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合作

第一百七十九章 合作


  可終究抵不過女人心,抵不過那嫉妒如潮。

  當日孫滬的提議,她拒絕了,她不想成為什么女帝,只是想一輩子能夠安安穩穩待在少羽的別院,靜靜陪在他身邊就好。

  卻不想喬莊是個假的,王爺還為了救她身負重傷,從王爺那般對她,又派人來探看喬莊開始,她便知道,王爺對喬莊不一般,她不想讓喬莊威脅到她,便偷摸尋到孫滬的線人,上告了女帝。

  所以,便有了孫滬告密,九殿下派人來少羽別院查探,卻最終無疾而終。

  見喬言抿唇不語,孫滬又繼續道:“你我都是同一類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能這么對喬莊,又能在之前那么對你表哥,依本公看來,這皇位非你莫屬。”

  孫滬勢必要將她拉下水,反正從她告密那一刻開始,便已沒了選擇。

  喬言聽他說的話,眉頭皺得愈深,果然,孫滬什么都查到了,她的從前,他全部都知道,而她的未來,他也要摻上一腳,這種感覺真是猶如被人扼住咽喉,難受得緊。

  孫滬看她模樣,也知她心里不愿意,畢竟這么毒辣的女人,怎么甘心被人所利用呢?

  “你不僅對別人狠,對你自己也狠,若非如此,你怎會親手下毒毒啞自己?不過就是為了擺脫你殺了你表哥的嫌疑,做到你這般不容易,怎么你那表哥對你也是有恩啊!”

  孫滬不懷好意地笑著,那笑容里多了些暗諷,可喬言卻渾然不在意,她的身份既然是順義帝之女,那么他算什么她的表哥呢?

  就算是她的表哥,他對自己意圖不軌,她殺了他又如何?

  在意識到表哥對她懷著不軌的心思之時,她便心中有了計較,她要跟著表哥一家過活,要不然她一個孤女又如何生存?

  所以,表哥對她時常動動手腳,她也只是嬌羞一笑,趁著買菜之時便買了致命的毒藥,當然,那毒藥是她偽裝好了模樣后讓一個小乞丐幫忙弄到的,之后若無其事回到表哥家下在了飯里,表哥和他娘都死了,唯有她一個“幸存者”,卻被毒啞了。

  一切天衣無縫,最后也成了懸案,其實也是那官老爺無能,更因為她家沒多少銀子,官老爺也不愿意過多費心,這也就給了她機會,于是一個啞女便一路來了臨安闖蕩。

  收回思緒,那段被塵封的回憶竟會被孫滬這老狐貍打開,喬言不禁瞇眸看了眼孫滬,但見那人瞇眸而笑,真真如一只狐貍般慵懶。

  她很好奇,孫滬是從一開始就查到了這些,還是在她告密喬莊之后,又重新查了一番呢?

  似是知道她的疑惑,孫滬給她添了茶,便道:“本公原本也以為你不過是個孤苦無依的女子,又見你拒絕本公,本公便以為你不貪圖榮華富貴,可沒想到,你會告密喬莊,這就讓本公不得不重新審視你一番,到底是個正直的姑娘,還是個隱藏了心思的姑娘呢?”

  頓了頓,孫滬又哈哈大笑了一聲,一雙眼睛晶亮,看著喬言贊道:

  “果然,你沒有讓本公失望,好,好!”

  連說了幾個“好”字,看得出來,孫滬尋到喬言心里得意,知道了喬言這個人的品行,那就更是開懷了,一類人,也都是聰明人,那么做起事來,便會容易很多。

  他說:“如今,我們可以按兵不動,若是能在暗中相助喬莊回來,也未嘗不可。”

  聽了他的話,喬言的眉頭直打結,孫滬若是幫了喬莊,那她之前所做的還有什么意義?

  孫滬自然知道她不喜歡喬莊,最開始他也是覺得可以先把喬莊弄死,剩下那個九殿下也是好對付,可他后來也發現少羽和桓尹對喬莊都不一般,那么既然這樣,他可不能就這么弄死喬莊了。

  這么想著,孫滬就對喬言道:“這喬莊深得桓尹歡心,若非有桓尹暗中幫忙,她們也不能逃得那么快,是以若是桓尹幫著她,那么要殺她也不容易,既如此,那不若等著喬莊殺回臨安,到時候我們只需靜待她回宮,然后拿出她非皇族之女,便可以誅殺她,且永不翻身!”

  說到后來,他的眼睛一瞇,眸光狠厲,有著幾分咬牙切齒,而喬言聽著,也覺這方法很妙,其實孫滬也是故意沒有說,少羽對喬莊也不一般,若非少羽幫忙,喬莊恐怕早就葬身在皇宮那一地雪白之上了。

  喬言不得不承認,姜還是老的辣,若真是如此,那可真就能置喬莊于死地了,只需等她回來,然后將她打回原形,那么登臨帝位的就是她喬言,到時候,少羽的目光就能落在她的身上了!

  女子嘴角輕輕一勾,似是極為動心,孫滬見此,知道自己所說已在她心中起了作用,果然沒尋錯人,利用她對少羽的心思,那么最終皇位到誰手里還不一定呢!

  兩個人各懷心思,最終以防止少羽起疑,二人匆匆告別離去,轉瞬的一瞬,二人臉上皆不復笑意。

  這場局,這盤棋。

  不曾下到最后,又知誰是將?誰是兵?

  ******

  安城曾是璃王被困之地。

  二十年前的安城不過是個邊陲小鎮,距離大梁的巫洛城僅一線之隔,因此也便有了貿易通商往來。

  可商品漸多,琳瑯滿目,接著而來的便是掠奪,大楚有的東西,大梁沒有,反之亦然。

  也因此,上位者都想著能把對方的東西占為己有便好了,這么一晃眼,兩個皇帝都在等待時機,一等便是十年。

  十年之間,因著安城的地理優勢,便成了個貿易通商口,發展得越來越好,這便讓大梁開始蠢蠢欲動。

  五年前,大梁率先發動攻擊,而大楚等的就是這么個時機,自然不會在意什么死傷,只會覺得自己是正義一方,可以回擊了。

  之后的一切,發展得猶如軍事史上的故事,當時的璃王請命鎮壓,那時的順義帝還未稱帝,是當朝太子,又逢順無帝身體漸微,只能留在臨安行監國之職。

  彼時的璃王也是心高氣傲,沒曾想過大梁來勢洶洶,在安城和巫洛城兩線之間,自然也是大楚和大梁之間的國界。

  大梁的探子混進了安城,因著通商貿易,很多人的口音已與大楚的百姓一模一樣,為了防止這些人離開安城,前往大楚腹地,璃王便下了令封城,不出不進。

  只是,這樣的辦法只會耗盡己方力氣,果不其然,安城內的糧食不多,而沒有與大梁貿易,自然從大梁也沒有進來的糧食。

  這樣下去,只會成為困獸之斗,也幸得這個時候的臨安派了人來,大將軍葉征!

  聽到此處,喬莊不由嘆了一聲,這葉征是個錚錚的漢子,一個人帶著他的兵,便退了大梁五萬大軍,一少勝多,給大楚扳回了一局。

  葉征出征的時候,華陽夫人便已有了身孕,只可惜,沒有等回來她的夫君。

  畢竟是打仗,必須有死傷,在戰場之上,不是所有的將軍都可以全身而退,總之,葉征便沒有。

  當時,璃王與大梁打得很,險些便要丟了性命,是葉征一根槍,直挑了大梁主將的咽喉,救了璃王,但他也難免年少輕狂,都說敗兵莫追,他還是去追了,其實,所有人都知道,表面是來救璃王,實則也是趁機攻向大梁。

  只可惜,這場戰打不起來,因為葉征死了,而且死得面目全非,讓人不忍直視。

  兩個國家誰也沒討了好處,兩敗俱傷的結局,最終都得休養生息,如今換得了五百年和約,倒是個好事,至少,百姓安居樂業,貿易往來愈發頻繁,通婚也是常事。

  聽著安老爺說起葉征,那是一臉的崇拜,一臉的向往,是了,是個男兒都會想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大將軍,上陣殺敵,報效祖國!

  只是,女人與男人不同,女人只需要一個家,一家人歡歡樂樂,共同撐起一把傘便好。

  就算是華陽夫人,她的心里也是渴望著那份安寧吧,若是能換回葉征,她不會在意什么大將軍,更不在意一品夫人。

  喬莊舔了舔唇,對著眾人道:“明日啟程前往巫洛城吧。”

  眾人一愣,隨即是各個嚴肅臉,其實早晚都得啟程,只是對于他們來說,難得有像在安城這般安逸的日子,一時之間竟有些舍不得離去。

  近些時日安美人和大家處得極好,在喬莊等人的勸說和幫助下,也開始了減肥大業,本來她就是虛胖,短短幾日也減下來不少,看起來精神不少,此時聽著喬莊的話,不禁撅了撅嘴,有些不太樂意,嘟囔著:

  “著什么急啊?不是說好了要幫著我減肥嗎?”

  喬莊戳了戳她肉嘟嘟的臉頰,心里有些悵然,不禁想到了嘉柚那肉肉的小臉,移開目光,吸了口氣道:“我給你留幾張食譜,日后就按照那個吃,別吃得太多了,還有一定要運動。”

  安美人不太愛聽,短短幾日,她就喜歡上他們這些人了,時不時聚在一起,她跳繩跑步,然后聽著他們聊臨安聊淮幽的所見所聞,心里一陣向往。

  “你們帶上我吧,你們可以坐轎子,我跑著走。”

  眾人:“……”

  喬莊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嗤道:“你也不怕累死!”

  安美人竟然一本正經地搖搖頭,“不怕!”

  喬莊默了,她知道安美人是個一根筋,尤其看她此時的小表情,那是打定了主意要跟他們一起走,而且還要跑著走。

  喬莊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安老爺,安老爺也是為難,他的寶貝女兒從來沒有離家那么遠過,怎么能受那種苦呢?

  可是又想到,這是女兒的心愿,女兒愿意出去,愿意成長,也沒什么不好的。

  于是乎,這邊安老爺腦子里忙著兩個小人打架,壓根就沒在意喬莊的目光,喬莊更是無奈,扶額一嘆。

  言譽帶著手下回了來,喬莊甜甜地喚了一聲“哥”,聽著自家妹妹的聲音,言譽心里一蕩,伸手揉了揉她的發。

  一群人嘰嘰喳喳吵得不停,言譽也有些好奇,問清了什么事,聽到安美人想要跟著,當即也沉默了下來。

  眾人都不太愿意讓安美人跟著,一是因為路途遙遠,誰也不知會發生什么,安美人又是安老爺的掌上明珠,實在不應與他們“亡命天涯”,二是安美人的目標實在太大,他們還真有些怕因為安美人而被臨安的人盯上。

  安美人還要說什么,身后的佳娘作勢要砍她一個手刀,嚇得安美人立馬縮了縮脖子。

  她縮了脖子,還不老實,嘟囔著:“長得挺漂亮的,怎么是個母夜叉啊!”

  佳娘抽了抽嘴角,很想這個手刀就那么直挺挺地落上去,當然為了不應證“母夜叉”,這幾個字,她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堪堪忍住自己的手。

  言譽他們去買了些去巫洛城所需的東西,又安排了幾匹馬和一輛馬車,他們以商人的身份出行,這樣也不明顯,畢竟安城與巫洛城是貿易通商口,往來商人無數,他們再加以喬裝打扮,應該不會有什么事。

  喬莊的目光落在言譽身上,那溫潤公子模樣,讓人看著心曠神怡,可喬莊又想起阿夜他們所說的,他為了能存活,為了能見到她一面,終日要嘗著蝕骨之痛。

  他是她的哥哥,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任何人背叛她,她的哥哥都會愛她,都會對她不離不棄。

  她的唇角緩緩翹起,心里升起一陣滿足,冷不防又想起那個清冷的男子,又想起言譽所說的話。

  “桓尹明知你才是真正的天選之人,可桓尹卻任由九殿下回來,任由她對你下手,他對你,分明就非真心,他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言譽從一開始知道了喬莊的真實身份,便猜到桓尹是為了讓他的妹妹做那個女人的擋箭牌,所以,他對桓尹,那是分分鐘想弄死!

  言譽說桓尹對她并非真心,可她早已不在意什么真心不真心了。

  從出臨安的那一刻開始,她便告訴自己,從此山高路遠,正好可以忘了他,就算再回臨安,那也只是仇人相見!

  不愛,不念,不思,不想……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01465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辉煌棋牌游戏下载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特三肖三码 永利棋牌 极速赛车计划百分百 真正好玩的棋牌游戏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西甲免费直播地址 江苏11选五选号技巧 神来棋牌旧版本 四川快乐12任5遗 辽宁全运彩十一选五 国际十三张麻将 四川成都麻将血战到 安徽十一选五彩票控 广西快乐10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