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乔庄努力扯着嘴角,却只扯出一抹苦笑。

  再是与那?#31449;人?#22330;景、动作相似,这人也不是他……

  少羽眼中闪过一抹痛色,扶起她,只轻声道:

  “女帝永远都要高贵地活着。”

  这一刻,乔庄所有的壁垒轰然倒塌,所有的坚强,一瞬间瓦解。

  这句话击溃了她,即便她是假的,也要像女帝一般高傲地活着,所以,不可以轻言放弃。

  乔庄侧头问他道:“你带的人多吗?能够冲突重围吗?”

  少羽的眉头一紧,但随即便道:“?#19968;?#25252;你平安。”

  乔庄的心一下子就暖了,她看着这个高贵冷艳的男子,初见之时,鲜衣怒马,?#19990;?#22914;月公子,马蹄踏花,发?#19979;?#23047;花,?#35828;?#39118;流郡王。

  往日里都是一双?#19968;?#30524;勾人魂,浑然不在意世事变化,全凭自己心意的邪肆模样,再到如今对她倾力相护。

  说不感动,是假的。

  少羽的情意,远?#20154;?#24819;象的深,之前不知她是假的女帝,便已对她动了真心,原来世上真有如此相像之人,但绝不会?#34892;?#23376;相似之人。

  怪不得她好似不记得一切,怪不得她与传闻不符,原来,她真的不是她……

  少羽嘴?#20052;?#21246;,眼下的泪痣愈发妖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她来到大楚皇宫,卷入这场算计,而他……对她倾心仰?#21073;?#20284;乎都是冥冥天注定。

  遇上她,他便再不是高高在上、翻云覆雨的夜南王。

  只不过,他不想可观不可得,既然桓尹对她无情,那么余生便由他来守着她!

  少羽将剑横至胸前,将乔庄护在身手,仰头看着那立于高墙之上的女子。

  那女子一袭红衣,却不是往日热情如火的模样,反倒多了妖艳。

  而身后的女子今日却?#21019;?#22905;最喜的红衣,雪白狐裘,迎雪独立,傲然于世。

  九殿下的手掌竖起,那些弓箭手皆是准备就绪,而乔庄的人都严阵以待,死死盯着她的动作。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个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挡下九殿下要落下的动作。

  赫然就是桓尹!

  他于?#20052;?#19978;,她在?#20052;?#19979;……

  离得太远,视线又模糊,让她看不清桓尹的面庞,?#30343;?#30693;道,这一刻,她的心里满满的,眼中酸涩,似乎有泪滑落。

  身旁的男子守在她身旁,眼底心里却是一抹苦涩。

  几个婢女皆是欢喜,认为桓尹对陛下是真心的,定不会让陛下遇险。

  就在她们破涕为笑之时,又是无数箭矢划破空中,直直朝向她们射来,躲闪不及,少羽在前?#28216;?#30528;剑,?#25199;?#31661;尖,不至于再伤人。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看得南无心惊肉跳,他不禁瞄了桓尹一眼,却见那人背影如?#21073;?#23743;然不动。

  可又有谁知他心中之苦?

  桓尹连苦笑都露不出,只因九殿下那句:南雀的毒,只我能解。

  没错,南雀真的在齐地,他也寻到了,可这一切到如今不过是九殿下的一个句。

  而她清楚地知道,南雀,他不会不救,可她……

  她亦不能伤!

  “你母君于我有恩,我辅佐你称帝,用她当个替身,替你挡灾,一桩桩,一件件我都做到了,我?#30343;?#35201;求你放她一马,日后她会成我的妻,可你为何不肯放过她?”

  九殿下微微勾起唇角,“桓尹,你也是聪明人,焉能不知斩草要除根?”

  世上绝不容许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帝陛下,留,只能是她,死,只能?#20052;?#24196;!

  “你用南雀威胁于我,就不怕我翻脸无情吗?”

  九殿下依旧笑靥如花,对他道:“自然,那不若这样,若是在这些箭雨之中,她?#30007;?#19981;死,朕便放过她,但她永不能留在临安,不能留在你的身边。”

  二人对视,互不相让。

  可落在底下的人眼中,却是一副含情脉脉模样。

  箭矢不断,擦过身边,便是凌厉之声,让人汗毛倒竖。

  乔庄和几个丫头,还有阿素姑姑都不会功夫,汐文护着她们已是勉强。

  万千箭之中,一支准准瞄向乔庄,少羽回身来不及,汐文更是无暇顾忌,众人看着这一幕,嘶吼声不绝于耳。

  南无屏息凝神,此时的他,动也不是,不动?#20013;?#30140;。

  从一开始,他站的队?#30171;永?#19981;?#20052;?#24196;,唯有桓尹,唯有大计,才是他的心思!

  桓尹隐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可若有人仔细瞧,会发现他的眼血丝布满,十分可怖。

  箭入心肺,鲜血喷溅。

  ?#33310;?#30340;身子软下,乔庄眸光呆愣地搂抱住她,随着?#33310;?#36523;子的倒落,她也坐在?#35828;?#19978;。

  “?#33310;郑 ?#26131;萱?#28909;说?#22070;喊声,听得让人心惊,让人心生哀戚。

  乔庄看着那刺入她胸口的箭,眼泪不停地落,咿咿呀呀想要说什么,出口却不成句。

  ?#33310;?#36523;上的血缓缓流出,晕染在这茫茫雪色天地之间,沾染在她的雪白狐裘之上。

  ?#33310;?#37027;软萌可爱的小脸,在这一刻变得雪白,但她依旧笑着,说了一句:

  “陛下无事就好,就好!”

  这一句,终是让乔庄再无法抑制,仰天长啸,大喊一声,

  “啊!!!”

  那一声,凄厉得恍若鬼魅,绝望得令?#35828;?#39076;。

  她将脸贴向?#33310;郑舞?#22312;她耳边轻轻呜咽,她喃喃道:

  “不要死,不要死,?#33310;郑?#25105;给你买好多好看的衣服,给你买全大楚最好吃的东西,给你买最好的首饰,?#19968;?#35201;给你许配个好人家,还要给你的孩子做干妈,别抛下我,别……”

  “奴婢能有陛下这样的主子,很……很知足,陛下,你……你一定要活着离开!”

  她紧紧搂着?#33310;郑?#22312;她脸颊上亲吻,给她理着乱?#35828;?#21457;,她说:

  “你活着,你要活着看我离开,?#33310;郑?#20320;听话,乖!”

  易萱哭着倒在她身旁,从一开始,遇到乔庄,便是她们二人一同侍候,两个丫头的?#26143;?#26089;就如亲姐妹一般。

  今日的血流成河,她们谁都没想过,这个如花的少女会永久地留在这冰冷的宫中之地上。

  易萱抚着她的脸,低声哭着道:“?#33310;郑?#22320;上凉,快起来,起来……”

  ?#33310;?#23558;手伸向易萱,易萱连忙握住放在脸?#27838;Γ舞?#35828;:

  “易萱姐姐,你……你要照顾好陛下。”

  易萱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要,你和我一起,没有你,?#20197;?#20040;照顾好陛下?”

  阿素姑姑在一旁哭着,汐文也用染了血的袖子擦?#30636;?#30524;睛,目光却?#24378;?#21521;了桓尹,心中甚是疑惑:主子为什么不派?#27515;矗?#20026;什么不?#26586;梗?br />
  ?#33310;?#30340;眼神在她们身?#20185;?#20102;一圈,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不过轻轻一笑,便闭上了眼睛。

  她的手从易萱手里滑落,几个人同时悲?#21019;?#21898;:

  “?#33310;郑 ?br />
  枝头的雪,猛然而落,脚下的大地,猛然一震。

  乔庄哭着,紧紧搂着?#33310;?#19981;松手,她突然想起初初见到?#33310;?#20043;时,她的小脸蛋带着婴儿肥,而如今,她?#34892;?#24930;慢长开,不久之后,会是个大美人。

  乔庄摸着她的脸颊,轻轻给她擦着雪水,紧紧抱着她,不想让她变冷,她又想起,自己时常会捏她的脸颊,很柔软,很细腻,和现在的样子无甚差别,?#30343;牽?#37027;时的她会撅嘴,现在的她,却是不声不响。

  她又想起,?#33310;?#26102;常在她耳边叨咕,有时还没大没小,还总是自动给她?#31361;?#23609;配对。

  想到桓尹……

  乔庄缓缓将目光放至宫墙之上,她看到那个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女子嘴角含笑,那个她倾心相付的男子眸光淡漠。

  那一瞬间她才知道什么叫绝望。

  原来,过眼的?#38712;?#37117;是假的,桓尹说的情情爱爱也都是假的。

  她不敢也不想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想相信,桓尹对她?#31449;?#36824;是不过“利用”二字。

  她突然想起在洛府之时,看到桓尹冷漠地杀死那些人之时,她在心中?#39318;?#24049;:桓尹,如果你杀我,是否?#19981;?#22914;这般冷漠?

  彼时,她还觉得这是一个看似绝不可能出现的问题。

  可如今,不仅出现了,还是以这般令人疼痛,令人憎恨的方式出现。

  原来,你想杀我的,而且你要杀我之时,也如?#35828;?#28448;。

  她用那带着恨却含着一丝渴望的目光看着他,而他却丝毫未动,面容冷峻,原来,终不过一场华胥梦,带了那虚无缥缈。

  难道曾经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乔庄自嘲一笑,冷冷地看着九殿下,用尽?#20284;?#21147;,大吼道:

  “你暴戾恣睢,今?#31449;?#31639;杀了我,来日大楚?#19981;?#30001;你而亡!”

  随即,她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眼神带着轻蔑,用口型对她道:

  “你不配为帝!”

  九殿下离得远,看不太清,不知道她说什么,拉过身旁的人,冷声问道:

  “她说什么?”

  身边的下属摇摇头,离得这么远,她看不?#21073;?#20182;们也看不到啊!

  可他?#24378;?#19981;?#21073;?#19981;代表桓尹不明白,他?#22312;?#20102;解她多一些,如今她这般,似是要拼死到底,她即便是做了个口?#20572;?#20182;也知道多半是不屑九殿下的。

  对于他来说,璃王对他有恩,所以九殿下必须称帝,可真正的帝王……

  对于大楚来说,却?#20052;?#24196;最?#40092;?#19981;过。

  只不过,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来对乔庄的关心,?#30343;?#28129;声道:

  “箭雨过后,她活了。”

  淡淡一句,却是赌赢了。

  九殿下心中气恨,死了一个婢女,她开心,因为难?#30473;?#21040;那个女人这般?#28508;?#27169;样,可若是说要放过她,却是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情愿,可既?#30343;?#20004;?#35828;?#32422;定,又不能不作数。

  不过……

  她逃得了一时,还能逃得了一世不成?

  随即她的眉头舒展,点?#35828;?#22836;,“当然,君无戏言,朕自然会放过她。”

  九殿下挥手示意了一下,弓箭手就撤了下去,而随即,那些与郑安等人?#26494;?#30340;军队也撤退了。

  乔庄看着眼前一幕,?#30343;?#20919;声一笑,她不知道九殿下为何要放她,可她此时此刻,绝不相信有桓尹的手笔。

  因为,在她心中,桓尹的出现,是个太好的时机了。

  在九殿下想要杀她之时,不曾出面,将她心里防线打压得所剩无几,让她在?#20081;?#30097;惑之中徘徊。

  待到他出现之时,似是给她希望,可却一瞬间箭雨漫天,他是给她希望,再给她个致命绝望。

  她想,可能因为这里面有少羽,少羽的出现,让他们的计划出现了纰漏,?#26247;梗?#23569;羽是骠骑大将军之子,少舜的手里握着大楚三分之一的兵马,若是少羽在宫中出了事,那么少舜一反,便会天下大乱,而如今的大楚,禁不起折腾了。

  她的心愈发得冷,原来直到现在,桓尹都可以这般算计。

  他们放她离开,不过是缓兵之计,可若她能逃得出,有朝一日,便会来?#27492;?#20170;日之辱!

  乔庄如此想着,一双眸子冷冷盯向宫墙之上的人,?#34892;└闪?#30340;唇微微扬起,竟是一个绝美的笑容。

  ?#30343;?#37027;笑容之上,带着丝?#31185;?#20937;。

  墨发在雪中飞扬,她眼睛一眨间,便在睫?#19979;?#20102;雪花,转瞬融化,化?#20260;?#29664;,凝在睫毛之上,微微模糊了视线。

  雪落,却挡不住身下?#33310;?#30340;血染……

  慢慢渗透,慢慢侵染,她的身上仿佛绽放了一朵血色的花。

  她的脑中一片清明,她突然觉得,再没有一刻像如今这般神志清明。

  与他共生死,所以不再去问关于九殿下的一切,可所有的爱恋,这一刻形?#38378;?#28372;天的恨意。

  ?#28508;?#21051;意压下的疑惑,再提不起力气问,可却换来了今日这场修罗战场。

  桓尹,是不是对于你来说,我乔庄永远?#30343;强?#26827;子,随你践踏?

  她依旧看着他,用那凄美的笑容,用那苍白的面颊,用那如清泉般的水眸。

  一袭血染狐裘,遍地横尸……

  她就那么看着他,看得他心头发凉,看得他双臂颤抖,可只能表现得毫无所觉!

  她不怨九殿下,只因这原本这就属于她,可她恨的是,明明只要她一个?#35828;?#21629;,却不顾一切地杀了那么多人,还有?#33310;幀?br />
  乔庄看着桓尹,而他?#30343;?#29992;那淡漠的像?#24378;?#38476;生?#35828;?#30446;光看着她,她忽的?#34892;?#24819;笑,那个说着欢喜她,想要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的男子,对她无动于衷。

  乔庄心中大恸,终怒喝出声:“桓尹,若我乔庄?#34892;?#19981;死,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707898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