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欠她的,也還了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欠她的,也還了


  少晗玉順利拿到帝陵符,九殿下沒什么功夫,對他有沒有什么防備,脫光了衣服,看見了帝陵符的樣子,便將九殿下一個手刀砍昏了去,泡在水桶里不亦樂乎。

  他大步離開,帝陵軍隊的人例行公事般問了一嘴,他便道:“伺候陛下睡下了。”還讓他們不要再去打擾,帝陵軍隊的人也沒多想,畢竟他們都知道這個九殿下有多愛男色,曾經還調戲過他們的人,說實話,他們還是挺怕怕的。

  多虧無涯這個首領,才免得帝陵軍隊的人免遭九殿下的毒手。

  話說無涯這面,喬莊見玩得差不多,又見從宮中來了轎子,便晃悠悠“嗖”地一下子沒了蹤影。

  無涯眉頭一皺,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尤其喬莊笑得那么一下,隨即便叫上所有人回宮。

  得了帝陵符還不行,若是有心人到處散播謠言,說什么兩個女帝,那又該如何是好?

  所以,這個時候就該華陽夫人出場了,她為華陽找回了夫君,那么讓她幫自己做件事也不算什么難事。

  華陽夫人知道葉征失憶了,不過這并不算什么,他們余生那么久,總會想起來的,就算想不起來,未來她還會慢慢填充。

  得知喬莊的計劃,她不由微微失笑,笑罵她:“果然是個小狐貍。”

  喬莊吐吐舌,就聽華陽夫人繼續道:“看來,日后惹誰也不能惹你。”

  喬莊點點頭,應道:“那是那是!”然后又想到今日那群黑衣人,問道:“那群黑衣人是什么來歷?為什么要幫我?”

  華陽夫人聞言,便道:“莫不是你又做了什么善事,人家來報恩還不留名?”

  喬莊卻是搖搖頭,隨即抬眼看華陽夫人道:“那些人倒有些像當日你派人綁來喬雅的人。”

  華陽夫人一聽這話,倒是一怔,隨即便道:“若真的是那些人,那就是孫滬的人。”

  “孫滬?”

  喬莊有些不解,搖搖頭道:“不能吧,那老狐貍可不會救我。”

  此時的宋臻還沒回宋府,留下來與他們一起幫忙,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能幫啥,但聽到這事卻道:“可若是孫滬來幫你,那么也就意味著他知道了你的身份,那么他這是想要除掉九殿下。”

  “除掉九殿下?除掉九殿下我就會再次成為女帝,到時候他就會說我是假的!”

  喬莊一個靈光閃過,便了然了孫滬的心思,恨恨一拍桌子,冷聲道:“果然是個老狐貍!”

  宋臻搖頭道:“之后可就要看這老狐貍和你這小狐貍,誰能贏咯!”

  喬莊聽著他這幸災樂禍的語氣,翻了個大白眼,然后對他道:“你在這兒也別添亂了,回宋府去瞧瞧你父母吧,還有……”

  頓了一瞬,她笑著繼續道:“還有少萌等了你許久。”

  少萌并非少家親女的事她還是后來從少羽口中得知,也知道了這姑娘因著宋臻茶不思飯不想的,少女懷春,她還是希望少萌能得到幸福,也希望給她幸福的人是宋臻。

  宋臻聽了她的話,微微一怔,喬莊知道他心中有些疑問,只是道:“見了佳人,讓人家說與你聽。”

  宋臻只得扯扯嘴角,然后對她道:“臣就等著恭迎陛下了。”

  喬莊笑而不語,擺擺手,讓他走了,然后便化作婢女模樣跟著華陽夫人進了宮。

  ******

  承安宮中,燈火輝煌,這倒是罕見的一幕。

  熟悉南無的人都知道,這人不太喜歡光亮,就好似他被族人救出來,也是一直躲在暗處,后來又帶著面具一樣。

  他的模樣很俊美,與桓尹是雙生子,卻長得并不太像,他長得更像父親,而桓尹比較像母親。

  第一次,南無在他面前摘下面具,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對這個弟弟的愧疚,總感覺族人和他都算得上罪人,他們當年都遺棄了桓尹。

  可桓尹卻恍若未見,在他心中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南家的長輩都已經沒了,他們當時也不過是想留一個能再次支撐起南家的人罷了,所以,沒什么好怨怪的。

  南雀看著兩個哥哥,與他們團聚這么久,第一次有這么沉重的感覺,他不知道為什么,只是隱隱覺得有什么事發生。

  他比他們都小,但從小就是個大力士,后來叔父覺得他是個練武的奇才,就將他送去練武了。

  桓尹和南無是南家三子之子,而叔父也就是南雀的父親排行老五。

  那一年的南家遭受了滅頂之災,奸細有之,讓奸佞之人在南家當家人卜卦之時暗算,一夜之間殺盡了南家人,最后剩下的,也不過是他們三個而已。

  南雀最小,但到底是南家人,心思也算細膩,他知道為了還解藥,月之哥哥似乎做了什么并不愿意做的事,但他不敢問,怕再次觸碰月之哥哥的傷口。

  倒是南無拿著面具來回翻看,終是問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管了?”

  桓尹點點頭,沒有說話,南無又看了眼南雀,說道:“如今再沒有什么能威脅你的了,這樣也好。”

  南雀知道,那個可惡的九殿下用自己和月之哥哥做了交換,聽了南無的話,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他握緊拳頭,說道:“月之哥哥,我這條命是你的,日后你什么時候要,我都給。”

  桓尹卻是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不欠我什么,我們是兄弟。”

  南雀有些害羞地笑了,當年逃過滿門滅殺,如今再到兄弟團聚,真的沒什么比這更幸運的了。

  南無又重新帶上面具,說道:“走吧,估計都開始了。”

  就好似看一場戲,這場戲終了,大概也能看到結局了,只是不知他想要看的那人結局,是否能看到。

  家仇得報之日,希望不遠。

  幾個人站在承安宮外,一泓明月映射,照亮三個絕世之人。

  桓尹:“我欠她的,也還了。”救命之恩已還,再無賒欠。

  風中,只余他這句話,一切都已了結,于他,也再無關系。

  …………

  九殿下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五花大綁綁在水桶里,她的皮膚都被泡皺了,而眼前的女人卻是讓她渾身汗毛直立。

  看到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對她來說就是驚懼!

  更何況,這個女人是自己曾經想要誅殺之人!

  她嗚嗚地叫著,卻沒人能聽到,帝陵軍隊的人是撤回來了,但聽她睡了,也沒多擔心,說到底,他們這群人對她沒什么真心實意。

  華陽夫人來了,面見女帝,雖未得令,但誰讓人家是大楚第一夫人呢?

  華陽夫人和喬莊一進來,便見九殿下還倒在水桶里,看來少晗玉下手挺狠,這九殿下可能也喝得太多,醉得迷糊又被人砍了手刀。

  這么想著,喬莊忍不住冷嗤一聲,然后和華陽兩個人合力給她綁了起來。

  喬莊看九殿下那一臉著急的模樣,卻是笑意盈盈,看得九殿下心頭發涼。

  喬莊說:“我回來了,來找你復仇了。”

  她想做的,不是讓她馬上死去,而是想要一點點折磨她,于是她在九殿下臉上劃了一箭,她說:“當日箭矢飛揚,落在嘉柚臉上有這么一支,你疼嗎?她只會比你更疼!因為那箭實在太快了,讓人反應不及。”

  “你利用我來當你的擋箭牌,可以,可你千不該萬不該,如此狠心想要趕盡殺絕,殺了嘉柚!”

  她不敢太大聲,怕驚動那群帝陵軍隊,但聲音的冷,卻可以澆滅九殿下所有的希望。

  原本喬莊以為九殿下的八個姐姐的死真的是詛咒,后來卻發現,原來都是這個九殿下心狠手辣所為,究竟有什么人會如此狠心,不惜殺害手足?

  八個姐姐,竟然都成了她的刀下亡魂,真是個沒有心的人!

  言譽調查了很多,所以也難怪當初得知九殿下要即位,他便迫不及待要殺她,因為這么一個人物著實危險,若是知道喬莊回來了,還是金帛上所說的人,那么一定會想方設法殺了喬莊的。

  果然,一切都按照了九殿下的計劃來,可她永遠不會想到,如今自己竟會成了喬莊的階下囚!

  喬莊拿著冰冷的刀,那刀上還沾染了她的血,順著刀尖流下,落進水里,轉瞬消逝。

  她說:“你殺死那么多人,就連你的親人都不放過,不就是想要這個帝位嗎?如今要被我這個冒牌貨取代的滋味如何?”

  九殿下一臉驚恐地望著她,不停地掙扎,嗚嗚嗚地叫著,渴求外面的帝陵軍隊能聽到。

  可喬莊只是哈哈一笑,然后從袖中掏出帝陵符,在她眼前晃了幾下,說道:“就算他們現在進來,認的主也只會是我!”

  九殿下在喬莊拿出帝陵符的一剎那就掙扎不已,眼中聚滿了淚水,緩緩下落,流過傷口,是鉆心的疼。

  她突然明白,今夜不是她大意,也不是眼前這個女子好運,而是所有人都背叛了她,所有人都要把她趕下帝位,所以沒人來阻止她。

  她不相信,那么聰明的桓尹不會發現事情蹊蹺,不相信南無真的毫無所覺,也不相信帝陵軍隊的人就如此放肆,如此不顧她的安危。

  她不禁有些想笑,想笑自己可笑,可荒唐過,狠毒過,卻一點兒都不后悔,至少她做了幾天女帝不是嗎?

  至少她差一點點就殺了眼前這女人,讓桓尹痛不欲生一輩子不是嗎?

  似是看到她眼中的狠芒,喬莊呵呵一笑,只道:“如今,我贏,你輸。”

  一句話,讓九殿下絕望地閉上了眼睛,無論之前怎么囂張,也改變不了如今的結果。

  到底還是她贏了,她心如死灰,知道這次不會有人救她,而眼前的女人也不會放過她!

  她不禁想,是不是從一開始她就選擇錯了,或許說,從一開始她就不應該偷生在帝王家,更不應該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九殿下死了,死在那個不算溫暖,也不算寒冷的夜里。

  那一天,喬莊仿佛看到了嘉柚在笑,又仿似看到了璃王,人真的很奇怪,她只見過璃王一面,還是在她停尸起棺的那一刻,可在殺了九殿下之后,卻能感覺到她的目光注視,真的很奇妙。

  喬莊搖搖頭,甩開這些想法,畢竟九殿下殺了自己八個姐姐,這樣的人縱使是親生父母也難以容忍吧。

  后來一切順利成章,她有帝陵符,那么她就是女帝,九殿下的尸體被她們拿出來,由汐文處理了,帝陵軍隊的人聽到偏殿有聲響,剛要踏去,就聽到喬莊大叫:“來人啊!來人啊!”

  所有的人被吸引住腳步,汐文得以帶著尸體離開,然后扔在了哪兒喬莊也沒過問,她總覺得汐文出去的時候遇到了桓尹他們,不過這些都無妨。

  帝陵軍隊的人一進去,就見到華陽夫人手里拿著一個匕首,而女帝手臂上有一道不算深的傷口。

  無涯和其他人對視了一眼,然后就派人去擒住華陽夫人,華陽夫人只是冷笑著扔掉了匕首,冷聲道:“真是便宜你了!”

  喬莊擺擺手,就讓人將華陽夫人押下去,隨后頒發了一個圣旨,大抵意思就是華陽夫人偷襲女帝,但念起有免死金牌,也就抵了下去,日后不得詔,不能輕易入宮。

  再后來的后來,眾人發現,華陽夫人總是入宮,時不時還會給女帝帶些民間美食,兩個人好的看不出曾經是暗殺與被暗殺的關系。

  當然,還有葉征大將軍回來的事,滿朝皆知,眾人就猜測可能是華陽夫人自知誤會了女帝和璃王,于是便想著化干戈為玉帛。

  不過,當大家都在猜疑女帝是真心接受了華陽夫人的抱歉,還是只是那么隨意點頭的時候,眾人又發現,女帝請了醫圣白陌離為葉征治那失憶病。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華陽夫人是得了圣寵,于是乎,不少夫人都踏上了將軍府的大門,在華陽夫人的孩子出世時,那更是收禮收到手軟,女帝的紅人,誰能不捧著?

  不過,喬莊想,還好,這些人沒想著因為一次暗殺使得華陽夫人得了圣寵,這群夫人也有樣學樣暗殺玩玩兒。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699027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孝感卡五星麻将群 铜陵麻将手机版 北京pk10在线计划 管家婆精选二肖二码 信誉棋牌游戏推荐 打开云南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今晚开奖结果 体彩新11选5技法 安卓网球比分扳 雪豫园斯诺克比分直播网 王者码头手机打鱼 吉林白城吉祥麻将下载 排列三杀号99%准确定胆 今日竞彩足球比分预测汇总 网上项目赚钱 辉煌棋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