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定要與你不死不休!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定要與你不死不休!


  喬莊努力扯著嘴角,卻只扯出一抹苦笑。

  再是與那日救她場景、動作相似,這人也不是他……

  少羽眼中閃過一抹痛色,扶起她,只輕聲道:

  “女帝永遠都要高貴地活著。”

  這一刻,喬莊所有的壁壘轟然倒塌,所有的堅強,一瞬間瓦解。

  這句話擊潰了她,即便她是假的,也要像女帝一般高傲地活著,所以,不可以輕言放棄。

  喬莊側頭問他道:“你帶的人多嗎?能夠沖突重圍嗎?”

  少羽的眉頭一緊,但隨即便道:“我會護你平安。”

  喬莊的心一下子就暖了,她看著這個高貴冷艷的男子,初見之時,鮮衣怒馬,朗朗如月公子,馬蹄踏花,發上落嬌花,端的風流郡王。

  往日里都是一雙桃花眼勾人魂,渾然不在意世事變化,全憑自己心意的邪肆模樣,再到如今對她傾力相護。

  說不感動,是假的。

  少羽的情意,遠比她想象的深,之前不知她是假的女帝,便已對她動了真心,原來世上真有如此相像之人,但絕不會有性子相似之人。

  怪不得她好似不記得一切,怪不得她與傳聞不符,原來,她真的不是她……

  少羽嘴角輕勾,眼下的淚痣愈發妖嬈,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她來到大楚皇宮,卷入這場算計,而他……對她傾心仰慕,似乎都是冥冥天注定。

  遇上她,他便再不是高高在上、翻云覆雨的夜南王。

  只不過,他不想可觀不可得,既然桓尹對她無情,那么余生便由他來守著她!

  少羽將劍橫至胸前,將喬莊護在身手,仰頭看著那立于高墻之上的女子。

  那女子一襲紅衣,卻不是往日熱情如火的模樣,反倒多了妖艷。

  而身后的女子今日卻未穿她最喜的紅衣,雪白狐裘,迎雪獨立,傲然于世。

  九殿下的手掌豎起,那些弓箭手皆是準備就緒,而喬莊的人都嚴陣以待,死死盯著她的動作。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個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擋下九殿下要落下的動作。

  赫然就是桓尹!

  他于城墻上,她在城墻下……

  離得太遠,視線又模糊,讓她看不清桓尹的面龐,只是知道,這一刻,她的心里滿滿的,眼中酸澀,似乎有淚滑落。

  身旁的男子守在她身旁,眼底心里卻是一抹苦澀。

  幾個婢女皆是歡喜,認為桓尹對陛下是真心的,定不會讓陛下遇險。

  就在她們破涕為笑之時,又是無數箭矢劃破空中,直直朝向她們射來,躲閃不及,少羽在前揮舞著劍,砍斷箭尖,不至于再傷人。

  又是一陣兵荒馬亂,看得南無心驚肉跳,他不禁瞄了桓尹一眼,卻見那人背影如山,巋然不動。

  可又有誰知他心中之苦?

  桓尹連苦笑都露不出,只因九殿下那句:南雀的毒,只我能解。

  沒錯,南雀真的在齊地,他也尋到了,可這一切到如今不過是九殿下的一個句。

  而她清楚地知道,南雀,他不會不救,可她……

  她亦不能傷!

  “你母君于我有恩,我輔佐你稱帝,用她當個替身,替你擋災,一樁樁,一件件我都做到了,我只是要求你放她一馬,日后她會成我的妻,可你為何不肯放過她?”

  九殿下微微勾起唇角,“桓尹,你也是聰明人,焉能不知斬草要除根?”

  世上絕不容許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帝陛下,留,只能是她,死,只能是喬莊!

  “你用南雀威脅于我,就不怕我翻臉無情嗎?”

  九殿下依舊笑靨如花,對他道:“自然,那不若這樣,若是在這些箭雨之中,她僥幸不死,朕便放過她,但她永不能留在臨安,不能留在你的身邊。”

  二人對視,互不相讓。

  可落在底下的人眼中,卻是一副含情脈脈模樣。

  箭矢不斷,擦過身邊,便是凌厲之聲,讓人汗毛倒豎。

  喬莊和幾個丫頭,還有阿素姑姑都不會功夫,汐文護著她們已是勉強。

  萬千箭之中,一支準準瞄向喬莊,少羽回身來不及,汐文更是無暇顧忌,眾人看著這一幕,嘶吼聲不絕于耳。

  南無屏息凝神,此時的他,動也不是,不動又心疼。

  從一開始,他站的隊就從來不是喬莊,唯有桓尹,唯有大計,才是他的心思!

  桓尹隱在袖子里的手緊握成拳,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可若有人仔細瞧,會發現他的眼血絲布滿,十分可怖。

  箭入心肺,鮮血噴濺。

  嘉柚的身子軟下,喬莊眸光呆愣地摟抱住她,隨著嘉柚身子的倒落,她也坐在了地上。

  “嘉柚!”易萱等人的嘶喊聲,聽得讓人心驚,讓人心生哀戚。

  喬莊看著那刺入她胸口的箭,眼淚不停地落,咿咿呀呀想要說什么,出口卻不成句。

  嘉柚身上的血緩緩流出,暈染在這茫茫雪色天地之間,沾染在她的雪白狐裘之上。

  嘉柚那軟萌可愛的小臉,在這一刻變得雪白,但她依舊笑著,說了一句:

  “陛下無事就好,就好!”

  這一句,終是讓喬莊再無法抑制,仰天長嘯,大喊一聲,

  “啊!!!”

  那一聲,凄厲得恍若鬼魅,絕望得令人膽顫。

  她將臉貼向嘉柚,嘉柚在她耳邊輕輕嗚咽,她喃喃道:

  “不要死,不要死,嘉柚,我給你買好多好看的衣服,給你買全大楚最好吃的東西,給你買最好的首飾,我還要給你許配個好人家,還要給你的孩子做干媽,別拋下我,別……”

  “奴婢能有陛下這樣的主子,很……很知足,陛下,你……你一定要活著離開!”

  她緊緊摟著嘉柚,在她臉頰上親吻,給她理著亂了的發,她說:

  “你活著,你要活著看我離開,嘉柚,你聽話,乖!”

  易萱哭著倒在她身旁,從一開始,遇到喬莊,便是她們二人一同侍候,兩個丫頭的感情早就如親姐妹一般。

  今日的血流成河,她們誰都沒想過,這個如花的少女會永久地留在這冰冷的宮中之地上。

  易萱撫著她的臉,低聲哭著道:“嘉柚,地上涼,快起來,起來……”

  嘉柚將手伸向易萱,易萱連忙握住放在臉頰處,嘉柚說:

  “易萱姐姐,你……你要照顧好陛下。”

  易萱點點頭,又搖搖頭,“不要,你和我一起,沒有你,我怎么照顧好陛下?”

  阿素姑姑在一旁哭著,汐文也用染了血的袖子擦了擦眼睛,目光卻是看向了桓尹,心中甚是疑惑:主子為什么不派人來?為什么不阻止?

  嘉柚的眼神在她們身上掃了一圈,想要說些什么,最終不過輕輕一笑,便閉上了眼睛。

  她的手從易萱手里滑落,幾個人同時悲痛大喊:

  “嘉柚!”

  枝頭的雪,猛然而落,腳下的大地,猛然一震。

  喬莊哭著,緊緊摟著嘉柚不松手,她突然想起初初見到嘉柚之時,她的小臉蛋帶著嬰兒肥,而如今,她有些慢慢長開,不久之后,會是個大美人。

  喬莊摸著她的臉頰,輕輕給她擦著雪水,緊緊抱著她,不想讓她變冷,她又想起,自己時常會捏她的臉頰,很柔軟,很細膩,和現在的樣子無甚差別,只是,那時的她會撅嘴,現在的她,卻是不聲不響。

  她又想起,嘉柚時常在她耳邊叨咕,有時還沒大沒小,還總是自動給她和桓尹配對。

  想到桓尹……

  喬莊緩緩將目光放至宮墻之上,她看到那個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女子嘴角含笑,那個她傾心相付的男子眸光淡漠。

  那一瞬間她才知道什么叫絕望。

  原來,過眼的前緣都是假的,桓尹說的情情愛愛也都是假的。

  她不敢也不想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想相信,桓尹對她終究還是不過“利用”二字。

  她突然想起在洛府之時,看到桓尹冷漠地殺死那些人之時,她在心中問自己:桓尹,如果你殺我,是否也會如這般冷漠?

  彼時,她還覺得這是一個看似絕不可能出現的問題。

  可如今,不僅出現了,還是以這般令人疼痛,令人憎恨的方式出現。

  原來,你想殺我的,而且你要殺我之時,也如此淡漠。

  她用那帶著恨卻含著一絲渴望的目光看著他,而他卻絲毫未動,面容冷峻,原來,終不過一場華胥夢,帶了那虛無縹緲。

  難道曾經的一切都不過是鏡花水月?

  喬莊自嘲一笑,冷冷地看著九殿下,用盡了氣力,大吼道:

  “你暴戾恣睢,今日就算殺了我,來日大楚也會由你而亡!”

  隨即,她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眼神帶著輕蔑,用口型對她道:

  “你不配為帝!”

  九殿下離得遠,看不太清,不知道她說什么,拉過身旁的人,冷聲問道:

  “她說什么?”

  身邊的下屬搖搖頭,離得這么遠,她看不到,他們也看不到啊!

  可他們看不到,不代表桓尹不明白,他自詡了解她多一些,如今她這般,似是要拼死到底,她即便是做了個口型,他也知道多半是不屑九殿下的。

  對于他來說,璃王對他有恩,所以九殿下必須稱帝,可真正的帝王……

  對于大楚來說,卻是喬莊最合適不過。

  只不過,他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現出來對喬莊的關心,只是淡聲道:

  “箭雨過后,她活了。”

  淡淡一句,卻是賭贏了。

  九殿下心中氣恨,死了一個婢女,她開心,因為難得見到那個女人這般狼狽模樣,可若是說要放過她,卻是心里一千一萬個不情愿,可既然是兩人的約定,又不能不作數。

  不過……

  她逃得了一時,還能逃得了一世不成?

  隨即她的眉頭舒展,點了點頭,“當然,君無戲言,朕自然會放過她。”

  九殿下揮手示意了一下,弓箭手就撤了下去,而隨即,那些與鄭安等人廝殺的軍隊也撤退了。

  喬莊看著眼前一幕,只是冷聲一笑,她不知道九殿下為何要放她,可她此時此刻,絕不相信有桓尹的手筆。

  因為,在她心中,桓尹的出現,是個太好的時機了。

  在九殿下想要殺她之時,不曾出面,將她心里防線打壓得所剩無幾,讓她在猜疑疑惑之中徘徊。

  待到他出現之時,似是給她希望,可卻一瞬間箭雨漫天,他是給她希望,再給她個致命絕望。

  她想,可能因為這里面有少羽,少羽的出現,讓他們的計劃出現了紕漏,畢竟,少羽是驃騎大將軍之子,少舜的手里握著大楚三分之一的兵馬,若是少羽在宮中出了事,那么少舜一反,便會天下大亂,而如今的大楚,禁不起折騰了。

  她的心愈發得冷,原來直到現在,桓尹都可以這般算計。

  他們放她離開,不過是緩兵之計,可若她能逃得出,有朝一日,便會來洗刷今日之辱!

  喬莊如此想著,一雙眸子冷冷盯向宮墻之上的人,有些干裂的唇微微揚起,竟是一個絕美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之上,帶著絲絲凄涼。

  墨發在雪中飛揚,她眼睛一眨間,便在睫上落了雪花,轉瞬融化,化成水珠,凝在睫毛之上,微微模糊了視線。

  雪落,卻擋不住身下嘉柚的血染……

  慢慢滲透,慢慢侵染,她的身上仿佛綻放了一朵血色的花。

  她的腦中一片清明,她突然覺得,再沒有一刻像如今這般神志清明。

  與他共生死,所以不再去問關于九殿下的一切,可所有的愛戀,這一刻形成了滔天的恨意。

  那被刻意壓下的疑惑,再提不起力氣問,可卻換來了今日這場修羅戰場。

  桓尹,是不是對于你來說,我喬莊永遠只是顆棋子,隨你踐踏?

  她依舊看著他,用那凄美的笑容,用那蒼白的面頰,用那如清泉般的水眸。

  一襲血染狐裘,遍地橫尸……

  她就那么看著他,看得他心頭發涼,看得他雙臂顫抖,可只能表現得毫無所覺!

  她不怨九殿下,只因這原本這就屬于她,可她恨的是,明明只要她一個人的命,卻不顧一切地殺了那么多人,還有嘉柚……

  喬莊看著桓尹,而他只是用那淡漠的像是看陌生人的目光看著她,她忽的有些想笑,那個說著歡喜她,想要將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給她的男子,對她無動于衷。

  喬莊心中大慟,終怒喝出聲:“桓尹,若我喬莊有幸不死,定要與你不死不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07898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赛车pk10最牛计划 北京11选五前三直玩法 快3稳赚公式 26选5开奖结果查 江西多乐彩11选五玩法 网站 赚钱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版 江苏东方6+1 欢乐来斗牛棋牌 5分赛车财神冠军计划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 成都麻将怎么打 乐禧白城麻将辅助 今日3d开奖号码结 世界杯足球彩票比分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