派人來尋五世女未果,將七世女帶走了,如今九殿下又不在西華宮,自然是有貓膩的。”

  “你閉嘴!”阿蠻氣極,沖上前給了阿雅一巴掌,“你個賤婢,胡說八道什么?”

  喬昕卻是瞇了瞇眸,事情經過她都已經了解,正如阿雅所說,若是喬莊派人來接走了雅兒,那么喬莊怎會不在西華宮?

  “母君,莫要聽這賤婢胡言,九姐姐甚是喜愛雅兒,怎會害雅兒?定是有人圖謀不軌。”阿蠻忍不住為喬莊辯解。

  喬榛也道:“是啊,母君,此事疑點重重,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找到雅兒。”

  “喲!找到雅兒,妹妹說得輕巧,如今人不在西華宮,宮中這么大上哪兒找?若是出了宮又如何?”喬晗不禁冷聲道。

  喬阿蠻瞪了喬晗一眼,又對喬昕道:“母君,可若是九姐姐也出了事呢?若真是九姐姐做的,怎會讓小侍自報家門?”

  “那也說不定故意讓我們以為不是她做的唄。”喬媚從最開始就不太喜歡喬莊,如今自家的小妹妹失蹤與她又脫不了干系,不禁脫口道。

  喬阿蠻氣呼呼地看著自家姐妹,一個個怎么就不嫌事大?

  她不禁為喬莊說話,“九姐姐不是這樣的人!”

  這時,幾個姐妹還要開口說話,倒是喬昕說道:“是不是這樣的人,之后就會知道了。”

  說著,就有手下回了椒蘭殿,稟報道:“西華宮的人說九殿下去了棲捂宮。”

  “去了多久?”

  “今日未時一刻去的,至今還未歸。”

  “未時一刻?”喬昕喃喃道,與喬雅離開的時間對上了,而已經過了兩個時辰了,兩個人都沒有回來。

  “棲捂宮?”喬昕瞇了瞇眸,重復了一句,神色冷了下去。

  在一旁的阿蠻焦急萬分,生怕喬昕誤會喬莊,剛要開口說話,就被喬榛拉住了衣袖,喬榛對她搖了搖頭。

  阿蠻咬了咬下唇,就聽喬昕道:“且隨本王去趟棲捂宮吧,看看究竟是何人作怪!”

  一行人出了椒蘭殿,身后阿雅也跟著,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

  “你們把雅兒怎樣了?”

  喬莊聽得出這是雅兒的聲音,只是為何言譽還要抓雅兒?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言譽卻是笑笑,“不若殿下出去瞧瞧?”

  喬莊看著他,總覺得不該就這么出去,畢竟這人抓了她,肯定不會簡簡單單地讓她出去逃跑啊?

  殿外還有人,可有多少人她不知,殿外有雅兒,可他用雅兒來做什么,她也不知。

  可盡管什么都不知,盡管前方之路定不那么順遂,甚至可能一出去就被咔嚓了,可她還是踏出了殿,雅兒畢竟還很小,至少她要讓雅兒活著,本來,她就是個孤獨在世之人,從現代穿越而來,頂替了一個九殿下,身死又如何?萬一能回到現代呢,是吧?人總是要往好了的地方想。

  桓尹就不會處處欺負她了啊!而且桓尹還會難過,因為他上哪兒再去找一個和九殿下如此相像的人呢?

  哎,她不禁幽幽一嘆,她竟然不覺得桓尹會因為她的離去而傷心,可她更無奈的是想到如果桓尹不為她離去而傷心,她也會難過……

  可是桓尹給她送了暗衛,如今她遇險了,暗衛在哪兒?

  汐文和嘉柚不知下落,暗衛又不會突然出現,她不禁有些委屈,眼里閃了淚花,她似乎是來到這兒這么久第一次哭,第一次這么難過,可她不知道是為什么。

  是因為怕死嗎?還是因為桓尹的人都沒來救她?還是因為桓尹遲遲未來?

  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了,壓抑再壓抑,可心總會與自己想的相反,它偏偏要不按你的想法去做。

  她有些想桓尹了……

  她打開了門,就看到一個黑衣人緊緊拽著喬雅,還有人拿鞭子抽打她,喬莊大駭,連忙跑過去,將這幾個人推開,把喬雅緊緊抱在懷里。

  喬雅本就還小,又是在蜜罐里長大的孩子,哪里受過這種苦,如今縮在喬莊懷里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身體瑟瑟發抖,時不時地抽泣幾聲,看得人心揪著疼。

  正在這時,棲捂宮的大門被狠狠踢開,喬昕的人幾乎站滿了院子,只聽阿雅在旁道:

  “殿下你看,九殿下果然沒安好心!”

  她眼神陰毒,喬莊看著她眸子也不由一寒,喬昕更是渾身散發著寒意,

  “喬莊,你果然要對我兒不利!”

  這般場景,她明明是抱著喬雅的,她們眼睛都瞎了?

  哦,也是,這幾個黑衣人在院子中站著,還是保護喬莊的姿態,自然是讓人誤會的,這一刻,她明白了言譽的目的。

  反目成仇,果然好戲碼,可是喬雅畢竟沒有大礙,說出了真相不就好了?

  自然,她能想到的,敵人也能想到……

  果然,事情不是那么簡單的!

  她看著破空而來的箭,從側面擦過喬昕而射過來,喬昕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見那箭直直沖著喬雅射去,喬昕剛要伸手觸碰那箭,卻是連箭尾都沒有碰到。

  “不!”

  喬昕看著那箭速度飛快地朝喬莊懷中的喬雅射去,其余姐妹臉色也是煞白,唯有言譽在殿門口看著這一幕笑意盈盈,卻是有陰森之感。

  他的快感是眾人的害怕,可僅僅害怕嗎?

  這一刻,喬莊怕死,可是她看了一眼懷中的喬雅,沖著她甜甜一笑,然后輕輕一翻身,自己的背對著那支箭。

  電光火石之間,那箭從另一端房頂處直直射向她們,眼見那箭尖要碰到她的衣衫,就見一抹銀色身影翩然而至。

  彼時的喬莊不知,還等待著預想中的疼痛襲來,懷里的喬雅睜著眼睛看著她,她卻只是柔柔一笑,可隨即喬雅卻綻放了笑容。

  而自己的頭上被罩了一層陰影,他來了……

  她微微轉過頭,便見那人背對著自己,一手握住那支箭,手心的血順著箭尖滴滴墜落,染在了她的紅衣之上,然后消失不見。

  看不清他容顏,卻能想象到他那清冷模樣,周身是肅殺之感,一如初見模樣,桓尹……

  其名桓尹……

  ******

  轉瞬之間,一群群士兵沖進來,還有之前桓尹給喬莊的暗衛也都出現了。

  喬莊感覺,如今這樣仿佛是她剛剛來到這異世般,看著這俊朗男兒指揮百人。

  那些黑衣人還有之前的射箭之人都被抓住,而言譽……也成了敗寇。

  不多時,就見有人救出了嘉柚和汐文,兩人還有些暈暈乎乎,看來也是中了迷藥。

  桓尹輕輕扔掉那箭,絲毫不在意自己手上的傷,微微側過身低頭看著喬莊,那一眼,無甚溫度,卻多了絲柔和。

  那本不該出現在他眼里的柔意,喬莊卻覺得自己看得分明。

  似是確保了她沒甚大礙,桓尹朝著言譽走去,言譽并不見一絲慌亂,看著他向自己走來,只是輕輕一笑。

  “果然,棋差一招。”

  “不,是你從來都差的。”

  聽著桓尹的話,言譽卻不在意,聳了聳肩,“你換了夜明珠,我便毫無辦法了,要不然她……該是死的……”

  “那個小廚也是吧?”

  “所以你把所有吃食換成了糯米團子?”言譽笑看著他,眾人都以為桓尹是介意自己與喬莊之間的互動,其實不過是因為那小廚若是被喬莊用了去,遲早是會毒殺喬莊的,是以逼著喬莊吃了許久糯米團子,便不敢再碰自己的東西。

  “我輸給你,是不遺憾的。”因為他是天下第一的桓尹,可是言譽知道,他不遺憾,卻是恨的!

  “你一步步為局,究竟為什么?”

  “你不需要懂。”言譽也只是笑看著他,對于桓尹來說,他是個迷,這樣很好。

  桓尹看著言譽的眸子,一字一句道:

  “這么多年,原來是你,順義帝的致幻花也是你下的,毒醫圣手竟會甘愿做個宮中男寵多年,真是讓桓尹意想不到。”

  從最開始喬昕來臨安,桓尹就開始將計就計,孫滬助齊王來臨安是為了奪得女帝之位,那么若是讓他奪不成,而是讓九殿下奪得大位,他又會怎么做呢?

  宮中有多少眼線,他豈會不知?可唯有一個讓他心頭不安,這個人隱藏得很深,所以他沒有動其他人,生怕打草驚蛇,而如今……

  因著喬莊,果然出現了……

  要殺的是喬莊,毒殺她,夜明珠內有毒,放在屋中久了便會被她吸食,然后悄無聲息地死去。

  是以,桓尹送了她很多夜明珠,又讓汐文悄悄換了出來,世上最無色無味無形的毒——暗夜殺。

  一招不夠,新招再來。

  小廚若是放在了喬莊身邊,也是會得她的信任,所以,他便絕了喬莊貪吃的念想,再也不敢靠近言譽的吃食。

  毒醫圣手是他,毒殺不成,便陷害她再殺她,一步步,果真是好算計!

  “桓尹不明,毒醫圣手與皇族有何冤仇?先殺順義帝,再殺璃王,如今是九殿下……究竟為何?”

  是的,璃王破了臨安都城,不過幾日便身死,就是中了那暗夜殺,悄無聲息死去,所以……

  喬莊是幸運的……

  因為她是第三個……

  言譽閉了閉眼,似是有些絕望,桓尹果然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算計到了,只是有一個他沒有算計到。

  他說:“只因為……她是九殿下!”

  桓尹聞言,卻是古怪一笑,哦了一聲,似是疑惑,似是肯定。

  然后他悠悠轉身,可言譽卻在看到他那笑容和反應之時,心中一慌,“唰”地一下看向遠處的喬莊。

  只見她柔柔地摸了摸喬雅的小腦袋,阿蠻撲倒她身上,喬莊撫著阿蠻的背,柔聲安慰著,反復說著自己沒事。

  傳言,九殿下驕奢淫逸,心狠手辣,素愛美男……

  可眼前的她……

  言譽不由后退一步,算錯了……原來一直算錯了……

  桓尹!他瞪視著桓尹,后者坦坦蕩蕩地任他看著,只是以為言譽是恨他拆穿了一切,輕輕一揮手,士兵便將所有人拿下。

  桓尹的聲音散在這院中每一個角落,“押至太和殿前,邀百官來見!”

  太和殿前,這一幕成了喬莊一輩子不能忘的場景。

  桓尹于高處,看著底下站著的大臣,輕聲一笑,“宮中雜碎甚多,也給諸位大臣見識見識。”

  這話音一落,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那群士兵手起刀落,“咔嚓”斬殺了一批跪在玉階之上的人。

  這群人里,有宮女,有小侍,還有男寵……

  喬莊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由得驚得瞪大了眼睛,然后慌亂地看著桓尹。

  在場的宮女小侍都戰戰兢兢,喬莊的幾個丫頭在一旁看著都有些作嘔,別說她們這些小姑娘,就連底下大臣都各個心慌,有的大臣甚至腿抖起來,有的大臣還差點兒昏倒。

  桓尹面無表情地看著眾人,他說:“諸位大臣可要瞧仔細了,若是沒看到,本相不介意日日給諸位演示一遍。”

  眾人聽他這么說,膽子小的大臣開始互相攙扶,生怕自己昏了過去,桓尹可是說到做到,要是讓他每天這么演示,自己遲早得嚇死,所以都站著睜大眼睛瞧著,生怕錯過一個情節。

  只見又換上一批人,手起刀落,又是一片尸體。

  喬莊終于忍不住,喚了他一聲,“桓尹……”

  桓尹的嘴角笑意未落,回身看了眼她,那種森森笑意,讓喬莊有一瞬的恍然,似乎這個眼前的桓尹并非之前救她的桓尹。

  他說:“殿下切莫心慈手軟。”

  喬莊忍不住道:“桓尹,有很多人是可以不死的。”

  “殿下沒有聽過寧殺錯,不放過?”

  “可……”

  “殿下,為人帝王,不可優柔寡斷,這宮中數千人,并不是誰都心存善意的。”

  喬莊愣愣地看著他,只見他傾身向前,抬手掬起她一縷秀發,然后輕輕放到她頸后,動作曖昧,目露柔光,他說:

  “就如殿下之前竟要舍身救人,著實不該,實乃非帝王之態。”

  她看著他,看著他的動作,然后輕輕瞥到他手心的傷痕,還有些血跡,顯得有些猙獰,可是喬莊卻想要問問他疼不疼。

  桓尹收回了手,轉過頭,冷然看著眼前跪在玉階上的人,言譽也在其中,桓尹看著他,目光一如既往,言譽卻是放聲大笑,眾人皆驚疑地看著他。

  “咔嚓!”笑聲戛然而止,鮮血四濺,那頭顱分離了身體,卻仍舊睜著眼睛看著玉階之上的桓尹,亦或是喬莊。

  那翩翩兒郎,轉瞬之間就成了無頭之尸,喬莊不由后退了一步,她的心是慌的,只見桓尹走到她身前,用手捏住她的下頷,他說:

  “殿下可要看清了,身為帝王,縱使伏尸百里又如何?何況區區百人?”

  他的眸子是冷的,手是冰寒的,她的下頷微微有些痛,可她卻叫不出來,眼前的桓尹并非那個會似笑非笑的他,他竟然會說“區區百人”,可這百人,又有幾個真正害了人?是不是也有無辜之人?

  桓尹松開手,轉身看著那些人,大手一揮,斬殺百人,一時之間血流成河,喬莊第一次發現了她與他距離有多遠,那是永遠跨不去的鴻溝。

  她……是異世而來,從未踏及這至高皇權,她只能仰望他,卻不能走近他……

  而他是桓尹,浴血而生的桓尹……

  他似是笑著的,就如嗜血的魔……

  似魔非魔……亦是他!

  ------題外話------

  終于回到家啦,用電腦的感覺就是好,之前用手機慌張得連第幾章都沒寫好,本來是這章和上一章合一起的,上架感言連標題都沒寫,我要哭死了,總之很慌張,晚上還會有一更,么么噠!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93810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qq麻将在哪里 世界杯比分彩票淘宝 足球直播视频 广东麻将规则 湖北十一选五彩票通 模拟炒股软件 中国福彩福建快3 四川金7乐视官网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安卓官方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成都哪里有卖麻将机的地方 好的炒股app 大地网赚论坛 遇乐棋牌 cba比赛结果查询 欢乐捕鱼大战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