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究竟是為什么?

第一百四十七章 究竟是為什么?


  他回絕得干脆,起身就要離去,而衛蓉兒呆愣愣地雙手捧著那些紙,然后又聽那聲音仿若惡魔在身后響起,

  “啊,本相忘了告訴你,年少所作,皆是本相的弟弟冒著本相的名頭所作。”

  衛蓉兒身子一僵,捧著紙的雙手顫抖個不停,身后那聲音又陡然響起,

  “因為本相的東西素來不愛外傳。”

  轟!

  終于明白什么叫一場空,她有念想,可如今再看這些念想竟覺得全是諷刺,身后的腳步聲響起,那人已是走遠。

  衛蓉兒大喊一聲,將手里的紙撕扯個粉碎,然后大笑不止。

  屋外的管家看著一臉神清氣爽心情甚好的桓尹,然后聽著屋內女子的嘶吼和狂笑,一時之間,腳步挪不動,心里更是梗得慌。

  “錯的,全是錯的,桓尹!”

  她大喝一聲,用盡了力氣,她從十歲開始接管衛家,便從叔父那兒得知有一少年名為桓尹。

  其才,名動大楚,其人,艷絕天下。

  精才絕艷不過如此,她便想著,總有一日她也能與他并肩,所以,抄謄他的詩詞,仰慕他這個人。

  她知道,能年紀輕輕成為一國之相,位及權臣,絕非僅僅一點才華,更不是靠著他的好相貌,而是他足夠心狠,足夠智慧卓絕。

  所以,她讀史書,讀兵法,就是為了有一日能讓他看到她。

  她一步步,一點點成長起來,幫著叔父做事,她也心狠,是要與他足夠的心狠,她毒辣,是沒有一絲感情的毒辣,以為這般就可以與他相配。

  可惜,她不懂……

  桓尹是生活在黑暗之下,他需要的是一盞燈,指引他方向的燈。

  桓尹是生活在地獄之中,他需要的是一米陽光,可以溫暖他心房的太陽。

  而對于桓尹來說,喬莊就是那一盞燈,那一米陽光。

  而衛蓉兒注定芳心錯付,她從來沒有見過桓尹,如何去懂桓尹?

  更何況她所了解的,都是別人口中的桓尹,她從不知道桓尹真正需要的,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更不知桓尹所做的是為何。

  所以,她從一開始就走錯了路,一條和桓尹相反的路。

  桓尹心狠,卻是對敵人,桓尹不毒辣,因為他的心中有著自己想守護的東西。

  大楚,對于桓尹來說,就是要守住的東西,所以,他不容許任何人來侵犯這個神圣……

  可衛蓉兒在幫衛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與他們對立,衛凌是殘害大楚的毒瘤,而她是幫兇。

  利用不恥行徑劫奪官銀,之前巴蜀的災禍,朝廷也沒少發賑災銀兩,為何到了百姓口中卻是朝廷不作為?

  皆是因為衛家暗地劫奪,淮幽、江楚、巴蜀等地連成了一串,奪得朝廷物資之后,阻斷朝廷對百姓施恩,也阻斷百姓對朝廷的依賴。

  所以,朝廷對于這幾個地方的百姓而言,可有可無,只要有衛家,有洛家就好。

  可事實并非如此,是衛家做了不軌之事,而衛蓉兒掌家之后,更是變本加厲,故作仁義,惹得百姓尊崇,暗地里侵蝕大楚。

  她用這種方法,想要奪得桓尹的注意,卻不知桓尹最恥的就是禍國殃民之人,最不屑的就是利用百姓之人!

  一步步,終是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小丑。

  看在桓尹眼中,她所做的一切,不過是一個笑話,而不久之后,桓尹便會徹底忘記這么一個角色。

  衛蓉兒將眼淚擦干,眼神陡然變得狠厲,管家也進了來,躬身等著她的吩咐。

  “既如此,我又有什么好顧忌的?”

  衛蓉兒轉身看向管家,然后冷聲吩咐,“今日在府外動手,務必要讓喬莊有去無回!”

  “是,大小姐。”

  ******

  少羽和喬莊自然是空手而歸,喬洛之前的住處沒有一個人,聽鄰居說已經走了兩三個月了。

  喬莊心里默默算了下日子,正巧是璃王身死的時候,那也就意味著喬洛早早就出發去了臨安,可是這人一直都沒到臨安去,看來……

  她和少羽對視一眼,然后謝過鄰居便離去了,喬莊問道:

  “喬……我哥哥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少羽卻是搖搖頭,“沒有尸體,就不會有什么。”

  喬莊站定回頭看他,問道:“那會不會是誰抓了他?”

  少羽點點頭,“有這個可能,你哥哥好歹也是當今女帝的兄長,抓他可比殺了他更有好處。”

  “能用我哥哥來威脅我?”

  “也可能,誰知道呢。”

  喬莊覺得,這事情得多想一想,沒有尸體,沒有人影,無影無蹤,喬洛同九殿下一樣居住徐州,而璃王起事之后,喬洛就帶著妻兒來了淮幽躲避。

  彼時的徐州也被卷入朝堂,也就淮幽這一帶稍微穩定些,本來喬洛是要安頓好妻兒便去臨安,卻沒想到傳來母親身死的消息。

  可誰能想到,他連母親最后一面都見不到,還連帶著妻兒都被抓住。

  當然,這時的喬莊是不知道的,不過她和少羽隱隱都覺得可能有衛家的手筆,只是不知衛家為何要抓喬洛,而且他們在衛府也沒有感到可疑之處。

  兩人問完便在淮幽街上逛一逛,淮幽久旱無雨,水井也有些干枯,百姓被陽光炙烤得厲害,盡尋那陰涼地方。

  而此時,在陰涼處看著這穿著光鮮的二人的,不僅是平民百姓,還有暗夜殺手。

  兩人走著,突然前方人頭攢動,有人不經意撞了少羽一下,少羽剛要出聲,便見身前那人一抬頭,拉著少羽就道:

  “夜南王,太好了,郡丞正要與你談及賑災一事,奴才可是找了好大半城才找到你。”

  這奴仆確實是郡丞身邊的人,而也確實是問過衛府找到的他們,少羽頗有些嫌棄地抽出衣袖,那奴仆訕訕一笑。

  少羽看向喬莊,后者確實極為懂事地點點頭,“你去吧,我有汐文和暗牙護送著呢。”

  當然,此時的暗牙隱在了暗處,少羽不禁抬頭看了看,想著暗牙能從哪兒冒出來呢?

  賑災一事是個大事,少羽自然會去,囑咐了她幾句,便轉身跟著那奴仆離去了。

  那奴仆轉身之際,目光有些游移,不太敢正視喬莊,又往別處掃了掃。

  而這一系列的動作都落入了喬莊的眼里,她有些詫異,突然見到從一旁閃出好幾個人影,奔著少羽離去的方向,而且每個人都有些殺氣騰騰。

  喬莊一驚,立馬喚道:“暗牙,快去保護少羽!”

  暗牙有些遲疑,喬莊卻道:“快去,你沒看到那些人都追著他嗎?”

  暗牙自然是看到了,可他要保護的人是喬莊,喬莊一跺腳,急急道:

  “我這兒還有汐文,那些人沖著他去的,你再不去,一會兒出事了怎么辦?”

  暗牙想想,覺得也是,那幾個人一看就是身手極好的,雖說少羽也會功夫,但雙拳難敵四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那姑娘在這兒莫要亂動,暗牙速速就回!”

  喬莊點點頭,就見頭上“嗖”地一聲,飛出去一個人影,看得喬莊一陣感嘆。

  要比快,她肯定比不上暗牙,所以叫暗牙前去保護少羽,她想到之前暗殺少羽的人,便有些害怕這些人為了殺人滅口。

  雖說,她也心中存疑,明明現在并不是最佳的殺人時機,衛家為何要聯合郡丞動手,不過,她看少羽危險,也沒顧及到很多。

  汐文在一旁也有些奇怪,問道:“姑娘,你說衛蓉兒這么快就要動手了?”

  喬莊卻是搖搖頭,“不知,不過我是她,便不會選擇這么一個時機,至少要一舉殲滅才是。”

  她這話是玩笑出口的,可卻沒想到一語成讖,笑意未滿,戛然而止,汐文身后出現幾個冷面殺手,喬莊還未反應過來,汐文身后的人就開始動起了手。

  這些人是不管街上有無百姓,看起來是勢在必得,一個人捂住汐文口鼻,一個人沖上前來抓向喬莊的肩膀。

  汐文還有些意識,向后一掃腿,卻見那人一個膝蓋頂過去,便將汐文的要背狠狠一踢,疼得汐文額上冒起了細汗,隨著那迷魂香,人也徹底昏了過去。

  一個會武功的姑娘倒下了,喬莊更是沒什么招架之力,呵呵一笑,剛要再跑,就被身后之人以同樣的辦法,捂住她口鼻迷昏了過去。

  迷昏之前,她只有一個想法:調虎離山,一舉殲滅!

  …………

  喬莊被捂住口鼻之時,故意閉氣,才少吸食迷魂香,隱約間聽見有人說話,側耳一聽,并不睜眼。

  只聽一個女子冷冷道:“醒了吧?不醒,要不要我找人給你潑潑水?”

  喬莊一聽這話,先睜開一只眼,看清了那女子容顏,隨即兩只眼一起睜開,嬉笑道:

  “哎呀,醒了,醒了,不知衛大小姐這是要做什么呀?”

  這女子赫然就是衛蓉兒,衛蓉兒不理會她的嬉笑,站起身,冷冷走到她身前,用纖細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吐氣如蘭,“喬莊,別跟我裝,今日,我給你個驚喜。”

  說罷,就沖后面的手下擺了擺手,手下一點頭,出門就從外面撈進來一人,那男子的眼睛被一個黑布條覆上,衣著看起來還算光鮮。

  那男子被人一推,便倒在地上,喬莊眨眨眼,有些不解地看著那個男人。

  對于衛蓉兒來說,意料之中的大驚失色并未見到,反倒是看到喬莊一臉茫然,不是兄妹嗎?怎么好似全然不在意似的?

  衛蓉兒自然不知真正的九殿下與喬洛關系不好,更不知眼前這個壓根就不是真正的九殿下。

  不過,就算是真正的九殿下,也會在見到喬洛的那一刻閃過一絲疑惑,可喬莊除了茫然還是茫然,但好在她腦子還算好使,轉瞬之間就明白了過來。

  這男人應該是喬洛無疑!

  果然,有人將那黑布條解開,喬洛定睛一看,就見到了喬莊,有些驚疑地喚了聲,“小九?”

  如此這般,喬莊也算是確定了眼前這人的身份,果然就是喬洛!

  然后,她故作驚喜,努力擠出幾滴眼淚,可惜還是徒勞,但好在能帶著一絲哭腔,“嗚嗚嗚,哥哥,小九終于見到你了……”

  而對于喬洛來說,更是茫然,除了迷茫還是迷茫……

  他記憶中的小九不是這般的,而且……對于他來說,總覺得哪里怪怪的,可是又說不上來。

  而衛蓉兒卻不這么以為,還以為喬莊是真情流露,在心里更加鄙夷,更覺得她是個沒用的人。

  “好歹是個女帝,哭哭啼啼像什么模樣,果然是個沒指望的,難怪丞相要除了你。”

  這話說完,就等著看喬莊失落傷心失望的情緒。

  可惜,喬莊除了一呆,便是毫無情緒,她貌似明白了衛蓉兒的意思……

  衛蓉兒將喬洛抓來,又說那樣的話,好似桓尹已經背叛了她,其實就是要擊潰她的心里防線,看來衛蓉兒還是個心理學高手。

  可惜,衛蓉兒低估了她……

  她是喬莊,不是真正的九殿下,對于眼前的喬洛,她也只覺得是個陌生人,而桓尹背叛她,她更是不信,因為若是桓尹要背叛她,從一開始就不會將她接進宮中,更何況如今他倆已經確定了心意,衛蓉兒與桓尹之前又沒見過,喬莊怎么也不會信她的話的。

  可在衛蓉兒心中,她就是那種說上幾句話就盲目相信的姑娘,是個不用腦子的傀儡,所以今日如此肆無忌憚地說些子虛烏有之事。

  不過,為了配合衛蓉兒,喬莊故意擠了擠眼淚,有些不敢置信問道:

  “你你你……你說桓尹?”

  然后頓了頓,又大驚問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一旁的喬洛皺緊了眉頭,覺得今日的小九有些不同,有些怪,若是往日她被抓了,一定是鬧得這些人不得安生的,大吼大叫一定會有的,可今日的她,雖是震驚但還帶著些沉穩。

  而衛蓉兒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得意之中,全然不在意這一切是否合理,聽著她的問話,只是冷嗤一聲,剛要回答,就聽喬洛問道:

  “你把我們抓來究竟是為什么?”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18649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双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下 单机天津麻将 麻将有番是什么意思 今晚必中四不像图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下载 极速飞艇彩票直播 国企理财平台排名 正规的棋牌游戏?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电 江苏e足彩球走势图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267 辽宁快乐12组选走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