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會殺他!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會殺他!


  然后,幾步走到少羽身前,將他引走,“夜南王,請隨我來。”

  少羽跟在他身后,不免回身望了望那個隱蔽的密室,這密室建在樹林之中,旁邊是個假山,卻是與這處相連,也就是說,這個地方可能曾經也是個假山,后來將里面給改建了,如今就成了個密室。

  喬莊看著二人愈走愈遠,不禁又看向這個密室,言譽臨走還吩咐他們看緊,看來洛燕亭就在里面了。

  見再也看不到少羽他們的身影,桓尹袖子一抬,便又有幾人中招,而這幾人甚至連慘叫都來不及,其余人見此,心中大駭。

  其實是他們放松了警惕,以為真正出手的人已走,殊不知還有人藏在暗處,伺機而動,剩下的幾人不足為據,桓尹一個閃身出了去,和他們顫抖片刻,那些人便倒地不起。

  喬莊不禁再次吞了口口水,看著眼前這個好看的男人拿出帕子擦了擦手,便隨手一扔,那帕子便悠悠落在了地上,上面也沒有沾染一滴血。

  看到桓尹,喬莊才知道什么是殺人于無形,在桓尹眼中,人命就是如草芥,他連眼都不抬,就可以輕輕松松殺人。

  看到這群死去的人,那鮮血也還是溫熱的,喬莊有些止不住地想要做嘔,桓尹這才幽幽轉身看向她,看她樣子有些難受,不禁皺眉問道:

  “你怎么了?”

  你怎么了?

  桓尹這么問,喬莊都不知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了,桓尹不懂,桓尹也不知道她會因為看見死人而難受,她沒想過,在這個世界上,她第一個見到的男人,也是見到的殺過最多人的人。

  喬莊搖了搖頭,看向他,微微勾唇,“我沒事。”

  桓尹卻是更加皺緊了眉頭,她不知道她此時的笑比哭還難看,哪里是沒事的樣子?

  “你是未來的帝王,是要看慣生死的,更何況他們為言譽做事,今日不死,明日我也不會放過的。”

  桓尹的語氣很淡,有時候喬莊竟然不得不承認這人說的是對的,若是他們先對自己下手呢?她還能保證不殺他們嗎?

  說到底,好似只是個時間問題。

  可問題并不是殺不殺人,而是……他桓尹太過冷血了。

  桓尹殺人之時,他的眼里沒有任何波瀾,第一次在玉階之上死了百人之時,她還記得他眼底的快意,而這一次,是平淡至極。

  他是冷漠的,可他真的就這般冷漠呢?

  桓尹,如果你殺我,是否也會如這般冷漠?

  她不知怎的,突然在心底問了一個這樣的問題,這樣一個看似絕不可能出現的問題。

  “走吧。”喬莊微微勾唇一笑,故作輕松地說著。

  桓尹點點頭,便在前面走著,將密室大門打開,里面是幽深一片。

  ******

  言譽將少羽引到離那密室稍遠的地方,路上偶爾會看到一兩個仆婢,這些仆婢雖然對少羽的衣著有些詫異,但待看到言譽之時,皆是恭敬行禮。

  少羽看得出,這言譽在洛府上的地位很高,看來那個洛燕亭真的是很重視他了,這些仆婢看到少羽和言譽在一起,便以為是言譽的朋友,也就沒有多想什么。

  三人走到沒什么人的地方,言譽對小公子擺擺手,便道:

  “阿夜你先下去。”

  阿夜領命而去,臨走之前,不禁多看了少羽一眼,卻見后者仍是一副玩世不恭模樣。

  少羽刻意與言譽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畢竟他可時刻記著眼前之人是毒醫圣手,看著少羽的動作,言譽也只是輕輕一笑。

  待得阿夜走后,站在一處給二人望風,又確定了沒什么人后,言譽才開口,

  “既然夜南王找到了這里,便和言譽做筆交易可好。”

  少羽聞言,卻是傲然一笑,“言譽,你憑什么覺得本王會想和你做交易,而不是來抓你呢?”

  言譽唇角一勾,儼如輕風拂柳,他說:“言譽想逃,誰也抓不住。”

  “就因為你是毒醫圣手?”

  言譽緩緩搖頭,只道:“不是,是你們本就沒那個能耐。”

  少羽正了神色,心中著惱,冷哼一聲,“言譽,你也未免太小瞧本王,太過囂張了吧。”

  “言譽從來不說假,在皇宮之時,你們未能抓到我,今日也不可能,未來——更不可能。”

  少羽真覺得自己一口氣提不上來,但也深知言譽的能耐,確實,他要是想逃,誰都抓不住,但他們怎么就沒能耐了?

  突然又想到,言譽曾經用過換臉的招數逃脫,到如今他算計著他們來此,真是把他們耍的團團轉。

  “你說吧,什么交易?”

  少羽也不再給自己找氣受,索性就聽聽看他有什么提議,他說出來,難不成還非要答應不成?

  他這面想著,那方言譽目光流轉,更顯冷傲,“若言譽可以告訴夜南王那些女子所在何處,還望夜南王能允言譽一諾。”

  他還是那般溫潤模樣,只是那目光中卻有著勢在必得,少羽冷笑一聲,只道:

  “哼!難不成沒有你,本王便找不到嗎?”

  “哦?”尾音微微上挑,言譽搖頭一笑,繼續道:

  “夜南王自然可以找到,可能解她們身上之毒的卻只有言譽一人。”

  “你……”

  少羽一時氣極,這人長著一張溫柔臉,可行的事卻是卑鄙至極。

  “夜南王,這筆交易可愿意和言譽做?”

  少羽半瞇著眸子,好看的桃花眼如今竟是凌厲,嘴角一勾,冷聲問道:

  “什么諾?”

  言譽搖搖頭,“暫時還未想好,日后想到再同夜南王說。”

  “若是今日桓尹在此,你也會提這個要求?”

  少羽覺得,剛剛從言譽的眼里看到一抹失望,是不是就是意味著他今日想見的人是桓尹,而非他少羽?

  這般想著,卻見對面之人又是搖了搖頭,“不會。”

  少羽一愣,剛要說話,就聽他道:“因為他桓尹不會在意那些女子的命,更不會允諾我。”

  言譽想到桓尹,好看的眸子頓時犀利起來,就連眉頭也皺了起來,他素來知道,桓尹這個人會是他最大的阻礙,多智近妖,桓尹與他,注定了對立。

  “所以,你認為本王要比丞相良善?”

  言譽微微側過身子,看著少羽說道:“桓尹無情,亦無愛,而夜南王不同。”

  少羽嘆了口氣,敢情自己這是太過善良,不過到底是眾多女子,若是還活著,豈有不管之理?

  不過,少羽還是好奇,繼續問道:“那若是桓尹在此,你會如何?”

  言譽仰頭大笑了幾聲,目光望向遠處,那里夜色沉沉,無一絲燈火闌珊。

  他聲音溫潤,說出的話卻是冷徹入骨,“我會殺他!”

  他的眼神里沒什么恨意,可那語氣里多了些咬牙切齒,少羽有些詫異,難道就是因為桓尹在宮中將他“斬殺”?

  還是說,他本是要在宮中做什么,卻是被桓尹斷了后路?可轉念一想,又想起言譽在宮中已經殺了兩個帝王,而阿九也險些被殺,言譽其人,實在太過狡詐陰險。

  可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讓他連續斬殺兩個帝王?又為何愿意在宮中甘心為一個男寵?

  不管怎樣,他都聽得出言譽語氣里的認真,言譽是真的想要殺死桓尹!

  “你究竟要做什么?”

  “有些事情,夜南王急不來,也不是時候。”言譽語氣很淡,說的仿佛是平淡無奇之事。

  “江楚之事,你可有參與?”

  言譽聞言,搖頭一笑,“夜南王未免把言譽想的太過了,彼時言譽可還在宮中。”

  言下之意,如何能在江楚建橋之時又分神去幫洛家和衛家偷工減料?

  “本王還想著毒醫厲害得會分身術呢,畢竟當日死的那個可和你毒醫長得一模一樣。”

  聽得出少羽語氣里的諷刺,言譽也不說什么,只道:

  “江楚斷橋,倒的確也與洛家有關,看來夜南王所知甚多啊!”

  少羽竟然能知道斷橋之事和洛家有關,看來查的已經不是一星半點,看來,這個洛府果然不能久留了。

  言譽眸光微閃,少羽也沒注意到,一心想著他的話,又道:

  “看來洛燕亭果然信任你,江楚一事竟也告訴了你。”

  “若非江楚之事,他也不會來這滄江郡避難。”

  這么說著,少羽眉頭一緊,“你什么意思?”

  “現在的洛燕亭是洛燕亭,可未來……就不知道了。”

  少羽被他越說越糊涂,剛要開口詢問,就聽言譽道:

  “洛燕亭寢室床下是個密道,那些女子都在里面。”

  說罷,便要轉身離去,少羽喚住他,問道:

  “你在幫他做什么?那些女子究竟有什么用?還有,解藥在哪兒?”

  言譽沒有轉過身,只道:“夜南王可知返老還童?”

  返老還童?

  少羽一怔,一瞬之間,又平靜下來,言譽是毒醫圣手,對于他來說,都能把另一個人削骨畫皮成自己的模樣,似乎返老還童對于他來說,也不是什么困難的事。

  所以說,洛燕亭在返老還童,不,他可能不是洛燕亭!

  江楚斷橋,衛家被查,衛徹在江楚這點事很快就能查出來,只不過仗著背后的衛家勢力,才會被掩蓋下去。

  如今,衛家儼然已經是被逼急了,暗殺少羽,也不過是為了封他的嘴,還有李安這個人,他也算得上一個重要人物,可卻失了蹤跡,而這人的失蹤怕和洛家也有關聯。

  畢竟在江楚斷橋之事里,洛家提供材料,卻與衛徹同流合污,偷工減料,使得江楚的橋梁坍塌。

  洛家在蜀郡是個大家族,而且名聲也很好,那么想必就是其中一人暗自與衛徹合謀所為。

  而這個人——就是洛燕亭!

  少女失蹤案也與“洛燕亭”有關,而蜀郡不管這事,怕是和衛家有關,畢竟現在他洛燕亭和衛家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所以,洛燕亭為了隱瞞自己所作所為,嫁禍給了榮大人,使得榮大人在滄江郡聲名俱下,而他卻是得了百姓的心。

  這時,用言譽的手段來換臉,那么他還是洛家之人,卻再也不是那個黑心的害得江楚斷橋的“洛燕亭”。

  兜兜轉轉,原來這事竟是如此玄妙,只是,他想不通,若是言譽與他們衛家沒什么關系,又為何要幫這個洛燕亭呢?

  “言譽,你為何要幫他?”這么想著,少羽便問了出來。

  言譽這時才慢慢正過身子,看向他道:“言譽來此求個東西罷了。”

  “什么東西?”

  “夜南王,我和你說的太多了。”

  他的眸光忽然轉冷,幽幽森森,仿若暗夜獠牙,他說:

  “夜南王,解藥稍后阿夜會奉上,就此別過。”

  說罷,言譽轉身離去,那背影翩然,傲立如松,少羽怔怔看著他的背影,心中對他更添了不少警惕,這個言譽真是個“毒物”,讓人不得不防。

  不過多時,阿夜就將一個小瓷瓶給了少羽,說道:

  “這里的藥丸足夠那些女子了。”

  少羽接過,輕笑道:“你的主子還真是信任本王啊,就不怕日后本王翻臉不認賬。”

  阿夜卻是一笑,那張好面皮也不禁讓少羽懷疑,眼前的少年這張臉可是真的?

  阿夜自然是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只道:“主子說,夜南王是個守信的,若是夜南王失信了,那天下間便沒什么可信之人了。”

  “喝!難得你主子這般信本王!”

  “自然,不過,主子也說了,難保夜南王記性不好,日后若是忘了,主子親自去少家去尋。”

  這話聽著好像是沒什么毛病,不過細究起來,卻是暗暗警告,若是他不應他的要求,怕是他這個堂堂毒醫便要去少家行兇了!

  少羽心中暗恨,卻又無可奈何,冷哼一聲便道:“回去告訴你主子,別總想著毒人,萬一保不齊哪天毒了自己。”

  話罷,也不管阿夜的反應,轉身便走,阿夜卻是凝眸看了他背影許久,勾起一抹笑,那笑在他臉上總是顯得有些違和。

  畢竟他長得俊俏,少年模樣,卻總是老成做派,幽幽嘆了口氣,轉身向著言譽離開的方向走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22312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怎么玩pc蛋蛋 友乐广西麻将官方网站 西甲积分榜和射手榜 追光棋牌? 4399四人单机麻将 哪个彩票软件有秒秒彩 11选5 国标麻将平台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复式表 信阳股票配资 欧冠图片 九游棋牌苹果版下载 星悦麻将赢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