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打欺負人的女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打欺負人的女人


  喬洛已被她抓來許久,他的妻兒并不在這一處,為了讓他老實聽話,便用妻兒的安危威脅他,所以,他不得不留在這兒。

  母親的死,小九即位,他也通過這些人全部知道了,可他……卻去不成臨安。

  好在這人并沒有想過殺他,這些時日也算安穩,可今日看到喬莊的一剎那,他便覺得事情不那么簡單。

  衛蓉兒大笑一聲,對他們道:“我這是讓你們兄妹團聚,在陰間繼續前緣,難道不好嗎?”

  喬莊抽抽嘴角,果然衛蓉兒是想殺了她的!

  衛蓉兒狠狠盯著喬莊,似乎那張臉讓她極為厭惡,她說:

  “喬莊,丞相很是厭惡你,今日對我說,再也不想看到你這張臉呢,你說……我該怎么為丞相排憂呢?”

  喬莊心中冷嗤,覺得她行徑可笑,不過為了拖延時間,還是故作傷心道:

  “他為何要害我?”

  喬洛聞言,卻是冷聲道:“不可能!”

  衛蓉兒瞥向喬洛,卻見那人一臉的堅定,喬莊也是微微一怔,難不成喬洛之前與桓尹是熟識?

  可據她所知,桓尹一直久居臨安,而喬洛久居徐州,兩人怎么會有交集呢?

  衛蓉兒微嗤,“你知道什么?”然后看向喬莊,哼道:

  “喬莊,以你之才,怎能與他相配?如你這般,又怎能成為女帝?”

  喬莊眨眨眼,故作懵懂無知,問道:“那你覺得誰能成女帝?”

  她想,桓尹果然是個勾引人的,瞧才見不久,就把人家勾的神魂顛倒,這姑娘分明就是嫉妒她嘛,赤裸裸嫉妒,所以要除之而后快。

  本來她還想,衛蓉兒要除掉他們,還得沉吟一番,至少會尋個合適的時機,下個毒,或者假裝送他們離去,然后進行刺殺,也就與她脫了干系,卻沒想到綁架來得如此之快。

  恐怕,今日桓尹說了什么傷她心的話,才會讓她如此大動肝火。

  “依我看,喬家無人。”

  衛蓉兒沉吟片刻,說了這么一句,看向喬莊的眸子更似淬了冰一般。

  而喬莊卻覺得她的神情不似說笑,衛蓉兒是真的想把衛家捧至高位。

  喬莊斂了神色,隨即抬頭揚起笑意,說道:“可女帝之尊,如何質疑?”

  “你死了,皇室大亂,趁機而動,尊又何妨?人都死了,無人可即,不還是從長計議?”

  不得不說,衛蓉兒想得很周到,將接下來的每一步都打算得一清二楚。

  “那你抓我哥哥就是為了今日?”喬莊還是問出了心中疑慮。

  就見那對面女子突然面容猙獰,笑容也詭異起來,“對,我就是有意攔著他,原本想著,若是你安穩地在臨安,我便將他送過去與你談判一番,可沒成想你來了,那就要你看看你的哥哥如何在我手上求生的,而現在我就只想讓你們兩個一同赴死,你說——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呢?”

  喬莊抽抽嘴角,覺得這姑娘是個腦子不正常的,不過好在衛蓉兒為了膈應她,沒有把喬洛殺死,可又一想,現在衛蓉兒要殺的是他們兩人,心中又有些焦急。

  喬莊覺得這一晃已經過了許久,也不知道汐文怎么樣了,更不知道少羽那便情況如何,更不知桓尹何時能發現她不見了。

  衛蓉兒輕蔑地看著她,說道:“不要想著誰來救你了,今日我能把你帶來,就是沒想過誰能近來救你,你就慢慢等死吧。”

  話音一落,喬莊就見她那詭異的笑容猶如夜行鬼魅,喬莊呵呵干笑,只道:

  “可你若是在衛府殺了我,那衛府如何交代?”

  衛蓉兒大笑起來,說道:“喬莊啊喬莊,要不然我怎么說你蠢呢,不是說女帝在香山祭天嗎?在這淮幽的又怎會是女帝呢?”

  喬莊一噎,心中頓覺不妙,看來她已經想好了完全之策,眼珠子一轉,然后道:“大小姐,咱們打個商量,若是我給你傳位詔書不是比我突然暴斃要好些?”

  衛蓉兒只是冷嗤一聲,“我不需要。”

  “你不需要,不代表你叔父不需要啊?”

  衛蓉兒這么一聽,動作一頓,可是似乎又想起什么,冷笑一聲,

  “你不要白費心機了,今日你必死無疑。”

  伴著她這一聲落,就見幾個手下從外面端來一個大桶,其中一人手中還有一根長繩,二人將大桶放下,另一個人便將繩子掛在房梁上。

  喬莊還以為她遲遲不動手,是有所顧忌,可這么一看,又覺得這姑娘只是在等刑具啊!

  喬莊哀怨地看了眼衛蓉兒,嘖嘖道:“你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能打打殺殺的呢?”

  衛蓉兒用她那尖利的指甲輕輕勾起喬莊下巴,然后又在她臉頰上輕輕劃過,說道:“你這也是副好皮囊,可惜啊可惜!”

  喬莊看著她那有些病態的眼神,心下一沉,果然,臉頰一同,這女人竟是將指甲扣了下去,生生刮破了她的臉皮。

  喬莊悶哼一聲,倒是喬洛大喝一聲,“你做什么?住手!”

  衛蓉兒看到喬莊的臉微微滲了些血跡,眼神一亮,哈哈大笑起來,回過身看向喬洛,嘖嘖道:“怎么?兄妹情深啊?放心,我要先讓喬莊看到你一點一點受盡酷刑而死,而她……”

  她又看向喬莊,緩緩吐出剩下的字,“無——能——為——力!”

  喬莊被她激得已經渾然忘了身處險境,她最珍愛的臉啊,就被這瘋女人給劃刮了,真真可恨至極,至極!

  “衛蓉兒,我是無能為力,不過你以為你除了我就能讓桓尹多看你一眼?”

  果然,這句話戳到了衛蓉兒的痛處,臉上的喜色全然不見,一雙眸子陰森至極,冷冷看向喬莊,瘋狂大吼,“你胡說,胡說!你懂什么?只有我,只有我才可以配得上他,你算什么東西?他不會喜歡你,不會的!”

  喬莊卻是微嗤一聲,冷聲道:“衛蓉兒,你要不要先照照鏡子啊?你現在就是一瘋婆子,瘋婆子!桓尹能喜歡你?你做夢吧你!”

  “你這個賤人!”

  “啪”地一聲,一個巴掌落在了喬莊臉上,赫然起了紅印,喬莊卻是突地冷笑起來,看向她的眼神幽寒至極。

  很好!除了刮她的臉,竟然還敢打她?

  她愛護自己的臉還來不及,從小到大都沒被人打過,自從來到大楚,那更是過著皇帝的日子,何時被人這么欺負過?

  喬莊呸了她一聲,衛蓉兒沒料到她會有這動作,微微一怔,只聽喬莊開始崩豆子似的開始罵她,“你以為你穿個白衣就是仙子啊?你這分明就像個哭喪的!你以為你笑一下是個天仙啊?分明是個不要臉的花妓!你以為你扭一扭就是傾城傾國了?分明是個傻子!”

  衛蓉兒愣愣地聽著,一只手指著她,“你你你”個半天,也說不出下一句話,而一旁的喬洛卻是被自家小九妹的話給雷得不行,頓時大笑不止。

  他還真沒想到,小九竟然變得和以前一點兒都不同了,這罵起人來真是不給人反應時間,要是曾經的小九,這個時候可只會啊啊大叫,而現在的她……聰明了很多。

  衛蓉兒狠狠瞪向喬洛,惡聲道:“你笑什么?”

  喬洛卻是聳聳肩,無辜說道:“小九說得沒錯啊!”

  喬洛的話音一落,衛蓉兒的面容更加扭曲,喬莊要不是手被綁著,一定要給喬洛一個大拇指,沒想到這個便宜哥哥也挺可愛的。

  對了,既然現在被人家抓住,眼看著就要沒命了,還不能罵罵?

  氣都得氣死她!要不然不就是便宜了衛蓉兒?

  喬莊這么一想,又繼續道:“衛蓉兒,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桓尹肯定不會同你一起謀劃綁了我,你多半是在人家那兒碰了壁,不過也是,我要是男人,我也看不上你。”

  說罷,她揚揚眉,樣子十分得意,衛蓉兒氣得全身顫抖,那模樣就像要吃掉喬莊一般,可惜,她沒那個實力。

  “動手!”

  衛蓉兒氣極,吼了一聲,手下們剛要上前抓喬莊,只見后者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衛蓉兒,那一眼,生生讓她看出了桓尹的感覺。

  衛蓉兒額頭青筋一跳,惡狠狠道:“把他們都給我吊起來,鞭笞,鞭笞!”

  幾個手下領命而來,剛要抓向喬莊,就聽見門“砰”的一聲被踹開,緊接著房頂的磚瓦細細碎碎地墜落下來,墜在地上碎成大小不一的磚塊。

  頂頭下來一身全黑的暗牙,劍光一閃,挑斷那兩個小廝的手筋,只聽那兩人嗷嗷大叫,而門前進來的是纖細的姑娘汐文,猛沖過來,將喬莊護在身后。

  而衛蓉兒早就看到汐文,剛要伸手抓住喬莊,卻被汐文一個攔斷阻了動作,她雖離得近,但反應不快,又不如汐文武功高,汐文劈手就是砍了一下她的胳膊,雖不至于弄斷,倒也是讓她疼得冷汗直冒。

  汐文這一下是用盡了力氣,氣恨這個衛蓉兒如此膽大包天,竟敢綁架當朝女帝!

  衛蓉兒雖聰穎,卻從不知汐文會武功,所以汐文被迷暈之后,一直被扔在另一個屋子里,只有了兩個護衛看著她。

  汐文悠悠醒轉,轉瞬之間就明白了過來,幸虧是柴房里還有幾個小樹枝,手腳并用將繩子弄斷,然后伺機而動,那兩個三腳貓功夫的護衛自然不是她的對手。

  她來得趕巧,恰恰阻斷了衛蓉兒的動作,而暗牙也隨即跟來,不過多時這屋子里就熱鬧起來。

  衛蓉兒看著多出來的兩個高手,不禁步步后退,指著他們,聲音顫抖,全然不復剛剛那囂張模樣,

  “你們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汐文看了一眼喬莊,見她臉上有掌印還有一絲血跡,眸光一寒,冷聲道:

  “你也知道怕啊?那綁架陛下的時候你怎不知怕字怎么寫?還敢動手打陛下,你可真夠厲害的啊!”

  這么一說,上去就踹了衛蓉兒一腳,直接把她踹倒在地,衛蓉兒臉上布滿驚恐之色。

  喬莊看著這么干脆利落的動作也是一驚,心中贊嘆汐文手腳功夫好,還好汐文是她的人,嘖嘖,瞧把那個美女嚇得花容失色的,真真是——讓人好舒爽!

  衛蓉兒在地上蹭著往后退,不經意碰到一個硬物,一抬頭便見喬洛冷冷地看著他。

  只聽那人說:“我不打女人,但是我打欺負人的女人。”

  說著,就上去踹在她背后一腳,疼得她“嗷”地叫了一聲,捂著后背,又開始往一角挪動。

  喬莊抹抹鼻子,說了一句,“我這個人呢,最大的缺點就是第一護短、第二還是護短、第三就是護短。”

  衛蓉兒沒明白她說的意思,分明說的都是一樣的,想了想,又看向喬洛,以為她說的是喬洛,可接下來喬莊說的話才是重點,只聽喬莊道:

  “最大的優點呢,就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話罷,左右開弓,巴掌狂甩在她臉上,她的指甲蓋也有意無意地刮上她的臉,然后冷聲道:

  “關我的人,害我兄長,還要殺我?怎么?現在不敢了?”

  頓了頓,又道:“這幾巴掌替大楚的百姓,淮幽的百姓所打,明明一張好面皮,偏生的蛇蝎心腸,為人不善,惡報自來。”

  “你欺騙百姓,坑害朝廷命官,李安、楊侍郎,本與你無冤無仇,為了一己私利,不惜痛下殺手,還有夜南王,你就一次不成,二次刺殺,甚至還來個三次,哼,你真是無可救藥!”

  “暗害女帝,企圖謀反,這一樁樁,一件件,你就等著去大理寺,等著去臨安面對你那叔父吧!”

  “你與你那叔父一樣,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衛蓉兒,你——該——死!”

  這話一落,那衛蓉兒的臉也被打得更腫,啊啊直叫,眼淚直流,眼睛時不時瞟向門口,按理說,在外面有很多侍衛,可是怎么到現在都沒進來?

  正這么想著,突見門口翩然一襲白衣,還有一人一身黑衣,兩人站在一起,倒是美得懾人骨髓,又冷冽得讓人不忍直視。

  姣如玉,美無度。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18283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九游棋牌下载 26选5开奖结果查 天津十一选五 广东好彩1预测 天天捕鱼游戏官网 欢乐斗牛棋牌游戏 内蒙古星悦麻将下载 钱生钱的三大秘诀 贵州省11选5前三走势 平特肖怎么玩 一个人翻麻将牌玩法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一百期查询 全球股市指数 急速赛车安卓 盛世娱乐金蟾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