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贤王养妃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绝对的土匪原则

第一百一十二章 绝对的土匪原则

  丞相府

  秋天磊回府前,秋丞相就通过秋天磊身边的小厮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知道事情来龙去脉以后,秋丞相这怒火与失望一起往外冒。

  真不知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本来能娶到洛熙国公主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

  可惜,这些事情全都被秋天磊一点点消耗掉。

  如今的秋玥儿名义上虽然还是他们秋家的子女。但那孩子早就与丞相府离心。

  刚?#19968;?#31179;玥儿的时候,秋天磊这个亲生父亲如果能用对方法,好好与秋玥儿相处,说不定还能挽回秋玥儿一些真心,这样的话,对四?#39318;?#20063;有所帮助。

  ?#32431;?#22914;今,他做出来的一件件蠢事。

  秋玥儿根本未曾见过她的母亲,对丞相府更是毫无半分亲近之情。

  他以为随便弄来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就能让现在的秋玥儿妥协,想想就不可能。

  昨晚的晚宴,皇上已经为秋玥儿与贤王赐婚,他不求秋玥儿能向着秋家,只要以后别怂恿着洛太子针对四?#39318;?#23601;?#23567;?br />
  秋天磊颤颤稳稳的回到丞相府,被秋丞相叫到书房,劈头盖脸一顿责骂。

  “本相?#36824;?#20320;脑子里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给我作废,以后再也不许去打秋玥儿的主意,听到了吗?”

  ?#33080;?#30340;语气,?#20384;?#30340;警告,现在精神?#34892;?#33806;靡的秋天磊直直点头,连辩解的话都不想说了,他现在只想回去好?#38376;?#20010;?#20154;?#28577;,再吃顿饱饭。

  丞相夫人心疼小儿子,知道秋天磊回府了,特意赶到书房,看到秋天磊精神不振的样子,一把?#20102;?#27882;差点出来。

  “这个秋玥儿,秋家真?#21069;?#20859;她这?#21019;螅?#23545;自己亲生父?#33258;?#20040;能如此狠心,她那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

  秋丞相头疼的揉揉额头,打断丞相夫人喋喋不休的埋怨,“好了,赶紧让他下去休息,这次的事,确实跟秋玥儿无关,是他自己犯蠢。”

  两个小厮看丞相发话,上前抚住秋天磊,送他回院子。

  丞相夫人不满秋丞相的说法,但也没有任何反驳,跟着秋天磊身后出门。

  现在的乔氏除了照看几个孩子,对秋天磊这个丈夫几乎?#36824;?#19981;问,估计也是之前的事让她心寒。

  老夫人也不想强势的逼她做些什么,能好好的守着几个孩子在丞相府过日子就?#23567;?br />
  别像二房似的,将云氏逼走,娶一个搅事精进门,这名声没了,日子也没法好好过。

  对秋玥儿这个孙女,更是意见颇大,甚至埋怨。

  昨日在皇宫,丞相夫人想着,秋玥儿怎么着也要上前与她这个祖母问声好。

  没成想,人家从头到尾连多余的眼神都没往秋家这边看。

  如今赐婚圣旨送到丞相府,她还要出银子给那?#23601;?#25805;办嫁妆,果然是赔钱的?#23601;貳?br />
  “不对。”跟着走出一段的丞相夫人想到什么,转身,“回去,?#19968;?#26377;事跟相爷说。”

  到书房,将身边下人全都遣下去,“相爷,关于雨儿的亲事,您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之前他们就商量过想将秋雨儿嫁给洛二?#39318;印?#20182;们更中意的其实是洛太子。

  可惜的是,洛太子那个人不?#20882;?#25511;,又不太可能,只?#20882;?#20027;意打到洛二?#39318;?#36523;上。

  秋丞相眸?#28216;?#30511;,“这事不?#20882;歟?#27931;二?#39318;?#21644;秋玥儿走的近,让他娶雨儿的可能性几乎没?#23567;?#20877;说,就算将雨儿嫁过去,她也不一定有那本事蛊惑了洛瑄。”

  洛二?#39318;?#19981;可能像贤王在意秋玥儿?#21069;?#30340;将秋雨儿看的很重,如此的话,嫁过去一个孙女,有必要吗?

  丞相夫人不太赞同,“相爷,这事谁也说不好。洛二?#39318;?#20043;前一?#31508;?#23567;孩子心性,说不定雨儿成了他第一个女人,他这心?#23478;不?#36716;变。”

  男人,有几个不喜?#38376;?#33394;的,只要雨儿能牢牢抓住洛二?#39318;?#30340;心,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就算如此,也要洛二?#39318;?#32943;点头,也要洛太子那边赞成这桩婚事。最重要的还是两国的皇上。”

  秋丞相想的比较多,毕竟洛瑄的身份在那呢。虽然?#20185;?#19981;到两国联姻的高度,最主要的是两国皇上不可能不多想。他们又如何?#21019;?#36825;桩亲事。

  “相爷,其?#30340;?#22899;之事也?#33618;?#20040;复杂,只要他们两人有了肌肤之亲,洛二?#39318;?#24635;?#33618;?#19981;认账。”

  女人的想法简单?#20174;?#22797;杂,只要将他们凑到一起,最后结果如意。至于牵扯到的那些大局,顺势而看呗。

  说复杂,那就是,为了达成目的,少不了的阴谋算计。

  秋丞相听言,?#32426;匪?#32039;,?#34892;?#19981;赞成,“我秋家的姑娘为了嫁给一个?#39318;?#32780;牺牲名誉,你让府中待嫁的女儿家以后如何嫁人?”

  “相爷,不需牺牲雨儿,只要让众人以为,是洛二?#39318;?#22351;了雨儿的名声,到时候他必须对雨儿负责就?#23567;!?br />
  “嗯?夫人想到好的方法了?”

  丞相夫人摇头,“暂时还没有,?#36824;?#21487;以借助药物或者酒,到时候?#33804;?#20197;为是洛二?#39318;?#37257;酒以后对雨儿做出的不举行为,那样,不需咱们求到他头上。”

  这样一来,秋雨儿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嫁给洛二?#39318;櫻?#38632;儿嫁过去以后再慢慢的运作,抓住洛瑄的心,不怕他不帮着四?#39318;印?br />
  如此一来,以后他秋?#39029;?#19968;个王妃,四?#39318;?#20877;坐上宫印国的皇位,他们丞相府的地位肯定更加举足轻重,也是不可?#25199;?#30340;!

  地位,荣华,权势,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所有人追求的目标,只要走到最后,?#36824;?#26159;什么方法做到的,都不会有人敢说三道四。

  秋丞相拧眉思索许久,还是谨慎的道,“这件事容本相再想一下。”

  如果事情能按照他们预想的发生,那一切都?#20882;歟?#24597;就怕出现什么意外,那样的话,他们丞相府的人不仅名声尽毁,更是与洛二?#39318;?#32467;下了仇怨。

  这应该是一件好事,?#33618;?#23558;他搞砸了。

  “相爷,这事?#33618;?#24448;后托,越快越好。洛二?#39318;?#19981;是再有十几?#31449;?#20250;回去吗?如果事情成了,还要跟他们谈论雨儿成婚的事情,这事如果定下来,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

  “不差这一时,你先让雨儿做好准备,交代清楚她要做的事,其余的我要好好计划一下。”

  秋丞相是同意了,既然势在必行,那就由他来掌控这件事,免得一招不慎,全盘皆输。

  “相爷放心,洛二?#39318;?#20170;日去了秋玥儿住的宅子,天磊身边的护卫说,他明日很有可能还会去。相爷想想,是要在路上安排,还是就在秋玥儿的宅子里?”

  他们要不要利用秋玥儿?#21019;?#25104;这件事呢?

  丞相夫人话落,书房内静了下来。

  良久,秋丞相深吸口气,眸色深深的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黑黑的天空,就像藏着一?#24615;?#27745;的皇朝,用黑暗掩?#20146;?#25152;有见不得光的阴谋。

  这一次他们谋算的是一个?#39318;櫻?#24517;须谨慎谨慎再谨慎!

  “明日先看洛二?#39318;?#20250;不会去,等本相安排吧。天色晚了,夫人先回去休息吧。”

  丞相夫人从椅子上站起来,?#25104;?#38500;了显而易见的褶皱,没有别的表情,眸中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浑?#29301;萌?#30475;不出其中思绪。

  几不可见的点点头,语调平常的道,“相爷也早些休息吧,这相府,现在能依靠的就只有相爷一人。您多保证身体。”

  儿孙都没一个争气的,也不知他们百年之后,这丞相府将走向何种结局。

  趁现在还有力气,就多为儿孙打算着些,免得以后,他们立刻分崩离析了。

  “只要四?#39318;?#33021;登上高位,这丞相府就能一直矗立不倒。”现在做这些不仅仅?#21069;?#21161;四?#39318;櫻?#20063;是为他们丞相府的后辈铺路。

  “相爷最近还是将老大带在身边多教导着些吧,免得将来连一个清楚局势的人都没?#23567;!?br />
  丞相夫人虽然疼儿子,但是也看得清楚几个儿孙的秉性。心中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本相知道了,夫人先去休息吧。”

  “哎~”

  夜色渐渐加深,京城?#32426;?#30340;一处空地上,十几人骑着高头大马沿着官道远去。

  ?#33267;?#30340;声音回荡在空寂的空中,“主子,姑娘就在府中呆着,还?#34892;?#22810;暗卫守着,您留下阎一,是不是......?#31508;?#19981;是没必要?

  主子离京的消息瞒着,两三日时间就能回来,将武功最高的阎一留下,万一他们这边出了什么意外,谁来护着主子?

  不是不相信宫瑞渊,是一直以来,阎一和他几乎没离开过主子左?#25671;?br />
  这次出京是为了铲除二?#39318;櫻?#19975;嬷嬷的死以及姑娘那日所受的苦?#33618;?#30333;白算了。

  二?#39318;?#20170;日将近午时出京,皇上十有八?#25490;?#20986;影卫在暗中护送二?#39318;印?br />
  但是,其真正目的不是护送二?#39318;櫻?#32780;是为?#35828;?#24453;主子。

  主子并非不知,还执意将阎一留下,?#33618;?#35828;明主子已经将秋姑娘看的比自己还重。

  ?#33267;?#31361;然开始担心,秋玥儿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那么,当所有人都知道秋玥儿是主子的软肋的话,主子要分散出多少精力来保护秋玥儿。

  宫瑞渊眼神看着前方,听到?#33267;?#30340;话没有出声。

  他只是担心会有意外发生,上次他自信满满的将秋玥儿送到庄子,以为有万嬷嬷守着她就万无一失。

  结果,万嬷嬷惨死,秋玥儿被逼到崖底,身心受到伤害。

  他能感觉到秋玥儿努力走出心里阴影的状态,却还是心疼。

  这次他离京的事情,瞒得住别人,却绝对瞒不住皇上。他担心皇上会打秋玥儿主意。

  就算?#26032;?#22826;子和洛瑄在,还是掌控不了京城的局势。

  ?#33267;?#31561;了片刻,宫瑞渊没有回应,大约明?#23383;?#23376;的意思,闭嘴不言,专心赶路。

  他们这次做了万全准备,一定给二?#39318;?#19968;个应得的结果。

  皇宫中

  皇上和太后寝殿的灯还亮着,预示着这是个不太平静的夜晚。

  皇上那边,等到午夜时分还没得到二?#39318;?#34987;袭的消息,皇上?#20037;肌?br />
  贤王的行踪他打探不到,特意安排二?#39318;?#26397;东北的方向而去,那边足够隐蔽,今?#25214;?#38388;,二?#39318;?#20572;留的地方正适合伏击,贤王为何还未出手?

  他派出去的影?#26469;?#20986;的消息都是没见到可疑人物,贤王是不可能这样放过二?#39318;?#30340;。

  “皇上,已经过了子时,您快歇了吧,明日还要早朝。?#23849;?#20844;公听到打更的锣声,悄声进殿。

  他也就提醒皇上休息,多余的话是绝对不敢说的。

  皇上看了看沙漏,眼底漫过寒意,将手中的书随手一丢,淡淡道,?#30333;?#21543;。”

  “是。?#23849;?#20844;公恭敬的应声,交代皇?#20185;?#36793;的贴身宫人准备。

  跟着皇上二三十年,李公公对皇上的畏惧一直没有消减过。

  皇上看上去性子软和,比较好掌控,但是心思极深。皇上最信任的人也不是他这个贴身的太监总管,而是影卫的头头。

  李公公也算知道分寸,绝不多?#26102;?#30340;事情,只做好自己本分。

  这也是皇上一直愿意用他的原因。

  太后那边

  太后是被一个消息惊醒的。

  “岐山那边的嗜煞被歼灭?被歼灭!”

  “?#20882;。?#22909;得很!”

  “游昕昊!游少主!哀家小瞧了你这江湖人!”

  太后紧握手中一张信纸,尖利的指甲将手中的纸戳出几个窟窿,咬着牙,眸子里一片猩红,透露着嗜血的杀气!

  当初贤王掌?#21422;?#36825;支隐藏的秘密血卫。之后,为了再度隐藏,太后命令他们分成三个?#28216;椋?#21069;往不同之地隐藏。

  针对游家也是看?#21422;?#20204;的钱财,嗜煞血卫有三万人,个个都是顶尖中的顶尖,这可是她耗费半生心血?#25490;?#20859;出来的。

  每一个血卫都是用金银培养出来的。他们武器精良,所学武功也是太后花重金请来的人所教。

  每个人的习武进度,或者身体素质都是调养到极致。他们中随便挑出一个就能轻而易举的打败一个高手。

  如今竟然被游昕昊歼灭一万人!一万人!

  岐山地形复杂,本是利于防守的地方,却被游昕昊利用?#35828;?#24418;,将她一万血卫埋葬其中!

  究竟是谁给游昕昊泄?#35835;?#28040;息?

  太后心疼的几乎滴血,面目扭曲的骇人,好在除?#35828;妥?#22836;站在远处的冯嬷嬷,没有任何下人在。

  “贤王!宫瑞渊!哀家的好孙儿啊!帮着外人斩杀哀家的人。你等着,你且等着!”

  除了宫瑞渊,太后想不出第二个知情人。

  冯嬷嬷面色不变,垂下的眼皮也?#33804;?#30475;不到她眼底复杂的情绪。

  以前万嬷嬷伺候德妃,与太后没有什么冲突。她们各为其主,?#32423;?#30340;见一面也是无妨。

  现在贤王渐渐长成,也成了太后心中的一根刺!

  万嬷嬷虽然不在,但她的心是向着贤王的。

  而太后这边,自己也?#33618;?#32972;叛一直对她信任的太后。

  她除了置身事外,做个本本分分的奴才,没有其他选择,也?#33618;?#26377;其他选择。

  ---

  黑暗之下,发生着各种不为人知的事情。

  四?#39318;?#24220;

  晚宴那日被贤王当着众大臣的面?#39029;?#37027;件丑事。秋贵妃只昨?#31449;?#20256;了三次信让四?#39318;?#36827;宫。

  四?#39318;?#20840;都拒了,晚上也是宿在付雪滢的院子。

  当然,宠幸的是付雪滢从付府新选的丫鬟。

  早晨,四?#39318;?#36215;床,一出里屋,就看到付雪滢坐在大厅的一个椅子上,身?#20185;?#21457;着那么些忧郁的气息。

  四?#39318;?#30520;子一沉,“你一直坐在这?”

  如果是的话......

  四?#39318;?#30520;中划过一丝不自在。

  他在里间宠幸付雪滢的?#23601;罰?#20184;雪滢就坐在厅中......

  付雪滢听到动静,缓缓抬眸,眼底黑影遮不住,开口,声音?#34892;?#22070;哑,却?#33618;?#21548;,?#26263;?#19979;不觉得,可以给妾身一个孩子吗?”

  “什么意思?”这不答?#27425;?#30340;话,让四?#39318;佑行?#25630;不清楚付雪滢的意思。

  付雪滢站起身,慢慢走向四?#39318;櫻?#30520;子里没有任何情绪,对上四?#39318;游?#24494;?#34892;?#38452;戾的目光也毫无惧意。

  走近,抬起一只手,轻轻抚过四?#39318;有?#21475;,见四?#39318;用纪?#36731;蹙,付雪滢?#25104;?#31505;容不变,眼底的屈辱藏的极深。

  四?#39318;?#20197;为自己稀罕他吗?不可能只有他嫌弃自己,而自己还要迎合着他。

  四?#39318;?#23244;弃自己被人碰过,娶她也是为?#35828;?#21040;自己父亲的支持。既然如此,那四?#39318;?#21448;凭什么既得了势力,又得她安排的清白?#23601;貳?br />
  ?#26263;?#19979;,妾身之前的牺牲全都是为?#35828;?#19979;,如果贵妃娘娘知道那个人是妾身,那......臣妾不知会如何。所以,请殿下看在雪滢一直对殿下痴心的份上,给臣妾一个孩子吧。”

  付雪滢说着,盈盈落泪,眼里全是对四?#39318;?#30340;深情,还有那种爱而不得的伤悲。

  四?#39318;?#24515;中一动,看着付雪滢的眼神也柔和一些。眼前的女子虽已不是完?#25285;?#20294;是姿色和身段都是不错,还有那种其他妃子,姨娘身上所看不到的一股英气。

  他当初最欣赏的不就是付雪滢的这一点吗?

  付雪滢的牺牲也全都是因为想帮他。

  即便受了屈辱,也是一个人咽下,还坚持嫁进四?#39318;?#24220;帮他。

  站在付雪滢的立场想的话,她这般的委曲求全,确实应该得到一个孩子。

  四?#39318;?#25260;手,轻抚付雪滢的脸颊,“本殿知道你受了许多委屈。”尤其昨日在皇宫,幸好贤王没有说出付雪滢的名字。

  ?#26263;睿?#27583;下~?#22791;?#38634;滢小心翼翼靠近四?#39318;櫻?#37027;种不需做作,自然而出的卑微,让四?#39318;?#24515;中一软,伸手将付雪滢揽住。

  “本殿答应你,给你一个孩子。”心甘情愿说出这句话,这一刻四?#39318;?#33041;中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

  付雪滢轻轻将脑袋放在四?#39318;?#32937;膀,眸中的柔弱瞬间被深渊代替。

  越接触越觉得四?#39318;?#38752;不住,而她和?#37117;?#29616;在已经别无选择。既然如此,那她就自己生出一个皇家血脉。

  全力扶持四?#39318;櫻?#20063;是在扶持自己的孩子。

  她不指望眼前的男人了,最?#25214;?#20381;靠的还是自己的娘家和孩子。

  有了皇?#24050;?#33033;,她可以为自己的孩子争夺高位,然后坐上太后的位置,掌控朝?#21360;?br />
  那时候......即便全天下人都知道她是以不洁之身嫁给四?#39318;?#30340;也无妨,因为没人敢说什么。

  秋府

  外界风云如何变化,人心如何起伏都影响不了秋玥儿的安逸。

  其实也是表面上的安逸,内心还是替宫瑞渊担心。

  她不知宫瑞渊出去做什么了,但是,将阎一留下这一决定,就表明宫瑞渊不放心她的安危。

  秋玥儿对朝政之事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宫瑞渊也未曾对她讲过当前局势。

  在那个男人眼中,把她当成娇花一般的养着。既如此,她就做个没有任何忧愁的娇花吧。

  ?#25226;?#19968;,你家主子不在,你是不是很无聊?”

  阎一站在回廊下,身子靠在圆形柱子上,听到秋玥儿的问话,朝不远处的亭子中看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摇头,“不会。”

  秋玥儿无趣的?#36130;?#22068;,“本姑娘还想着交代给你一件好玩的事情呢。”

  阎一唇角动了动,没甚起伏的道,“主子让属下寸步不离的保护姑娘,属下?#33618;?#31163;开姑娘十丈。”

  呼~“你是生怕本姑娘不知道京城可能会有变化是不是,要不要做的那么明显?”

  秋玥儿对这个阎一简?#31508;?#26080;语。

  如果不是?#36824;?#29790;渊捡回来做了护卫,阎一这辈子可能都娶不上一个?#22791;?#21543;。

  听到秋玥儿这话,阎一迟疑的想了想,“那属?#20081;?#34255;起?#31383;桑?#22993;娘就当不知道。”

  秋玥儿:擦!阎一这是赤裸裸的说她智商低啊。

  已经发生的事她怎么?#32654;?#39575;自己?

  “你这?#21019;?#20010;人还能凭空消失不成?宫瑞渊当初是怎?#32431;?#19978;你的?”秋玥儿翻个白眼,无聊的将缝了两针的针线筐推到一边。

  之前还想着,在宫瑞渊回来之前将这件?#36335;?#20570;好,如今看这样子,半年也缝不好。

  阎一抬头,微微望着天空,“因为属下武功最高,所以被主子从暗卫营选出来了。”

  “暗卫营要求还真低。”秋玥儿听了,暗暗嘀咕一句。

  阎一拧眉,怎么会?#20572;?#20182;武功最高,?#28982;?#21307;术的?#33267;?#21385;害多了。

  翠柳和翠琴低头,抿?#21483;Α?br />
  ?#25353;?#26611;,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回姑娘,都准备好了,就等洛二?#39318;?#23558;秋大人请来了。”

  “好。”

  辰时左右,洛瑄带着脱脱走在前面,身后是净净拖着一脸苦?#20185;?#30340;秋天磊。

  昨日被吊在空中一日,好在他身子硬朗,只是有一些感冒。

  本想着今日下朝后早些回去休息,没想到,刚出宫门不远处,又被洛二?#39318;?#30340;护卫拦下了。

  他也太命苦了吧,自己女儿?#33618;?#25945;育就罢了,还反过来被教育。

  洛瑄现在根本就是在帮秋玥儿针对自己,他们觉得这样好玩吗?

  秋玥儿看到秋天磊的表情,瞬间乐了,“秋大人,许久不见,您老可还?#20882;。俊?br />
  秋天磊那表情瞬间如吃了?#26434;?#19968;般的噎住,咬牙,“秋玥儿,你又想做什么?你信不信你再?#21307;?#26412;官吊起来,本官就去皇上那里告你的状。”

  秋玥儿笑嘻嘻站起身,给洛瑄倒了杯热茶让他歇脚,然后才看向秋天磊,热情又客套的道,“秋大人,昨日是小女子不懂事,今天主要是向您道歉的。我让厨房给您准备了大?#20572;?#20840;都是本小姐平日不舍得吃的,今日特意拿出来给你。”

  “咦?”秋天磊一?#31508;?#21040;惊吓的样子,不是受宠若惊,反而觉得?#24515;?#37324;不对劲。

  他已经被秋玥儿虐的?#34892;?#19981;相信秋玥儿会对他那么好了。

  “是真的。”秋玥儿肯定的点头,而后转头?#24895;来?#26611;,“去将厨房准备好的东西端?#20384;礎!?br />
  洛瑄?#32426;?#19978;挑,看着秋玥儿忙活,再?#32431;?#36824;没反应过来的秋天磊,无奈一笑。坐等接下来的事情。

  他真的不太相信玥儿会那么好心的给秋天磊准备好吃的,好喝的,秋玥儿不虐他已经不错了。

  洛瑄宁愿相信,这是一个甜蜜的陷阱。

  秋玥儿那盯着秋天磊的眼神,贼亮贼亮,一看就没什么好事。

  不消一刻钟,秋天磊看着桌面上摆的秘密麻麻的吃?#24120;?#30830;实都是正常的早?#25319;?br />
  他早?#20185;?#26397;到现在还没用膳,刚刚一路上又担惊受怕的,还真?#34892;?#39295;了。

  在秋玥儿殷勤备至的招呼下,秋天磊不太自在的坐下。

  秋玥儿坐在秋天磊的左手边,拿起筷子帮他夹了一个肉包,“秋大人,这可是贤王府手艺最好的厨子做出来的包子,您快尝尝,味道绝对包您满意。”

  “这......”

  “哎呀,我不可能给您下药的,就算下药也不可能下毒药,放心吃。”

  秋玥儿随意的一句话,秋天磊被吓住了,不自觉地咽口口水,“下,下药了?”

  “没有啊。”秋玥儿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25104;?#26356;是坦然的表情,保证道,“绝对没有!”

  秋大人应该相信他,真的没有下药。她今天是真的要对秋大人好。

  秋天磊正襟危坐,眼神似有若无的瞄了一眼桌上的东西,鼻端?#23588;?#30528;阵阵香气,让他?#34892;?#24819;要尝尝。

  ?#36824;?#24819;到之前秋玥儿整他的时候所做的那些事情,瞬间又否定这个想法,“本官不饿。”

  秋玥儿眼底?#22120;?#30340;笑意划过,眼神像一个受伤的小白兔,水汪汪,清澈,纯净,“秋大人,人家是真的想弥补你。”

  “咳咳~那个,本官今日?#34892;?#24863;冒,不适合吃这些大鱼大肉,要不,等改日?”

  秋玥儿刚刚那句就算下药也肯定不是毒药,让秋天磊坚定了内心,宁愿饿着也?#33618;?#21507;。

  秋玥儿?#25104;?#34920;情渐变,那单纯无害的眼神也不见了,眼底反而溢出几分说不清道?#24187;?#30340;味道,阴测测开口:“既然秋大人不愿吃~”

  秋天磊眉心一跳,心口都不由紧张了一下,眼神?#20081;?#35782;的看向秋玥儿,吞口水,接着秋玥儿的话响起,证明他的紧张没有错。

  ?#25353;?#26611;,翠琴,昨天那绳子呢,准备......”

  “别别别!?#39029;裕页?#36824;不?#26032;穡俊?br />
  听到秋天磊这话,秋玥儿瞬间?#30452;?#33080;,喜笑颜开,“这就对了嘛,秋大人要给人将功折罪的机会,来,快尝尝我给你夹的包子。”

  “好~”

  秋天磊用筷子夹起来,看了两秒钟,视死如归一般的送进口中,咬下。

  洛瑄的眼神温和又宠溺,隐晦的落在秋玥儿身上,颇?#34892;?#33268;的看着秋玥儿那玩的不亦乐乎的样子。

  “嗯?#23458;?#22909;吃的,比丞相府厨娘的手艺好,?#21980;?#20063;是肥而?#33618;澹以?#23581;尝粥。”

  秋玥儿笑着点头,心里乐开了花,吃吧,吃吧,吃的越多,她拿的银子就越多。

  秋天磊吃了几口粥,忍不住点头,“嗯嗯,不错不错,软腻爽滑,还有一?#21051;?#21619;,这里面的红薯都煮烂了,真不错。”

  秋玥儿笑着的嘴角缓了缓,这个秋天磊话还真多,让他吃个饭?#20054;?#36825;点评起来了。

  “秋大人,您再尝尝其他的,所有的都要吃哦。”

  “好好,本大人真是许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就算下毒也一定吃光。”

  “?#20882;『冒。?#24744;一定多吃点。”秋玥儿喝口茶水,随意的应和一句。

  秋天磊不?#25512;?#30340;开始吃起来,十几个菜,全都尝了一遍。最后,很是满足的打个饱嗝。

  “秋大人,您吃的可还满意?”见他放下筷子,秋玥儿贴心的问。

  “嗯,还不错。”秋天磊摸摸鼓起的肚子,?#34892;?#24847;犹未尽的感觉。可惜肚子有限,实在吃不下了。

  桌上的吃?#24120;?#37117;是贤王府的厨子做出来的。不仅精致好看,味道更是没得比。

  那些厨子是最近半年时间,宫瑞渊派人寻络回来的,为的就是满足府?#24515;?#20010;吃货,如今却让秋玥儿?#32654;此?#35745;自己亲爹了。

  “既然秋大人满意,那就麻烦秋大人将这个签一下。”秋玥儿从身后站着的翠柳手?#24515;?#36807;一个折子,递到秋天磊面前。

  “这,这是什么?”秋天磊神经瞬间紧绷,就知道没有好事。打开折子,“这是我刚刚吃过的饭菜,签这个做什么?”

  “秋大人也知道我现在都是依靠贤王大人,这些吃食呢,也都是贤王府那边送过来的。现在这些东西都被秋大人吃光了,我要留个证据啊。”

  秋玥儿毫不犹豫的将某个男人推出来。

  “是,是吗?”秋天磊狐疑的看了一眼秋玥儿,他怎么觉得?#34892;?#19981;对劲呢。

  宫瑞渊对秋玥儿那么好,竟还舍不得这点吃的?

  “秋大人,您吃都吃了,还不?#39029;?#35748;啊?”秋玥儿小嘴一撇,语气幽幽。

  这话听着,?#33804;?#19981;由?#34892;?#24819;歪。

  洛瑄是直接被茶水呛到,咳咳咳......

  秋玥儿转头,对他翻个白眼,眼神一瞪,明?#20301;?#30340;写着:给我憋着!

  她在这?#21018;?#32463;事,挣伙食费呢,他喝个水也能呛着,影响她谈判的心情。

  洛瑄识趣的捂住嘴?#20572;?#23613;量忍着。

  脱脱:呃~主子这模样,没出息的狠。

  秋玥儿转回头,看秋天磊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而后,小嘴裂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干脆问道,“秋大人,您是准备用左手签,还是准备用右手签啊?”

  秋天磊动动唇,?#23433;荒?#19981;签吗?”

  “不签?”秋玥儿声音?#31361;海成?#30340;笑容不变,?#25353;?#26611;,翠琴,绳子......”

  “好,我签,我签就是了。”秋天磊听到绳子腿都要发软了。他这刚吃完那么多东西,若是被扔到高空挂着,非得吐了不可。

  “别忘了盖上您的印章哦?”秋玥儿?#33804;?#23558;早就准备好的笔墨拿?#20384;矗?#39034;便温柔的提醒了一句。

  秋天磊面皮抖动,他就知道肯定没好事。现在字都签了,也不差盖个印章了。

  等秋天磊弄好,秋玥儿拿到手中,满意的吹了一下。折子一番,?#32431;?#31179;天磊名字下面,写在另外一面的合计银两,眼里精光闪过,感觉银子在和自己招手啊。

  ?#25353;?#26611;,交给你了。”

  “是。”

  “秋大人,我让下人带你去客房休息啊。”

  “咳,不用了,本官看天色不早了,还是回府......”

  “秋大人,您就?#33618;?#37197;合一下吗?非?#33804;萌?#23478;这个娇滴滴的小女子对你动粗不可吗?”说到后来,语气已经相当带有威胁性。

  秋天磊?#25104;?#40657;了半截,咬着牙,“好。”

  不配合就要被吊起来,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刚刚还以为秋玥儿?#30007;?#24402;正了呢。

  秋雨儿这才满意一笑,招手,一个小厮过来,带着秋天磊离开。

  秋天磊心里七上八下,?#34892;┎幻?#30333;秋玥儿究竟要做什么,但是也不敢反对,?#33618;?#22909;好的配合,这个憋屈!

  亭子中,洛瑄微微摇头,笑着,点点宠溺外溢,“玥儿,你这是让秋天磊成为秋家的罪人啊。”

  其实也?#33618;敲纯?#24352;,就是轻秋天磊用膳,伙食费由丞相府来出,价格由秋玥儿来定,绝对的土匪原则!

  ?#36824;?#27931;瑄肯定支持。

  秋玥儿闻言,轻柔又轻缓的道,“表哥,人家可?#33618;?#20040;坏。”

  “嗯嗯,这些都不是玥儿的主意。”洛瑄配合的点头,说的一本正经。

  “切~表哥,你表现的?#34892;?#36807;了。”

  “?#26032;穡課一?#20197;为刚好呢。”

  “你一本正经的?#34892;?#36807;头了,谁听了都不?#25319;!?br />
  “这样啊!那我下次一定好好表现。”

  “一定要先骗过我。”

  “这个有点难吧。”

  “哼!”

  http://www.xnmav.club/book_94743/72221968.html

  天才一秒?#20146;?#26412;站地址: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