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可知陛下去哪兒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可知陛下去哪兒了


  花柳早在第一次見到九殿下,看著九殿下若有若無地貼近自己,時不時還摸上幾把,心中有些驚恐。

  雖說他很喜歡女帝如此主動,但主動成這樣,就有些嚇人了。

  所以,他聰明地和女帝談起了天地,說了說他們兩個之間的秘密,那日月色下的美好,女帝說要給他一個家,可眼前的女帝卻是一臉驚奇,甚至有些驚悚,但隨即還是笑著點點頭,摟著他就要同他圓房,這有些恐怖啊!

  他又多說了幾句與喬莊沒發生過的,可女帝仍是點點頭,花柳就有些了悟了,又想起那日宮中戒嚴,后來又抬出去不少死尸,雖說這事被明令禁止,但還是透露出一些事情來,比如:這些人都是要暗殺女帝的,被女帝的人反殺了,又比如說,突然多出來一群可怕的面孔,一個個仿若修羅,聽女帝說,那是從帝陵那邊調過來的。

  花柳心中隱隱有個念頭,但他不敢多說,尋思要不然問問丞相,可丞相似乎從很早開始就不愿意搭理他了,后來又想,萬一丞相和如今的女帝是一伙的,又該如何?

  不過,多少還是抵不過他對喬莊的擔憂,還是一路跌跌撞撞找去了承安宮。

  可這一次,見到國師,卻讓他有些恍然,國師雖然仍舊帶著面具,可那屋子卻像沒人打掃一般,徹底荒廢了下來,而國師整個人也瘦了不少,和他說話也提不起勁來。

  花柳咽咽口水,終是開口道:“國師,你……你可知陛下去哪兒了?”

  聽了他的話,南無拿著茶杯的手一頓,隨即若無其事地放下,說道:

  “陛下不是在乾坤殿,你去乾坤殿找她便是了。”

  花柳有些緊張,擦了擦額上的汗,又說了一句,“不是,我是說真正的女帝。”

  南無似是嘆息一聲,喃喃道:“這個不就是真正的女帝。”

  花柳聞言一怔,國師這話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真的女帝他們能分不清?

  女帝前后性格相差這么多?說什么他也不相信這個是喬莊!

  良久,他嘆了一口氣,嘟囔道:“若真的是女帝,那么就是被附了身的女帝。”

  他那委委屈屈的表情,讓人看著不禁失笑,可南無卻是笑不出來,皺著眉頭看著花柳,等了半晌,又聽花柳道:“若是真的,為何丞相都不怎么搭理她?丞相對陛下的心意,國師你也是知道的,若是丞相知道女帝來我宮中,肯定會把我扔出去,可現如今,我還好好地在這兒坐著,國師,你覺得你還要騙我嗎?”

  南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有時候人活得太明白不是件好事。”

  花柳嘟著嘴道:“若是活得一點兒都不明白,那就是蠢。”

  南無深深看了一眼這個之前被自己認為以色侍君的男子,他一直想不通,后宮那么多男子,為何喬莊獨獨對這個男子有那么一絲不同,如今他卻有些了然。

  原來,這世上看得清活得明白的還有很多人,只是有些人說出來,有些人看破不說破罷了。

  南無沉吟了一番,說道:“如今的女帝的確是真正的璃王九女,而喬莊……”

  他這么說著,突然想起自己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喬莊,桓尹會叫她“阿莊”,還霸道地說那是他獨有的稱呼,而少羽會喚她“阿九”,因為最開始他認識她時,她便是阿九。

  可他似乎能咀嚼的,只有她的名字,再久一些,他怕是要每日在腦中描摹一番她的樣子了。

  “她非此地之人,是本座卦象中的人,用來……”

  聽完了這一切,花柳的表情有些灰敗,他指責南無和桓尹太過無情無義,可又覺得對他們這些滿肚子陰謀詭計的人來說,又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可他還是會為喬莊傷心,為她擔憂,那一人被那個惡毒的女人逼著,嘉柚也沒了,她該怎樣的難過,怎樣的無助啊!

  而他沒有在她身旁陪著她,沒有給她安慰,沒有給她力量,他真的恨死了自己的身份,恨死了自己的無能。

  從那一天起,后宮的人就發現花柳開始躲著女帝了,而眾人也發現如今的女帝不如原來討喜,可又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他們還真沒有花柳那般有骨氣。

  而花柳本身就不怕死,覺得這世上反正就自己孤孤單單一個人了,家人沒有了,愿意給自己家的女子也被人逼走了,他還真沒什么可怕的了。

  不過,好在在他背后有桓尹和南無撐腰,九殿下氣得牙癢癢,也只能干跺腳。

  花柳在等著喬莊回來……

  等著喬莊回來的又豈只他一人?

  不說南無他們,就說阿素姑姑、桓侯也在默默祈禱著,而喬洛夫婦更是擔憂著。

  九殿下成功地證明了不作就不會死,儼然快變成了眾叛親離的模樣。

  本來她便與自己唯一的兄長不睦,如今貴為女帝,更是忍不住見個面嘲諷幾句,看到小沅兒也是一臉不屑,更別提安棠了。

  安棠初初時,還有些不解,原本的小姑子對自己和顏悅色,如今卻是翻臉不認人,后來,她便明白了一切,也就不怎么帶著小沅兒來皇宮,對她則是能躲就躲。

  可九殿下怎么過分怎么來,她就想著,憑什么喬莊霸著她的位置,肆意作為?還封給喬洛“楚王”,哼!

  他做了什么就給一個國號做封號?還“楚王”,當真以為她這個陛下是擺設啊?

  所以,她當著眾人面前絲毫不留情面地奪了喬洛的封號,眾人一臉懵逼,今日的女帝又作什么妖啊?

  可喬洛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急不緩地摘了烏紗帽,就算不當王爺,他也還是個皇子,不當個官,他還能陪著自家夫人游山玩水,陪著小沅兒學習詩書禮儀,讓她以后千萬不要做她姑姑這樣的人,這樣也沒什么不好。

  桓尹皺著眉頭,想要說什么,卻見喬洛已上前行禮,“謝主隆恩!”

  喬洛起身之時,與桓尹對視了一眼,可那眼中卻是滿滿的諷刺之意。

  這一眼,刺得桓尹有些疼,他明白,喬洛在怪他,怪他縱容九殿下,傷了喬莊,如今她更是生死未卜。

  可他想,應該再沒有人比他更懷念她了……

  他緩緩抬起右手置于身前,那個地方放著她為他雕刻的小人,這么想著,他便暖暖地笑了起來。

  ******

  喬洛回到王府時,已經有人在攆安棠和小沅兒離去了,還說這是給王爺所住,他們如今的身份已經不配住這兒了。

  小沅兒有些不服氣,瞪圓了眼睛呵斥一聲,“胡說!我父王是楚王,怎么不是王爺?怎么不能住這兒了?”

  “小沅兒!”安棠護住小沅兒,不讓她再多話。

  那攆他們離去的是宮里的太監,還是當今在女帝身邊最得寵的二人,安棠豈能不明白這是何意?

  這是女帝的意思,果然那個蛇蝎女子容不得他們,遠遠見到喬洛的身影,喬洛見到這情景,急急奔了過來,小沅兒“哇”地一聲就撲在了喬洛身上。

  小沅兒雖然人小,可心思敏感,更何況是皇家的子女,哪能什么都不懂,今日的一切她想一想,就明白了過來。

  撲在喬洛身上,悶悶地問著:“姑姑是不是不喜歡沅兒了,所以姑姑要攆沅兒走?”

  喬洛一下一下撫摸著她的背,只是安慰道:“別胡說,姑姑很想你很想你,只是姑姑現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還是不想告訴孩子這么殘酷的真相,她還這么小,他不想讓她就這樣接觸那最讓人嫌惡的陰謀之中。

  “姑姑真的還喜歡小沅兒嗎?”

  喬洛笑了一聲,摸著她的頭,“真的,父親什么時候騙過你?”

  小沅兒抬起頭,轉了轉眼珠,如今的父王不是父王了,他不能再那么自稱了,所以父王的自稱變成了“父親”。

  雖然這很親切,但這也象征著一種身份,如今的的確確不能再住這個大房子了。

  她突然想起,姑姑當時抱著她來到這個王府前,還說這是以前哪個曾曾祖母住的地方,很是祥瑞,適合她呢,可才過了多久,姑姑就要收回去了。

  她想著,又仰頭問著喬洛,“爹爹,難道真的做皇帝就可以決定一切嗎?”

  安棠沒有想到小沅兒會這么問,大抵九殿下的所作所為傷了她的心,而她還不知那個根本就不是之前的好姑姑。

  喬洛微微低下身子,揉著她的頭發,輕聲說道:“沅兒,你記住,有很多東西,都只是表面,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并不像表面那么簡單,而有些人也是需要用心去體會的。”

  頓了頓,他又笑道:“沅兒,你還要知道,做皇帝,并不能得到一切,做皇帝有很多的無奈與痛苦,而這些,都只能自己默默去承受。”

  喬沅似懂非懂,愣愣地看著喬洛,那慈父的光輝在陽光下愈加迷人,喬沅又問:“就像姑姑這樣,也是無奈嗎?”

  喬洛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惹得她呵呵一笑,“聰明,爹爹的小沅兒真聰明。”

  得了夸獎,讓小沅兒的心立馬變情了,摟著喬洛不松手,就這樣讓自家爹爹抱著,安棠無奈地搖了搖頭,但面上是止不住的滿足笑意。

  一家三口背著包袱,父親抱著女兒,另一手牽著妻子,當真是臨安大街之上的一番美景。

  …………

  對于喬莊他們的到來,牛家人表示了熱烈歡迎,牛家大叔和大嬸都是本本分分的農家人,喬莊沒讓阿佳告訴她父母她的身份,所以牛大叔和牛大嬸只以為他們是葉征的親人。

  牛家二老看得出他們穿著不凡,談吐也是極好的,也為葉征感到高興,早就覺得葉征不凡,沒成想還是赫赫有名的將軍。

  當言譽讓言遙拿些銀子給二老時,二老十分嚴肅地拒絕,二老總認為,自己雖然救了葉征,但葉征這五年來可沒少幫他們牛家干活,老兩口身子骨沒那么硬朗了,膝下又只有一個女兒,所以來了葉征,倒是多少讓他們輕松了很多。

  更何況,這幾年的收成更好了,也多虧了葉征,葉征還不要一分錢,種地得來的錢也都給了老兩口,他就挑些蘿卜拿出去賣。

  老兩口很是感慨,最開始自家閨女一顆心都系在了葉征身上,可葉征一直沒答應,老兩口也不想閨女一輩子嫁個不愛她的人,索性過了兩年,閨女淡下了感情,便給她嫁了人,嫁的也好,老兩口日子就過得愈發好了。

  所以,牛家二老還覺得救了葉征,把自己日子救好了,愣是一分錢不要,倒是葉征拿了過來,給他們二老塞在了手里,說道:“今日一別,再來見二老不知何年何月,二老恩情,葉征永記。”

  二老知道葉征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也知道葉征其實當年殺了不少大梁人,可是他們救了他,便知葉征是個什么心性,只是因為家國不同,所以又有何錯?

  只能說,如今的梁王和大楚的女帝為著百姓著想,那五百年和約,可保這許久太平,老百姓的日子也能好過些。

  葉征又道:“葉征今后不會領兵打仗,葉征的子子孫孫世代也不會與大梁為敵。”

  聽了這話,最高興的莫過于容且,他眉毛一揚,沒成想這牛家二老救了葉征,他竟許這么一個千金諾。

  喬莊卻絲毫不意外,對于葉征而言,才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而阿佳看著父母眼含熱淚,顫顫巍巍收下了葉征的東西,他們都知道,若不收下,難受的會是葉征,葉征這人不太喜歡欠人人情。

  這事兒要是傳出去,沒準兒大梁的人還欠他們家人情呢!

  這么一想,她不由緩緩勾起嘴角,看著葉征,一時之間,有些悵然,又想起喬莊提及的華陽夫人,心中也覺得心酸,葉征他該回去了。

  葉征走的時候,撫了撫阿佳的發,對他而言,阿佳就像個小妹妹,他說:

  “若是日后來了大楚,可以來找我,我永遠都是你的牛栓大哥。”

  阿佳聽著,噗嗤一笑,只道:“還是葉征好聽,我們的葉大將軍,再來這兒時,希望是你們一家三口來。”

  葉征雖不記得華陽,但聽了阿佳的話,竟一時也有些向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00229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单机贵州捉鸡麻将破解版 在线股票模拟交易 2020今日打麻将财神方位 天津十一选五 今日股票价格查询 深圳富贵棋牌 单机版麻将游戏 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 哈尔滨兴动麻将旧版官方下载 福彩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上下分麻将下载 皇家娱乐棋牌游戏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是多少 二人麻将胡法图片 五粮液股票论坛 广东麻将技术口诀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