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換郡丞

第一百四十一章 換郡丞


  最終桓齊也沒有留在榮府,榮佳妮這是一顆芳心明許,卻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了。

  喬莊看得出桓尹調侃歸調侃,但心里肯定是不會把桓齊給扔在這兒的,更何況桓齊心里想著的就他的主子。

  桓齊今年也不過十九,在喬莊看來還小著呢,不過還是調侃了一句:

  “不錯嘛小桓齊,人家姑娘也漂亮得很,你艷福不淺嘛。”

  桓齊抽抽嘴角,怎么自己就變成“小桓齊”了呢?

  而且艷福不淺?這個詞能這么用?

  桓齊總覺得,陛下的文學功底和文字功底總是差那么一點兒。

  喬莊搖搖頭,頗為感慨道:“這么漂亮的姑娘,你都不要,偏要你主子那個臭狐貍,嘖嘖嘖。”

  桓齊再次抽抽嘴角,陛下這是在罵主子是臭狐貍嗎?

  狐貍就狐貍唄,他也覺得自家主子像狐貍一般狡猾,可也不能用個“臭”字啊!

  喬莊以為自己聲音壓得夠低,離桓尹夠遠,哪成想耳邊突然響起那人清冷的聲音:“你說我是什么?”

  喬莊聽著這聲,不禁打了個哆嗦,訕訕地轉過身,干笑道:

  “說你宇宙無敵超級帥!”

  桓尹皺著眉頭,聽不明白她的話,喬莊立馬上前給他捏捏胳膊,松松筋骨,說道:“就說說你豐神俊朗,豈是那等凡夫俗子?”

  “是嗎?”

  桓尹半瞇著眸子打量著她,其實他早就聽到她說的壞話,只是不想拆穿,與她這般斗嘴也是極好的。

  少羽看著二人之間的你來我往,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走上前輕咳一聲,便道:

  “今日就啟程吧!”

  少羽剛剛拽過了榮大人,說了些為何桓齊不能留在榮府之事,如今事情也處理完了,就準備啟行了。

  桓尹倒是說:“留宿一晚,讓馬好生歇歇。”

  這語氣很輕,可少羽偏生覺得這人就是在和他作對,尤其看到喬莊點頭,

  “對對對,忙了這許久,我都累了!”

  少羽:“……”

  她也沒怎么出力啊?還累?

  桓齊倒是不關心什么時候走,就是有些好奇少羽怎么和榮大人說的,榮大人現在不僅不說招他當女婿的事了,還見著他繞道走了。

  這么想著,桓齊便湊上前問道:“夜南王,您怎么說服榮大人的啊?”

  不僅桓齊好奇,喬莊也好奇,連忙也問道:“是啊,你怎么說的?”

  少羽瞥了一眼桓尹,打量了一番桓齊,嘴角勾起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說道:

  “就說你不行啊!”

  桓齊:“……”

  少羽說完,就在前面瀟灑離開,喬莊憋笑不止,桓尹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徒留桓齊一個人在背后跳腳。

  所以說,一切還是回到原點,真的讓人家榮大人以為他不行了?

  桓齊無語問蒼天,總覺得夜南王是把對主子的不爽轉嫁到了他的身上,無奈一嘆,覺得還得找主子補償他,至少他都準備為了主子終身不娶了,怎么也得把他的俸祿給補上吧!

  喬莊湊到少羽跟前,扯了扯他衣袖,說道:“你把他都嚇壞了,真這么說的啊?”

  喬莊覺得,少羽應該不至于說這樣的話,應該就是嚇唬嚇唬桓齊。

  可少羽卻是瞥她一眼,又看向一旁的桓尹,聳了聳肩,說道:

  “我真這么說的!”

  喬莊這時候真信了他的話,一臉驚奇,隨即轉過身,頗有些同情地拍拍桓齊的肩膀,“哎,年紀輕輕,哎……”

  桓齊覺得今日出門不利,要不然,怎么一個一個都這般對他?

  當然,他們沒看見少羽轉身之際那抹得逞的笑意,他自然是沒那么說,只是對榮大人說了句:“這個護衛你可不能留,要知道他們來自臨安,作甚就要管你這事,好好用腦子想想。”

  榮大人一聽,腦子轉了好幾個彎也沒懂,但是看到了少羽拿出的玉牌,便是了然了他的身份,這么一想,那兩人也是不得了的身份,便說什么也不再多留他們了。

  于是,留宿一晚,眾人就離開蒼江郡了,通過蒼江郡慢慢也就到了巴蜀腹地,再來個五六天估計就能離開巴蜀了。

  蜀郡郡丞也是個見利忘義的,若非他從中幫忙,落秋風也不會這么容易地擺脫嫌疑,嫁禍給榮大人,不過這種事,因著喬莊和桓尹的身份不能暴露,自然就落在了少羽的頭上。

  蜀郡停留之時,少羽便用她欽賜的玉牌,直接說了句,

  “不能辜負陛下所托,你且引咎離職吧。”

  蜀郡郡丞聞言,眼一翻就昏了過去,昏過去了,少羽只是擺擺手,命人給拖下去,然后將他家都給抄了。

  喬莊看那郡丞肚子鼓鼓,一身肥肉真是沒白長,生生靠了六個人給他抬走的。

  少羽翻看了下郡丞府邸里的折子,看看這人都處理什么東西,卻盡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禁冷嗤一聲,“食君俸祿擔君之憂,他可倒好,就知道怎么吃了!”

  少羽的語氣很是輕蔑,喬莊有些好奇,也拿過來掃了一眼,不由抽了抽嘴角,那上面盡是些李家大嫂的鴨丟了,王家媽媽的雞蛋沒了……

  喬莊連連點頭,覺得少羽說的十分對,也道:“讓他引咎離職都是便宜他了。”

  “還有抄家外加一百大板!”

  少羽補充了一句,喬莊轉了轉眼珠,覺得這樣倒也算是好生懲罰他一番,也不知蜀郡郡丞能否受得了那一百大板,不過他皮肉比較厚,應該是挨得過的。

  也幸得蒼江郡和清源鎮的姑娘們沒什么損失,要不然他的腦袋都得分家!

  “這蜀郡不能沒了管事的啊,他下任了,誰來繼任啊?”喬莊比較憂心這事。

  “聽聞之前的曹主簿是個愛子愛民的,卻與現任郡丞不和而離了官,此人可用。”

  桓尹于堂下筆直而立,陽光傾灑,襯得他恍若林間仙人,緩緩而說出,便定了一人之職。

  而這一刻,喬莊也明白了,桓尹是個耳聽六路眼觀八方的,在臨安許久,卻能知道各地之情況,剛到蜀郡,就將蜀郡的情況摸了個透。

  少羽也點點頭,應道:“之前在江楚也聽聞過曹主簿之名,確實是個可靠的。”

  于是,這新任郡丞就這么定了下來,不過還要呈到臨安,由喬莊下令,曹主簿才能正式就任,現在不過是個代任的。

  見到曹主簿,喬莊是極為滿意的,是個風骨卓絕的中年男子,一身灰衣,有些像教書先生,也看得出他的清貧,是個不貪不敗的,為人又不卑不亢,很是讓人欣賞。

  曹主簿沒想到,自己突然之間就能從一個丟了官的變成一個郡丞,心中雖覺得萬分神奇,可面上還是一派云淡風輕。

  “曹主簿,不,現在該喚你曹郡丞了,今日以后,巴蜀百姓的安穩可就要靠你了。”

  少羽端坐于諸位,緩緩說出這句話,沒了往日嘻哈模樣,眸子里盡是冷凝。

  曹郡丞連忙躬身應是,承諾道:“臣一定不遺余力,為百姓造福,臣在此叩謝夜南王!”

  說罷,就行了個大禮,少羽也受著了,點點頭便道:

  “本王自是信你的,好生為陛下做事,為百姓做事!”

  “臣定當義不容辭!”

  二人又說了些官話,就聽少羽問道:“本王向你打聽個人,不知曹郡丞可聽李安這個人?”

  曹郡丞聞言一愣,他是去過江楚的,江楚斷橋一事他也是知道的,聽少羽這么問,連忙回道:“回王爺,這李安,臣自然是聽過的,不知王爺……”

  少羽看他樣子便也不知什么,回道:“江楚斷橋,李安失蹤了。”

  曹郡丞一驚,喃喃道:“失蹤了?”

  少羽點點頭,又道:“本王是奉命來查江楚斷橋一事,這李安是個重要的人證。”

  曹郡丞是個聰明人,并沒有問明明去查的是江楚,怎的來了巴蜀?畢竟他懂得,越是身居高位,越有很多身不由己。

  而且江楚之事也算得上牽連甚廣,而夜南王身邊連個像樣的護衛都沒有,怕是有些貓膩,不過曹郡丞也沒有言明,畢竟人家王爺也沒有向你要人護送,還是不說為妙,免得落了人家面子。

  喬莊聽著少羽的問話,覺得這淮幽、江楚甚至是巴蜀都不太平,這幾處相連,有很多時候都是相通的,對于衛家來說更是。

  衛家宗祠在淮幽,大部分勢力都在這一代,江楚之事,定是衛家所為,可衛家竟也派人暗殺少羽,看來勢必要來個魚死網破。

  楊侍郎失蹤,李安失蹤,暗殺少羽,喬莊想,她倒要看看衛家還有什么做不出來的!

  …………

  從蜀郡出來,一路向西,便能行至淮幽,還未及城中,就有人急不可耐地要動手了。

  雖然淮幽衛家人并不知道喬莊和桓尹的到來,但對少羽還是十分熟悉的,黑衣人本以為只有少羽一人,卻不想還有這么多人也跟著少羽來了淮幽,眼中都閃過一絲詫異,不過轉瞬之間,就提起大刀沖了上來。

  喬莊抽抽嘴角,也不給個喘氣的機會,就這么直沖沖地來了?

  少羽冷哼一聲,“真是不死不休啊!”

  說罷,就將眼前的黑衣人劈過來的刀往旁邊一送,一掌打在那人胸口,而其他黑衣人也沖上來圍堵眾人,桓齊等人皆拔劍而對。

  桓尹則是將喬莊護在身后,還有心情調侃,說道:

  “咱們只管看看,看看桓齊他們的功夫長進沒有。”

  喬莊暗戳戳翻了個大白眼,敢情不用他動手了,只管出個眼睛,要是桓齊聽見了,指不定怎么心傷呢。

  來了有十多個黑衣人,而且看得出來,衛家派的都是高手,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少羽不能活著回臨安。

  衛家早在少羽離開蒼江郡,前往淮幽之時,便得了信,原本以為只有他一人,遂也只派了十個高手而已,卻不想他們根本就不是桓齊他們的對手。

  節節敗退,個個受傷。

  很好!

  喬莊眼睛一亮,莫名有些驕傲,衛家那幾個老不死的,讓他們瞎咋呼,找到他們把柄,看回去怎么收拾他們!

  打頭的兩個黑衣人相互對視一眼,其中一個冒險要去捉桓尹身后的喬莊,畢竟女子要比男子好抓,更何況他們認定了眼前的矜貴男子并不會武。

  而事實是,桓尹不是不會武,而是不屑與和他們打,更嫌臟。

  果然,其中一人還未貼近二人,就被從天而降的渾身黑漆漆的暗牙給斬斷了手。

  “啊!!!”

  凄厲的大叫聲響起,暗牙拿著大刀保護在桓尹和喬莊身前,只露著一雙眼睛,冷冷地盯視著前面的黑衣人。

  喬莊眼眸一亮,喊道:“暗牙!”

  原來暗牙真的一直跟著他們,那時雖說要多個房間,可暗牙卻是沒出現,倒是桓尹一個人霸著一間屋子,每每想到那兒,就覺得桓尹有富貴病。

  黑衣人看著多出來的人,又看看自己兄弟的斷臂,相互看了一眼,便要撤退,可桓齊他們哪會給這個機會,寒芒一現,冰刃一劃,便是血肉橫飛。

  喬莊被他們這狠勁嚇得不禁閉上眼睛,倒是桓尹在她耳側輕柔出聲,

  “放心,濺不到你身上。”

  在他心里,她該是干干凈凈的,所以不會讓那臟污的血濺染她一分。

  他的聲音本是輕柔的,可偏聽在喬莊耳里,卻是有些淡漠的,早就知道,在桓尹心中,沒誰的命值得可惜,何況還是這些殺手!

  喬莊抬眸一笑,便道:“要是濺了,也是先濺到你身上。”

  她也有了心思和他玩笑,可以說她在試著向他靠近。

  桓尹聞言,也不禁笑開了去,自然是先濺到他身上,因為他會護著她……

  暗牙見收拾完這些人,躬身對喬莊行了個禮,便“嗖”的一聲飛走了,喬莊默然,果然是個暗夜里的男人啊!

  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一場戰局,并不耽誤他們許久,剛要踏步,便見側面又出現幾人,桓齊等人剛收進去的刀,又要拔出來。

  “且慢!”少羽豎起手掌,說了一聲。

  桓齊等人頓住動作,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只見那側面林子里的人逐漸露出身影,打頭那人赫然就是少羽的貼身侍衛少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21146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排列五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30选5中奖规则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正好黑龙江十一选五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二人麻将app下载送彩金 篮球彩票规则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富曼欧外汇理财平台 海王捕鱼鱼罐厂日期怎么猜 四人打麻将免费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全天 兴动哈尔滨麻将外挂 皇家棋牌平台?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吉林11选5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