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七十章 她愿為臣,你便受著

第七十章 她愿為臣,你便受著


  “這不可以!”喬昕還是接受不了,大吼一聲,對這個裁決十分不滿意。

  少羽輕笑一聲,回道:“齊王怎的對每次比試都不服氣?這二位世女的表現,諸位大臣都是有目共睹的,又如何不可以?更何況丞相所說,本王也是贊同的,敢問齊王如何不可?”

  喬儀接著道:“姐姐,確實是小九的言論更為女帝之范。”

  喬昕冷笑一聲,剛要說話,就被阿蠻拉住,阿蠻道:“母君,今日的確是阿蠻輸了。”

  喬昕目眥盡裂,眼底泛紅,“不可以!這樣不可以!”

  她說著,這么剛強的人竟隱隱帶了些哭腔,阿蠻看著,心也一抽一抽的疼。

  阿蠻懂得,喬昕為她費勁了心力,她也知道母君會來臨安,也是輔國公孫滬提議,甚至母君要孫滬出題,也是早早就有了準備。

  “阿蠻,這些話,你務必記住。”

  “母君,這是什么?”

  “你不要管,記住便是,母君不會害你。”

  那日燈火闌珊,燭火搖曳,她卻清晰地記得母君臉上每一個細微的表情,似糾結,似無奈,又似下定了決心。

  她明白,這也是一場陰謀,是一場作弊,阿蠻不愿,也便沒有記住,今日也幸虧國師到來,可最終……她輸得心服口服。

  她突然想起,喬莊和她說過:我喬莊不會輸。

  她說不會輸,便真的不會輸。

  阿蠻對眾人道:“今日是我輸了,甘拜下風,愿恭迎九姐姐為帝。”

  說罷,第一個翩然跪下行禮,喬莊心中一驚,剛要上前扶她,就被桓尹拉住,那人低聲道:“她愿為臣,你便受著。”

  喬莊心中一震,突然覺得這一切都有些恍然,似乎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局,一個桓尹的局,可是她看不懂,也不明白。

  似乎這個局里最為關鍵的一部分都沒有出現,是她嗎?是她稱帝嗎?

  似乎也不是,到底漏掉了什么?到底有什么讓她感覺不對勁?

  她目光一閃,落在南無身上,因著面具看不到他面容,更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可是她卻感覺得到他的得意。

  是了,他們兩個是一伙的,可是朝堂之上的這些大臣不知,而她知,卻不可說。

  他們兩個在布一場局,那局中之人是她,是喬阿蠻,是喬昕,甚至是整個大楚,可他們為了什么呢?

  讓她當女帝,讓她順理成章地當成這個女帝,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阿蠻半跪著,喬昕卻是攥緊了拳頭,大吼一聲,“阿蠻,起來!”

  阿蠻淚水順著臉頰滴落,聲音低低的,卻十分有力,“母君,阿蠻輸了,阿蠻無能,你怪阿蠻吧。”

  喬昕也止不住落了淚,滴滴墜落,碎在白玉鋪就的地面之上,呢喃著“不可以,不可以……”

  “三日之后,璃王發喪,由禮部著手準備。”

  桓尹沒有提女帝登基,倒是說了璃王發喪,禮部官員應是,桓尹又道:

  “女帝登基大典于璃王發喪半月之后舉行!”

  他的話擲地有聲,眾人皆俯首稱是,喬昕恨恨地看著眼前一切,她是不甘心的!

  喬昕不肯挪動一步,冷冷地看著喬莊和桓尹,倒是南無此時悠悠哉哉地擺了擺手,“既如此,本座先行一步了!”

  他想著:這會兒子這么亂,一會兒有桓尹受的,還是先走微妙!

  看著他走了,幾個老臣也跟著走了,其余大臣行過了禮,便走出了大殿。

  眾人散去,喬昕看著阿蠻,緩緩抬起手,輕撫上她的臉頰,“我兒辛苦,是母君無能。”

  阿蠻眸中含淚,手覆上喬昕撫摸她臉頰的手上,搖頭道:

  “母君,別這樣說,這本來就不是我們的。”

  喬昕似是有些受不了,“不!不可以!憑什么喬鈺可以得到,而我不可以?”

  “母君……”

  喬昕雙眼通紅,就連她的幾個女兒看她這模樣也是震驚了,喬榛上前虛扶著她,“母君……你……”

  話還未完,就被喬昕推開,“你走!你文采卓然,可你不愿,如今旁落帝位,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哈哈哈哈!世人皆會笑我喬昕,荒唐來這臨安,卻落得三女敗落在名聲不好的喬莊身上,哈哈哈,哈哈哈!”

  笑著笑著,她的眼淚出來,如今殿上除了喬昕和她的女兒們,還有喬莊、桓尹、少羽和喬儀。

  喬儀見此,不由眉頭一皺,這時,喬昕繼續道:“你們都不懂,不懂這帝位對我多么重要,如今我的阿蠻又該如何啊?”

  她憐惜地看了一眼阿蠻,阿蠻輕輕擦著眼淚,聲音有些悶悶的,

  “母君,阿蠻要的不過是一家人歡歡樂樂地在一起,這帝位不重要的。”

  “不!重要,對你來說重要,你若是成了帝王,天下間什么好物什沒有,你……你就可以活下去了!”

  說著她便哭了起來,阿蠻的幾個姐姐俱是一驚,皆將目光投向阿蠻,不解喬昕話語是何意思。

  阿蠻苦笑一聲,“母君,阿蠻能活這么久已經很知足了,幸得母君父君疼愛,還有這么多姐妹相伴,真的知足了。”

  喬昕不住搖頭,“是母君斷了你和同他人玩樂的時光,也是母君日夜逼著你學那圣人典籍,母君在你發病之時竟無能為力,是母君對不起你!”

  阿蠻擁著喬昕,“母君,你沒有對不起阿蠻,阿蠻本就不想要這帝位,只是怕你傷心,如今這樣甚好,我們一起回西秦,阿蠻可以陪母君下棋,和夫君一起采藥,如果母君愿意,我們還可以一起去巴蜀等地看看,這樣不是很好嗎?”

  “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蠻到底怎么了?”

  雖是阿蠻自幼與幾個姐妹分開,但好歹是一母同胞,還是不忍心的。

  喬雅跑到阿蠻身旁,拉著她的衣裙,“五姐姐,你怎么了?”又看著喬昕,給她吹了吹眼睛,“母君不哭,吹吹就不疼了。”

  她以為,喬昕的哭泣是因為疼了,可是喬昕沒有受傷,卻心疼。

  她想的不過是得到帝位,便可以搜羅天下世間寶物,她的女兒命不久矣,她想給她最好的。更何況,在她心目中,這帝位本就該是她喬昕的,順義帝喬洛一點兒也不如她。

  喬儀也有些愛憐地看了眼阿蠻,又看向喬昕,說道:“姐姐,你知道為什么當初是喬鈺姐姐得這皇位嗎?”

  ------題外話------

  日常表白一波,嗚啦啦啦~~~喬昕并沒有很壞啦,是一個為人母的無奈,和為人子的傷悲,為什么順無帝不喜歡她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297436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湖南休闲游戏麻将下载 河北11远5任5推荐号码 单机(麻将) 极速11选5送彩金 武汉麻将规则算番数 香港赛马六肖六码料 北京赛车pk345678定位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址 25选5有多少种 玩呗麻将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客服 一波中特公开资料8 超会盈棋牌游戏大厅 2020年彩票初几开奖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