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月之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月之


  在趕回臨安的路上,進了臨安地界,喬莊就遇到了不少刺殺。

  這種事,她本就有預料,只是沒想到,愿意提供給她藏身之處的人會是少晗玉。

  少晗玉見到喬莊被暗殺之時,有些驚奇,看到言譽,更是覺得奇怪,但不管怎么說,喬莊于他有恩,到底就給救了。

  少晗玉本和其母打算游遍大楚大好河山,卻沒想到在這偏遠之地會遇到喬莊,更奇怪堂堂女帝怎的不在宮中待著,而且,明明最近到了妃子大選的時候,女帝竟不親自坐鎮?

  少晗玉問她這問題時,喬莊面上有些訕訕,葉征此時也覺得驚奇了。

  江媛自然認識葉征,得知葉征沒死,還連連說了幾聲“老天保佑”,華陽夫人與她也算是閨中密友,只是后來葉征沒了,華陽就不再跟她們多來往了。

  而文淵侯老夫人和華陽的母親還有她的母親是舊識,所以,老夫人對華陽很是包容,對她當日揭露少岐和柳裳之事推波助瀾。

  葉征對于這些所謂的熟人并不熟,不過這不能打消江媛與他訴說華陽對他的深深情意,這也更加堅定了葉征要回去見華陽的決心,更為感激喬莊等人。

  早在從大梁離開,他便知道了早喬莊一日來找他的是容且,也是大梁的王,不過好在喬莊他們沒來晚,也好在容且不是什么小人,得以有今日大團圓,不,見到了華陽才算是大團圓,這么想著,他微微一笑。

  江媛嘟囔道:“也不知道華陽近些時候身子好些了沒有,你不知道,得知你不在了,她一下子就哭暈過去了,連同肚子里的孩子都沒了。”

  葉征聽到此,心又是抽痛一下,如綿綿的針,扎得生疼。

  他們的談話也傳到了喬莊他們的耳中,紛紛對視一眼,暗自感嘆華陽的深情,也有些悵然,還好苦盡甘來。

  鄭安卻是微微低頭看著易萱,易萱似是感到有目光襲來,紅著臉低下了頭。

  少晗玉卻還是記掛著正經事,問道:“陛下,追殺你的人是什么人?還有,你怎么會和他在一起?”

  少晗玉指著言譽問道,他可沒忘記當日言譽可是想要暗殺喬莊的,怎的這二人卻在一起走著了,還遇到了那莫名其妙的暗殺?

  喬莊抹抹鼻子,訕笑道:“這是我哥,我是前陛下。”

  少晗玉:“……”

  鄭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到這個時候了,她還有心思開玩笑?

  汐文和易萱卻是覺得習以為常,好似這才是她的正確打開方式。

  可唯有言譽,好似福至心靈,明白她心中有苦,還有酸澀,也許因為他們是兄妹,所以他更懂她一些吧。

  宋臻一早知道是他們母子倆救了幾人,便有些不好意思踏入,倒是江媛對他還算客氣,而少晗玉對他沒什么感覺,索性他也就當個透明人了。

  少晗玉懷疑地瞥了眼言譽,又緊緊盯著喬莊,覺得眼前這人不似作假,面皮好似也是真的,覺得更為詫異。

  而喬莊就這么坦然地任他看著,點點頭,繼續道:“他真的是我親哥,此事說來話長……”

  她剛要開口,卻見少晗玉豎起了手掌,打斷道:“你們皇家的事,我管不著,也不想聽,不過,若是陛下有難可找我幫忙。”

  喬莊很想給他豎個大拇指,這孩子簡直出了宮情商智商逆天,分分鐘在線,而且是個好兒郎。

  而那一邊江媛和葉征自然也聽到了,江媛也有些好奇,不過她不是多事之人,不愿意摻和其中,只道:“若非陛下,我們娘倆也不能有這看盡山川的機會,陛下若是有事,我們娘倆義不容辭。”

  喬莊突然想起少晗玉臨出宮前所說的一番話,果真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她剛要開口回答,就見葉征鎖著眉頭走了過來,問道:“你到底是不是女帝?”

  一句話,問到了點子上,喬莊笑嘻嘻地看著他,然后搖了搖頭,說道:

  “曾經是。”

  葉征眉頭皺得更緊,一瞬間有種被人擺了一道的感覺,喬莊自然也明白他心里不太舒坦,當即便道:“不過是朕的皇位被別人篡了,如今再搶回來罷了。”

  她這話說完,也不管少晗玉和葉征信不信,就繼續道:“若二位覺得信不過我,也可以就此別過。”

  她本也沒抱太多希望,去大梁主要是去向容且借些兵馬,不過遇到了葉征,便沒有管容且要人要得急。

  容且來到巫洛城并沒有帶太多人馬,而且葉征也準備跟著她回臨安,所以也就沒有逗留回了都城,準備給她調派些人馬,不過她還是要早些回臨安部署,最重要的是接近九殿下,拿到她的帝陵符。

  只要有了帝陵符,她就會少了很多阻礙,她想要的就是,九殿下怎么來,她便怎么回臨安,九殿下怎么對她,她便加倍還回去。

  ******

  葉征還是答應與喬莊一同前往臨安,而少晗玉也跟著再次回到了臨安,少晗玉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色誘女帝,正好趁著女帝大選男妃,少晗玉樣貌出眾,舉止又有大家之風,毫無阻攔地就入選了。

  本來沒遇到少晗玉,喬莊是想讓宋臻幫忙的,后來見到少晗玉,便覺得他更適合,何況人家曾是宮妃,比較有底子。

  而少羽得知名單中有一個少晗玉,自然便多了一份心眼,再見到喬莊之時,也虧得少晗玉從中幫忙。

  喬莊對少羽,很是感激,少羽只是那么看著她,好似怎么也看不夠,也不開口說話。

  兩人靜默了良久,喬莊才問道:“你的傷……都好了嗎?”

  少羽又恢復往日那嬉笑模樣,湊到她跟前,悄聲道:“你走了三個月余十五日,我的傷自然好了,不過我想你……”

  最后“我想你”三個字淡淡雅雅,有一股子風流才子之氣,又有著說不盡的綿軟柔長。

  喬莊皺了皺鼻子,然后抬頭看著他,說道:“她沒有為難你吧?”

  她不想過多與少羽說些曖昧的話,因為她給不起他想要的情。

  少羽自然也知她的意思,聽了她的話,冷哼一聲,“她算什么東西?能把我怎么樣?”

  喬莊輕輕一笑,也知道他這是不想讓自己有太多負擔,可是他的情,她承不起,他要的愛,她也給不起。

  少羽又想到跟著她的還有言譽,皺緊了眉頭,問道:“言譽怎么會和你碰上?”

  喬莊就知道他會有這個疑問,她也絲毫沒有隱瞞,一一告訴了少羽,聽完之后,少羽唏噓不已,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沒想到你竟是這等身份,不過……”

  他微微側頭,與她拉開了些距離,就好似要再仔仔細細看她一遍,喬莊不解他這眼神,嗤笑一聲,“你這是什么眼神?”

  然后她就看到那人桃花眼一閃,湊到她眼前,那顆淚痣分明,他說:

  “那你豈不是也三百多歲?我該叫你姥姥?還是姥姥的姥姥的……”

  話沒說完,就挨了她一個粉拳,少羽哈哈直樂,連連躲著她的攻擊。

  兩個人的笑鬧聲自然傳到了屋外,言譽心中甚感欣慰,在他看來,桓尹并非喬莊的良人,那人明明握有金帛,卻視而不見,為保九殿下安危,就讓喬莊去以身犯險,這樣的人,他還真的看不上,也不想讓喬莊沉迷。

  如今,他從宋臻再到少晗玉,就連大梁梁王容且,他都在心里過了一遍,最終又瞄到少羽,覺得這二人性子相配,而喬莊和少羽在一起竟能如此開懷,他深以為少羽能夠讓喬莊徹底忘記桓尹。

  只是,他怎么也沒想到,最先拒絕他的提議的會是少羽。

  喬莊與少羽謀劃完大事,少羽便一身輕快地出了來,一眼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言譽,也知這人必有什么要與他說。

  當言譽說起他與喬莊之事時,他唯有苦笑,拒絕了言譽,看著言譽那震驚的樣子,又覺得喬莊有這么一個處處為她著想的兄長真的很好。

  言譽冷聲道:“你知不知道你在拒絕什么?”

  少羽點點頭,只道:“我知道,我也很清楚我的選擇,言譽,若是愛她,便會尊重她的選擇,我會等在這里,但她……她的心不在我這兒。”

  言譽聞言,只是冷哼一聲,說道:“說到底,你還是不夠愛她,難道你就想讓桓尹和她在一起?”

  少羽聳聳肩,“言譽,你也知道她喜歡桓尹,那么你逼她又算什么?若是她放下了桓尹,那么我何不樂哉?可是……你也很清楚,你來找我說這些,就是知道她的心里還放不下她。”

  言譽心里有些氣,桓尹都那樣對她了,她竟然還能想著他,好似知道他的想法,少羽又道:“桓尹到底在不在意她,心里有沒有她,其實你也清楚,只是,他的愛似乎不足以讓他以整個天下相付,你如此擔心,不就是因為桓尹對她,從來沒有下過狠心。”

  言譽身子一震,其實不得不承認,少羽說的都對,只是,他還是覺得桓尹心機深沉,不適合他的妹妹,想到此,瞇了瞇眸子,看著少羽道:“你可還記得在蜀郡之時,我向你要的一諾。”

  少羽眉頭一蹙,蜀郡之時的少女失蹤案,那些少女身中的毒,都是言譽給的解藥,當時逼不得已,答應允他一諾,沒想到今日便到了要應現的時候。

  少羽輕聲一嘆,撫了下額頭,說道:“言譽,你也知道,感情之事強求不來吧。”

  言譽卻是冷哼一聲道:“男子漢大丈夫,你連試都不試,就打算拱手讓人?”

  少羽抽了抽嘴角,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說,若是愛,喬莊可能早就愛他了,可若是因為恩情而和他在一起,他又不需要。

  不管怎樣,他還是那個有著傲骨的少家子弟,那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夜南王。

  少羽只是說了一句:“若是你有愛的人,便會懂了吧。”

  言譽只是撇撇嘴,雖說他看起來像個溫潤公子,可骨子里,想要得到的,就會去得到,若說這世間能讓他柔軟下心腸的,也就喬莊一個,誰讓她是他的妹妹呢!

  不過,他也沒再勉強少羽,只是說了一句,“我的要求就是,護她安穩,為她分憂。”

  少羽卻是輕聲一笑,“這話你就算不說,我也會去做。”

  言譽望了望天邊的明月,星象也甚好,看來今時開局有利,他笑道:“如此便好。”

  “這樣你豈不是賠了?”

  言譽卻是搖搖頭,“我等了她這么久,做了這么多,也不過是想要她活得歡快些。”

  少羽感嘆一聲,“有你這樣的哥哥,是她的福氣。”

  “有她這么可人的妹妹才是我的福氣。”

  從她下生之日,至今已有三百多年,可他好似依稀能記得當時抱著她的觸感,軟萌萌得像個小包子一樣。

  這世上唯有他們二人能夠相依為命,終是不枉費他登了她這許久,逆天改命,他們兩個又有誰沒有逆天改命呢?

  少羽也想到了那個逆天改命,也知如今能夠把喬莊召回來的唯有南無,那么南無真的就是南家人嗎?

  當他問言譽這個問題時,言譽也只是冷笑一聲,說道:“何止是他?就連桓尹也是南家人!”

  少羽一驚,他還真沒想到,桓尹竟然還有這個身世,隨即言譽就道:“南無本名南半之,而桓尹名喚南月之。”

  月之……

  在身后的喬莊聽得一清二楚,月之月之……

  “桓尹,你有小字嗎?”

  “月之……”

  原來,你的名字叫南月之……

  也原來,你從來沒有和我說過一句實話,桓尹,你的真心就是如此嗎?

  如此不值一提!

  都說南家八子各個是人中龍鳳,即便是后來的九子白陌離那也是神醫一個,南家的人,都是出類拔萃之人。

  可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不同尋常,惹來了朝臣的嫉妒,南家的覆滅,與皇室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倒是一夜之間被人殺盡全家。

  白陌離因為壓根就不為人所知,而南無是南家這一代最好的陰陽師,逆天改命之法,早在他十歲就已學會。

  所以,南家的人舉了全族之力,保下了這個孩子,而另一個孩子是桓尹,南無的雙生兄弟。

  初到大楚之時,看到桓尹與南無肆無忌憚地討論她,她還納悶丞相和國師不應該針鋒相對嗎?怎么這二人跟哥倆好似的?

  沒想到,二人竟然真的是兄弟!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699862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浙江20选5号码走势图 神来棋牌下载1.08版 澳迅球探即时比分 内蒙11选5中奖号码 25选5走势 棋牌赢钱游戏?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今晚福建22选5开奖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香车美女捕鱼机 东北棋牌大全 广西快乐10分通5遗漏 3d试机号后分析汇总 wnba比分结果 上海天天选4直播 千炮捕鱼电玩城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