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八十章 叶征

第一百八十章 叶征

  巫洛城。

  大梁经过几年休养生息,百姓日子过得也好上不少,就算之前大梁京都的一场兄弟争斗,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边陲小城。

  巫洛城的风貌与安城很像,两个城池之间建筑互相模仿,让彼?#35828;?#26053;人都会感到亲?#23567;?br />
  ?#20146;?#19968;行人进了巫洛城,也很快融入进城中热闹中,左瞧瞧右看看,?#20146;?#34987;一个雕刻的物什吸引了目光。

  自从认了?#20146;?#35328;誉几乎就是天天贴着?#20146;?#29983;怕一个不注意,自家的小妹妹又没了踪影。

  ?#20146;?#36208;向那个小摊子,拿起一个猴子模样的雕刻,看得入迷,言誉不禁笑道:

  “?#19981;叮肯不?#20415;买吧,哥哥出钱。”

  难得听言誉这般玩笑的话语,可她的心却?#36824;?#21040;了丢在临安的那个木雕的微型“?#20146;?#19978;。

  那是她打算送给桓尹的,不知她走后,桓尹有没有看到那个小东西,看到了,又是什么想法呢?

  “想什么呢?”

  见她不回话,言誉忍不住问了一声,然后又看向摊主,问道:

  “多少钱?”

  ?#20146;?#25165;堪堪回神,甩了甩头,似是要把那人甩出脑中,又见言誉似是要掏钱,刚要说不用了,可又转念一想,自己哥哥怕是想要给她花这个钱,毕竟许久不曾相见,更不能相认,哥哥的一点小心意还是应?#31508;?#30528;。

  言誉给了摊主钱,看她眸子晶亮,也不禁弯了眉眼,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不仔细看,?#24378;?#19981;出他的手?#34892;?#24494;颤抖。

  他是紧张的,他等了上百年,终于等到了她的妹妹,而曾经又因为他的一念之差险些害了妹妹,说到底,他的心里是害怕的,害怕?#20146;?#27809;有接受他,但见?#20146;?#27426;喜地拿着他买给她的小猴子,他的心里便柔软得一塌糊涂。

  一行人继续向前走着,却见言誉停了步子,?#20146;?#20197;为他?#24378;?#30528;她受了他的礼物欢喜得过了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哥哥,你不用这样,我是你妹妹,你等了我这么多年,我也是很?#19981;?#20320;的,日后你多多送我些,我也多多送你些。”

  言誉抽了抽嘴角,说道:“我?#24378;?#21040;了一个人而已。”

  ?#20146;骸啊?#25954;情她说了这么多,都是在自作多情!

  ?#20146;?#30333;了他一眼,言誉立马举手投?#24213;矗?#24403;然,你欢喜我,我自?#30343;?#26356;加欢喜。”

  本就是公子做派,做这个动作也?#30343;?#30684;贵,倒多了些亲切之感,让?#20146;?#30475;着,不由一笑。

  言誉见她笑了,也翘起唇角,然后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20146;行?#19981;解地瞧了他一眼,却见他用下巴点着一个立在一角的男人。

  距离不远也不近,?#20146;?#20063;看不太清楚,只见那人同其他大粱人没甚差别,倒?#20146;?#24577;?#34892;?#20725;硬,似?#20146;霾还摺?br />
  ?#20146;?#19981;解地看着言誉,只听言誉在她耳边低声道:

  “此人是叶征。”

  叶征……

  怎么这么熟悉?

  ?#20146;?#30524;睛一瞪,恍然想起,这叶征不就是华阳夫?#35828;?#19976;夫,曾经的大楚最骁勇的大将军!

  言誉看着她那惊恐的眼神,笑眯眯点?#35828;?#22836;,?#20146;?#20280;出手指着那一角卖高丽参的男人,颤抖着声音,“活的……叶征?”

  言誉又点?#35828;?#22836;,?#20146;?#21534;?#19997;?#21475;水,说道:“我觉得,我需要吃颗高丽参来压压惊。”

  叶征看着身前几个做商人打扮,说着一口不似大梁口音的话来跟自己买参,可说是买参,可眼前的俏丽姑娘却是紧紧盯着他看。

  叶征不太?#19981;?#36825;样的目光,不由得紧了紧眉头,对他们道:

  “一颗五文。”

  他说完,便紧抿着?#21073;?#30475;得出来,他并不想多说话。

  ?#20146;?#38395;言,却是松?#19997;?#27668;,这样的人设才符合大将军嘛,要不然堂堂大将军跑来吆喝卖菜?

  ?#36824;?#30475;得出叶征极不情愿来这儿卖菜,?#24378;?#37324;的高丽参几乎都没怎么动,?#20146;?#19981;难想象,他这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的确很难有人来买。

  ?#20146;?#32473;了铜板,状似无意道:“听阁下的口音,似乎也是大楚人。”

  叶征的眉头更紧了几分,觉得眼前这几人?#30343;?#26469;买参,倒是来套话的,但到底为什么找上他,他想?#24187;?#30333;,却也不愿意多事,更不愿意多说什么。

  所以,?#20146;?#36825;话一说完,叶征就低头将筐提起来,也不理会几人,挎着就走了。

  ?#20146;?#30475;着他那潇洒的背影,不由抽抽嘴角,真是个雷厉风行的,与言誉对视一眼,一行人就准备在他身后跟着了。

  叶征不愧为将军,自然能感觉到他们跟着,但道路这么宽,总不能停下指着人家跟踪他,于是,这人便发挥了他反侦察能力,几个拐角就没了踪影。

  而原本凭借着言誉的身手跟上叶征也不算什么难事,郑安的身手也不赖,可坏就坏在前一个拐角碰到了一个熟人,便失了跟踪叶征的机会。

  这熟人,看得?#20146;?#19968;愣,她还真么想到在大梁这小小的边界之地竟然也能碰上堂堂大梁新王。

  而容且看到?#20146;?#20063;是一怔,随即便笑道:“没想?#21073;?#22899;王陛下还?#19981;鍛低道?#21035;?#35828;?#22320;方微服私访啊!”

  容且这话是嘲讽,还是玩笑,?#20146;?#19981;想深究,只笑眯眯回道:

  “没想到梁王初初登基,也不算太忙嘛。”

  初初登基吗?

  容且?#35768;?#30475;了她一眼,那一张一合的小嘴,那带着些锐利光芒的眸子,容且突然想到后宫里妃子们养的那种贵?#20037;ǎ?#20284;乎也如她这般模样。

  慵慵懒懒的,但谁要是惹到她了,立马会给上一爪子,厉害得狠嘞!

  容且朗声一笑,手?#22995;?#25159;转了一个花,便对她笑道:“不知女帝?#21019;耍?#19981;若让朕来请个饭?”

  有人充大?#26143;?#21507;饭还不好?

  ?#20146;?#24403;即一阵点头,容且见状,不由摇头失笑,说道:“这巫洛最好的才便是红烧猪蹄,入口绵软,回味无穷。”

  ?#20146;?#34987;他说的馋了一下,吸溜一下口水,惹得他又是一笑,随即容且眼一抬,便见身旁的蓝衣男子眸带宠溺。

  他心中有不少疑问,堂堂大楚女帝千里迢迢来巫洛是为了什么?难道她也得到了些消息?

  而且这个男子又是谁?这目光并不像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桓尹那厮可知晓?若是知晓,肯定不会淡定地让这男子同她一同前?#31383;傘?br />
  容?#20197;萸已?#19979;疑问,带着几人入了巫洛城最好的酒楼,要了个包间。

  容且主动给?#20146;?#20498;了一小杯酒,说道:“这酒是这家酒楼的特色,女帝?#39029;?#23581;。”

  ?#20146;?#27809;有纠正他的称呼,?#22478;匙牧?#19968;口,入口是满满的葡萄香气,倒有点儿像现代的葡萄酒,忍不住用舌尖又舔了一口,满意地一笑。

  容且被她这小动作,弄得心头一颤,随即掩饰般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就听身边的女子慢悠悠道:“其?#30340;兀?#25105;已?#30343;?#22899;帝了。”

  “噗!”半口酒未下肚,就这么华丽丽地吐了出来,也亏得现在还没有上菜。

  众人看着极其不淡定的梁王,纷纷不动声色,纳闷的梁王呆愣愣扭头看着?#20146;?#19968;脸茫然。

  要怎么说才能显示出他的惊讶?要怎么?#20160;?#33021;不伤人家自尊?

  ?#20146;?#24456;是善解人意,叹了一声,便道:“我从来都是假的,如今?#21019;?#26753;避难,不知梁王可否收留啊?”

  她的声音和语气听不出一丝的害怕与紧张,倒是显得十分从容,好似他一定会答应她一般。

  眼前的姑娘笑得并不婉转,但偏生让人看得心头一亮,仿若冬日里的雪花扑簌簌坠落在心头。

  容且朗声一笑,便道:“你同我有?#35753;?#20043;恩,收留你于此又何妨?”

  ?#36824;?#20182;心中仍有疑虑,若她是假的,那么桓尹知道吗?

  桓尹若是知道,为何又会放任她?#21019;耍?#36824;是说,桓尹明明就知道,也是故意让她?#21019;说模?br />
  那么,当初那个五百年和约,还有保她和她的后代无忧,到?#23383;?#30340;是那个女帝还是眼前的姑娘?

  容且心中隐隐?#34892;?#24863;觉,但又?#34892;?#19981;敢确认,在座的人?#38393;行乃几?#24322;,郑安等人都觉得容且?#21069;?#24537;夺回帝位之人,可心中又都有着怀疑与不信任。

  可有时候,这等事,不信任又如?#25991;?#20570;得?

  是以,众人便见她们的小主子笑靥如花,?#38405;?#26753;王道:

  “除去收留,我若是让你帮我重得帝位如何?”

  容且已?#30343;?#24778;讶那么简单,简?#26412;?#26159;震撼,这女人明明是假的,竟然堂而皇之让他帮忙夺位?

  “你……你?#30343;?#20551;的吗?”

  他想了半天,?#24597;?#24736;悠吐出这句话,可却依旧看那姑娘笑得如春日红花,听那姑娘声音脆丽,“?#21069;。?#21487;是那帝位本该就是我的啊。”

  容且已经被她饶得糊涂了,可在?#20146;?#30475;来,这都不算事儿,若是容?#19968;?#26377;疑问,日后再与他细说便是了,如今她要一个?#20449;怠?br />
  她本来以为自己是假的?#35834;?#19979;,?#38405;?#20010;?#35834;?#19979;抱了好奇心以外,还?#34892;?#24871;疚感,可当得知自己?#36824;?#26159;个挡箭牌,那个女人又对自己置之于死地之?#20445;?#20415;知这个?#35834;?#19979;容不得这世上有一个与她一模一样之人,再到后来嘉?#21482;?#20027;而死,还有?#20999;?#20010;?#36824;?#21361;险的侍卫,每一条人命,都是?#35834;?#19979;身上的罪恶。

  ?#28909;?#22905;不仁,她不义又何妨?

  容且见?#20146;?#38497;然变得阴冷的眼神,?#34892;?#24778;奇,往日里见到她都是狡黠里裹着些可爱,就算如今这窘境,她也是扬?#35282;?#36731;一笑,可他又觉得,这个眼神才应该是她现在所有的模样。

  容且点?#35828;?#22836;,应了一声,“好!”

  他这么痛快,?#20146;?#21453;倒惊了一下,原本还想着要多费些口舌,却没想到这人如?#36865;?#24555;。

  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容且说道:“你于我有恩,若非有你,今日也没有我这个大梁的王,更何况我与你有约,护你周全义不容辞。”

  ?#20146;?#19968;怔,随即笑道:“可那和约是你与女帝,并非与我。”

  “我这个人向来信守诺言,和约虽是与大楚所订,可私下里,我与桓尹也有个约定,护你和你的后代一世无虞。”

  好久没有听到那个名字,她的心微微一痛,可听了容且的话,她自嘲一笑,桓尹到底是说她还是?#35834;?#19979;呢?

  容且是个君子,也不想藏着掖着,继续道:“桓尹与?#20197;?#23450;的一定是你。”

  虽然彼时?#24187;?#30333;为何桓尹要强调那个?#20843;保?#20294;就在刚刚一刹那,透过?#20146;?#20223;佛看到了桓尹的影子,他便明白了。

  两个人,朝夕相对,?#34892;?#21160;作和表情会慢慢变得相像,而她与桓尹正是如此。

  也恍若明白当日的桓尹为?#25991;前?#32039;紧逼?#20154;?#26707;尹对她,全是真心。

  “你想多了。”

  ?#20146;皇?#28129;淡回了这么一句,?#36824;?#23481;且也没有再说什么,这毕竟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事,与他来说,并?#30343;?#20040;。

  想到容且突然出现在巫洛城,?#20146;行?#22855;?#37073;?#36930;问了一下,容?#39029;?#21535;片刻便道:“初见你们还以为你们得到了消息,不曾想,你们一无所知。”

  他说完这话,?#20146;?#19968;行人更是云里雾里,倒是言誉通透,问道:

  “你是指叶征。”

  大楚的大将军叶征,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光是他的英勇事迹就能说上个三五天,可见过叶征的却少得可怜,毕竟他长年征战沙场,并没有怎么在临安呆过,更何况郑安易萱他们年岁都不大,叶征也不经常初入皇宫,倒是言誉活得最久,自然也识得这枭雄。

  容且点点头,“不错,我得到线报说边境这处疑似有大楚将军叶征出?#37073;?#20116;年前的那场大战死伤众多,其中多半也是叶征的手笔,?#36824;?#25105;呢,甚是惜才,若是叶征没死,五年未回大楚,恐怕也不会再回去了,我何不来探看一番,将人彻彻底底留在大梁?”

  ?#20146;?#25153;了扁嘴,果然这容且是个有目的的,?#36824;?#23481;且能跟他们如此说开,倒也?#30343;?#20026;一个君子。

  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容且苦笑道:“可我发?#37073;?#21494;征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那一身功夫也没曾用过。”

  众人?#34892;?#35815;异,将目光再次投向容且。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701046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