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究竟是为什么?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究竟是为什么?

  他回绝得干脆,起身就要离去,而卫蓉儿呆愣愣地双手捧着那些?#21073;?#28982;后又听那声音仿若恶魔在身后响起,

  “啊,本相忘了告诉你,年少所作,皆是本相的弟弟冒着本相的名头所作。”

  卫蓉儿身子一僵,捧着纸的双手颤抖个不停,身后那声音又陡然响起,

  “因为本相的东西素来不爱外传。”

  轰!

  终于明白什么叫一场空,她有念想,可如今再看这些念想竟觉得全是讽刺,身后的脚步声响起,那人已是走远。

  卫蓉儿大喊一声,将手里的纸撕扯个粉碎,然后大笑不止。

  屋外的管家看着一脸神清气爽?#37027;?#29978;好的桓尹,然后听着屋内女子的嘶吼和狂笑,一时之间,脚?#33050;?#19981;动,心里更是梗得慌。

  “错的,全是错的,桓尹!”

  她大喝一声,用尽了力气,她从十岁开始接管卫家,便从叔父那儿得知有一少年名为桓尹。

  其才,名动大楚,其人,艳绝天下。

  精才绝艳?#36824;?#22914;此,她便想着,总有一日她也能与他并肩,所以,抄誊他的诗词,仰慕他这个人。

  她知道,能年纪轻轻成为一国之相,位及权臣,绝非仅仅一点才华,更不是靠着他的好相貌,而是他足够心狠,足够智慧卓绝。

  所以,她读史书,读兵法,就是为了有一日能让他看到她。

  她一步?#21073;?#19968;点点成长起来,帮着叔父做事,她也心狠,是要与他足够的心狠,她毒辣,是没有一丝?#26143;?#30340;毒辣,以为这般就可以与他相配。

  可惜,她不懂……

  桓尹是生活在黑暗之下,他需要的是一盏灯,指引他方向的灯。

  桓尹是生活在地狱之中,他需要的是一米阳光,可以温暖他心房的太阳。

  而对于桓尹来说,乔庄就是那一盏灯,那一米阳光。

  而卫蓉儿注定芳心错付,她从来没有见过桓尹,如何去懂桓尹?

  更何况她所了解的,都是别人口中的桓尹,她从不知道桓尹真正需要的,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更不知桓尹所做的是为何。

  所以,她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一条和桓尹相反的路。

  桓尹心狠,却是对敌人,桓尹不毒辣,因为他的心中有着自己想守护的东西。

  大楚,对于桓尹来说,就是要守住的东西,所以,他不容许任何人来侵犯这个神圣……

  可卫蓉儿在帮卫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与他们对立,卫凌是残害大楚的毒瘤,而她是帮?#20303;?br />
  利用不耻行径劫夺官银,之前巴蜀的灾祸,朝廷也没少发赈灾银?#21073;?#20026;何到了百姓口中却是朝廷不作为?

  皆是因为卫家暗地劫夺,?#20174;摹?#27743;楚、巴蜀等地连成了一串,夺得朝廷物资之后,阻断朝廷对百姓施恩,也阻断百姓对朝廷的依赖。

  所以,朝廷对于这几个地方的百姓而言,可有可无,只要有卫家,?#26032;?#23478;就好。

  可事实并非如此,是卫家做了?#36824;?#20043;事,而卫蓉儿掌家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故作仁义,惹得百姓尊崇,暗地里侵?#21019;?#26970;。

  她用这种方法,想要夺得桓尹的注意,却不知桓尹最耻的就是祸国殃民之人,最不屑的就是利用百姓之人!

  一步?#21073;?#32456;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小丑。

  看在桓尹眼中,她所做的一切,?#36824;?#26159;一个笑话,而不久之后,桓尹便会彻底忘记这么一个角色。

  卫蓉儿将眼泪擦干,眼神陡然变得狠厉,管家?#27493;?#20102;来,躬身等着她的吩咐。

  “既如此,我又有什么好顾忌的?”

  卫蓉儿转身看向管家,然后冷声吩咐,“今日在府外动手,务必要让乔庄有去无回!”

  “是,大小姐。”

  ******

  少羽和乔庄自然是空手而归,乔洛之前的住处没有一个人,听邻居说已经走了两三个月了。

  乔庄心里默默算了下日子,正巧是璃王身死的时候,那也就意味着乔洛早早就出发去了临安,可是这人一直都没到临安去,看来……

  她和少羽对视一眼,然后?#36824;?#37051;居便离去了,乔庄问道:

  “乔……我哥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少羽却是摇摇头,“没有尸体,就不会有什么。”

  乔庄站定回头看他,问道:“那会不会是谁抓了他?”

  少羽点点头,“有这个可能,你哥哥?#20040;?#20063;是当今女帝的兄长,抓他可比杀了他更有?#20040;Α!?br />
  “能用我哥哥来威胁我?”

  “也可能,谁知道呢。”

  乔庄觉得,这事情得多想一想,没有尸体,没有人影,无影无踪,乔洛同九殿下一样居住徐州,而璃王起事之后,乔洛就带着妻儿来了?#20174;?#36530;避。

  彼时的徐州也被卷入朝堂,也就?#20174;?#36825;一带稍微稳定些,本来乔洛是要安顿好妻儿便去临安,却没想到传来母亲身死的消息。

  可谁能想?#21073;?#20182;连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21073;?#36824;连带着妻儿都被抓住。

  当然,这时的乔庄是不知道的,?#36824;?#22905;和少羽隐隐都觉得可能有卫家的手笔,只是不知卫家为?#25105;?#25235;乔洛,而且他们在卫府也没有感到可疑之处。

  两人问完便在?#20174;慕?#19978;逛一逛,?#20174;?#20037;旱无雨,水井也?#34892;?#24178;枯,百姓被阳光?#19997;?#24471;厉害,尽寻那阴凉地方。

  而此时,在阴凉处看着这穿着光鲜的二?#35828;模?#19981;仅是平民百姓,还有暗夜?#31508;幀?br />
  两人走着,突然前方人头攒动,有人不经意撞了少羽一下,少羽刚要出声,便见身前那人一抬头,拉着少羽就道:

  “夜南王,太好了,郡丞正要与你谈及赈灾一事,奴才可是找了?#20040;?#21322;城才找到你。”

  这奴仆确实是郡丞身边的人,而也确实是问过卫府找到的他们,少羽颇?#34892;?#23244;弃地抽出衣袖,那奴仆讪讪一笑。

  少羽看向乔庄,后者确实极为懂事地点点头,“你去吧,我有汐文和暗牙护送着呢。”

  当然,此时的暗牙隐在了暗处,少羽不禁抬头看了看,想着暗牙能从哪儿冒出来呢?

  赈灾一事是个大事,少羽自然会去,嘱咐了她几句,便转身跟着那奴仆离去了。

  那奴仆转身之际,目光?#34892;?#28216;移,不太敢正视乔庄,又往别处扫了扫。

  而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落入了乔庄的眼里,她?#34892;?#35815;异,突然见到从一旁?#33080;?#22909;几个人影,奔着少羽离去的方向,而且每个人都?#34892;?#26432;气腾腾。

  乔庄一惊,立马唤道:“暗牙,快去保护少羽!”

  暗牙?#34892;?#36831;疑,乔庄却道:“快去,你没看到那些人都追着他吗?”

  暗牙自然是看到了,可他要保护的人是乔庄,乔庄一跺脚,?#22868;?#36947;:

  “我这儿还有汐文,那些人冲着他去的,你再不去,一会儿出事了怎么办?”

  暗牙想想,觉得也是,那几个人一看就是身手极好的,虽说少羽?#19981;?#21151;夫,但双拳难敌四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姑娘在这儿莫要乱动,暗牙速速就回!”

  乔庄点点头,就见头上“嗖”地一声,飞出去一个人影,看得乔庄一阵感?#23613;?br />
  要比快,她肯定比不上暗牙,所以叫暗牙前去保护少羽,她想到之前暗杀少羽的人,便?#34892;?#23475;怕这些人为了杀人灭口。

  虽说,她也心中存疑,明明现在并不是最佳的杀人时机,卫家为?#25105;?#32852;合郡丞动手,?#36824;?#22905;看少羽危险,也?#36824;?#21450;到很多。

  汐文在一旁也?#34892;?#22855;怪,问道:“姑娘,你说卫蓉儿这么快就要动手了?”

  乔庄却是摇摇头,“不知,?#36824;?#25105;是她,便不会选择这么一个时机,至少要一举歼灭才是。”

  她这话是玩笑出口的,可却没想到一语成谶,笑意未满,戛然而止,汐文身后出现几个冷面?#31508;鄭?#20052;庄还未?#20174;?#36807;来,汐文身后的人就开始动起了手。

  这些人是?#36824;?#34903;上有无百姓,看起来是势在必得,一个人捂住汐文口鼻,一个人冲上前来抓向乔庄的肩膀。

  汐文还?#34892;?#24847;识,向后一扫腿,却见那人一个膝盖顶过去,便将汐文的要背狠狠一踢,疼得汐文额上冒起了细?#26775;?#38543;着那迷魂香,人也彻底昏了过去。

  一个会武功的姑娘倒下了,乔庄更是没什么招架之力,呵呵一笑,刚要再跑,就被身后之人以同样的办法,捂住她口鼻迷昏了过去。

  迷昏之前,她只有一个想法?#26097;?#34382;离?#21073;?#19968;举歼灭!

  …………

  乔庄被捂住口鼻之时,故意闭气,才少吸食迷魂香,隐约间听见有人说话,侧耳一听,并不睁眼。

  只听一个女子冷冷道:“醒了吧?不醒,要不要我找人给你泼泼水?”

  乔庄一听这话,?#26085;?#24320;一只眼,看清?#22235;?#22899;子容颜,随即两只眼一起睁开,嬉笑道:

  “哎?#21073;?#37266;了,醒了,不知卫大小姐这是要做什么?#21073;俊?br />
  这女子赫然就是卫蓉儿,卫蓉儿不理会她的嬉笑,站起身,冷冷走到她身前,用纤细的手指挑起她的下?#20572;?#21520;气如兰,“乔庄,别跟我装,今日,我给你个惊喜。”

  说罢,就冲后面的手下摆了摆手,手下一点头,出门就从外面捞进来一人,那男子的眼睛被一个黑布条覆上,衣着看起来还算光鲜。

  那男子被人一推,便倒在地上,乔庄眨眨眼,?#34892;?#19981;解地看着那个男人。

  对于卫蓉儿来说,意料之中的大惊失色并未见?#21073;?#21453;倒是看到乔庄一脸茫然,不是兄妹吗?怎么好似全然不在意似的?

  卫蓉儿自然不知真正的九殿下与乔洛关系不好,更不知眼前这个压根就不是真正的九殿下。

  ?#36824;?#23601;算是真正的九殿下,?#19981;?#22312;见到乔洛的那一刻闪过一丝疑惑,可乔庄除了茫然还是茫然,但好在她脑子还算好?#26775;?#36716;瞬之间就明白了过来。

  这男人应该是乔洛无疑!

  果然,有人将那黑布条解开,乔洛定睛一看,就见到了乔庄,?#34892;?#24778;疑地唤了声,“小九?”

  如此这般,乔庄也算是确定了眼前这?#35828;?#36523;份,果然就是乔洛!

  然后,她故作惊喜,努力挤出几滴眼泪,可惜还是徒?#20572;?#20294;好在能带着一?#38752;?#33108;,“呜呜呜,哥哥,小九终于见到你了……”

  而对于乔洛来说,更是茫然,除了迷茫还是迷茫……

  他记忆中的小九不是这般的,而?#25671;?#23545;于他来说,总觉得哪里?#27490;?#30340;,可是又说不?#20384;礎?br />
  而卫蓉儿却不这么以为,还以为乔庄是真情流露,在心里更加鄙夷,更觉得她是个没用的人。

  “?#20040;?#26159;个女帝,哭哭啼啼像什么模样,果然是个没指望的,难怪丞相要除?#22235;恪!?br />
  这话说完,就等着看乔庄失落伤心失望的情绪。

  可惜,乔庄除了一呆,便是毫无情绪,她貌似明白了卫蓉儿的意思……

  卫蓉儿将乔洛抓来,又说那样的话,好似桓尹已经背叛了她,其实就是要击溃她的心里防线,看来卫蓉儿还是个心理学高手。

  可惜,卫蓉儿低估了她……

  她是乔庄,不是真正的九殿下,对于眼前的乔洛,她也只觉得是个陌生人,而桓尹背叛她,她更是不信,因为若是桓尹要背叛她,从一开始就不会将她接进宫中,更何况如今他俩已经确定了心意,卫蓉儿与桓尹之前又没见过,乔庄怎么也不会信她的话的。

  可在卫蓉儿心中,她就是那种说上几句话就盲目相信的姑娘,是个不用脑子的傀儡,所以今日如此肆无忌惮地说些子虚乌有之事。

  ?#36824;?#20026;了配合卫蓉儿,乔庄故意挤了挤眼泪,?#34892;?#19981;敢置信问道:

  “你你你……你说桓尹?”

  然后顿了顿,又大惊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一旁的乔洛皱紧了眉头,觉得今日的小九?#34892;?#19981;同,?#34892;?#24618;,若是往日她被抓了,一定是闹得这些人不得安生的,大吼大叫一定会有的,可今日的她,虽是震惊但还带着些沉稳。

  而卫蓉儿完全?#20004;?#22312;自己的得意之中,全然不在意这一切是否?#20384;恚?#21548;着她的问话,只是冷嗤一声,刚要回答,就听乔洛问道:

  “你把我们抓来究竟是为什么?”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718649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