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傾世寵之女帝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榮府

第一百三十五章 榮府


  翌日。

  汐文給喬莊弄了半天才梳上夫人發髻,畢竟她從小學的都是打打殺殺,哪里弄過這么細膩的活?

  喬莊累的放下了手中的《發飾發簪大全》,哀嘆一聲,

  “汐文啊,你要努力,十八般武藝都得會啊!”

  汐文有些不好意思地抹抹鼻子,點了點頭,喬莊拿著那《發飾發簪大全》瞄了一眼,說道:“這大楚的姑娘果然是愛美的。”

  “陛下,是婦人!”

  喬莊:“……”

  沒錯,這書專門是給婦人的,她還是管掌柜的借的,掌柜的從好幾個箱子底下給她找到了,掌柜的會有,也是因為夫人是個愛美的,只是如今蒼江郡不太平,掌柜的就讓夫人帶著兒女去了他夫人娘家避上一避。

  喬莊覺得,少女失蹤案搞的蒼江郡和清源鎮甚是不太平,她想了想,還是覺得這事情蹊蹺,昨日又讓暗牙調查了一番,卻發現失蹤的女子多是沒有婚嫁和許配人家的。

  而清源鎮被送回來的姑娘都已失了身,卻還未嫁人,還有一部分就是樣貌不甚好看,看來這個人選這些姑娘還是有標準的。

  蒼江郡因著洛燕亭暗中派人在夜中保護,倒是沒有那么多失蹤的,可卻演變成在府中就離奇失蹤了。

  那么這事,就有些怪了,現在就是在家中都有些不安全了,也就是說,不能出來走,只要一出來了,被人盯上了,就會到家中將那姑娘擄走,怪不得大白天都見不到什么姑娘。

  越想越覺得這蒼江郡街上甚是蕭條,準備就緒和桓尹在街上走著,就覺得一陣凄涼。

  喬莊不禁嘆了口氣,桓尹看著她梳的歪歪扭扭的發髻,不禁有些好笑,喬莊一看他笑自己,不禁撅了撅嘴,說道:

  “汐文只能弄成這樣,你還笑她。”

  身后的汐文無辜躺槍,很想說上一句:陛下,那是丞相笑話你,而且是寵溺的笑呢!

  桓尹搖搖頭,卻是道:“夫人今日這般,還是美的。”

  桓尹睜眼說瞎話的本領又上了一層樓,聽著他又喚自己“夫人”,不禁面上一紅,桓尹現在“阿莊”都不叫了,“夫人”卻是叫上癮了!

  幾人一路走走停停,時不時會去街邊小販那兒看看東西,喬莊正在這兒比劃朱釵,不一會兒就放了下去,拿起一旁的小扇子,這攤上賣的東西各種各樣的,讓她一陣新奇。

  倒是桓尹一直盯著不遠處的洛府,突然一個墨藍色人影閃過,但是離得遠,那人又行得快,讓他看得不是很仔細。

  不過,就是這么匆匆一瞥,他卻覺得這人熟悉得很,那模樣,有些像——言譽!

  喬莊正拿著一個小團扇,掩著自己的面容,只露一雙眼睛地看向桓尹,聲音多了絲絲柔媚,“阿尹……”

  那眸子也多了幾分媚意,可桓尹正因為疑似看到了言譽而愣神,眉頭緊蹙,絲毫沒有在意她,喬莊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將那扇子放了回去,哼了一聲,問道:

  “喲,這是在看哪個大姑娘呢?”

  今日的她梳了夫人發髻,說出這話,就真的像個吃了醋的夫人,抓到自家郎君偷瞄美女,她伸著腦袋,朝著桓尹看過去的方向望著,卻沒瞧見一個人影,心中更覺好奇。

  喬莊又喚了他一聲,見他還是沒反應,不禁有些無奈,他還是頭一次見到桓尹這般無神的模樣,不由心里也是一慌。

  自從來到蒼江郡,她便覺得這里十分不尋常,而且心里也總是慌慌的,都說女人的第六感很準,現在她卻希望自己的感覺不要準。

  喬莊輕輕扯了扯他的衣袖,帶了些撒嬌的意味,說道:

  “阿尹,我們走吧!”

  桓尹這時才收回目光,笑看著她,問道:“不買了?”

  她搖搖頭,只道:“正事要緊,去洛府吧。”

  話音一落,卻見桓尹紋絲不動,眸光一轉,便道:

  “不去洛府了,先去榮府吧。”

  喬莊更是不解地看著他,昨日還說要去洛府,今日眼看著都到了人家府上,卻又改成了榮府,雖是想不明白,但還是準備聽他的。

  桓尹這人雖然自大,但是腦子是頂好的,她現在覺得腦子里亂得很,這巴蜀也是個混亂之地。

  一行人便又往反方向向榮府走去,幾個護衛倒是沒什么怨言,只是對視一眼,在對方眼中也看到了不解,不過對于主子的話,他們還是信服的,主子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汐文并不會梳什么發髻,這喬莊走了一路,頭發也散開不少,幾縷秀發煞是調皮地悄然躲進她的衣裳里,弄得她有些發癢,時不時就拿手擺弄一番,可依舊止不住那絲絲麻癢。

  桓尹看著好笑,便上前拉住她,喬莊被他這么一拽,后退得有些不穩,差點兒倒在他的懷里,倒是桓尹及時給她固定住了,然后緩緩伸手將她那發好好弄了一番,動作輕柔,看呆了眾人。

  桓尹是俊美的男子,一身貴氣地站在人群中央,百姓都忍不住駐足觀看,何況如今這么俊朗的男子還在為“自家夫人”整理頭發呢?

  就連身后的桓齊,汐文等人都看呆了去,桓齊是想著,原來主子也有這么溫柔的時候,嘖嘖,果然陛下是不一樣的。

  汐文卻是難得露出一個笑容,心中十分歡喜,覺得陛下和丞相就該如此恩愛!

  “恩愛”這個詞用在他們身上,不是很恰當,可這個時候,她卻想不出第二個詞來形容他們。

  喬莊倒是老老實實任憑他擺弄,不多時那發髻倒是立整不少,然后桓尹又從袖子里掏出一枚白玉簪子,給她簪了上去。

  為什么用“又”呢?

  因為喬莊發現,桓尹總共順手牽羊拿了她兩枚簪子,昨日當著洛燕亭的面給她簪上那枚金桔色發簪,而今日又突然從袖口中拿出一枚白玉簪。

  喬莊見他停了動作,連忙將他那袖子拉了起來,然后撐開向里面看了看,她的動作有些粗魯,桓尹只是皺了皺眉,倒沒說什么,好笑道:

  “夫人這是在做什么?”

  喬莊沒看到其他東西,眨眨眼,放下他那袖子,一臉真誠地看著他問道:

  “桓尹,你那袖子真是個百寶箱,東西都藏哪兒了?我怎么沒看見?”

  桓尹倒是沒有回答她,只說了一句:“夫君,或是阿尹。”

  她撇撇嘴,不情不愿地喚了聲“阿尹”,桓尹只是一丟丟滿意,嘆道:

  “夫人果然對為夫不好,為夫喚你‘夫人’,你卻只喚為夫名字。”

  說著,還有些哀怨,那小表情表露在他這張俊臉之上,顯得不是那么相配,可又讓人覺得更加歡喜,看得喬莊直流口水。

  她嘻嘻笑道:“阿尹,阿尹,阿尹……”

  也不知她是有意在氣他,還是享受喚他名字的樂趣,連叫了好幾聲,眉眼彎彎,仿若牡丹花開。

  桓尹嘴角逐漸翹起,那弧度恰到好處,眼里心里滿是寵溺,周圍人看到這對“恩愛夫妻”,都不禁停下巴巴望著,因為這幅美景難得一見,二人恍若仙人之容,落于人間,此時不看,怕等千年。

  當然,沒什么人能活到千年之后,只是,這樣的人兒讓人看了賞心悅目,讓他們看一天都愿意看下去,可不多時,就見人家“小兩口”離去了,男子溫柔地拉起女子的手,身影翩翩,看得眾人恍惚。

  待得二人徹底消失在他們眼前,這些人才意猶未盡地眨眨眼,總覺得剛才恍若夢中。

  待到了榮府,也不見看門的,剛要敲門,就聽見里面呼喊聲陣陣。

  “我兒啊!你可莫要嚇娘啊!”

  “佳妮兒,你快下來,你別亂動啊,你……你等著,爹上去救你啊!”

  “哈哈哈哈哈!”

  一陣很是清脆的笑聲響起,這是一個很年輕的姑娘,只是這笑聲不停,倒是有些滲人。

  眾人互相看看,都覺得這榮府真的是亂了套,剛剛還猶豫要不要敲門的喬莊,這時已是將那大門狠狠踹開,畢竟這時候敲門誰能聽見啊?有個毛用啊?

  門一開,就見眼前一陣兵荒馬亂的場面,一個粉衣姑娘在房檐上走來走去,歪歪扭扭地每走一步都像是要掉下來。

  底下站著的是一群人,打頭的應該是榮大人和榮夫人,榮夫人一張臉嚇得慘白,哭得梨花帶雨,榮大人是一臉緊張和擔憂。

  在粉衣姑娘站著的房檐兩側,立了兩個梯子,有幾個侍衛正悄悄上行,企圖給她救下了,就在這時,那姑娘笑聲戛然而止,狠狠地看向一側的侍衛,嚇得那侍衛險些掉下來。

  “你們……我要殺了你們!”

  那姑娘一瞬間眼神兇狠,似是積滿了怨恨,就要朝著那些護衛飛身過去,可她是站在房檐之上,哪能那么安穩,甫一動,身子就是一歪,那腳也扭了,大叫一聲,便朝下墜落。

  就在這危急時刻,卻見身后的白衣少年一躍而起,那姑娘從檐上墜落,就被那少年接在了懷中。

  少年自然就是桓齊,懷中少女剛剛也是被驚了,此刻被桓齊抱著,那一雙如水的眸子凝著眼前倜儻的少年。

  桓齊輕輕將榮佳妮放了下來,幾個丫鬟連忙就去扶著她,榮夫人更是撲到女兒跟前哭得不停,這時的榮佳妮乖巧可人,完全不似剛剛在房檐之上的瘋癲模樣。

  榮大人這時也看到了幾人,先是向著桓齊拜謝道:

  “多謝小公子出手相救,老夫感激不盡。”

  桓齊有些不自在地擺擺手,回了句,“無需在意,我手癢。”

  眾人:“……”

  喬莊暗自翻了個大白眼,這桓齊也太直來直去了,果然榮大人一時接不上茬,喬莊便打趣道:“桓齊身手好,多練練筋骨。”

  榮大人干笑兩聲,終于將目光轉向喬莊等人,不過他并未看向喬莊,而是看著桓尹,一時之間驚為天人。

  在榮大人心中,自然是覺得貴氣逼人的桓尹是這些人的頭頭,哪會在意喬莊這個小丫頭,喬莊自然也能感覺得到,不禁冷嗤一聲,主要還是桓尹光環太盛,給她這明媚的小太陽都給擋沒了。

  榮大人向著桓尹施了一禮,問道:“敢問公子尊姓大名?所為何事啊?”

  榮大人好歹為官二十載,看得出眼前這些人不是平白無故而來,也看得出眼前之人不是個簡單的。

  桓尹輕聲一笑,便道:“在下尹月之,來此是有些事想向榮大人請教。”

  喬莊聽他報的名字,不由揚揚眉,轉念一想又明了過來,桓尹字月之,再把姓換成名,卻是不會有人懷疑他的身份。

  榮大人一凜,這些人一看就是外地之人,會有什么事向他請教呢?心中有些納悶,一轉頭便見到喬莊,看著她梳著婦人發髻,笑問道:

  “這位是公子的夫人吧?”

  雖然在他看來,喬莊氣度不夠,但能站在這公子身旁還不失身份的,又是婦人發髻,想必應該是親近的夫妻了。

  桓尹似是覺得榮大人甚是有眼力見兒,聽他的話滿意地點點頭,榮大人見他點頭,便沖著喬莊道了一聲,“尹夫人有禮了。”

  喬莊有些無奈地扯扯嘴角,得,自己這一趟真是沒少讓桓尹占便宜。

  喬莊沖榮大人笑笑,便好奇道:“榮大人,令嬡這是……”

  榮大人向身后一瞥,見自家女兒雙眼無神,任憑自家夫人怎么呼喚也回不來神,不禁又是幽幽一嘆,然后道:

  “老夫這可真是作孽啊,佳妮這般,也好得過剛剛那模樣,這可真是折磨死我們兩個老骨頭嘍。”

  如今榮佳妮不復剛才那癲狂模樣,雖是沒什么反應,但也比剛剛好上許多,只要她不自殺或殺人是比什么都好的。

  當然,榮大人也是這么想的,喬莊看到榮大人兩鬢多了幾縷白發,哎,果然兒女痛苦,當父母的更痛苦。

  “榮大人,令嬡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喬莊又問了一句,這時榮大人才緩緩道來,“自從在清源鎮土地廟失蹤了半數姑娘后,我家這閨女就染了這怪癥,有人說是離魂癥,更……哎,更有人說是我的報應。”

  說罷,榮大人一臉的痛苦與無奈,觀榮大人面相,應該是個良善之人,可喬莊也知知人知面不知心,但聽榮大人的話,又覺得他似是有苦難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94678/723584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iqugex.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
宜昌血流app 000878股票行情 快乐赛车大战下载安装 喜迎棋牌官网 浙江体彩20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3开奖号走势图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足彩比分直播 松原麻将科乐手机版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2011年热门股票推荐 网络捕鱼输得倾家荡产 杭州麻将技巧 熊猫麻将下载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 股市股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