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八十章 葉征

第一百八十章 葉征


  巫洛城。

  大梁經過幾年休養生息,百姓日子過得也好上不少,就算之前大梁京都的一場兄弟爭斗,也絲毫沒有影響到這邊陲小城。

  巫洛城的風貌與安城很像,兩個城池之間建筑互相模仿,讓彼端的旅人都會感到親切。

  喬莊一行人進了巫洛城,也很快融入進城中熱鬧中,左瞧瞧右看看,喬莊被一個雕刻的物什吸引了目光。

  自從認了喬莊,言譽幾乎就是天天貼著喬莊,生怕一個不注意,自家的小妹妹又沒了蹤影。

  喬莊走向那個小攤子,拿起一個猴子模樣的雕刻,看得入迷,言譽不禁笑道:

  “喜歡?喜歡便買吧,哥哥出錢。”

  難得聽言譽這般玩笑的話語,可她的心卻被勾到了丟在臨安的那個木雕的微型“喬莊”上。

  那是她打算送給桓尹的,不知她走后,桓尹有沒有看到那個小東西,看到了,又是什么想法呢?

  “想什么呢?”

  見她不回話,言譽忍不住問了一聲,然后又看向攤主,問道:

  “多少錢?”

  喬莊才堪堪回神,甩了甩頭,似是要把那人甩出腦中,又見言譽似是要掏錢,剛要說不用了,可又轉念一想,自己哥哥怕是想要給她花這個錢,畢竟許久不曾相見,更不能相認,哥哥的一點小心意還是應當收著。

  言譽給了攤主錢,看她眸子晶亮,也不禁彎了眉眼,抬手揉了揉她的發,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他的手有些微顫抖。

  他是緊張的,他等了上百年,終于等到了她的妹妹,而曾經又因為他的一念之差險些害了妹妹,說到底,他的心里是害怕的,害怕喬莊沒有接受他,但見喬莊歡喜地拿著他買給她的小猴子,他的心里便柔軟得一塌糊涂。

  一行人繼續向前走著,卻見言譽停了步子,喬莊以為他是看著她受了他的禮物歡喜得過了頭,嘆息了一聲,說道:“哥哥,你不用這樣,我是你妹妹,你等了我這么多年,我也是很喜歡你的,日后你多多送我些,我也多多送你些。”

  言譽抽了抽嘴角,說道:“我是看到了一個人而已。”

  喬莊:“……”敢情她說了這么多,都是在自作多情!

  喬莊白了他一眼,言譽立馬舉手投降狀,“當然,你歡喜我,我自然是更加歡喜。”

  本就是公子做派,做這個動作也不失矜貴,倒多了些親切之感,讓喬莊看著,不由一笑。

  言譽見她笑了,也翹起唇角,然后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喬莊有些不解地瞧了他一眼,卻見他用下巴點著一個立在一角的男人。

  距離不遠也不近,喬莊也看不太清楚,只見那人同其他大粱人沒甚差別,倒是姿態有些僵硬,似是做不慣。

  喬莊不解地看著言譽,只聽言譽在她耳邊低聲道:

  “此人是葉征。”

  葉征……

  怎么這么熟悉?

  喬莊眼睛一瞪,恍然想起,這葉征不就是華陽夫人的丈夫,曾經的大楚最驍勇的大將軍!

  言譽看著她那驚恐的眼神,笑瞇瞇點了點頭,喬莊伸出手指著那一角賣高麗參的男人,顫抖著聲音,“活的……葉征?”

  言譽又點了點頭,喬莊吞了口口水,說道:“我覺得,我需要吃顆高麗參來壓壓驚。”

  葉征看著身前幾個做商人打扮,說著一口不似大梁口音的話來跟自己買參,可說是買參,可眼前的俏麗姑娘卻是緊緊盯著他看。

  葉征不太喜歡這樣的目光,不由得緊了緊眉頭,對他們道:

  “一顆五文。”

  他說完,便緊抿著唇,看得出來,他并不想多說話。

  喬莊聞言,卻是松了口氣,這樣的人設才符合大將軍嘛,要不然堂堂大將軍跑來吆喝賣菜?

  不過,看得出葉征極不情愿來這兒賣菜,那筐里的高麗參幾乎都沒怎么動,喬莊不難想象,他這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的確很難有人來買。

  喬莊給了銅板,狀似無意道:“聽閣下的口音,似乎也是大楚人。”

  葉征的眉頭更緊了幾分,覺得眼前這幾人不是來買參,倒是來套話的,但到底為什么找上他,他想不明白,卻也不愿意多事,更不愿意多說什么。

  所以,喬莊這話一說完,葉征就低頭將筐提起來,也不理會幾人,挎著就走了。

  喬莊看著他那瀟灑的背影,不由抽抽嘴角,真是個雷厲風行的,與言譽對視一眼,一行人就準備在他身后跟著了。

  葉征不愧為將軍,自然能感覺到他們跟著,但道路這么寬,總不能停下指著人家跟蹤他,于是,這人便發揮了他反偵察能力,幾個拐角就沒了蹤影。

  而原本憑借著言譽的身手跟上葉征也不算什么難事,鄭安的身手也不賴,可壞就壞在前一個拐角碰到了一個熟人,便失了跟蹤葉征的機會。

  這熟人,看得喬莊一愣,她還真么想到在大梁這小小的邊界之地竟然也能碰上堂堂大梁新王。

  而容且看到喬莊也是一怔,隨即便笑道:“沒想到,女王陛下還喜歡偷偷來別人的地方微服私訪啊!”

  容且這話是嘲諷,還是玩笑,喬莊不想深究,只笑瞇瞇回道:

  “沒想到梁王初初登基,也不算太忙嘛。”

  初初登基嗎?

  容且瞇眸看了她一眼,那一張一合的小嘴,那帶著些銳利光芒的眸子,容且突然想到后宮里妃子們養的那種貴婦貓,似乎也如她這般模樣。

  慵慵懶懶的,但誰要是惹到她了,立馬會給上一爪子,厲害得狠嘞!

  容且朗聲一笑,手中折扇轉了一個花,便對她笑道:“不知女帝來此,不若讓朕來請個飯?”

  有人充大佬請吃飯還不好?

  喬莊當即一陣點頭,容且見狀,不由搖頭失笑,說道:“這巫洛最好的才便是紅燒豬蹄,入口綿軟,回味無窮。”

  喬莊被他說的饞了一下,吸溜一下口水,惹得他又是一笑,隨即容且眼一抬,便見身旁的藍衣男子眸帶寵溺。

  他心中有不少疑問,堂堂大楚女帝千里迢迢來巫洛是為了什么?難道她也得到了些消息?

  而且這個男子又是誰?這目光并不像一個普普通通的朋友,桓尹那廝可知曉?若是知曉,肯定不會淡定地讓這男子同她一同前來吧。

  容且暫且壓下疑問,帶著幾人入了巫洛城最好的酒樓,要了個包間。

  容且主動給喬莊倒了一小杯酒,說道:“這酒是這家酒樓的特色,女帝且嘗嘗。”

  喬莊沒有糾正他的稱呼,淺淺啄了一口,入口是滿滿的葡萄香氣,倒有點兒像現代的葡萄酒,忍不住用舌尖又舔了一口,滿意地一笑。

  容且被她這小動作,弄得心頭一顫,隨即掩飾般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就聽身邊的女子慢悠悠道:“其實呢,我已不是女帝了。”

  “噗!”半口酒未下肚,就這么華麗麗地吐了出來,也虧得現在還沒有上菜。

  眾人看著極其不淡定的梁王,紛紛不動聲色,納悶的梁王呆愣愣扭頭看著喬莊,一臉茫然。

  要怎么說才能顯示出他的驚訝?要怎么問才能不傷人家自尊?

  喬莊很是善解人意,嘆了一聲,便道:“我從來都是假的,如今來大梁避難,不知梁王可否收留啊?”

  她的聲音和語氣聽不出一絲的害怕與緊張,倒是顯得十分從容,好似他一定會答應她一般。

  眼前的姑娘笑得并不婉轉,但偏生讓人看得心頭一亮,仿若冬日里的雪花撲簌簌墜落在心頭。

  容且朗聲一笑,便道:“你同我有救命之恩,收留你于此又何妨?”

  不過,他心中仍有疑慮,若她是假的,那么桓尹知道嗎?

  桓尹若是知道,為何又會放任她來此?還是說,桓尹明明就知道,也是故意讓她來此的?

  那么,當初那個五百年和約,還有保她和她的后代無憂,到底指的是那個女帝還是眼前的姑娘?

  容且心中隱隱有些感覺,但又有些不敢確認,在座的人心中心思各異,鄭安等人都覺得容且是幫忙奪回帝位之人,可心中又都有著懷疑與不信任。

  可有時候,這等事,不信任又如何能做得?

  是以,眾人便見她們的小主子笑靨如花,對那梁王道:

  “除去收留,我若是讓你幫我重得帝位如何?”

  容且已不是驚訝那么簡單,簡直就是震撼,這女人明明是假的,竟然堂而皇之讓他幫忙奪位?

  “你……你不是假的嗎?”

  他想了半天,才慢悠悠吐出這句話,可卻依舊看那姑娘笑得如春日紅花,聽那姑娘聲音脆麗,“是啊,可是那帝位本該就是我的啊。”

  容且已經被她饒得糊涂了,可在喬莊看來,這都不算事兒,若是容且還有疑問,日后再與他細說便是了,如今她要一個承諾。

  她本來以為自己是假的九殿下,對那個九殿下抱了好奇心以外,還有些愧疚感,可當得知自己不過是個擋箭牌,那個女人又對自己置之于死地之時,便知這個九殿下容不得這世上有一個與她一模一樣之人,再到后來嘉柚護主而死,還有那些個不顧危險的侍衛,每一條人命,都是九殿下身上的罪惡。

  既然她不仁,她不義又何妨?

  容且見喬莊陡然變得陰冷的眼神,有些驚奇,往日里見到她都是狡黠里裹著些可愛,就算如今這窘境,她也是揚唇輕輕一笑,可他又覺得,這個眼神才應該是她現在所有的模樣。

  容且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好!”

  他這么痛快,喬莊反倒驚了一下,原本還想著要多費些口舌,卻沒想到這人如此痛快。

  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容且說道:“你于我有恩,若非有你,今日也沒有我這個大梁的王,更何況我與你有約,護你周全義不容辭。”

  喬莊一怔,隨即笑道:“可那和約是你與女帝,并非與我。”

  “我這個人向來信守諾言,和約雖是與大楚所訂,可私下里,我與桓尹也有個約定,護你和你的后代一世無虞。”

  好久沒有聽到那個名字,她的心微微一痛,可聽了容且的話,她自嘲一笑,桓尹到底是說她還是九殿下呢?

  容且是個君子,也不想藏著掖著,繼續道:“桓尹與我約定的一定是你。”

  雖然彼時不明白為何桓尹要強調那個“她”,但就在剛剛一剎那,透過喬莊,仿佛看到了桓尹的影子,他便明白了。

  兩個人,朝夕相對,有些動作和表情會慢慢變得相像,而她與桓尹正是如此。

  也恍若明白當日的桓尹為何那般緊緊逼迫他,桓尹對她,全是真心。

  “你想多了。”

  喬莊只是淡淡回了這么一句,不過容且也沒有再說什么,這畢竟是他們二人之間的事,與他來說,并沒什么。

  想到容且突然出現在巫洛城,喬莊有些奇怪,遂問了一下,容且沉吟片刻便道:“初見你們還以為你們得到了消息,不曾想,你們一無所知。”

  他說完這話,喬莊一行人更是云里霧里,倒是言譽通透,問道:

  “你是指葉征。”

  大楚的大將軍葉征,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光是他的英勇事跡就能說上個三五天,可見過葉征的卻少得可憐,畢竟他長年征戰沙場,并沒有怎么在臨安呆過,更何況鄭安易萱他們年歲都不大,葉征也不經常初入皇宮,倒是言譽活得最久,自然也識得這梟雄。

  容且點點頭,“不錯,我得到線報說邊境這處疑似有大楚將軍葉征出現,五年前的那場大戰死傷眾多,其中多半也是葉征的手筆,不過我呢,甚是惜才,若是葉征沒死,五年未回大楚,恐怕也不會再回去了,我何不來探看一番,將人徹徹底底留在大梁?”

  喬莊扁了扁嘴,果然這容且是個有目的的,不過容且能跟他們如此說開,倒也不失為一個君子。

  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容且苦笑道:“可我發現,葉征根本不記得自己是誰,那一身功夫也沒曾用過。”

  眾人有些詫異,將目光再次投向容且。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01046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软件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 意甲体育 湖北11选5中奖之最 好运彩app安卓 九游旧版下载安装不更新 重庆市幸运农场走势 广东福彩好彩1走势图 精选三码中特期期稳准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奥瓦vs巴伊亚比分推荐 股票代码规则 四川麻将单机版免费 真人血战到底麻将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 欧冠决赛录像 大众麻将番数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