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欠她的,也还了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欠她的,也还了

  少晗玉顺利拿到帝陵符,九殿下?#30343;?#20040;功夫,对他有没有什么防备,脱光了衣服,看见了帝陵符的样子,便将九殿下一个手刀砍昏了去,泡在水桶里不亦乐乎。

  他大步离开,帝陵军队的人例行公事般问了一嘴,他便道:?#20843;?#20505;陛下睡下了。”还让他们不要再去打扰,帝陵军队的人也没多想,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个九殿下有多爱男色,曾经还调戏过他们的人,说实话,他们还是挺怕怕的。

  多亏无涯这个首领,才免得帝陵军队的人免遭九殿下的毒手。

  ?#20843;?#26080;涯这面,乔庄见玩得差不多,又见从宫中来了轿子,便晃悠悠“嗖”地一下子没了踪影。

  无?#25343;?#22836;一皱,觉得事情?#34892;?#19981;对劲,尤其乔庄笑得那么一下,随即便叫上所有人回宫。

  得了帝陵符还不行,若是?#34892;娜说?#22788;散播谣言,说什么两个女帝,那又该如?#38382;?#22909;?

  所以,这个时候就?#27809;?#38451;夫人出场了,她为华阳?#19968;?#20102;夫君,那么让她帮自己做件事也不算什么难事。

  华阳夫人知道叶征失忆了,?#36824;?#36825;并不算什么,他们余生那么久,总会想起来的,就算想不起来,未来她还会慢慢填充。

  得知乔庄的计划,她不由微微失笑,笑骂她:“果?#30343;?#20010;小狐狸。”

  乔庄吐吐舌,就听华阳夫人继续道:“看来,日后惹谁也不能惹你。”

  乔庄点点头,应道:“那是那是!”然后又想到今日那群黑衣人,问道:“那群黑衣人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帮我?#20426;?br />
  华阳夫人闻言,便道:“莫?#30343;?#20320;又做了什么善事,人家来报恩还不留名?#20426;?br />
  乔庄却是摇摇头,随即抬眼看华阳夫?#35828;潰骸?#37027;些?#35828;褂行?#20687;当日你派人绑来乔雅的人。”

  华阳夫人一听这话,倒是一怔,随即便道:“若真的是那些人,那就是孙沪的人。”

  ?#20843;?#27818;?#20426;?br />
  乔庄?#34892;?#19981;解,摇摇头道:“不能吧,那老狐狸可不会救我。”

  此时的宋臻还没回宋府,留下?#20174;?#20182;们一起帮忙,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能帮啥,但听到这事却道:“可若是孙沪?#31383;?#20320;,那么也就意味着他知道了你的身份,那么他这是想要除掉九殿下。”

  “除掉九殿下?#30733;?#25481;九殿下我就会再次成为女帝,到时候他就会说我是假的!”

  乔庄一个灵光闪过,便了然了孙沪的心思,恨恨一拍桌子,冷声道:“果?#30343;?#20010;老狐狸!”

  宋臻摇头道:“之后可就要看这老狐狸和你这小狐狸,谁能赢咯!”

  乔庄听着他这?#20197;?#20048;祸的语气,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对他道:“你在这儿也别添乱了,回宋府去瞧瞧你父母吧,还?#23567;?br />
  顿了一瞬,她笑着继续道:“还有少萌等了你许久。”

  少萌并非少家亲女的事她还是后?#21019;?#23569;羽口中得知,也知道了这姑娘因着宋臻茶不思饭不想的,少女怀春,她还是希望少萌能得到幸福,也希望给她幸福的人是宋臻。

  宋臻听了她的话,微微一怔,乔庄知道他心中?#34892;?#30097;问,?#30343;?#36947;:“见了佳人,让人家说与你听。”

  宋臻只得扯扯嘴角,然后对她道:“臣就等着恭迎陛下了。”

  乔庄笑而不语,摆摆手,让他走了,然后便化作婢女模样跟着华阳夫人进了宫。

  ******

  承安宫中,灯火辉煌,这倒是罕见的一幕。

  熟悉南无的人都知道,这人不太?#19981;?#20809;亮,就好似他被族人救出来,也是一直躲在暗处,后来又带着面具一样。

  他的模样很俊美,与桓尹是双生子,却长得并不太像,他长得更像父亲,而桓尹比较像母亲。

  第一次,南无在他面前摘下面具,也不知是?#30343;?#22240;为对这个弟弟的愧疚,总感觉族人和他都算得上罪人,他们当年都遗弃了桓尹。

  可桓尹却恍若未见,在他心中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南家的长辈都已经没了,他们?#31508;?#20063;?#36824;?#26159;想留一个能再次支撑起南家的人罢了,所以,?#30343;?#20040;好怨怪的。

  南雀看着两个哥哥,与他们团聚这么久,第一次有这么沉重的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30343;?#38544;隐觉得有什么事发生。

  他?#20154;?#20204;都小,但从小就是个大力士,后来叔父觉得他是个练武的奇才,就将他送去练武了。

  桓尹和南无是南家三子之子,而叔父也就是南雀的父亲排行老五。

  那一年的南?#20197;?#21463;了灭顶之灾,奸细有之,让奸佞之人在南家当家人卜卦之时暗算,一夜之间?#26412;?#20102;南家人,最后剩下的,也?#36824;?#26159;他们三个而已。

  南雀最小,但到底是南家人,心思也算细腻,他知道为了还解药,月之哥哥似乎做了什么并不愿意做的事,但他不敢问,怕再?#26410;?#30896;月之哥哥的伤口。

  倒是南无拿着面具来回翻看,终是问道:“你……真的什么都?#36824;?#20102;?#20426;?br />
  桓尹点点头,没有说话,南无又看了眼南?#31119;?#35828;道:“如今再没有什么能威胁你的了,这样也好。”

  南雀知道,那个可恶的九殿下用自己和月之哥哥做了交换,听了南无的话,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他握紧拳头,说道:“月之哥哥,我这条命是你的,日后你什么时候要,我都给。”

  桓尹却是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欠我什么,我们是兄弟。”

  南雀?#34892;?#23475;羞地笑了,当年逃过满门灭杀,如今再到兄弟团聚,真的?#30343;?#20040;比这更?#20197;?#30340;了。

  南无又重新带上面具,说道:?#30333;?#21543;,估计都开始了。”

  就好似看一场戏,这场戏终了,大概也能看到结局了,?#30343;?#19981;知他想要看的那人结局,?#27424;?#33021;看到。

  ?#39029;?#24471;报之日,希望不远。

  几个人站在承安宫外,一泓明月?#25104;洌?#29031;亮三个绝世之人。

  桓尹:“我欠她的,也还了。?#26412;让?#20043;恩已还,再无赊欠。

  风中,只余他这句话,一切都已了结,于他,也再无关系。

  …………

  九殿下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五花大绑绑在水桶里,她的皮肤都被泡皱了,而眼前的女人却是让她浑身?#22993;?#30452;立。

  看到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她来说就是惊惧!

  更何况,这个女人是自己曾经想要诛杀之人!

  她呜呜地叫着,却没人能听?#21073;?#24093;陵军队的人是撤回来了,但听她睡了,也没多担心,说到底,他们这群人对她?#30343;?#20040;真心实意。

  华阳夫人来了,面见女帝,虽未得令,但谁让人家是大楚第一夫人呢?

  华阳夫人和乔庄一进来,便见九殿下还倒在水桶里,看来少晗玉下手挺狠,这九殿下可能也喝得太多,醉得迷糊又被人砍了手刀。

  这么想着,乔庄忍不住冷嗤一声,然后和华阳两个人合力给她绑了起来。

  乔庄看九殿下那一脸着急的模样,却是笑意盈盈,看得九殿下心头发凉。

  乔庄说:“?#19968;?#26469;了,来找你复仇了。”

  她想做的,?#30343;?#35753;她马上死去,而是想要一点点折磨她,于是她在九殿下脸上划了一箭,她说:“当日箭矢飞扬,落在嘉柚脸上有这么一支,你疼吗?她只会比你更疼!因为那箭实在太快了,让人?#20174;?#19981;及。”

  “你利用我来当你的挡箭牌,可以,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如此狠心想要赶尽?#26412;?#26432;了嘉柚!”

  她不?#23016;?#22823;声,怕惊动那群帝陵军队,但声音的冷,却可以浇灭九殿下所有的希望。

  原本乔庄以为九殿下的八个姐姐的死真的是诅咒,后来却发现,原来都是这个九殿下心狠手辣所为,究竟有什么人会如此狠心,不惜杀害手足?

  八个姐姐,竟然都成了她的刀下亡魂,真是个没?#34892;?#30340;人!

  言誉调查了很多,所以也难怪当初得知九殿下要即位,他便迫不及待要杀她,因为这么一个人物着实危险,若是知道乔庄回来了,还是金帛上所说的人,那么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了乔庄的。

  果然,一切都按照了九殿下的计划来,可她永远不会想?#21073;?#22914;今自己竟会成了乔庄的阶下囚!

  乔庄拿着冰冷的刀,那刀上还沾染了她的血,顺着?#37117;?#27969;下,落进水里,转瞬消逝。

  她说:“你杀死那么多人,就连你的亲人都不放过,不就是想要这个帝位吗?如今要被我这个冒牌货取代的滋味如何?#20426;?br />
  九殿下一脸惊恐地望着她,不停地挣扎,呜呜呜地叫着,渴求外面的帝陵军队能听到。

  可乔庄?#30343;?#21704;哈一笑,然后?#26377;?#20013;掏出帝陵符,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说道:“就算他们现在进来,认的主也只会是我!”

  九殿下在乔庄拿出帝陵符的一刹那就挣扎不已,眼中聚满了泪水,缓缓下落,流过伤口,是钻心的疼。

  她突?#24187;?#30333;,今夜?#30343;?#22905;大意,也?#30343;?#30524;前这个女子好运,而是所有人都?#25745;?#20102;她,所有人都要把她赶下帝位,所以没人来?#26586;?#22905;。

  她不相信,那?#21019;?#26126;的桓尹不会发现事情蹊?#21361;?#19981;相?#25293;?#26080;真的毫无所觉,也不相信帝陵军队的人就如此放肆,如此?#36824;?#22905;的安危。

  她不禁?#34892;?#24819;笑,想笑自己可笑,可荒唐过,狠?#31455;?#21364;一点儿都不后悔,至少她做了几天女帝?#30343;?#21527;?

  至少她差一点点就杀了眼前这女人,?#27809;?#23609;痛不欲生一辈子?#30343;?#21527;?

  似?#24378;?#21040;她眼中的狠芒,乔庄呵呵一笑,只道:“如今,我赢,你输。”

  一句话,让九殿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无论之?#38712;?#20040;嚣张,也改变不了如今的结果。

  到底还是她赢了,她心如死灰,知道这次不会有人救她,而眼前的女人也不会放过她!

  她不禁想,是?#30343;?#20174;一开始她?#33073;?#25321;错了,或许说,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偷生在帝王家,更不应该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九殿下死了,死在那个不算温暖,也不算寒冷的夜里。

  那一天,乔庄仿佛看到了嘉柚在笑,又仿似看到了璃王,人真的很奇怪,她只见过璃王一面,还是在她停尸起棺的那一刻,可在杀了九殿下之后,却能感觉到她的目光注视,真的很奇妙。

  乔庄摇摇头,甩开这些想法,毕竟九殿下杀了自己八个姐姐,这样的人纵使是亲生父母也难以容忍吧。

  后来一切顺利成章,她有帝陵符,那么她就是女帝,九殿下的尸体被她们拿出来,?#19978;?#25991;处理了,帝陵军队的人听到偏殿有声响,刚要踏去,就听到乔庄大叫:“来人啊!来人啊!”

  所有的人?#26179;?#24341;住脚?#21073;?#27728;文得以带着尸体离开,然后扔在了哪儿乔庄也?#36824;?#38382;,她总觉得汐文出去的时候遇到了桓尹他们,?#36824;?#36825;些都无妨。

  帝陵军队的人一进去,就见到华阳夫人手里拿着一个匕首,而女帝手臂上有一道不算深的伤口。

  无涯?#25512;?#20182;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派人去擒住华阳夫人,华阳夫人?#30343;?#20919;笑着扔掉了匕首,冷声道:“真?#28508;?#23452;你了!”

  乔庄摆摆手,就让人将华阳夫人押下去,随后颁发了一个圣旨,大抵意思就是华阳夫人偷袭女帝,但念起有免死金牌,也就抵了下去,日后不得诏,不能轻易入宫。

  再后来的后来,众人发现,华阳夫人总是入宫,时?#30343;?#36824;会给女帝带些民间美食,两个人好的看不出曾经是暗杀与?#35805;?#26432;的关系。

  当然,还有叶征大将军回来的事,满朝皆知,众人就猜测可能是华阳夫人自知误会了女帝和璃王,于?#28508;?#24819;着化干戈为玉帛。

  ?#36824;?#24403;大家都在?#20081;?#22899;帝是真心接受了华阳夫人的抱?#31119;?#36824;是?#30343;?#37027;么随意点头的时候,众人又发现,女帝请了医圣白陌离为叶征?#25991;?#22833;忆病。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华阳夫人是得了圣宠,于是乎,不少夫人都踏上了将军府的大门,在华阳夫人的孩子出世时,那更是收礼收到手软,女帝的红人,谁能不捧着?

  ?#36824;?#20052;庄想,还好,这些人没想着因为一次暗?#31508;溝没?#38451;夫?#35828;?#20102;圣宠,这群夫人也有样学样暗杀玩玩儿。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69902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