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狗咬狗?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狗咬狗?

  此时的她,便像是一个山间精灵,跳脱动人,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却又想要去探寻。

  乔庄说:“小侯爷,如今淮幽是个大事,孙沪陷害逍遥侯一事又未有证据,就算接了你的状纸又能如何?”

  她顿了顿,瞟了一眼桓尹,又继续道:“更何况就连我们的丞相大人都未能轻易撼动他一分一毫,如今朕这个屁股还没坐热乎的女帝如?#25105;?#24110;你翻案?”

  郑安眉头紧皱,桓尹还是一派云淡风轻,乔庄接着又道:

  “所以,时机未?#21073;?#36824;望小侯爷莫要轻举妄动。”

  乔庄一直唤他“小侯爷?#20445;?#23601;说明她的心里已经偏向了郑安,承认他的逍遥小侯爷的位子,也承认逍遥侯?#28508;?#20900;枉的,?#30343;牽?#22914;今的时机还不成熟,不能轻易打击孙沪。

  她早就?#27492;?#27818;不顺眼,而且这个老狐狸也没少给她使绊子,她自然想要将他除之而后快,可惜,现在她还不能。

  郑安抿了抿?#21073;?#26707;尹也对他道:“小侯爷,且?#28982;?#30456;府,?#28909;?#20320;能躲过孙沪的眼线进出临安城想必回去也?#30343;?#20010;问题。”

  更何况,郑安是个重要人物,桓尹会暗中派人保护他。

  郑安看着桓尹手中的玉佩,听他继续道:“这个玉佩拿到相府,管?#19968;?#35753;你进去的。”

  乔庄知道,桓尹这是要保护起来郑安了,毕竟郑安是个重要证人,证人都是需要保护的。

  郑安?#34892;?#24596;怔的,虽是?#28142;?#21040;预想中的好事,但也是极不错的,毕?#29399;?#26696;有望,父亲的冤屈也能被?#27492;ⅲ?#36824;有逍遥侯府上下百条冤魂,都可以得到慰藉。

  郑安叩拜了一个大礼,是对乔庄和桓尹的感激,他一个“罪臣之子”无法撼动孙沪?#24378;?#22823;树,可若是有了女帝和丞相帮忙自?#30343;?#19981;同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等得,更何况已经等了这许久,等到权利交叠,又怎么会差这些时候?

  乔庄点点头,嘱咐道:“还望小侯爷多多保重,莫要?#35835;?#38754;。”

  郑安要留在丞相府可以,但却不能随意走动在临安大街之上,?#34892;?#20154;太多,要小心为上。

  “小侯爷回相府可以修书一封传到西秦。”桓尹道。

  郑安笑道:“在来之时,已是修了封书信放在了白叔的屋中,?#36824;?#21435;了相府还是要告诉白叔他们我的所在的,不知这样可行?”

  桓尹想了想,便道:“自然可以。”

  桓尹对自己的人一向是很自信的,将郑安的信送到西秦,是?#30343;?#20040;问题的,更何况孙沪现在还忙着对付卫?#36965;?#22312;搜集证据,自然不会再分出注意力来。

  正如桓尹所想,孙沪在忙着找卫家的茬,在朝堂之上与卫?#39029;?#24471;不可开交,可?#24378;?#20102;南无。

  想他曾经一个多么潇洒的人,干嘛做这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如今满心满眼都想着让乔庄和桓尹快些回来,可这人才走?#36824;?#19977;天。

  南无叹了口气,看到眼前脸红脖子粗的卫凌,这个笑面虎再也没了那充满算计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狠厉。

  “孙沪,你莫要满口胡言!”

  ?#38712;?#20040;??#26131;?#19981;敢?#20445;俊?br />
  孙沪冷笑一声,眼神充满鄙视,口中又啧啧道:

  “你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还要在这大殿之上跟老夫嚣张?你就站在这儿都是玷污了大殿。”

  孙沪这话说的特别扎心,反正是扎在了卫凌的心上,卫凌最近愈发苦恼,他发现这个孙沪处处找他的茬,但凡他有一点错处,孙沪都揪着不放。

  比如,他去了天香楼,比如,他给天香楼重建的钱。

  整个临安城都知道,女帝莅临天香楼之后,便有意无意地将天香楼给封了起来,可偏偏卫凌是个胆大的,竟?#30343;侵便躲?#23558;真金白银送了进去,又去玩了一夜,孙沪怎能放过他这个把柄。

  南无看着卫凌,不禁感叹一声:女人坏事,红颜祸水!

  要说这个祸水是什么人,竟然?#30343;?#33457;魁佳娘,而是个有着大波的曼娘,就是当日一直缠着乔庄的大波女。

  要说起这个曼娘,和卫凌是有过一段情的,而?#19968;?#26159;一段很深的情,至少在曼娘心里是这么觉得的,可惜在卫凌眼里却?#30343;?#22914;此。

  这个曼娘?#28508;?#21355;凌卖进天香楼的,卫凌彼?#31508;?#20010;穷小子,需要钱做生意便卖了自己的未婚妻子,而曼娘自?#30343;?#24680;的,可一介女流又能如何?

  卫凌后来娶了个首富之女,生意上也是蒸蒸日上,也结交了不少大官,自然肥水很多,也捞了个官职,哪成想他竟也是个做官的料,在朝中用不少金银财宝?#21019;?#36890;关系,坐上了卫国公这一个位置。

  可卫凌偶然之间遇到了自己的老情人曼娘,竟然发现人家变得婀娜多姿了,身材要比自己的发妻好上许多,久而久之,又总是去天香楼,二人又搭上了。

  这就是一个八卦,现在大殿之上多得是吃?#20808;?#20247;,孙沪大骂卫凌是个负心汉,众人也?#30343;?#22312;心里点头,觉得辅国公从没有一次说得这么对过。

  而南无本来就心下鄙夷卫凌,闻言更?#28508;?#22839;他,也就在一旁看着孙沪揪着卫凌的小辫子不放,任其颜面尽失。

  这一场戏足足演了大半天,南无打了个哈欠,伸个懒腰便出了大殿,觉得今日阳光正好,适宜游荡一圈。

  近来每日看着孙沪与卫凌两人争吵不休的大戏,看得他都?#34892;?#35270;觉疲劳,乔庄和桓尹离开临安之后,这孙沪就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咬着卫凌不放。

  南无也是?#23104;?#24471;很,可是又觉得无所?#21073;?#24635;之这孙沪不把那些花花肠子放在怎么撬皇位上就好,而卫凌随便他怎么践踏。

  毕竟,卫凌除了他孙沪想要弄死以外,他们也是不会放过卫家的。

  卫家……

  大楚各个氏族盘根错节太多,而卫家算是个根基不稳的,除了?#34892;?#38065;,便什么都没有,在临安的大权更是?#30343;?#22810;少。

  所以……淮幽是个不平之地,那里的卫?#20063;?#26159;呼风?#25509;?#30340;,一旦连根拔起,便是一场腥风血雨。

  可无论如何,卫家该除了,之前不除,是因为顺义帝在时,朝局太?#36965;?#39034;义帝又被人蛊惑,而如今,一切正好……

  南无是一派潇洒,隐在面具之下的眉眼飞扬,嘴角那一抹弧度怎么?#19981;?#19981;开。

  而这边的卫凌则是灰溜溜地出了宫,而孙沪在他身后看着他那惊慌的背影,还有不稳的步伐,冷嗤一声。

  卫凌,你可要给老夫挺住啊,至少要挺到女帝回宫……

  卫家可有的是好东西,那些金钱银?#21073;?#23545;他未来起事可是有大大的好处!

  他眼中的阴狠一?#28860;?#36807;,嘴角是奸猾之态,眼角的皱纹都跟着翘了起来。

  ******

  郑安走后,桓齐等人便装车,备好一些野果,准?#29238;下貳?br />
  乔庄看向桓尹,问道:“你明知道他一直跟在咱们身后,为何现在才唤他出来?”

  郑安跟着他们许久,其实并不安全,而且现在又要独自回临安,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又该如何是好?

  桓尹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听完悠悠一笑,“他没那么容易死。”

  乔庄?#36130;?#22068;,看桓尹那样子,就好似什么都明白似的,紧接着就听桓尹又道:

  “迟迟不唤他出来,就是给他个下马威。”

  乔庄?#34892;?#31946;涂,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桓尹的心思,郑安虽然求救于他们,可却是想要寻求桓尹的庇护,可他就是要告诉郑安,真正说了算的是乔庄。

  若是乔庄说?#36824;?#27492;事,那么桓尹便不会保护郑安,更不会让他去丞相府避祸,而恰恰乔庄说了要帮郑安,却?#30343;?#26102;间问题,桓尹才给他一个栖身之所。

  说来,也算是桓尹用?#29287;?#33510;,而郑安是个聪明的,自?#24187;?#30333;,这大楚,是她乔庄说了算的。

  乔庄这么一想,不禁眉眼带笑,嘻嘻笑着?#27492;?#20004;只小手不老实地攀上他的腰身,然后作乱一番,一个个指头乱摸,一双眸子满是流光溢彩。

  “月之,你是?#30343;?#24515;悦于我啊?”

  要不然,这人怎么亲她?想到桓尹的吻,?#33251;?#21448;是一热,而桓尹却?#30343;?#23456;溺地看着她,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却是猛地倾身向前,吓了乔庄一跳。

  乔庄因着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不由往后退了几?#21073;?#22312;桓尹背后作乱的手也停下了,眨着一双水眸,分外的勾人。

  她的手顿住,可桓尹的手却是上前将她搂住了,在她耳?#21481;?#22768;道:

  “如此才好,那般不如这般。”

  感受到耳侧独属于他的气息,喷薄的热气让她的耳朵一红,桓尹自然看见了,不禁勾起唇角,似是十分满意她的反应。

  乔庄当?#24187;?#30333;他的意思,这是在告诉她,可以肆意地搂抱他,而?#30343;?#37027;种小打小闹的小手乱动。

  乔庄?#36130;?#22068;,却觉得不能这般受制于人,立马眼波一扬,冲着他娇笑一声,便道:

  “月之,阿尹……”

  他?#19981;?#20052;庄唤他的名字,她的声音一响起,便像是一只小猫在挠抓着他的心,整个人都是酥酥麻麻的。

  “阿尹,你一定欢喜?#19968;?#21916;得不得了。”

  她自鸣得意,他看得满目宠溺。

  可一句话,却让她敛了笑意,对桓尹又是一番无语。

  “阿庄,你的皂角不好用了。”

  乔庄:?#21834;?br />
  这男人果?#24187;?#26377;说情话的潜?#21097;?#36825;分明就是说她头发臭了,臭了!

  我呸!

  还叫他“月之?#34180;ⅰ?#38463;尹?#20445;?#19968;想起来,乔庄就想要吐上几吐,就应该让桓尹一辈子打光棍,打光棍!

  桓尹看着一路上不理睬自己的姑娘,心下有着几分无奈,?#36824;?#20052;庄不理他,丝毫不耽误他?#27492;?br />
  他发?#37073;?#36234;看乔庄越漂亮,她的美不张扬,多了些娇俏,有时偶尔一个顾盼,又多了几分妩媚,虽然只能看到她的侧颜,可桓尹仍是觉得,再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她这般撩拨他的心。

  这么想着,他的嘴角微微扬起,融化了时间一切风霜雨雪,留下万里晴空。

  ………………

  一行人行至清源镇,终于能看到一家稍微不错的客?#24359;?br />
  他们一直连夜?#19979;罰?#27463;了一个晚上?#25512;?#36523;,接连赶了一天一夜终于行至这个巴蜀边界了,过了清源镇便是?#36234;?#37089;,慢慢也快到了巴蜀腹地。

  终于看到?#35828;?#20799;希望,也算是离淮幽更近一步了,而乔庄却是迫不及待冲进去吃顿好的。

  “小二,来碗阳?#22909;媯 ?br />
  终于让她体验一把江湖?#35828;?#24863;觉,一条腿放在?#39318;?#19978;,手拄着膝盖,模样像个大汉,也丝毫不在意别?#35828;?#30524;光。

  古代一游,去了客栈就得有一碗阳?#22909;?#24212;景,想了想还是似乎一碗面填不饱肚子,连忙又道:?#38712;?#26469;二斤牛肉,一两小?#30504; ?br />
  “来?#24076;?#23458;官!”大抵是觉得乔庄他们是个大?#31361;В?#31505;得甚?#24378;场?br />
  武松通常都这么点的,那些江湖大侠也是这么能吃的,她?#36153;?#19968;笑,暗?#20113;?#24453;着那些牛肉与阳?#22909;妗?br />
  见桓尹那一脸?#24736;?#27169;样,乔庄?#36130;?#22068;,说道:

  “这几天吃的?#25300;?#22810;,换个口味,更何况在外面吃不饱,好不容易?#25490;?#21040;个客?#24359;!?br />
  桓尹抽抽嘴角,就连身边跟着的桓齐都?#34892;?#26080;语,心中暗道:者在外面顶属陛下你吃得最多,他们?#30473;?#20010;侍卫还跟着饿肚子呢。

  幸亏这句话他没说出口,要不然肯定会吐血,乔庄只会啧啧说上一句,“那你们侍卫也太无能了!”

  桓尹?#34892;?#26080;奈地看着她,可是又觉得这姑娘终于理睬自己也是不错的。

  可能让这姑娘理睬自己的,竟?#30343;且?#20026;一顿吃?#24120;?#36825;么想着,他不禁?#34892;?#24515;怄。

  桓齐等人自知身份不能与二人同桌,遂站在一旁候着,乔庄?#34892;?#26080;奈地看着他们,不由轻嗤道:“一个个饿的不行还在那儿?#27036;娉职。?#36214;紧滚过来!”

  几人还是没有动,虽然乔庄是女帝,但主子还是桓尹,见桓尹没发话,谁也不敢轻易和他们同桌。

  乔庄自?#30343;?#26126;白过来,幽幽看了眼桓尹,却见人家端着架子,撇了撇嘴,“他们不吃饱,哪有力气保护你。”

  乔庄觉得桓尹这人有?#36824;?#30149;,心里更是记恨着那日他委婉地说她没洗头,?#34892;?#33261;了,可恨一直都在荒?#23478;?#23725;,哪来的的水?#31383;。?br />
  ------题外话------

  祝大家粽子节快乐鸭!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60060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