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世宠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换郡丞

第一百四十一章 换郡丞

  最终桓齐也没有留在荣府,荣佳妮这是一颗芳心明许,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乔庄看得出桓尹调侃归调侃,但心里肯定是?#25442;?#25226;桓齐给扔在这儿的,更何况桓齐心里想着的就他的主子。

  桓齐今年也?#36824;?#21313;九,在乔庄看来还小着呢,?#36824;?#36824;是调侃了一句:

  “不错嘛小桓齐,人家姑娘也漂亮得很,你艳福不浅嘛。”

  桓齐抽抽嘴角,怎么自己就变成“小桓齐”?#22235;兀?br />
  而且艳福不浅?这个词能这么用?

  桓齐总觉得,陛下的文学功底和文字功底总是差那么一点儿。

  乔庄摇摇头,颇为感慨道:“这么漂亮的姑娘,你都不要,偏要你主子那个臭狐狸,啧啧啧。”

  桓齐再次抽抽嘴角,陛下这是在骂主子是臭狐狸吗?

  狐狸就狐狸呗,他也觉得自家主子像狐狸一般狡猾,可也不能用个“臭”字啊!

  乔庄以为自己声音压得够低,离桓尹够远,哪成想耳边突然响起那人清冷的声音:“你说我是什么?#20426;?br />
  乔庄听着这声,不禁打了个哆嗦,讪讪地转过身,干笑道:

  “说你宇宙无敌超级帅!”

  桓尹皱着眉头,听?#24187;?#30333;她的话,乔庄立马上前给他捏捏胳膊,松松筋骨,说道:“就说说你丰神俊朗,岂是那等凡夫俗子?#20426;?br />
  “是吗?#20426;?br />
  桓尹半眯着眸子打量着她,其实他早就听到她说的坏话,?#30343;?#19981;想拆穿,与她这般斗嘴也是极好的。

  少羽看着二人之间的你来我往,心中?#34892;┎皇?#28363;味,走上前轻咳一声,便道:

  “今?#31449;推?#31243;吧!”

  少羽刚刚拽过了荣大人,说了些为何桓齐不能留在荣府之事,如今事情也处理完了,就准备启行了。

  桓尹倒是说:“留宿一晚,让马好生歇歇。”

  这语气很轻,可少羽偏生觉得这人就是在和他作对,尤其看到乔庄点头,

  “?#36828;远裕?#24537;了这许久,我都累了!”

  少羽:?#21834;?br />
  她也没怎么出力啊?还累?

  桓齐倒是?#36824;?#24515;什么时候走,就是?#34892;?#22909;奇少羽怎么和荣大人说的,荣大人现在不仅不说招他当女婿的事了,还见着他绕道走了。

  这么想着,桓齐便凑上前问道:“夜南王,您怎么说服荣大?#35828;?#21834;?#20426;?br />
  不仅桓齐好奇,乔庄也好奇,连忙也问道:“是啊,你怎么说的?#20426;?br />
  少羽瞥了一眼桓尹,打量了一番桓齐,嘴角勾起一个?#25442;?#22909;意的微笑,说道:

  “就说你不行啊!”

  桓齐:?#21834;?br />
  少羽说完,就在前面潇洒离开,乔庄憋笑不止,桓尹也?#30343;?#24494;微挑了挑眉,徒留桓齐一个人在背后跳脚。

  所以说,一切还是回到原点,真的让人家荣大人以为他不行了?

  桓齐无语?#20160;?#22825;,总觉得夜南王是把对主子的不爽转嫁到了他的身上,无奈一叹,觉得还得找主子补偿他,至少他都准备为了主子终身不娶了,怎么也得把他的俸?#26707;?#34917;上吧!

  乔庄凑到少羽跟前,?#35835;?#25199;他衣袖,说道:“你把他都吓坏了,真这么说的啊?#20426;?br />
  乔庄觉得,少羽应该不至于说这样的话,应该就是吓唬吓唬桓齐。

  可少羽却是瞥她一眼,又看向一旁的桓尹,耸了耸肩,说道:

  “我真这么说的!”

  乔庄这时候真信了他的话,一脸惊奇,随即转过身,颇?#34892;?#21516;情地拍拍桓齐的肩膀,“哎,年纪轻轻,哎……”

  桓齐觉得今日出门不利,要不然,怎么一个一个都这般对他?

  当然,他们没看见少羽转身之际那抹得逞的笑意,他自?#30343;?#27809;那么说,?#30343;?#23545;荣大人说了句:“这个护卫你可不能留,要知道他们来自临安,作甚就要管你这事,好好用脑子想想。”

  荣大人一听,脑子转了?#30473;?#20010;弯也没懂,但?#24378;?#21040;了少羽拿出的玉牌,便是了然了他的身份,这么一想,那两人也是不得?#35828;?#36523;份,便说什么也不再多留他们了。

  于是,留宿一晚,众人就离开苍江郡了,通过苍江郡慢慢也就到了巴蜀腹地,再来个五六天估计就能离开巴蜀了。

  蜀郡郡丞也是个见利忘义的,若非他从中帮忙,落秋风也?#25442;?#36825;么容易地摆脱嫌疑,嫁祸给荣大人,?#36824;?#36825;种事,因着乔庄和桓尹的身份不能暴露,自然就落在了少羽的头上。

  蜀郡停留之时,少羽便用她钦赐的玉牌,直接说了句,

  “不能?#20960;?#38491;下所托,你且引咎离职吧。”

  蜀郡郡丞闻言,眼一翻就昏了过去,昏过去了,少羽?#30343;前?#25670;手,命人给拖下去,然后将他家都给抄了。

  乔庄看那郡丞肚子鼓鼓,一身肥肉真是没白长,生生靠了六个人给他抬走的。

  少羽翻看了下郡丞府邸里的折子,看看这人都处理什么东西,却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禁冷嗤一声,“食君俸?#22351;?#21531;之忧,他可倒好,就知道怎么吃了!”

  少羽的语气很是轻蔑,乔庄?#34892;?#22909;奇,也拿过来扫了一眼,不由抽了抽嘴角,那上面尽是些李家大嫂的?#32423;?#20102;,王家妈妈的鸡蛋没了……

  乔庄连连点头,觉得少羽说的十分对,也道:“让他引咎离职都?#28508;?#23452;他了。”

  “还有抄家外加一百大板!”

  少羽补充了一句,乔庄转了转眼珠,觉得这样倒也算是好生?#22836;?#20182;一番,也不知蜀郡郡丞能否受得?#22235;?#19968;百大板,?#36824;?#20182;皮肉比较厚,应该是挨得过的。

  也幸得苍江郡和清?#20945;?#30340;姑娘们?#30343;?#20040;损失,要不然他的脑袋都得分家!

  “这蜀郡不能没了管事的啊,他下任了,谁来继任啊?#20426;?#20052;庄比?#23244;?#24515;这事。

  “听闻之前的曹主簿是个爱子爱民的,却与现任郡丞不和而离了官,此人可用。”

  桓尹于堂下笔直而立,阳光倾洒,衬得他恍若林间仙人,缓缓而说出,便定了一人之?#21834;?br />
  而这一刻,乔庄也明白了,桓尹是个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在临安许久,却能知道各地之情况,刚到蜀郡,就将蜀郡的情况摸了个透。

  少羽也点点头,应道:“之前在江楚也听闻过曹主簿之名,确实是个可靠的。”

  于是,这新任郡丞就这么定了下来,?#36824;?#36824;要?#23454;?#20020;安,由乔庄下令,曹主簿才能正式就任,现在?#36824;?#26159;个代任的。

  见到曹主簿,乔庄是极为满意的,是个风骨卓绝的?#24515;?#30007;子,一身灰衣,?#34892;?#20687;教书先生,也看得出他的清贫,是个不贪不败的,为人又不卑不亢,很是让人欣赏。

  曹主簿没想?#21073;?#33258;己突然之间就能从一个丢了官的变成一个郡丞,心中虽觉得万分神奇,可面上还是一派云淡风轻。

  ?#23433;?#20027;簿,不,现在?#27809;?#20320;曹郡丞了,今日以后,巴蜀百姓的安稳可就要靠你了。”

  少羽?#20439;?#20110;诸?#21804;?#32531;缓说出这句话,没了往日嘻哈模样,眸子里尽是冷凝。

  曹郡丞连忙躬身应是,?#20449;?#36947;:“臣一定不遗余力,为百姓造福,臣在此?#25932;?#22812;南王!”

  说罢,就行了个大礼,少羽也受着了,点点头便道:

  “本王自是信你的,好生为陛下做事,为百姓做事!”

  “臣定当义不容辞!”

  二人又说了些官话,就听少羽问道:“本王向你打听个人,不知曹郡丞可听李安这个人?#20426;?br />
  曹郡丞闻言一愣,他是去过江楚的,江楚断桥一事他也是知道的,听少羽这么问,连忙回道:“回王爷,这李安,臣自?#30343;?#21548;过的,不知王爷……”

  少羽看他样子便也不知什么,回道:“江楚断桥,李安失踪了。”

  曹郡丞一惊,喃喃道:“失踪了?#20426;?br />
  少羽点点头,又道:“本王是奉命来查江楚断桥一事,这李安是个重要的人证。”

  曹郡丞是个聪明人,并没有问明明去查的是江楚,怎的来了巴蜀?毕竟他懂得,越是身居高?#21804;?#36234;有很多身不由己。

  而且江楚之事也算得上牵连甚广,而夜南王身边连个像样的护卫都没有,怕是?#34892;?#29483;腻,?#36824;?#26361;郡丞也没有言明,毕竟人家王爷也没有向你要人护?#20572;?#36824;是不说为妙,免得落了人家面子。

  乔庄听着少羽的问话,觉得这?#20174;摹?#27743;楚甚至是巴蜀都不太?#21073;?#36825;几处相连,有很多时候都是相通的,对于卫家来说更是。

  卫家宗祠在?#20174;模?#22823;部分势力都在这一代,江楚之事,定是卫家所为,可卫家竟也派人暗杀少羽,看来势必要来个鱼死网破。

  杨侍郎失踪,李安失踪,暗杀少羽,乔庄想,她倒要看看卫?#19968;?#26377;什么做不出来的!

  …………

  从蜀郡出来,一路向西,便能行至?#20174;模?#36824;未及城中,就有人急不可耐地要动手了。

  虽?#25442;从奈?#23478;人并不知道乔庄和桓尹的到来,但对少羽还是十分熟悉的,黑衣人本以为只有少羽一人,却不想还有这么多人也跟着少羽来了?#20174;模?#30524;中都闪过一丝诧异,?#36824;?#36716;瞬之间,就提起大刀冲了?#20384;礎?br />
  乔庄抽抽嘴角,也?#26707;?#20010;喘气的机会,就这么?#32972;?#20914;地来了?

  少羽冷哼一声,“真是不死不休啊!”

  说罢,就将眼前的黑衣人劈过来的刀往旁边一?#20572;?#19968;掌打在那人胸口,而其他黑衣人也冲?#20384;次?#22581;众人,桓齐等人皆拔剑而对。

  桓尹则是将乔庄护在身后,还?#34892;?#24773;调侃,说道:

  ?#38712;?#20204;?#36824;?#30475;看,看看桓齐他们的功夫长进没?#23567;!?br />
  乔庄暗戳戳翻了个大白眼,敢情不用他动手了,?#36824;?#20986;个眼睛,要是桓齐听见了,指不定怎么心?#22235;亍?br />
  来了有十多个黑衣人,而且看得出来,卫家派的都是高手,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少羽不能活着回临安。

  卫?#20197;?#22312;少羽离开苍江郡,前往?#20174;?#20043;时,便得了信,原本以为只有他一人,遂也只派了十个高手而已,却不想他们根本就?#30343;?#26707;齐他们的对手。

  节节败退,个个受伤。

  很好!

  乔庄眼睛一亮,莫名?#34892;?#39556;傲,卫家那几个老不死的,让他们瞎咋呼,找到他们把柄,看回去怎么收拾他们!

  打头的两个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冒险要去捉桓尹身后的乔庄,毕竟女子要比男子好抓,更何况他们认定了眼前的矜贵男子并?#25442;?#27494;。

  而事实是,桓尹?#30343;遣换?#27494;,而是不屑与和他们打,更嫌脏。

  果然,其中一人还未贴近二人,就被从天而降的浑身黑漆漆的暗牙给斩断了手。

  “啊!!!”

  凄厉的大叫声响起,暗牙拿着大刀保护在桓尹和乔庄身前,只露着一双眼睛,冷冷地盯视着前面的黑衣人。

  乔庄眼眸一亮,喊道:“暗牙!”

  原?#31383;?#29273;真的一?#22791;?#30528;他们,那时虽说要多个房间,可暗牙却是没出现,倒是桓尹一个人霸着一间屋子,每?#32943;?#21040;那儿,就觉得桓尹有?#36824;?#30149;。

  黑衣人看着多出来的人,又看看自己兄弟的断臂,相互看了一眼,便要撤退,可桓齐他们哪会给这个机会,寒芒一现,冰刃一划,便是血肉横飞。

  乔庄被他们这狠劲吓得不禁闭上眼睛,倒是桓尹在她耳侧轻柔出声,

  “放心,溅不到你身上。”

  在他心里,她该是干干净净的,所以?#25442;?#35753;那脏污的血溅染她一分。

  他的声音本是轻柔的,可偏听在乔庄耳里,却是?#34892;?#28129;漠的,早就知道,在桓尹心中,没谁的命值得可惜,何况还是这些?#31508;鄭?br />
  乔庄抬眸一笑,便道:“要是溅了,也是先溅到你身上。”

  她也有了心?#24049;?#20182;玩笑,可以说她在试着向他靠近。

  桓尹闻言,也不禁笑开了去,自?#30343;?#20808;溅到他身上,因为他会护着她……

  暗牙见收拾完这些人,躬身对乔庄行了个礼,便“?#30149;?#30340;一声飞走了,乔庄默然,果?#30343;?#20010;暗夜里的男人啊!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一场?#39556;鄭?#24182;不耽误他们许久,刚要踏?#21073;?#20415;见侧面又出现几人,桓齐等人刚收进去的刀,又要拔出来。

  “且慢!”少羽竖起手掌,说了一声。

  桓齐等人顿住动作,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侧面林子里的人逐渐露出身影,打头那人赫然就是少羽的贴身侍卫少澄!

  (http://www.xnmav.club/book_94678/721146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32602;簃.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