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女子失蹤?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女子失蹤?


  可當她看到桓尹那一絲不茍的模樣,一如既往的矜貴自持,又覺得這人渾身上下無論在哪兒都是散著金光的,好似連洗澡他都不需要,自帶美顏效果。

  她砸吧砸吧嘴,看著眼前俊朗的不似凡人的男子,心里不停地咕咚咕咚冒著酸水,嫉妒啊嫉妒!

  桓尹聽她這么說,只是輕輕一笑,揮了揮手,便讓幾人坐在一旁了。

  不多時,小二就上來了二斤牛肉和小燒,喬莊見到酒,就眼睛一亮,剛要給自己倒上一杯,就被桓尹按住了手腕,不解地瞥了桓尹一眼,但見那人一臉不容置疑,她撅了撅嘴,便訕訕地放下酒壇,等著那小二走了之后,其中一個護衛拿出銀針試了試毒。

  桓尹:“出門在外,小心為上。”

  若論小心,喬莊比不過桓尹,喬莊也信他的,畢竟自己脖子上的小腦袋瓜她還是很在意的。

  護衛拿出銀針,陽光下一晃,絲毫不見發黑,喬莊悄悄松口氣,看桓尹開始動筷,她也跟著吃了起來。

  “桓尹......”

  她吃著牛肉,嘴里含糊不清地喚他的名字,桓尹卻是頓住手,含笑看著她道:“阿莊該喚我什么?”

  喬莊翻了個白眼,咽下口中的牛肉,舔了舔嘴唇,說道:“阿尹,我們在這兒歇一晚還是繼續走?”

  說實在的,她哪里這么折騰過,這里交通太不便利,但淮幽之事又急,一時拿不準主意。

  “先歇一晚,就算我們熬得住,馬也熬不住。”

  桓尹說的有理,他們人都不用走的,光坐在馬車上都累得暈頭晃腦,更別說那幾匹不停走著的馬了。

  幾人吃飽喝足,便與掌柜的說起要住店,掌柜的樂不開支,要知道他這店已經好久沒有這么大的大客戶了,這些日子都沒什么人來店里吃喝,更別提這不過一個小鎮誰會來住店啊?

  不過,也恰好喬莊他們要從滄江繞路到淮幽,算得上個捷徑,這才路過了清源鎮。

  掌柜的看著桓尹,便覺其貴氣逼人,貴公子模樣,舉手投足盡是高雅之氣,再一看喬莊,心中暗暗搖頭,覺得這些應該都是桓尹的仆人和婢女,就連喬莊也成了貼身婢女第一人。

  掌柜的笑笑就問:“公子是單獨一間房,兩個婢女一間房,剩下三個侍衛一間房?”

  掌柜的自認閱人無數,并向他們顯擺一番,喬莊聞言確實要氣炸了,這掌柜的眼睛長天上去啦?哪只眼睛看得出她是個丫鬟,她好歹也是一國之帝啊!

  見沒人搭話,掌柜的不由有些疑惑,就在他左思右想之時,就聽到身前的男生清冷的聲音響起,“小姐以為如何呢?”

  喬莊看著眼前略微彎身,恭敬行禮的男子,心中暗自好笑,桓尹這般給她面子,當真讓她舒服,遂輕咳一聲,甚有威嚴地說道:“掌柜的所說不無道理,本小姐就和我的小丫鬟一起住,你們四個分兩間吧。”

  她頓了頓,又笑瞇瞇看向掌柜的,繼續道:“掌柜的,三間上房。”

  掌柜的訕笑兩下,心中暗自叨咕,沒想到自己還有看走眼的時候,也可能是人家姑娘厲害,仆人自然不一般,而姑娘看起來沒那么貴氣的原因可能是離家出走的,畢竟這年頭這姑娘般年紀多半如此,更何況,如今的清源鎮不太平,出門帶幾個護衛也是正常。

  “好嘞,幾位客官這邊請,”掌柜的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引著幾人上了二樓,邊走掌柜的邊做著自我介紹,“免貴姓張,幾位客官喚我張掌柜就好。”

  喬莊笑著點點頭,道:“張掌柜有禮,我在家排行第九,喚我九姑娘就好。”

  “九姑娘。”張掌柜又應了一聲,想了想,還是對他們道:“近來姑娘可莫要單獨出去,嗯,最好莫要出行了。”

  張掌柜看著喬莊還覺得很是面善,終是將這顧慮說了出來,正如張掌柜所料,幾人對這清源鎮近來之事也不清楚,他們進這清源鎮,馬車是直接停到了這客棧門前,是以壓根沒感到什么奇怪之處。

  聽了張掌柜說完,雖見他一臉的嚴肅,但也沒多想,直到他們一行人安頓完,便準備出去消消食,逛一逛這清源小鎮,才明白張掌柜在擔憂什么。

  清源鎮自然不能與臨安的繁華相比,但街道干凈,行人來往不多,倒顯得靜謐,只是這靜謐中,多少透了些詭異。

  周圍人都帶著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們,最開始眾人還以為小鎮上的百姓沒見過他們這般錦衣華服之人,后來這些人越看,越讓喬莊覺得可怕。

  喬莊笑看著小攤販,微微歪著頭,問道:“是覺得本姑娘漂亮?”

  那小販干笑一聲,回了句:“是沒見過這么好看還這么大膽的姑娘。”

  這一句倒是給喬莊弄的懵了,嘻嘻笑道:“小女子初來乍到,對清源鎮也不熟悉,還望小哥解惑。”

  那小哥倒也是個爽朗的,當即擺擺手,“好說好說。”

  這人緩緩道來,原來是清源鎮已很少有姑娘會這般名目張膽地在街上走了,這么聽著,喬莊不禁向周圍看了看,果然年輕女子在街上的甚少,多半都是一些中年女子或是老婦人。

  喬莊等人更是詫異,不過那小哥說的也是稀里糊涂,幾人聽的也是暈頭轉向,但也明白了這清源鎮近來不太平,有不少女子失蹤了,現在還好些,前些日子就連婦人都不敢上街來。

  喬莊皺了皺眉,沒想到這清源鎮竟有這事,剛要搭話,就聽那小哥繼續道:“幾位是外地的,我勸幾位啊,可別再往前行了,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吧。”

  聽吧,喬莊不由與桓尹對視一眼,前方便是滄江郡,去往淮幽,滄江郡便是捷徑,必須要去滄江郡的。

  喬莊謝過小哥,幾人便向前走去,喬莊微微側過腦袋看向桓尹,陽光映照在她臉上,給她添了幾絲明媚,她問:“你覺得這事......”

  她還未說完,桓尹便道:“既然滄江郡也如此,不若去那兒瞧瞧。”

  聽那個小哥的意思是,先是清源鎮失蹤了姑娘,之后就波及到了滄江郡,而滄江郡又是大郡,莫不如先去滄江探探情況。

  女子失蹤是大事,這世間并無什么怪力亂神,有的只是有人不安好心!

  “明日一早便啟行。”桓尹目光悠遠,不容置疑地說了一聲。

  喬莊輕輕應了一聲,跟在桓尹身后,努力避開行人那怪異的目光,待得走到一家飾品店,桓尹竟是抬腳走了進去。

  見到桓尹,掌柜的連忙起身相迎,一張臉笑成了菊花,“這位爺,里面請。”

  瞧瞧,這會做生意的,不僅會看人,還甚會說話,桓尹面上沒什么表情,徑自走向放著耳飾的地方。

  一般男子來此要么是給自己添置發冠和簪子,要么就是給心儀的姑娘買些飾品,掌柜的見眼前這芝蘭玉樹的男子徑直走到這兒,自然是要送給喜歡的姑娘的。

  桓尹這個人可能自帶一股子氣壓,掌柜的都沒敢打量一番,不過匆匆一瞥,便知人家身份,也洞悉了男子的深沉心思。

  掌柜的復又往桓尹身后一瞧,便見喬莊四下打量著這屋子,雖說喬莊并未如桓尹那般奪人眼球,但盛在女子驕媚,眸光流轉間,盡是風華,這掌柜的眼睛一亮,便對桓尹笑道:“公子是給未來夫人買耳飾吧?”

  聽著他的稱呼,喬莊面上不禁一紅,倒是桓尹心里歡喜幾分,行在街上偶然看到家算不錯的店,想著要給喬莊買個耳飾,希望她的第一對耳飾能是他送的。

  想到她那飽滿的耳垂,偶有時因著害羞而微微泛紅,甚是撩撥人心弦。

  喬莊抹抹鼻子,湊到他身前道:“不會真要送給我吧?”然后又嘆了口氣,“可我沒有耳洞啊!”

  看著她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十分靈動,那睫毛仿若兩把小扇子輕輕地忽閃忽閃掃著,卻像是掃在了他的心間。

  “日后會有的。”

  他的語聲溫柔,拿起一只金桔色琉璃樣式的耳飾,不禁讓他想起那日她佩戴的金桔琉璃簪,還有那一日的衣裳,他想象著她又佩戴上這耳飾,便真如山間精靈,花仙子也不過她那般吧。

  掌柜的一看桓尹選的,連忙贊嘆道:“公子果然好眼光,這琉璃耳環僅此一對,若是夫人想要穿耳洞,我們店里也是可免費贈送的。”

  掌柜的一雙眼睛精明,看得出在桓尹心中,喬莊是十分重要的,凈挑好聽的說,也索性不說那“未來”二字。

  喬莊聞言,滿頭的黑線,這掌柜的簡直不能再瞎掰,不過還是偷偷拿眼看著桓尹的反應,卻見那人沒甚表情,不由撇撇嘴,靜待桓尹下一個動作。

  桓尹微微轉過身,將那耳環比劃在她耳垂前,左右端詳片刻,喬莊看他如此認真,心中暗喜,輕輕將耳朵湊了上去,甚是配合。

  不過,她的動作大了些,不經意就碰上了他的手指,指尖溫熱,卻不敵她耳垂的熱意陣陣。

  “不若就這個,掌柜的還附贈穿耳洞,我覺得挺好。”

  喬莊:“......”

  所以他這是因為買一贈耳洞,所以才要這對耳環?

  桓尹將那耳環放回原處,對掌柜的道:“包起來吧。”

  掌柜的嘴角一咧,便道:“公子稍后。”

  掌柜的仔仔細細給包好了,又遲疑地看了眼喬莊,問桓尹道:“可要給夫人穿個耳洞?”

  桓尹一聽他對喬莊的稱呼,眉尾一揚,看得出十分滿意,掌柜的打從一開始就搞明白了桓尹的心思,是以,這“夫人”可就怪在嘴邊了。

  喬莊有些無語,要給她穿耳洞都不用問問她這個當事人嗎?怎么搞的好似他桓尹同意了,她就得弄個耳洞出來嗎?

  想到此,喬莊扯了扯嘴角,輕輕捏著桓尹的衣袖,頗有些撒嬌的意味,說道:“阿尹,這贈送的不如姑姑的手藝好,回家再說吧。”

  她這句話,更是讓桓尹心生歡喜,姑姑自然是阿素姑姑,這般回了宮,她第一個耳飾就是自己送的,而她剛剛說......回家。

  嗯,這個詞很好,臨安是他們的家......

  喬莊不明所以地看著桓尹嘴角勾起的弧度,那一笑間,恍若微風拂過清水,泛起陣陣水波,蕩漾在她眼里和心里。

  喬莊擺弄著他送的耳環,時不時放在耳朵上裝模作樣地晃一晃,時不時放在陽光底下細細地看著,在陽光下泛起好看的金桔色光芒,看的她陣陣歡喜,心中想著,回去一定要讓阿素姑姑給穿對耳洞。

  不過,這種感覺就好似為了桓尹送的耳飾而穿,也可以說是為了桓尹而穿。

  這么想著,她面上一紅,不由總是微微側頭偷看這身邊這恍若天神的男子。

  汐文在后面心里美滋滋,覺得出宮果然是對的,陛下和丞相感情近了不少,心里也松了氣,終于是丞相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幾人回到客棧,剛要上樓,就見兩個異族裝扮的人與他們擦肩而過。

  喬莊看著他們的背影,有些困惑,不禁回身問桓尹道:“這附近也不挨著邊界,他們是打哪兒來的啊?”

  桓尹也是半瞇眸子,看著那兩個人的背影,一男一女,男的是男生女相,女的則是女生男相,倒是有趣。

  “不急,待得回了臨安怕就能知道了。”

  喬莊覺得桓尹有些故弄玄虛,不過對那兩個人也沒過多關注,只是覺得那男子長得漂亮些罷了。

  那男子一雙眸子是幽藍色,猶如上好的藍寶石,很是攝人心魄,不過匆匆一瞥,她也沒看的仔細,那二人似是心中有事,低頭行走,也沒注意到他們這一行人。

  匆匆離去,恍若鴻毛輕揚而無痕。

  第二日一早眾人便起身前往滄江郡,也沒有再看到那兩個異族之人,也不知是離開了這清源鎮,還是還未起來。

  桓齊等人安置好行李,又把馬兒喂了喂,便請喬莊和桓尹上了車。

  而客棧之內的兩人壓根就沒想過竟與大楚皇帝擦肩而過。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511874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篮球巨星 哈尔滨麻将app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直播 网盛棋牌注册送官网 青海11选5视频 股票配资有什么风险 挣钱的app软件哪个好 怎么下载中原河南麻将 排列3和值100期 皇冠比分网怎么打不开 学生怎么网上赚钱 经典单机游戏四人麻将 江西11选5提前开奖 新疆25选7 青海11选5中奖查询 比较好玩的手机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