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狗咬狗?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狗咬狗?


  此時的她,便像是一個山間精靈,跳脫動人,讓人看不透她的想法,卻又想要去探尋。

  喬莊說:“小侯爺,如今淮幽是個大事,孫滬陷害逍遙侯一事又未有證據,就算接了你的狀紙又能如何?”

  她頓了頓,瞟了一眼桓尹,又繼續道:“更何況就連我們的丞相大人都未能輕易撼動他一分一毫,如今朕這個屁股還沒坐熱乎的女帝如何要幫你翻案?”

  鄭安眉頭緊皺,桓尹還是一派云淡風輕,喬莊接著又道:

  “所以,時機未到,還望小侯爺莫要輕舉妄動。”

  喬莊一直喚他“小侯爺”,就說明她的心里已經偏向了鄭安,承認他的逍遙小侯爺的位子,也承認逍遙侯是被冤枉的,只是,如今的時機還不成熟,不能輕易打擊孫滬。

  她早就看孫滬不順眼,而且這個老狐貍也沒少給她使絆子,她自然想要將他除之而后快,可惜,現在她還不能。

  鄭安抿了抿唇,桓尹也對他道:“小侯爺,且先回相府,既然你能躲過孫滬的眼線進出臨安城想必回去也不是個問題。”

  更何況,鄭安是個重要人物,桓尹會暗中派人保護他。

  鄭安看著桓尹手中的玉佩,聽他繼續道:“這個玉佩拿到相府,管家會讓你進去的。”

  喬莊知道,桓尹這是要保護起來鄭安了,畢竟鄭安是個重要證人,證人都是需要保護的。

  鄭安有些怔怔的,雖是沒達到預想中的好事,但也是極不錯的,畢竟翻案有望,父親的冤屈也能被洗刷,還有逍遙侯府上下百條冤魂,都可以得到慰藉。

  鄭安叩拜了一個大禮,是對喬莊和桓尹的感激,他一個“罪臣之子”無法撼動孫滬那棵大樹,可若是有了女帝和丞相幫忙自然是不同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等得,更何況已經等了這許久,等到權利交疊,又怎么會差這些時候?

  喬莊點點頭,囑咐道:“還望小侯爺多多保重,莫要露了面。”

  鄭安要留在丞相府可以,但卻不能隨意走動在臨安大街之上,有心人太多,要小心為上。

  “小侯爺回相府可以修書一封傳到西秦。”桓尹道。

  鄭安笑道:“在來之時,已是修了封書信放在了白叔的屋中,不過,去了相府還是要告訴白叔他們我的所在的,不知這樣可行?”

  桓尹想了想,便道:“自然可以。”

  桓尹對自己的人一向是很自信的,將鄭安的信送到西秦,是沒什么問題的,更何況孫滬現在還忙著對付衛家,在搜集證據,自然不會再分出注意力來。

  正如桓尹所想,孫滬在忙著找衛家的茬,在朝堂之上與衛家吵得不可開交,可是苦了南無。

  想他曾經一個多么瀟灑的人,干嘛做這個費力不討好的活兒,如今滿心滿眼都想著讓喬莊和桓尹快些回來,可這人才走不過三天。

  南無嘆了口氣,看到眼前臉紅脖子粗的衛凌,這個笑面虎再也沒了那充滿算計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狠厲。

  “孫滬,你莫要滿口胡言!”

  “怎么?敢做不敢當?”

  孫滬冷笑一聲,眼神充滿鄙視,口中又嘖嘖道:

  “你一個忘恩負義的東西,還要在這大殿之上跟老夫囂張?你就站在這兒都是玷污了大殿。”

  孫滬這話說的特別扎心,反正是扎在了衛凌的心上,衛凌最近愈發苦惱,他發現這個孫滬處處找他的茬,但凡他有一點錯處,孫滬都揪著不放。

  比如,他去了天香樓,比如,他給天香樓重建的錢。

  整個臨安城都知道,女帝蒞臨天香樓之后,便有意無意地將天香樓給封了起來,可偏偏衛凌是個膽大的,竟然是直愣愣將真金白銀送了進去,又去玩了一夜,孫滬怎能放過他這個把柄。

  南無看著衛凌,不禁感嘆一聲:女人壞事,紅顏禍水!

  要說這個禍水是什么人,竟然不是花魁佳娘,而是個有著大波的曼娘,就是當日一直纏著喬莊的大波女。

  要說起這個曼娘,和衛凌是有過一段情的,而且還是一段很深的情,至少在曼娘心里是這么覺得的,可惜在衛凌眼里卻不是如此。

  這個曼娘是被衛凌賣進天香樓的,衛凌彼時是個窮小子,需要錢做生意便賣了自己的未婚妻子,而曼娘自然是恨的,可一介女流又能如何?

  衛凌后來娶了個首富之女,生意上也是蒸蒸日上,也結交了不少大官,自然肥水很多,也撈了個官職,哪成想他竟也是個做官的料,在朝中用不少金銀財寶來打通關系,坐上了衛國公這一個位置。

  可衛凌偶然之間遇到了自己的老情人曼娘,竟然發現人家變得婀娜多姿了,身材要比自己的發妻好上許多,久而久之,又總是去天香樓,二人又搭上了。

  這就是一個八卦,現在大殿之上多得是吃瓜群眾,孫滬大罵衛凌是個負心漢,眾人也只是在心里點頭,覺得輔國公從沒有一次說得這么對過。

  而南無本來就心下鄙夷衛凌,聞言更是鄙夷他,也就在一旁看著孫滬揪著衛凌的小辮子不放,任其顏面盡失。

  這一場戲足足演了大半天,南無打了個哈欠,伸個懶腰便出了大殿,覺得今日陽光正好,適宜游蕩一圈。

  近來每日看著孫滬與衛凌兩人爭吵不休的大戲,看得他都有些視覺疲勞,喬莊和桓尹離開臨安之后,這孫滬就像是一條瘋狗一樣咬著衛凌不放。

  南無也是奇怪得很,可是又覺得無所謂,總之這孫滬不把那些花花腸子放在怎么撬皇位上就好,而衛凌隨便他怎么踐踏。

  畢竟,衛凌除了他孫滬想要弄死以外,他們也是不會放過衛家的。

  衛家……

  大楚各個氏族盤根錯節太多,而衛家算是個根基不穩的,除了有些錢,便什么都沒有,在臨安的大權更是沒剩多少。

  所以……淮幽是個不平之地,那里的衛家才是呼風喚雨的,一旦連根拔起,便是一場腥風血雨。

  可無論如何,衛家該除了,之前不除,是因為順義帝在時,朝局太亂,順義帝又被人蠱惑,而如今,一切正好……

  南無是一派瀟灑,隱在面具之下的眉眼飛揚,嘴角那一抹弧度怎么也化不開。

  而這邊的衛凌則是灰溜溜地出了宮,而孫滬在他身后看著他那驚慌的背影,還有不穩的步伐,冷嗤一聲。

  衛凌,你可要給老夫挺住啊,至少要挺到女帝回宮……

  衛家可有的是好東西,那些金錢銀兩,對他未來起事可是有大大的好處!

  他眼中的陰狠一閃而過,嘴角是奸猾之態,眼角的皺紋都跟著翹了起來。

  ******

  鄭安走后,桓齊等人便裝車,備好一些野果,準備趕路。

  喬莊看向桓尹,問道:“你明知道他一直跟在咱們身后,為何現在才喚他出來?”

  鄭安跟著他們許久,其實并不安全,而且現在又要獨自回臨安,萬一有個什么閃失,又該如何是好?

  桓尹似是知道她的想法,聽完悠悠一笑,“他沒那么容易死。”

  喬莊撇撇嘴,看桓尹那樣子,就好似什么都明白似的,緊接著就聽桓尹又道:

  “遲遲不喚他出來,就是給他個下馬威。”

  喬莊有些糊涂,轉念一想,便明白過來桓尹的心思,鄭安雖然求救于他們,可卻是想要尋求桓尹的庇護,可他就是要告訴鄭安,真正說了算的是喬莊。

  若是喬莊說不管此事,那么桓尹便不會保護鄭安,更不會讓他去丞相府避禍,而恰恰喬莊說了要幫鄭安,卻只是時間問題,桓尹才給他一個棲身之所。

  說來,也算是桓尹用心良苦,而鄭安是個聰明的,自然明白,這大楚,是她喬莊說了算的。

  喬莊這么一想,不禁眉眼帶笑,嘻嘻笑著看他,兩只小手不老實地攀上他的腰身,然后作亂一番,一個個指頭亂摸,一雙眸子滿是流光溢彩。

  “月之,你是不是心悅于我啊?”

  要不然,這人怎么親她?想到桓尹的吻,臉頰又是一熱,而桓尹卻只是寵溺地看著她,沒有阻止她的動作,卻是猛地傾身向前,嚇了喬莊一跳。

  喬莊因著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不由往后退了幾步,在桓尹背后作亂的手也停下了,眨著一雙水眸,分外的勾人。

  她的手頓住,可桓尹的手卻是上前將她摟住了,在她耳邊低聲道:

  “如此才好,那般不如這般。”

  感受到耳側獨屬于他的氣息,噴薄的熱氣讓她的耳朵一紅,桓尹自然看見了,不禁勾起唇角,似是十分滿意她的反應。

  喬莊當然明白他的意思,這是在告訴她,可以肆意地摟抱他,而不是那種小打小鬧的小手亂動。

  喬莊撇撇嘴,卻覺得不能這般受制于人,立馬眼波一揚,沖著他嬌笑一聲,便道:

  “月之,阿尹……”

  他喜歡喬莊喚他的名字,她的聲音一響起,便像是一只小貓在撓抓著他的心,整個人都是酥酥麻麻的。

  “阿尹,你一定歡喜我歡喜得不得了。”

  她自鳴得意,他看得滿目寵溺。

  可一句話,卻讓她斂了笑意,對桓尹又是一番無語。

  “阿莊,你的皂角不好用了。”

  喬莊:“……”

  這男人果然沒有說情話的潛質,這分明就是說她頭發臭了,臭了!

  我呸!

  還叫他“月之”、“阿尹”,一想起來,喬莊就想要吐上幾吐,就應該讓桓尹一輩子打光棍,打光棍!

  桓尹看著一路上不理睬自己的姑娘,心下有著幾分無奈,不過喬莊不理他,絲毫不耽誤他看她。

  他發現,越看喬莊越漂亮,她的美不張揚,多了些嬌俏,有時偶爾一個顧盼,又多了幾分嫵媚,雖然只能看到她的側顏,可桓尹仍是覺得,再沒有一個人可以像她這般撩撥他的心。

  這么想著,他的嘴角微微揚起,融化了時間一切風霜雨雪,留下萬里晴空。

  ………………

  一行人行至清源鎮,終于能看到一家稍微不錯的客棧。

  他們一直連夜趕路,歇了一個晚上就起身,接連趕了一天一夜終于行至這個巴蜀邊界了,過了清源鎮便是蒼江郡,慢慢也快到了巴蜀腹地。

  終于看到了點兒希望,也算是離淮幽更近一步了,而喬莊卻是迫不及待沖進去吃頓好的。

  “小二,來碗陽春面!”

  終于讓她體驗一把江湖人的感覺,一條腿放在凳子上,手拄著膝蓋,模樣像個大漢,也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古代一游,去了客棧就得有一碗陽春面應景,想了想還是似乎一碗面填不飽肚子,連忙又道:“再來二斤牛肉,一兩小燒!”

  “來嘞,客官!”大抵是覺得喬莊他們是個大客戶,笑得甚是開懷。

  武松通常都這么點的,那些江湖大俠也是這么能吃的,她齜牙一笑,暗自期待著那些牛肉與陽春面。

  見桓尹那一臉嫌棄模樣,喬莊撇撇嘴,說道:

  “這幾天吃的野味多,換個口味,更何況在外面吃不飽,好不容易才碰到個客棧。”

  桓尹抽抽嘴角,就連身邊跟著的桓齊都有些無語,心中暗道:者在外面頂屬陛下你吃得最多,他們好幾個侍衛還跟著餓肚子呢。

  幸虧這句話他沒說出口,要不然肯定會吐血,喬莊只會嘖嘖說上一句,“那你們侍衛也太無能了!”

  桓尹有些無奈地看著她,可是又覺得這姑娘終于理睬自己也是不錯的。

  可能讓這姑娘理睬自己的,竟然是因為一頓吃食,這么想著,他不禁有些心慪。

  桓齊等人自知身份不能與二人同桌,遂站在一旁候著,喬莊有些無奈地看著他們,不由輕嗤道:“一個個餓的不行還在那兒裝矜持啊,趕緊滾過來!”

  幾人還是沒有動,雖然喬莊是女帝,但主子還是桓尹,見桓尹沒發話,誰也不敢輕易和他們同桌。

  喬莊自然是明白過來,幽幽看了眼桓尹,卻見人家端著架子,撇了撇嘴,“他們不吃飽,哪有力氣保護你。”

  喬莊覺得桓尹這人有富貴病,心里更是記恨著那日他委婉地說她沒洗頭,有些臭了,可恨一直都在荒郊野嶺,哪來的的水洗啊!

  ------題外話------

  祝大家粽子節快樂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600609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20 辽宁11选5开奖号 北京快中彩开奖 福彩喜乐彩开奖 老快3开奖江苏 3d独胆专家预测独胆 杭州麻将全集6 9版本 澳门三地彩报 3d图库字谜 河南22选5开奖 3分彩开奖走势图 成都麻将规则 周易3d独胆王独胆 杭州二人麻将app 股票融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