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将门邪妃 > 008 性格迥异的兄妹(二更)

008 性格迥异的兄妹(二更)

  “放肆!”

  不等丽妃说完,皇上愤而暴怒,龙目狠狠瞪着花容失色的丽妃,一字一句地道:“丽妃,朕看,朕是太宠着你了,才让你忘了本份!”

  “皇上息怒,臣妾知罪。”反应过来的丽妃,无比快速地直直下跪,匍匐在地请罪。

  丽妃心中,是无比的后悔。

  她太急功近利了些,明知会让皇上震怒,却还?#28508;?#21033;益熏昏了头,引得皇上这样震怒,等待她的,还不知是怎样的?#22836;!?br />
  愤怒的皇上,近乎森冷地盯着匍匐在地上的丽妃,良久,在丽妃心惊胆战中,他才淡淡地道:“从今日起,爱妃就给朕一步不离地好好呆在这长乐宫。”

  这是要禁她的足。

  丽妃心中一块大石落?#35828;兀?#36824;好,?#30343;?#31105;足,并没有降她份位。

  “臣妾领旨,谢皇上开恩。”她深深嗑首,心中却是无比的侥幸。

  皇上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拂袖而去。

  离了长乐宫,皇上回了乾清殿,换了身便服,全公公一看,不由苦?#32902;場?br />
  服侍皇上多年,皇上的习性,他已经了若指掌,换上便服,代表皇上这是要出宫了。

  微服出宫,身为总管的他,可算是把脑袋系在了裤腰带上,皇上?#30343;?#23601;好,一旦皇上遇刺,他可就死有余辜。

  “皇上,这回,您可要多带几个护卫。”苦着脸的全公公小心冀冀地劝。

  许是他的苦瓜了取悦了皇上,皇上大手一挥,准了。

  见皇上准了,苦着脸的全公公才算是放了心。

  很快,南门口,就多了一顶软轿和十来个护卫。

  “皇——黄老爷,您要往哪去?”在皇上的目光中,扮成管事模样的全公公,生生?#29287;?#21475;。

  坐在软轿中的皇上歪着脑袋想了想,“去定国公府。”

  定国公府?

  全公公大张着的嘴能塞下一个鸡蛋,他惊愕地看着皇上,呐呐地道:“黄老爷,您当真要去定国公府?”

  自打容皇后甍后,只要提起定国公府,皇上眼?#26032;?#28385;都是厌憎,今儿这太阳难不成是打西边出来的?

  皇上微服出宫,竟是要去定国公府。

  淡淡看了惊愕的全公全一眼,皇上将车帘放下,“去。”

  简单一个字,全公公不?#20197;?#38382;,忙命轿夫抬起轿子,?#20301;?#24736;悠地朝定国公府的方向?#23567;?br />
  定国公府,锦华院。

  方?#20384;?#22238;踱步,时?#30343;?#24613;躁地看向房门。

  “娘,您?#31508;?#20040;呢?嬷嬷她去了有一会,很快就会回来。”相比急躁不安的方氏,容照却?#34892;?#28459;不经心。

  坐在容照身侧的容华细声细气的跟着附和:“娘,哥哥的话没错,您坐下来慢慢等,用不着急。”

  看见自己一双儿女都是一副漠?#36824;?#24515;的态度,方氏就?#34892;?#27668;结。

  她急,她还?#30343;?#20026;了这双儿女!

  气归气,自个的儿女,方氏还是不舍得责怨,恹恹地坐了下来,方氏瞪着容照道:“照儿,最近这?#38382;?#38388;,你可别再和你那帮子朋友出去鬼混惹老太爷生气。”

  容斐受伤,昏迷几天都不曾醒,老太爷和老夫人心情很不好,容照若是在这种节骨眼还出去鬼混惹事生非,依老太爷的脾气,定会从重严惩。

  容照翻了个白眼,甚是不?#22836;?#22320;道:“知道了。”

  老太爷的眼里就只有容斐,明明他也是嫡孙好不好,可老太爷眼里,就只看得到容斐,无论他怎?#21050;?#22909;,老太爷对他的态度,就没变过,一?#26412;?#20445;持着不远不近的疏离。

  从前,他还存着讨好老太爷的念头,在明白无论他做什么,世子之位都不可能由他继?#20804;?#21518;,容?#31449;?#27463;了讨好老太爷的心思。

  横竖都不招老太爷?#19981;叮?#20182;还不如想怎么就怎么呢。

  他应得敷衍,方氏眉头?#31181;?#20102;起来,正了神色道:“照儿,这一次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

  容照不置可否,看着方氏道:“这么多年,无论我做得有多好,老太爷就是不待见我。”

  从前,他不知道老太爷为什么这么不待见他这个嫡孙,后?#21019;?#20102;,得知自个娘亲是用那样?#36824;?#24425;的手段嫁给他爹后,他才恍然大悟。

  老太爷不待见的,?#30343;?#20182;这个孙子,而是他娘。

  因为他是娘生的,所以老太爷连他也一并不待见了。

  初初知道这事时,他心里对方氏,是有着怨言的。

  即便方氏是他亲娘,可他也不耻方氏用那样的手段嫁给他爹,若?#30343;?#26041;氏,他也不会被老太爷老夫人厌弃。

  他语气中有一种漠然,方氏心中一疼,宽解道:“照儿,这一次,你大哥他指不定就好不了,届时,这世子之位,还不就是你的。”

  容照沉默了一会,脸上却并没有如方氏所想的一般浮出欢喜。

  半晌,他才捺着性子道:“娘,那是我哥。”

  方氏听了,杏眼圆瞪,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好半晌才气呼呼地道:“他?#37034;?#20320;当弟吗?你就这么急着维所?娘是为了什么?娘还是图着你好。”

  臭小子,气死她了!

  这胳膊肘,怎么就能往容斐?#28508;?#25296;呢!

  在方氏愤怒委屈的目光中,容照的眉也皱了起来,看着方氏,他心中陡劳地升起了?#36824;?#30130;惫不堪的感觉。

  “娘,不要再打着为我好的幌子行事,世子之位,我从来都不稀?#20445;?#37027;是属于哥哥的,我不会也不屑要,您记住了,倘若让我知道您对大哥使了什么手段,我——”

  “混账东西,你敢威胁娘?”

  勃然大怒的方氏一拍桌子,怒目相向,“就为了那么个东西,你连娘的话都不听?还敢威胁娘?”

  容照的脸,慢慢冷了下来,看着方氏,他毫不动摇地道:“他是我哥,娘,您最好记住我的话,您若是对哥哥使什么手段,那娘您,这辈子也别想再看到我。”

  说完,他也不去看气得脑门直抽的方氏,起了身,大步迈出。

  “混账——混账!”气极反怒的方氏,一拂袖,整套青羊宫窑茶具落在地上摔个粉碎,而方氏,还没能发泄心中的憋屈,提脚重重一踹,墙?#21069;?#20154;高的花瓶也倒地,骨碌碌转了一个圈。

  气死她了,她怎么就养出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

  她是他娘,还能害了他不成!

  为了个外人,他竟然敢拿他自个的命威胁她这个当娘的。

  容斐那混账东西,究竟给照儿灌了什么迷魂汤,让照儿这么维护他!

  “娘,您别生气,哥哥他?#30343;且皇?#31946;涂,回头我好生劝劝哥哥,哥哥就会明白娘您这番苦心的。”由着方氏发泄一通后,容华起了身,扶着方氏的胳膊,轻声软语的开解。

  被女儿这么一劝,方氏才觉心头的火消了一大半,拉着容华的手,方氏气愤愤地道:“华儿,还是你懂事,你哥他,简?#31508;?#29482;油蒙了心,娘做这么多,还?#30343;?#20026;了他,可他倒好,竟然为了个外人来胁娘。”

  容华浅浅一笑,她容色有七?#20013;?#26041;氏,这一笑,竟生出一丝狠辣来,她道:“娘,您不用担心哥哥,想做什么?#36824;?#20570;,哥哥?#28508;擼?#25105;自会劝住。”

  方氏听了,没好气瞪过去:“瞎说什么呢,你大哥?#28508;擼?#30524;下盯的人多着呢,娘这?#27604;?#21435;动手,那是愚蠢,不但帮不了你哥,只会害了你们兄妹二人。”

  这样啊!

  还真是可惜呢!

  容华?#34892;?#24779;惜地想着,嘴上却道:“还是娘想得周全,倒是华儿想差了些。”

  看着这样的女儿,方氏就有一种当初儿女是?#30343;?#29983;错了性别的感慨。

  明明儿子应该心狠手辣一些,可儿子偏偏是个心软的。

  明明女儿家应该温柔善良,可华儿却生就一颗冷酷的心,驳下的手段,就是他这个当娘的见了,都?#34892;?#21457;寒。

  “夫人,老奴幸不辱命。”正想着,蒋嬷嬷喜?#22871;?#22320;迈了进来。

  (http://www.xnmav.club/book_95247/72222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nmav.club。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32602;簃.biqugex.com
足球狂欢节走势图