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可別哭鼻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可別哭鼻子


  再一回頭,便見少羽氣得至冒煙,喬莊不走心地勸了一句,

  “夜南王莫氣,莫氣!”很想再加一句,莫動了胎氣,這么想著,又噗嗤笑了起來。

  少羽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她,覺得自己要被這幾個主仆氣得六親不認了。

  不過,他自認為自己身份不一般,更因為男人不能和女人一般見識,女人啊,就是分不清好男人壞男人,他為喬莊深深擔憂。

  “少澄那兒有些特產,你們幾個丫頭去找他拿吧。”

  待得幾個丫頭走了,他便問道:“阿九,你有收到我的信嗎?”

  他那眼神锃亮,甚是期待,喬莊一愣,緩緩搖頭,“什么信?”

  少羽咬牙,心想著,莫不是桓尹那廝知道了,將信給拿走了?

  他還真是想多了,那信壓根就沒過城門呢,誰讓他急匆匆想著回來,大大縮短了日程?

  少羽再一咬牙,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我給你的情書!”

  喬莊:“……”

  喬莊吞了口口水,看向少羽的眼光透著些詭異,因為她覺得少羽詭異極了,實在奇怪至極!

  “你……給我?”

  她指了指少羽,然后又指了指自己,有些搞不清楚情況。

  少羽將頭傲嬌地一扭,“嗯哼,怎么?太過驚喜?”

  喬莊抽了抽嘴角,呵呵一笑,“幸虧朕沒瞧到,怕長針眼。”

  “你……”

  少羽氣哼哼地看著她,只見那姑娘十分調皮地揚揚眉,少羽竟是氣笑了,然后搖頭嘆道:“我可是比那桓尹真心多了。”

  聽他提起桓尹,喬莊面上忍不住一紅,看著她這模樣,少羽再不能當作視若無睹,皺了皺眉頭,問道:“你……真的喜歡他?”

  似是被人窺探了心事,喬莊抿了抿唇,微微低下頭,擺弄著手指,不說話了。

  瞧她這模樣,少羽怎能不知她的心意,壓下心中的苦澀,恢復那玩世不恭的模樣,口中只道:“只怕那桓尹對你不是真心吧!”

  一聽這話,喬莊可來了勁兒,抬起頭瞪著他,“怎么?朕風華絕代,就不能讓丞相拜倒在朕的石榴裙下?”

  少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惹得喬莊連連怒視,少羽卻是渾然不在意,搖頭道:“這風華絕代沒看出來,倒是挺自作多情的!”

  “少羽!”

  女子一聲怒吼,整個乾坤殿都震了幾震,在殿外候著的丫頭們互相看了看,皆是抖了抖肩,希望一會兒不要有什么慘案發生。

  喬莊三步并作兩步,沖到少羽身前,剛要伸手揪他耳朵,就被他輕巧躲過,臉上掛著賤兮兮的笑,看得喬莊一陣氣悶。

  “阿九,我說的是實話。”少羽又不怕死地補了一句。

  喬莊:“……”

  少羽看她那一臉不信,一臉我喜歡,你能怎樣的表情,不禁又是一嘆,然后道:“你別不信,若是丟了心,日后有你哭的,那人若是別人也便罷了,但……那是桓尹。”

  他的語聲很輕,就像一個大哥哥在告誡小妹妹一樣,可這小妹妹到了叛逆期,偏生不聽大哥哥的話。

  見她還是一臉無所謂,少羽繼續道:“你不能挨了疼不長記性,桓尹將你扶上皇位不假,可他也曾利用過你。齊王來臨安一事,由孫滬幫的忙,可他明明知道,卻視而不見,就是為了惹孫滬動手,他將你看做誘餌,你……終不過是他的魚食。”

  他這個比喻有些殘酷,但對于少羽來說,他這些話并不假,見喬莊那姣好的面容一凝,又繼續道:

  “那日言譽將你擄了去,設下圈套,可最終呢?他還是一切都清楚,但還是不顧你的安危,所以……”

  喬莊刻意想要忘卻的事,被他一件接一件地說出來,就連被刻意壓下的九殿下,也在這個時刻冒了出來。

  見她面容有些松動,少羽又道:“后來傳言說你心狠手辣,殺人如麻,難道就不是他命人去傳的?保留自己的好名聲,卻害了你,不是嗎?”

  可她還是忍不住辯駁,“可現在不一樣了啊?”

  他們不再是最開始的相遇,他不再是那個運籌帷幄,沒甚感情的桓尹,他會護她,會寵她。

  他還跟她說,“你是帝王便應得天下最好的東西,人亦如此,所以我——桓尹該是你的。”

  “那我便傾盡這天下歡寵!”

  他還會說,“桓尹認主,一生僅此一次。”

  這樣的桓尹,怎么還會利用她?

  這樣的桓尹,怎么不會歡喜她?

  所以,她理所當然地便以為桓尹所說的主便是她,而那個九殿下可能早就已經死了,再不會存在了,也不會成為他們之間的阻隔。

  少羽看她這般,心中有些澀澀的疼,只是輕聲道:“有些時候,有些人,不能輕信的。”

  話音一落,就見女子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唇邊泛起冷笑,

  “難不成夜南王你就值得信任?”

  少羽扶額哀呼,嘆息道:“你怎的就不相信我?我對你的心,日月可鑒!”

  每次二人說話,喬莊都是用最生疏的語句同他講,他稱她為“阿九”,她偏要喚他“夜南王”,他自稱“我”,她偏要稱自己“朕”。

  可她與桓尹在一起之時,卻沒什么戒備,只是小女兒模樣,到了他這兒,便豎起了全身的刺。

  喬莊只是冷嗤一聲,“夜南王的真心都分崩離析了,估計散落在臨安城大小角落,落在不少姑娘家身上,朕可不敢再多偷一個。”

  她剛說完,便見少羽嘻嘻笑著湊到跟前來,她還沒來得及后退,就聽那人道:

  “你都拿走,我的心我的人都是你的,不用偷,我送!”

  喬莊:“……”

  喬莊發現,今天是這么久以來,第一次和他說話甚是無語的一天,她扯了扯嘴角,硬生生扯出一個弧度來,說道:“你別說那些肉麻的,離朕遠點兒。”

  “那你離我近點兒。”

  看著喬莊挪動腳步,他也跟著往前湊了湊,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更近了些。

  少羽深深嗅著她身上的味道,那模樣儼然就是一個流連花叢的紈绔子弟,喬莊撇撇嘴,又拉遠了和他的距離。

  少羽看著,立馬換上受傷的表情,可憐兮兮道:“人家許久不見你,你就不想我?”

  見她來回搓了搓手臂,大概是覺得他說的肉麻,少羽嘿嘿一笑,又道:

  “我想你了,阿九!”所以,我迫不及待來見你!

  “少羽,你再多說一個字,朕就讓人給你扔出去!”

  “暗牙嗎?”他狀似在思索,摩挲著下巴。

  喬莊翻了個白眼,覺得他問的是廢話,再一看他,就見那人笑得一臉得意,然后對她道:“這么久了,也不見暗牙阻止我,畢竟桓尹一定不愿意你我二人如此近距離,那么……暗牙哪兒去了呢?”

  喬莊一聽他這話,不由得有些狐疑,是啊,暗牙應該這時候突然出現,與他大打出手才對啊?

  于是乎,她呆呆地問了一句,“暗牙呢?”

  少羽咧了嘴,露出一排整齊的白牙,只道:“和少澄比試比試呢,阿九不要想他,想我便好。”

  喬莊:“……”

  “阿九,我歡喜你。”

  他嬉皮笑臉的,實在讓喬莊難以將這句話當作真心的,也開玩笑似的往旁邊一嘔,口中道:“你可別讓朕把三年的飯給吐出來。”

  少羽壓下心中的酸澀,面上的笑容只是一瞬間便又恢復了過來,可憐巴巴道:

  “阿九,你也太傷我的心,我的自尊了。”

  他捂住胸口,模樣十分可憐,喬莊卻是心中暗道:你這人都沒什么臉皮,哪兒來的自尊?

  “夜南王的心,朕可不忍心傷,都留給那些姑娘了,夜南王還是早些回去會會情妹妹吧。”

  少羽哀嚎一聲,捂著胸口,步步后退,撅嘴道:“阿九,我的情妹妹可只有你啊,你就一點兒都不歡喜我?”

  前半句他玩笑似的說出口,可后半句,聽在喬莊耳里,卻是有些沉著和冷靜,好似真的是在問她一般。

  看著少羽目光灼灼,喬莊的心一下子也慌了神,可轉瞬間眼前的男子又恢復了往常的模樣,一副放蕩不羈、游戲人間的樣子。

  喬莊暗暗松口氣,可少羽看著她這樣子,卻怎么也松不了氣,原來這姑娘對他沒有絲毫歡喜。

  可他一頭熱得就像個懵懂少年,歡歡喜喜來見自己喜歡已久的小姑娘,可到頭來還是一盆冷水迎頭澆下。

  見喬莊也不回答,少羽只是揮了揮手,嘆道:“哎,可惜了我這盛世美艷,阿九你還不開眼,哎,傷透了我的心喲。”

  他的話,倒是惹得她哈哈一笑,喬莊不禁笑道:“切,還盛世美艷呢,快去臨安大街走走,讓那些姑娘們好好看看。”

  少羽也是笑,只是那笑不達眼底,對她道:“我這就去了,我要是弄回一個美嬌娘,你可別哭鼻子。”

  “哭個屁鼻子。”

  “嘖嘖嘖,言辭粗鄙!”

  喬莊作勢踹他一腳,又被他輕松避開,少羽口中嘖嘖道:“這么粗魯,得虧你是個女帝,要不然沒人娶。”

  喬莊扯了下唇,笑道:“朕不用人娶,朕娶他們,快滾!”

  “嘖嘖嘖……”

  他還要再說什么,喬莊又飛上一腳,他便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閃了人。

  待他走后不久,便見暗牙氣喘吁吁地回了來,那黑巾竟也濕了,看來剛剛是一場酣戰。

  而剛剛出了宮門的少羽,終是忍不住回頭望了望,只是他看不到想望的人。

  原來,相思不得,愛而不得,心是會痛的。

  愛?

  原來,他已經喜歡上她了,原來,她已經深深地藏在了他的心里。

  “主子?”

  身旁少澄的呼喚,他聽不到,心里想的,念的都是那個絕情的姑娘,他不禁自嘲一笑,平生自詡風流的夜南王,還是栽在了一個女人手里,這個女人還不喜歡他。

  喬莊……

  阿九……

  是不是一切都是因果報應?

  我昔日那般對你,你便用最痛的方式來回報我?

  可那時的我不懂何為愛,何為情,如今……你能不能回應我一次?

  ……………

  桓尹心情舒暢地回了丞相府,晚間還給自己加了餐,這二十幾年來,沒有一天如今天這般令他歡快,不過,也頭一次讓他歡喜得輾轉反側。

  同樣和他一起失眠的還有南無,是以他披衣而起,推門便見那人一襲黑裳站在樹下,臉上的面具掩映在樹的光影里,晦暗不明。

  桓尹輕笑道:“怎么這么晚還來丞相府游蕩?”

  看他的心情很好,南無輕輕一嘆,只說了一句,

  “帝陵的軍隊不見了。”

  桓尹身子一震,心頭涌起一股不安的情緒,只聽南無繼續道:

  “她來了……”

  這個“她”,南無并未明說,但二人皆心知肚明,南無又問道:

  “你要怎么做?”

  這句話,好似他很久依舊就問過桓尹,可那時的桓尹壓根不明了自己的心思,只是……這一次,他沒有逃避的機會了。

  “喬莊你如何打算?”

  南無見他不語,又問了一句,自始至終,桓尹只說了那么一句,便不再出言,他的面上又分毫不顯,讓人摸不清他的心思。

  帝陵的軍隊一直都握在皇帝的手中,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從太祖開國初期,這支軍隊就隱秘地行事,只有在皇帝遇到危險或是真正到了不能用正規軍隊時,才會使用帝陵軍隊。

  而順義帝在死前,憑借著最后一點意志,將軍隊給了璃王,之后給了……九殿下!

  璃王最后只剩一子一女,男子不能為帝,自然就給了九殿下,然后九殿下和帝陵軍隊一同消失,只為了一個時機,一個他們可以回來的時機。

  可如今……

  桓尹仰頭望望天,喃喃說了一句:“時機未到……”

  縱使到了,他也不愿了……

  南無看他神色恍然,似乎對帝陵軍隊之事也有些意外,畢竟帝陵軍隊連同九殿下一同離開,一直都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可現今,突然就消失了,還無影無蹤,這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

  帝陵軍隊能夠這么輕松地脫離他們的視線,可想而知,是個厲害的,就連那個九殿下,可能也并未如他們想的那么簡單。

  南無揮揮手,見他似乎不太想談這事,嘆了口氣,就飛身而去了,臨走之前,還丟了一句:“桓尹,有些事,別后悔!”

  桓尹看著那無邊夜色,于天上懸著的月亮皎潔,看盡了人世苦樂哀愁。

  他想,后悔嗎?

  這輩子,大抵沒有可以讓他后悔的吧,若是沒有算出她來,便不會逆天改命,將她送來他的身邊,所以……縱使日后她會恨他,他也不會后悔吧。

  他想著那姑娘的音容笑貌,也不覺笑了起來,突聽得聲響,眉頭一蹙,再一回神,望向剛剛南無站在的樹下,看到了披著黑色斗篷的女子。

  那女子微微抬頭,露出姣好的容顏,如玉如花,明明和她生了同樣一張臉,卻無法讓他的心泛起漣漪。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11090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真人麻将怎么下载 甘肃快3预测51期 追光娱乐app 上海十一选五前三一定牛 e球彩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 网上怎么能赚钱 福建31选7开奖规则 win007球探比分苹果软件 欧冠冠军2019利物浦 微乐江西棋牌南昌麻 快乐飞艇彩票平台注册 炒股怎么开户 博乐填大坑新版 辽宁快乐12前三走势图 足球比赛比分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