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意 > 117 色色:言五公子好胆识(一更)

117 色色:言五公子好胆识(一更)

  祁东耀正在经历着乐极生悲的惨痛折磨,若?#30343;?#20182;身为候府世子又兼之迟聿地下王国的一方首领,也算个人物,这会儿脸上已经又哭又笑了。

  迟聿手底下自然不会有废人,祁东耀掌控情绪的本事还是有的,内心再怎么翻江倒海,脸?#31995;?#31070;色起伏也控制在了一个?#20384;?#30340;度。

  没有引起心大的言一色的怀疑。

  其实说言一色心大还是委婉了,她这一路走来确实太佛了,尤其是在恢复全部内力后,愈发不在乎自身周围的风吹草动,?#36824;?#26159;针对别?#35828;?#36824;是针对她自己的,除非有危险逼迫到近前,她才乐意脑子想一想,手脚动一动。

  当然,她敢如此随性而为,也是她有资本。

  佛系过活这种事,在笃定自己不会陷入任何危险的前提下,可以说是个性,但没那个保全自己的本事还不警惕或明或暗的危险,那就是愚蠢了。

  言一色自?#30343;?#21069;者。

  虽说宁王府的背景的确让她到有种走夜路掉坑里想骂娘的感觉,但起伏的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最多惊讶腹诽一番,也就过去了。

  言一色抬手抚额,静止一瞬,思考:人生果然处处是惊喜。

  她再抬脸?#20445;?#31070;色已平静如常。

  她?#36824;?#31041;东耀为什?#31383;?#38745;不说话了,只当他是惊讶于她和宁王府表少爷有密切的关系,一时回?#36824;?#31070;来,又或者……他知道表少爷就是言语,顺道猜出了她的身份。

  言一色并不在乎,祁东耀是前者还是后者或?#28508;?#30340;,她既然敢透露自己和言语的关系,就表示她无所畏惧。

  她的真实身份也没想隐瞒一辈子,暴露就暴露。

  至于会不会被迟?#19981;?#30693;行踪找过来,她如今处于武力值巅峰,绝不会给他第三次点她穴道的机会,他想抓她,那就试试,先打赢她再说!

  言一色?#25512;?#19996;耀此时此刻同处于沉默中,只?#36824;?#21069;者已经把一切?#23383;?#33041;后,正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十人、二十、五十、上百……

  后者还在尝试回神?#23567;?br />
  忽然,远处正房的门被打开,裹?#25490;?#39118;的言序挥开了菡萏的搀扶,步伐缓慢,却异常坚定地走了出来,在院中央停住。

  宁王妃在房门口注视着他,满心担忧,却又不敢贸然靠近,怕惹他不快发脾气。

  言语站在宁王妃旁边,冷寒的视线在气派雄伟的宽敞院中?#24050;玻?#24102;着些微急切?#25512;?#24453;……

  暗处的言一色,看着独自一人站在院中央的言序,神色玩味,评价三个字:活靶子。

  言一色拿手肘捅了一下旁边的祁东耀,示意他往院中央看。

  祁东耀一愣,霎时回过神,又呆呆看了一言一色一眼,心中无比清晰地浮现一句告诫自己谨言慎行的话:她是祖宗,要供着,还不能做的太明显,以免被怀疑。

  祁东耀精神一振,这才察觉到整座了闻院已经被人重重包围,蛰伏在暗处的危险,?#24674;?#20986;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比深山古?#31181;?#30340;无边夜幕还让人恐惧惊悚。

  祁东耀咬了咬牙,大脑转动起来,终于意识到,言序恐怕早已经识破了言一色的身份,所以才莫名从东宫带回来一对‘主仆’,原本打算徐徐图之,可言一色突然不见,言序便坐不住了,露出了真实的嘴脸。

  这四周密布的暗卫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猜到言一色还在了闻院中,想用武力抓人。

  祁东耀清楚了眼前局势,眸色沉了沉,快速思索着,他要如何做,才能既不让言序怀?#20260;?#21448;能助言一色逃跑,护个驾。

  忽然,他觉身侧一空,有风拂过他面颊,待他意识到什么,扭头朝下方院中央望去?#20445;?#38663;惊地发现,言一色竟然出现在了言序对面。

  他毫不迟疑地蹿了出去,嬉皮笑脸地靠近言序,却见言序骤然转头,苍白虚弱但美的让人心惊的脸上一片阴狠,琥珀色的双眸里寒光刺骨,“滚!”

  祁东耀笑意一僵,往后退了几步。

  眼神隐晦地落在言一色身上,时刻?#24613;?#30528;出手护主,言序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阴狠,实在让他心中忐忑。

  虽然他觉得因为自家主子散出去的消息——重金悬赏言妃下落,只抓不?#20445;?#35841;杀灭谁,言序顶多将言一色抓了不?#30097;?#22905;,但万事总有意外,他要做好万全的?#24613;福?br />
  言一色还是顶着素雪那张脸,神色自然地单手叉腰,眉眼间染着笑,“言五公子好胆识,敢一个人离我这么近。”

  言序脸色阴沉地看着她,眼睛里是无尽的恶与狠,“你留下,我放了你的人。”

  “你说无红?”

  言一色低喃一句,话音还未落,她人已闪移到言序身边,手中一把灰蓝匕首,横在了他?#26412;?#22823;动脉上。

  她笑,“现在是我谈条件了。”

  不远处房门口的宁王妃脸色大变,“序儿!”

  她旁边的言语心中一沉,不敢置信自己?#21561;?#30340;,言轻什么时候到的言序身边?

  离两人最近的祁东耀揉了揉眼睛,感叹赞美言一色的话险些脱口而出,临到嘴边他想起了自?#22909;?#38754;还是站在言序这边的,忙一脸笑容的上前,“妹妹别冲动,有话好说啊……”

  言一色没理会,笑眯眯?#31508;?#35328;序的脸,“把人带过来。”

  她说着,手上用力,薄如蝉翼的锋刃割破了言序的皮肤,一道红线甚为刺眼,有血流出。

  祁东耀面上惊慌大叫,“我这就去!你别冲动!无红在什么地方,言小五你快说!”

  言序?#33804;?#32596;闻,望着言一色,诡异一笑,满不在乎道,“我的命,你想要就?#33804;ァ!?br />
  他说着,抬手握住言一色的手,用力将匕首往血肉深处?#20572;?#30504;眼间血流如注。

  言序握住言一色的手正要再用力一些,送自己彻底归西?#20445;?#24573;然发现动不了,再难移动分毫。

  言一色瞧出了言序是真的想死,?#30343;?#22312;做戏,和她玩心理战。

  言一色手腕一动,轻而易举就摆脱了言序的束缚,手中匕首从他?#26412;?#38388;移开。

  “杀你这种想死的人没意思,也太侮辱我手中削铁如泥的兵器……人就在你这儿,?#19968;?#20250;再来的。”

  言一色丢下一句话,谁也没看,转身,再一眨眼,人消失在原地。



  ------题外话------

  二更六点吼!!

  (http://www.xnmav.club/book_94820/72222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